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利刃无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六章 纳投名状(求收藏、求推荐)

利刃无声 锦官驿 3149 2020.06.29 23:58

  山田熊二的腰上竟然有一条黑色的龙的纹身图案,这就有意思了,之前龙二的经历李子安也和行动组的几个人讲过,大家也都是印象深刻,所以刚过一天就发现身上带这种纹身图案的日本兵,要说是巧合,那这运气也太好了吧。

  众人此刻内心都很兴奋,一是行动开始到现在都比较顺利,二是竟然有发现黑龙图案这个意外惊喜,怎不让人激动,这个剧本好像要增加点内容了。

  李子安深呼一口气,按住心中的震荡,转头趴在耳边对霍军小声说了几句,霍军点了点头就走出了屋子。

  随后李子安又对许敬文道:“书生,把其他人弄醒。”

  许敬文立刻就上前给还晕乎乎的高老四等几个伪满警察每人身上都点了一下,结果眼见着几人眼睛睁开转醒过来。

  高老四觉得眼前还是有点模糊,他记忆中刚才被砸了一下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他努力的睁开眼睛,看清的眼前的一幕,所有人包括山田熊二都被绑的结结实实的坐在地上,他想叫骂,可是嘴里塞着衣服,根本叫不出来,想挣扎,也是毫无办法,因为困的太结实了。

  其他几个警察表现的也都差不多,被绑的每个人心里都充满了怒火,在山海关,谁敢阎王头上动土,纯粹是活腻了,每个人都想挣扎都想发声,可是都无济于事。

  见到几人都转醒了,李子安拿着一把匕首,照着高老四的大腿就扎了一刀,这一刀迅雷不及掩耳,谁都没预料到,一直没入到刀柄,刀尖从大腿另一侧破肉而出,然后又用力一抽,将匕首从高老四的大腿上抽出来,顿即高老四的大腿血流如注,打湿了长裤。高老四也痛的呜呜呜直叫,两眼憋的通红。

  李子安下手有分寸,没有刺破高老四的大动脉,所以现在还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完全可震慑住这些人。然后将带血的刀身在高老四的身上擦了擦,然后对着地上的几个人一字一板的说道:“各位兄弟,冤有头债有主,兄弟们今天的确是受三爷所托而来,来这儿不是讲和的,是来报仇的,给三爷的老娘,给三爷的婆娘,给三爷自己报仇,给山海关地方警局(隶属伪冀东防共自治zF)的各位大爷们出气!这次兄弟们只找正主高老四,其他无关人等不会为难各位,但是希望各位只是安静的做个见证人,不要有任何不友好的举动,否则我不敢保证你们能见到明天的太阳。”说完还笑了笑,但是这个笑容看在被绑众人的眼里那就是深深的恐怖。

  李子安这时候义正言辞:“高老四,你敢做就要敢当,今天的事当着山田班长一定要做个了断,各位也算是见证人,需要谁说话,我就会把你嘴里塞的衣服拿掉,如果哪位爷要大喊大叫,”说罢扬了扬手里还带血的匕首,众人眼里立刻露出惊恐的表情,这位真是敢捅刀啊,别看平时这帮人鱼肉百姓下手狠毒,肆无忌惮的,真轮到自己要挨刀了,很快就蔫了,要是真有骨气也不至于当汉奸警察了。

  高老四也是人精,内心异常愤怒,在自己地盘上阴沟翻船,还被日本人做了见证,这特么也太没面子了,以后可怎么混,但是怒归怒,好汉不吃眼前亏不是,先把这个坎过了,等恢复自由,特么的今晚就带人去灭了那个赖三的门!虽然心里这么想的,但是现在形势比人强,还是要面对现实,所以忍着腿上的痛,一边朝着李子安点头,嘴里还不断发出“呜呜呜”的声音表示要说话。

  李子安也看懂了高老四的意思,顺手就拿掉了堵在高老四嘴里的衣服,高老四显示大口大口的喘了几口气,然后紧接着对李子安微笑,是的,是微笑,高老四本身脸上还带着血,这一笑,让人感觉很怪异,和哭差不多。同时嘴里试探李子安:“这位廖兄弟怕是误会了,我和赖三爷也是误会,我正准备改天去登门拜访,给赖三爷赔个不是,大家毕竟都是给日本人做事的,纯属误会,纯属误会。”

  李子安没吱声,只是不动声色直勾勾的看着高老四,高老四一看这架势,顿了顿,接着又道:“赖三爷有什么条件今天尽管提,我高老四一定全力满足,今天正好山田班长也在,给做个见证了,你不信我总归也要信山田班长吧,这你总该相信了吧。”高老四打的算盘不错,心想光凭自己说肯定不行,拉上日本人扯虎皮这样才有用。他心中也在判断,有山田作证,这个坎就好过了。

  说罢,转过头用一副乞求的目光看着山田熊二,山田熊二满腔怒火,没处释放,但是现在被人绑了也没办法,看着高老四望向自己乞求的目光,心里也想,先恢复自由再说,至于那个什么赖三,回头不毙了他就对不起今天对自己的侮辱,念及此,于是目光转向李子安,还是恶狠狠的点了点头,高老四顿即松了口气,其他几个被绑的警察也都松了口气。以为这个事情基本也就差不多要解决了。

  可是他们都想错了,李子安今天的行动就没打算让他活着出去。于是蹲在高老四的面前,嘴里漏出一丝微笑,拍了拍高老四脸,“看来高四爷您也是真心实意要补偿我们三爷,要和三爷和解啊。”高老四也配着傻笑,嘴里不断说:“那是那是,不打不相识,以后我准备和赖三结拜兄弟,谁欺负赖三就是和我高老四过不去。”眼睛里流露出无比真诚的眼神,但是心里已经把赖三骂了祖宗十八代了。

  高老四是什么人其他几个被绑着的警察那是无比清楚,高老四那根本就是个六亲不认的主,今天这一番表态和做作,完全就是演戏,几个人心里也明白的很,甚至都想到了,这帮人应该会上当,回头可能连后悔都来不及,因为想后悔的时候脑袋已经没了,于是也都抱着看戏的心里再看着场面上的变化。

  李子安轻轻的笑了一声:“真是难为高四爷了,”话音一落,立刻捡起丢在地上的衣服又塞进了高老四的嘴巴,画风突变让高老四一怔,山田熊二也一皱眉头,其他几个警察也没看懂是怎么回事,这时只见李子安用带血的匕首刀身拍了拍高老四的脸,慢声细语的用全屋的人都听得到的声音说道:“三爷说了,什么补偿都不要,就要高四爷您的命!”

  说罢,左手抓住高老四的脖子,右手持刀直接就刺进了高老四的腹部,高老四顿即痛的直抽搐,其他人这时候都看傻眼了,剧本完全没有按照套路进行,什么时候那边的警察有这么猛了,都想不明白,连山田熊二都觉得遇到了疯子,但是谁都没有想是遇到了敌对势力。

  李子安将匕首抽了出来,很随意的交给身边的许敬文,许敬文没有任何惊讶,很自然的接过来,照葫芦画瓢,在高老四身上又来了一刀,只不过这刀是捅在另一条腿上,还是贯穿伤,接着屋内的吴春生,穆元良,每人都很镇静的接过匕首分别给高老四来了一刀,但是都不致命,这时高老四浑身都是血,自己惊恐万分,一把鼻涕一把泪,不断地看向山田熊二和李子安,嘴里发出“呜呜”的哀嚎声,想求饶,山田熊二此时也被镇住了,这帮人根本今天来就不是想和解的,就是来要命的!其他几个被绑着的伪满警察也都被吓得直打哆嗦,生怕自己也被灭口,心都沉到了底。

  这时,屋内想起了有节奏的敲门声,李子安一听,点了点头,示意穆元良去开门,霍军闪身而入,几部走到李子安跟前,趴在他耳朵上小声说了几句,李子安立刻点头表示知道了,随后对穆元良说,“去叫他进来。”随手就将带血的匕首递给霍军,并朝着满身是血的高老四点了点头,霍军顿时会意,立刻上前,干净利索的直接在腰上来了一刀,这让老四简直要疼得晕死过去,满脑子青筋暴露,痛苦异常。

  李子安刚才虽然没有说名字,没说叫谁进来,但是经常在一起的默契让穆元良立刻就明白了,转身就出去了。因为屋内其他几个警察是要留活口的,所以不能暴露出他们的任何信息,没几个呼吸,陈二虎就独自一人走了进来,穆元良留在外面守门没有回来。

  此时的陈二虎进屋前也是有心理准备,但还是被满身是血的高老四给吓了一跳,好在之前也体验过一次血腥的场面了,虽说也不至于太害怕,心理也还是很紧张。刚才进来前穆元良在外面已经和他简单交代了一下,他也明白怎么回事,今天的行为用穆元良的话就是纳投名状,要证明大家都是一条心,要敢于真正的杀敌报国。

  陈二虎从跟了李子安他们这一段时间以来,受他们影响很大,内心已经死心塌地的要跟着李子安他们了,既然是杀个汉奸也没有什么心理负担了,反正以后还要杀日本人,这一点想得很明白。毕竟还是没亲手杀过人,所以接过李子安递来的匕首那一刻,心理也是无比的紧张。

  李子安微笑着拍了拍陈二虎的肩膀,示意他不要紧张,同时用手指着高老四的胸口点了点头,陈二虎此时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不想,双手紧握匕首,闭上眼睛,朝着高老四胸口一下就通了进去,高老四此时已经嘴里直冒血沫子,双眼充满了绝望的眼神,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顿即满屋子死一般的寂静,被绑着的几个人仿佛都闻到了死亡的气息,每个人内心都惊恐不已,充满了绝望。

  这时候,门外又响起了有节奏的敲门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