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赤渊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黄图古村

赤渊传奇 九世九云 6119 2019.02.11 17:54

  入眼,便看到了一个少年,少年看着年纪不大,大概也就只有十六,十七岁大的年纪。

  面色稚嫩,眉如重墨,闭眼深沉,一身碎甲罩体,浓密如钢针般的黑发披散在身后,脚下穿着一双时侵古锈的不知名之靴,看着奇怪异常。

  这彪形大汉看着地上躺着的少年,吴山城虽大,可自己在吴山城这么久,从来没见过这个少年,还有他这一身奇怪的装束。

  “小兄弟……小兄弟”

  那彪形大汉摇了摇那地上躺着的那个少年,出声叫道。

  可叫了一会儿,那躺着的少年却还是毫无反应,这时只听那青衫青年对身后的黑衣侍卫道:“拿点水来。”

  不久,只见一个黑衣侍卫拿着一个形状扁平的青铜水壶,青铜水壶上刻着一幅模糊不清的青铜图案,壶口被一个铜盖盖着,那黑衣侍卫将那青铜水壶恭敬的递给了那个青衫青年。

  “大哥,这里有水。”

  那彪形大汉接过水壶,一指揭起青铜壶盖,给那少年掩了两口,可那少年还是豪无动静。

  彪形大汉心中一急,执着那青铜水壶就将壶中之水倒在了那少年的脸上,一阵清水过后,那少年还是毫无反应。

  “这人已经死了,不用管他,我们先回城。”那彪形大汉对众人说道。

  然后起身便向着那些甲刺烟狼走去,可就在那彪形大汉起身之时,只见那躺在地上的碎甲少年手指忽然动了动,接着便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口里猛的吐出了一口清水,然后便剧烈的咳嗽起开。

  “咳……咳……”

  那彪形大汉看到那碎甲少年醒了过来,复有蹲身到那少年身庞,伸开他那古铜大手一把抓住了那碎甲少年的手臂。

  “小兄弟贵姓,这附近平常可是有不少妖兽出没,为何一个人躺在这荒郊野外呢?”那彪形大汉问道。

  一众人等,都在等待着那一身碎甲的少年来回答,可是等了半天,那碎甲少年全无反应,只是呆呆的坐在那里,双眼混沌,好似初生。

  其实此时,众人又哪里知道眼前这碎甲少年处于一种什么状态。

  却说那碎甲少年被水冲醒之后眼中一片混沌,他只看到眼前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眼中除了白色之外没有任何一种有颜色的东西,空空荡荡的世界,雪白无暇的空间,他呆呆的看着这个世界。

  他刚刚在沉睡之中却实听到有人在呼唤自己,可那个呼唤的声音绝不是身边那个彪形大汉的声音。

  就在这时,突然间从这个雪白的世界中飞来七个颜色各异的光团,它们速度极快,如闪电,似飞虹,瞬间便没入到那碎甲少年的体内。

  外面的世界一片安静,众人根本就没看到有什么七色光团飞来,他们都看着那碎甲少年,等待着他破天荒的说一句话。

  当那七色光团没入碎甲少年的体内之后,那碎甲少年眼中的世界猛的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只见眼前是一片:乾不识坤,坤不识乾,阴不辩阳,阳不辩阴,我在哪儿,哪儿有我,我是谁,谁识我的陌生天地,眼前被围着,看不见天清地色,那都是些不认识的路,没见过的树,不熟悉的灵气,听不懂的话。

  “哇……”

  众人只听一声破天荒的哭声传入耳来,只见那碎甲少年已经在那里哭了起来,好似极度伤心一般。

  这时,那黑衣侍卫中只听有人说道:“统领,这小子该不会是个傻子吧。”

  那彪形大汉没有作声,只是又叫了几声那碎甲少年,可那碎甲少年还是哭个不停。

  不过那黑衣侍卫说的也有理,如果是一个正常人,怎么会穿一件破的快要散碎的铠甲呢,还有敢在这妖兽横行的世界中安然入睡呢,那只有一个解释,这个人一定是个傻子。

  “二弟,让人带他回城,等回到城里,发榜告示,若城中有人走失,自会来认领。”那彪形大汉对那青衫青年说道。

  “是”

  话落,只见那彪形大汉向着那堆甲刺烟狼的尸体走了过去,从身上取出一个巴掌大小的储物袋,宽眉微皱,众人只感一阵庞大的精神威压袭来,瞬间那十五只甲刺烟狼的尸体就已不见了踪影。

  众人看到那彪形大汉将那狼尸收取,眼中闪过一丝崇拜。

  传说修炼界中,修士的等级共分了九个境界,而修炼者每修炼到不同的境界,就会掌握不同的力量,境界越高掌握的力量也就越大,而九个境界中最开始的锻体和灵悟这两个境界和其他七个境界的层系却是不同,其它七个境界,修炼者每修炼到一个境界,便会分天、地、人、三个阶层,而锻体和灵悟这两个境界却分了十一个层别,没人知道是什么原因,亘古以来就是这样。

  传说中有极强者,可以一拳将一座大山打碎,那些都是黑衣侍卫们不敢想象的。

  修炼不仅跟天地空间有关,还跟修炼之人的体质,悟性,心性,等一些其他因素密不可分,有的人出生在古派天宗之中,一身却无法修炼,有的人拥有灵体圣根却死于修行的途中,有的即使一无所有,但却能走到最后的巅峰,在这个残酷血腥的修行世界中,能存活到最后的不是通天掣地的绝世强者,便是一生平淡无奇的炼心者。

  …………

  而此时的这些人中,也就只有那彪形大汉和那青衫青年达到了灵悟的境界,其他的黑衣侍卫均在锻体境界,还有几个人是煅体五层以下的境界。

  锻体境界的修炼者拥有庞大的肉身力量,将自己一身的血肉炼成精金铁骨,铁臂铜身,为以后的修炼铸下坚实的基础,而理所当然的他们会拥有强大的力量,虽然没有开山裂石那般强横的力量,却也是常人所不能企及的。

  经过十一个层次的锻体磨炼,修士的躯体会达到一种天地不可轻伤的神妙境界,这时,修炼者就要体悟自身,感悟天地,从而形成自己独特的神力精识,而每一层的神识都各不相同,不但可以凝练精神印记,在像储物袋这类可以储存动西的储物器上流下精神标记,还能在一些灵器宝物之上刻下神识。

  闯过了这巩基二十二层,修炼者才算真正打开了修炼的大道之门,踏上了成王为尊的道途。可亘古以来能够凭借己身渡过这二十二层关的人少之又少,微乎其微,若是有人能完美渡过这二十二层关,那便能被载入记述这天地世界的《乾坤神录》之中,因此有多少天才,妖孽踏上修行之路,却扣不开大道之门,最后含恨于修行的途中,或是强行破关,导致最后止步于更高的境界,又或者破开层关,却因一层之因而深埋隐患。

  “刚刚那股精神威压,至少已在灵悟七层以上,看来这段时间已来,大哥的境界又提升了不少。”感到刚才的那阵精神威压,那青衫青年暗思道。

  正在这时,只听后方突然传来一阵密集的兽蹄声,只见是三个黑衣侍卫驾兽奔腾而来,原来在那彪形大汉在唤那碎甲少年之时,青衫青年便已派人去到后面将那看守兽驹之人令来。

  一众人等驾兽而去,那碎甲少年和一个黑衣侍卫共驾一驹,消失在了这片荒枯的大地上。

  地面上,只留下几滩甲刺烟狼的猩红血液,这时,从远处游来几条全身橙黄,吐着信子,手臂粗细的闪尾黄蛇过来,接着它们似嗅到了地面的血腥气味,只听嗖的一声,闪电一般向着这边飚来,将那已经在舔舐血液的几只幼甲青虫,吓的无影无踪,只见那几条黄蛇已经迫不及待的吞噬起地上的血液起来。

  此时那驾兽奔驰的一行人中,只见那碎甲青年仿如一个好奇宝宝一般,这里看看,那里看看,仿佛来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一般,眼中全是一些新鲜的东西,那黑衣侍卫都被那碎甲少年打扰的不能安心御兽了,差点二人就从那灰甲驹上给摔了下来。

  这时,只听那黑衣侍卫被干扰的不耐烦了,出声斥道:“小子,你给我乖一点,小心我把你扔下去。”

  那碎甲少年听到那黑衣侍卫的声音很大,虽然他听不懂,可看到那黑衣侍卫正一脸凶恶的盯着自己,好像刚刚在说自己似的,他便像一个犯了错误的小孩子一样又安分了起来。

  一行人速度也快,不一会儿就穿过了一片碧绿的树林,树林中有几颗新折的青树,不知是被天风刮倒的,还是有妖兽过境压折的。

  在行不久,便看到一条有十米之宽的黄色大路,那黄色路旁立着一块巨大的石碑,只见石碑之上刻着三个古撰大字,乃是“黄图路”三字,石碑不知是何年所立,盖因年岁太久,出现了几条浅浅的裂缝,三个古形大字的外围刻着一些折凹凸平的图腾兽影,和连串的古字青纹。

  黄图路的两边里许还坐落着几个小村庄,村庄前阡陌交通,古树成森,流水溪溪,似有几个持枪掣叉,负箭背弓的村壮在虎步巡逻。

  天地流转,时走风寻。慢慢的,路旁的树木也多了起来,远远的一个古旧的小村庄便飞现在众人眼中,此时这古旧村庄前聚集了好多人,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似的。

  那彪形大汉猛的一缀困兽铁绳,只见那坐下乌麟驹前蹄猛的弹起,

  “刹……”

  只听一声震雷的兽鸣,从那乌麟驹的口中发出,震耳欲聋。

  众人见那彪形大汉勒缰停驹,定在了黄图路的中间,虎睛向着古旧村庄的方向眺视着,便纷纷夹驹制兽,丝毫不敢怠慢的停了下来。

  这时,只听那青衫青年道:“大哥,黄图村好像出什么事了。”

  “嗯,走咱们过去看看。”彪形大汉道,说完便已驾着乌麟兽驹奔了过去。

  此时,后面灰甲驹上坐的碎甲少年又是这儿看看,哪儿看看的,像个没出过门的好奇孩子一般,已然将刚刚那黑衣侍卫的责斥之事忘的一干二净,只见那黑衣侍卫满脸的难看之色,如骤雨之阴,被那碎甲少年捣乱的有苦难言。

  “算了,算了,本侍卫何苦跟一个傻子较劲,他爱闹,就让他闹吧”这黑衣侍卫暗想道。

  众骑如雷般向着那黄图古村驰去,惊起了一地的黄尘,雾漫遮天,天边的白云狠狠飘飞,似要躲避这掩目的扬尘。

  “山贼,又来了,大家快跑。”

  这时,只听一声惊天的大喊从那黄图古村前的人群中传了出来,那堆围在村前的众人马上四散奔逃,人群散后,露出了三个人来,两个男人,一个女人。

  最前面的是一个站定的粗服青年,青年看着年级不大,大概有二十多岁的样子,精壮有力,站在那里仿佛似踏定天心一般,无人可动其分毫,青年的手里握着两把似剑非剑,似刀非刀冰晶颜色的鬼形兵器,神色威严,似乎有满腔的仇火,鹰目注视着奔来的众骑。

  青年的身后跪着一个身穿青褶衣群的年轻女子,女子容貌秀丽,粗重的农事农活仿佛没有在她那年青的面孔上留下痕迹,此时那女子正抱着怀中的一个年青人痛哭。

  “呜……”

  那女子抱着怀中的年青人痛哭不止,秀丽的面容之上梨花带雨,仿佛没有听到奔腾而来的兽蹄之声,女子怀中的年青人,胸膛处一片血红,血红的衣服上隐约还有两处破洞,好像是被某种兵器刺破的。

  众骑奔得近来,那手握鬼形兵器的青年远远的看到,当首的是一个一身甲衣,肌肉古铜的负斧大汉,身后跟着一个青衫青年,和十几个手掣青铜枪的黑衣侍卫,气势威烈奔腾而来,最后面好似还有一个和那黑衣侍卫共骑,东张西望一身碎甲罩体的呆傻少年,他那紧绷的身躯这才略微的放松了下来。

  “见过铁统领,”只见那手握鬼形兵器的青年一个转手,便将双器掣回胸前,向着那下了乌麟驹的彪形大汉行礼道。

  “嗯”

  那彪形大汉淡淡的应了一声。

  黄图古村和附近的几个古村庄都是依附在吴山城的外围分布的,因此这一带的古村落也属于吴山城的管辖,古村中的买卖,生计,需求,通常都会去吴山城进行。

  所以那手掣鬼形兵器的青年认识那彪形大汉也就不足为奇,毕竟吴山城,城主府除了老城主丰鹤以外,就属他的左膀右臂,铁刚,和柳象名气最大。

  铁刚负责统领城内玄甲侍卫,征战吴山城方圆,而柳象负责管辖城内一切生活事宜。

  此次去火府奉贡就是铁刚依命,而那柳象驻守城中。

  传闻说他们二人关系不合,至于究竟是不是真有此事,那便不得而知了。

  正在这时,只见那青衫青年走上前来看着那抱手青年询问道:“黄图古村发生了何事,为何这女子抱着一个死人痛哭。”

  那青年听到死人二字,脸上显过一丝愤怒,双手将那两把奇形兵器攥的狠紧,随后眼中显过一丝痛色,之后便向那青衫青年钟行说出了刚刚不久发生在黄图古村的事情。

  却说那碎甲少年,风过无形,心无奥意,兴兴奋奋,快快乐乐的上下打量着眼中所见的三天奇景,早已将刚才那黑衣侍卫的声斥,忘到了九霄云外,一众人等骑驹驾兽来至那黄图古村之前停下,那碎甲少年便顺势从那黑衣侍卫的怀中脱跳了下来,那黑衣侍卫还没反应过来已被那碎甲少年逃了出去,你看他呆呆傻傻的又好奇的懵观起这黄图古村的物景风情起来。

  只见这黄图古村,青褐相间做来途,一条银练飘天涯,圆凸平凹多形状,披甲掣剑挺瑶天,叮咚咚锵叮咚咚,弯刃檐头出血红,方前老门吞兽口,错落相依分层布,老磨石盘撵古迹,窟窿无漆染青灰,两对兽形镇村运,山间飘荡隐约福,天间白云行意懒,常把洪福做玩伴,焜甲抹额多服饰,虎步龙形走青壮,中间拄拐一老翁,年过七旬神气强,四围两间常住人,张张慌慌慌张张,门前闯过定乍眼,一颗浮心定底平。

  只见那碎甲少年,呆呆傻傻,木木痴痴,看了看来路,观了观村前,瞧了瞧村中,仰了仰村天。

  拱的是桥,流的是溪,村口躺着一块不老岩,挺的是树,响的是铃,弯的是檐,威的是门,密的是屋……

  却说那青衫青年钟行,刚刚听完那手掣鬼形兵器的青年给他讲述了刚刚不久发生在黄图古村的一件大事,原来是离吴山城五里远近的寒断峰上的一伙儿山贼,今日下山来洗劫附近的村落,他们的首领叫做天狐,不知是真名还是外号,无人知晓。

  那天狐手下有三大狐王,分别是神行狐-万越,古力狐-丘刚,千面狐-无常。

  传说这神行狐修炼一本《定神决》却速度快的惊人,没人能追的上其速度,最擅传信递书,古力狐炼的一声金刚巨力,气势拔山常出山做恶,千面狐最是无形,没人见过其真面目,也没人知道其落身之地,最擅打探消息。

  盖因这伙山贼狡猾异常,消息敏灵,又加寒断山地势险要,多锋多渊,因此吴山城多次出兵去围剿,都无功而返,这伙儿山贼便成了吴山城方圆五里之内的一颗难以拔除的毒牙。

  此次出山洗劫附近村落的带头之人,正是这古力狐-丘刚,想来他们应该也是探听到,城府统领铁刚和钟行二人去了火府奉贡之事,故此才乘机下山来洗劫一番,这黄图古村便是他们回山途经的最后一个村落,那古力狐看这黄图古村,流水洗青山,村门有镇运兽,想来村中肯定有珍宝异财,便派了几人去打劫古村,他带领其他人提前回山,因为黄图古村离吴山城不远,要是让城中的府兵围困住他们,到时他们想走恐怕都走不了了。

  不料这三人打劫未成还添新喜,二三个小喽喽正好碰上了村路中回家的黄武之妻三娘雨瑶,这雨瑶天生就生的秀丽,是离黄图古村不远雨家村人,她们家有三个女儿,就唯她生的最是秀丽,雨瑶爹等女儿长大了,想攀一门吴山城里的富贵亲事,不料她却独独看中了黄图古村中的村师黄武。

  这黄武却也不善武,最善识文知理,教书育人,反而是他的弟弟黄文身怀武艺,常常出入深山,炼了一身好筋骨,村人多蒙昧,有的甚至还不知有修炼这一途径,将那些盖天之事只当传说与传奇。

  兄弟二人十多岁上亡了父母,有人说当初他们的爹娘起名字之时,就希望老大黄武能学成武艺,老二黄文能知文懂理,奈何天不遂人愿,文武终成反。

  却说那三个山贼见那雨瑶生的秀丽,顿时色浮心头,想要将其劫掠往寒断峰上去,可那雨瑶抵死不从,大声呼喊,惊动了村里的村民,那三个山贼见惊动了黄图古村的村民,虽然心中害怕,但是脸上却嚣张至极,因为他们是山贼,一般村庄里的村民要是听到山贼二字早就吓出半缕魂来,那里还敢反抗,皆因山贼凶狠毒辣,杀人不眨眼。

  这吴山中传说有凶恶的妖兽出没,有的人一生都没见过一只,倒是那凶名远扬的山贼手段极毒,常听连小孩子也不放过,到是人人闻着心惊。

  那黄武听说自己的妻子被山贼抓往村外去了,便奋不顾身的向村外追去,结果被那三个山贼一枪刺死在了村口,那三个山贼正要将那雨瑶打晕劫往寒断峰,不想正好碰上了进山归来的黄文。

  黄文见大哥黄武衣被血染,大嫂哭的死去活来,那里还不明白发生了何事。

  瞬间掣出冰晶鬼器,三五个起落就将那三个山贼手刃在了当下,然后奔查大哥黄武生讯,已然了无生息,没了一丝的气息。

  那三娘雨瑶抱着丈夫的身躯哭个不停,黄文跪在地上,身旁插着那冰晶鬼器,眼中流泪,心中却想着要如何报仇雪恨,不少的村民都闻讯围了过来,出声安慰。

  正在这时,只听一人大喊道:“山贼,又来了,大家快逃,”那些围着的村民都纷纷奔散逃离向村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