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推理侦探 大唐谜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章:巧遇

大唐谜案 畔茶佉水 2045 2018.12.27 22:05

  李淙坐在萧嵩萧侍郎府上的时候,脑子里还在不停想自己怎么会答应带两个外人一起查案,而且看样子这俩比他还小上一些,着实不怎么牢靠。

  想这些的时候,不知不觉他竟然有点明白自家阿耶每日看他的心情,恐怕也是欲言又止,既想信任又信任不了吧。

  李淙想说些什么弥补,但人已经坐在萧府了,眼见着门外下朝归来的萧侍郎亲自过来询问,他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希望这两兄妹能安分点。

  萧嵩满面愁容的走到李淙跟前,见他起身跟自己行礼,这才摆手问道,“李寺卿今日上朝提及我府上管家死了,可有查出究竟怎么回事?”

  “具体情况卑职还不清楚,寺卿着我等前来府上询问一番,萧侍郎可有什么要交代的?”李淙态度十分恭敬,他阿耶不必多礼,但他不一样,按照品阶来说,他就是个小喽啰,对当朝兵部侍郎不恭敬不行。

  萧嵩叹了口气,摇头说无话可说,他整日里只顾着朝政,哪里还管得了家中繁杂事物,说着便招手叫来一个仆从,吩咐他带着李淙等人在府中询问。

  李淙抿了抿唇没有多言,安长月就不一样了,她听阿娘说过这个萧侍郎,就是个虚有其表的人,并无什么治国之能,凡事唯唯诺诺的,连自己的见解都没有,这样的人说忙于朝政,这不是讽刺嘛。

  她心里这样想着,脚下随李淙往外走,刚才进来就觉得萧府十分富贵,现在再看这种感觉更甚。

  瞧着瞧着,安长月看到一条通往不知何处的小道,有个人影在小道上一闪而过,她立刻给叶云深使了个眼色,后者悄无声息便脱离了队伍追了过去。

  李淙正问那仆从侍妾及管家的事,仆从吱吱唔唔不愿意多说,安长月撇撇嘴,上人家里问这些,有人愿意说才怪,除非那人不想在萧侍郎府上干活了。

  安长月实在看不下去李淙这么干巴巴的问讯,插嘴道,“府上看样子并无异常,看来管家平日里安排的十分妥当,果真是萧夫人的得力助手。”

  仆从正愁不知道该如何从李淙手底下脱身,听安长月这么一说立刻接嘴道,“也算不得他的功劳,府中事物多是夫人打理,管家负责的都是外间采买等一些琐碎事物,都是一成不变的东西,就算无人主事也能运作正常。”

  安长月从仆从的话语里听出他对管家不怎么友好,似乎还带着一点轻蔑,她眼珠转了转继续说道,“外间采买可是个肥差,想必不少人都想得到这份美差吧。”

  “也不是,萧府上财物进入有度,夫人管的紧,也捞不到什么好处,况且...”仆从说到这里顿了顿,看了眼跟在后头的李淙等大理寺官差,压低了声音凑到安长月身边说道,“况且刚死的那位妾侍张扬的很,小人还撞见过她跟管家大吵,好像就是为了多买点首饰。”

  安长月一挑眉,首饰?看来萧府上确实财物有度,一个姨娘连首饰都不能自由购买,也难怪她的钗环上刻着萧字,想来是府上统一采买的。

  “那管家和这位妾侍关系不怎么好咯,生前不友好,倒是死的挺一致。”安长月叹息一声感叹到,仆从立刻像是终于有机会倾诉一样,立刻摇头说不是,他们俩在府上都不清不楚,偶尔两人一前一后出门,那就更不知道去干什么了。

  仆从说的起劲儿,李淙听的认真,他着实没想到安长月三言两语就把他想知道的东西问了出来,这小娘子看着不简单啊。

  又问了几句,李淙清咳两声,表示差不多了,几人便让仆从领着往回走,李淙想跟萧侍郎说一声,那仆从躬身说主人吩咐了,诸位可以随意。

  出了萧府大门,李淙才发现少了一人,皱着眉问道,“你家兄长呢?该不会还在萧府吧?”

  “并没有,瞧,他不是回来了吗。”安长月笑嘻嘻的朝叶云深挥手,后者正施施然从萧府大门一侧的墙壁上往下跳,惊得李淙一脸后悔带这两人入府。

  安长月嘿嘿笑了连声,抓着叶云深就往远处走,一边走一边问结果。李淙虽然不赞同叶云深的行为,但心里却很好奇他刚才到底去干了什么。

  “刚才那人应该知道点什么,我追上他的时候他神情慌张,还以为大理寺的人是去抓他的,不过被我三言两句问出了缘由。”叶云深一脸自豪的求情夸赞,安长月切了一声,还三言两语,八成是棍棒底下出结果吧。

  “少废话,快说。”安长月不耐烦的挥了挥拳头,叶云深撇撇嘴委屈的道,“玉娘在出事前一天跟管家大吵过,似乎是为了钱财,两人最后不欢而散,当天夜里宅子角门就被人撬开了,第二日一早玉娘就死在了西市。”

  这一番话说的虽然简单,但要真做起来却十分困难,长安夜里有宵禁,无故上街者是要被笞打的,更何况还要穿越坊门,不惊动昼夜巡查的金吾卫是不可能的。

  李淙也想到了这一点,他比安长月更清楚这其中的难度,更何况仵作给出的死亡时辰确实是在宵禁期间,也就是说人是在宵禁的时候到了西市放生池,并且死在了池中。

  他左思右想没个头绪,转转头问安长月,“我在顺义门看到你们俩,你们怎么不进去?”

  安长月和叶云深对视一眼,叶云深说到,“门前的守卫说皇城重地,闲杂人等不能进入,所以......”

  李淙无语的呃了一声,拍了拍脑门道,“骁卫的人真是越来越胡闹,皇城重地确实不能随意走动,但你们是有冤要到大理寺,不算闲杂人等啊。”

  安长月眯了眯眼睛,神色不善到了极点,叶云深赶紧在一边劝道,“这里是长安,那俩是官兵,咱们不能动手,否则就得被驱逐了。”

  他们虽然也是大唐子民,但自幼长在西域,如今的装扮也是一副西域商人的模样,惹了麻烦就真的要说不清了。

  更何况他们俩还是许州的通缉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