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推理侦探 大唐谜案

大唐谜案

畔茶佉水

  • 悬疑灵异

    类型
  • 2018.12.23上架
  • 61.18

    连载(字)

1159位书友共同开启《大唐谜案》的悬疑灵异之旅

执事溪西夕曦 弟子司徒青秋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章:西市命案

大唐谜案 畔茶佉水 2138 2018.12.22 22:05

  “简直荒唐!胡闹!这件事岂是随便抓个胡人就能搪塞过去的,他脑子让狗吃了?地方凡死刑案件需送大理寺复查,到时候我看他怎么收场。”

  “主人说的是,可如果在大理寺复查前人就死了呢?”

  低垂着头的灰袍男子脸上挂着谄媚的笑,只要人死了,还不是由他们说了算,只要把这件事抹平,他们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你以为那帮蛮夷是好对付的,这件事了了,还有别的事,通敌之名一旦冠上,想摆脱,难。”

  屋内好一阵安静,躲在花丛里的女人浑身忍不住抖动起来,通敌?无论这通的是哪个敌,一旦被揭发,可都是死罪啊,没想到不过是来端个茶点,竟能听到这么骇人的秘密。

  她蜷缩在花丛里一动不敢动,一时间内心惊涛骇浪,她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绝不能毁在这里。

  “谁!”

  屋里突然有了动静,女人下意识想跑,还没跑出两步,眼前已经站着一个人,那人微微垂着眸子看她,脸上的笑和往日里一样温润如玉,但看在她眼里,却没来由感到恐惧。

  “不...”

  一个字尚未完全出口,一条绳子便套在了她脖子上,白皙的脖子很快勒出了红痕。

  女人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的挣扎着,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声响,不一会儿,手脚便无力的耷拉下去,再无声息。

  大唐开元十一年冬。

  繁华富庶的长安下起了零零星星的雨雪,放生池早前结的薄冰被这雨雪打湿、打散,露出下面幽幽的水色和一具漂浮在水中的尸体。

  西市里此时一片混乱,一大早前来办事的不少人围着放生池指指点点,安长月和兄长叶云深趴在桥栏上饶有兴致的看远处乱成一片的现场。

  少顷,安长月歪着头问身边同样看热闹的老妪,道,“阿婆,那什么情况啊?”

  老妪侧头看了他一眼,见是俩俊朗少年模样的,便摇头叹息道,“谁知道呢,一大早过来做工就看到了,听说是大官家里的,也不知道得罪了谁,大冷天被人扔到水里了,看着怪可怜的。”

  “大官家里的?”安长月咝了一声点点下巴,盯着被一群官差拖上岸的女尸,她身上衣料确实非一般人家能用的起的,最重要的是她隐约看到尸体衣襟上似乎有个什么字,她看着十分眼熟。

  两人正聚精会神的看着,余光不经意看到一个中年男人疾步朝捞上尸体那边过去,叶云深先眨着眼睛自言自语道:“紫袍、金玉带十三銬、三梁冠、金饰鱼袋再加上象牙笏,从三品且出现在大理寺督办的案子现场,原来这就是大理寺卿。”

  阿娘教他和阿月辨认大唐官员品级的时候他十分不以为然,他们一家远在西域,干什么要学这些没用的东西,没想到今天还就派上用场了。

  下意识摸了摸手腕上的串子,叶云深拍了拍还看的起劲儿的妹妹,两人一前一后往外走,一大早就遇见这种事,看着被泡的白白胖胖的尸体,看的肚子都饿了。

  踱步到一处街边小摊,叶云深招手要了一碗粥,就着小菜一点一点慢慢吃起来。

  “阿月,看出什么了没?”叶云深一边吃一边问咬着油条的安长月,她正吃的起劲儿,被兄长问话,也只是停了片刻,便继续用力把油条咬断,才鼓着腮帮子说,“没看出什么,但这个人衣领上的那个字儿很奇怪,我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叶云深啊了一声,做出一副努力回想的样子,被安长月撇嘴打断,“得了吧,哥哥你的脑子都用在学武上了,这种事情你不擅长的。”

  顿了顿继续道,“你还记得咱们刚到长安进的那家酒楼不?”

  叶云深嗯了一声,问她怎么了。安长月用手腕捧起碗喝了一口热粥,若有所思的说,“那支钗子上的字,跟放生池那个人衣襟上的字,很像。”

  “你是说凶手?”叶云深有点兴奋,自家妹妹越来越厉害了,这么快就知道凶手是谁了。

  安长月不吝啬的给了自家兄长一个白眼,“不是,只是觉得应该有所联系,不过这件事不急,我们俩的事儿比较急,再拖下去,通缉令都能贴到长安城了。”

  兄妹俩对视一眼,无奈的垂头默默喝粥,长途跋涉不远万里来到大唐,没想到屁股还没坐热呢,就先把大牢熟悉了一遍,这都叫什么事儿。

  此时正是晨光正好,摊子上陆陆续续坐了七八个客人,一位中年商人模样的男人正小声说着自己遇到的奇事,“哎哟,许州那地界儿最近乱的很,听闻许州刺史家的家奴,状告主人王乔与中山郡公勾结谋反,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呐。”

  男人此话一出,摊子上所有人都噤了声,不约而同朝四周看了看,这才压低了声音问,“真的假的?中山郡公不就是王晙吗,老将军了,为咱大唐可是鞠躬尽瘁的人,不能够吧。”

  中年男人摇头说不知道,他也是听说,如今许州人人自危,生怕自己卷进这桩案子里,刺史和中山郡公还没被判下,他们就先丢了性命。

  安长月听的皱眉,原以为这中年商人会提及他们那个案子,却原来还有比那更大的。

  谋反?那家奴是要置人于死地呀,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奇怪,谋反是大事,怎么会告知一个小小家奴?

  想着想着不由轻叹一声,怪不得阿娘不想他们兄妹到中原,人心之诡诈确实非西域能比,不过短短半月时间,接连遇上两起命案,且细看之下皆是蹊跷非常。

  如今再想许州被抓的情景,越想越觉得是预谋,那帮人根本无所谓抓了谁,只需要一个替罪羔羊罢了。

  如果没猜错,这案子也经不起刑部及大理寺复查,匆忙之下抓来的人,肯定破绽百出,一旦长安去了人核查,岂不是立刻就要露底。

  那么要想圆谎,最好的办法是所谓凶手永远无法开口说话,只要凶手闭嘴,他们大可以随意编排,反正死无对证,就算大理寺存疑也无可奈何。

  他们兄妹这是走的什么狗屎运,才到没多久就遇上这种事,多半是在西域‘作威作福’到神人共愤了。

  “结账。”安长月撇了撇嘴,示意叶云深给钱,然后故作深沉的背着手晃晃悠悠的往东街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