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推理侦探 大唐谜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0章:替死鬼

大唐谜案 畔茶佉水 2071 2019.01.10 22:05

  叶云深的疑问定格在了溶月楼大门被推开的一瞬间,一个身穿大理寺官服的少年携带风雪冲了进来,看见李淙张口喊道,“申寺正说杀死刘朋的凶手找到了,是萧府采买小厮!”

  锅子边儿的四个人都是一愣,安长月皱了皱眉,这个结果跟她推测的出入太大,杀人的怎么可能是府中的采买小厮?

  李淙比较直接,丢下筷子起身一脸疑惑,“是申大哥亲自抓住的?”他不信申屠会这么草率,一个采买小厮杀人,他哪来的钱去买西域秘药?

  来人拱手摇头,“不是申寺正亲自抓的,是守在萧府外围的人正巧抓到那小厮去销赃。”

  这下四人更愣了,自投罗网?这算什么事儿?这萧府之中还有人不知道大理寺在外面盯梢的?这时候销个什么赃?

  “算了,别问了,咱们过去看看不就清楚了呗。”安长月叹息一声站起身,叶云深立刻噔噔噔跑上楼,拿了两件厚重的披风下来,竟也不比李淙的差,这让李淙心中惊讶,大唐对衣料也是有规制的呀。

  出了门才觉得尴尬,李淙来时只牵了一匹马,这会儿三个人要过去,就算临时把传信人的马征用了,也还是不够啊。

  “这么大的雪,恐怕骑马多有不便,我和兄长还是走过去吧,反正也不远。”安长月想的是在西域时常在雪地里奔跑,长安的路面可比西域好太多,应该问题不大。

  李淙坚决反对,“怎么能让一个女子在雪地里奔走,要不我和叶兄徒步,阿月你独自骑马过去得了。”

  “你确定?”

  “你确定?”

  叶云深和安长月异口同声询问,李淙嘴角使劲抽了抽,这兄妹俩怎么跟常人这么不同?怜惜女子难道不应该吗?

  转念一想,李淙才回过味儿来,敢情这两人是质疑他徒步走不过去啊。

  “我确定!”李淙黑着脸紧了紧披风抬脚就走,叶云深摸了摸鼻子紧随其后,心想这个权贵公子路上可千万别掉链子。

  目送两人走远,安长月利落的翻身上马,却没有跟随两人的脚步往东门走,而是调转马头直奔北门,那骑术看的传信人瞪大了眼睛,这么厚的积雪,竟还能驭马如此之快如此之稳,相信长安城中没几人能比得了。

  过布政坊入顺义门,大理寺就在眼前,这次守门的骁卫没有拦她,许是看到她身上的衣料非同一般,又骑了大理寺的马匹,压根没盘问的意思。

  进了大理寺的门,守卫直接把她领到了申屠面前,安长月开口第一句话就是,“他招供了吗?”

  申屠摇摇头,听小厮自己的意思,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身上带着西域秘药,更不知道西域秘药是什么东西,他就是一寻常采买的,哪里敢杀人。

  “我觉得他不似说谎,萧府那位公子更加可疑了。”起初李淙传话说要盯萧家公子他还觉得奇怪,没想到他们还没找出破绽,萧公子自己先坐不住送了个破绽来。

  安长月嗯了一声,问那人还说了什么别的没有,西域秘药肯定是有人放到小厮身上,接触过他的人都很可疑。

  “有,我让他把今日刻意接近他的人说了一遍,没有萧公子,却意外发现有卫家医馆的人。”

  这才是申屠着急把人叫过来的原因,他怀疑刘朋的死跟卫家医馆有关,至于萧公子在其中起到什么作用,他暂时还没想明白。

  “你怀疑什么?”安长月敏锐的发觉申屠似乎话里有话,立刻直言不讳的问道。

  “萧公子跟卫家医馆恐怕有些牵扯,这事儿不知道萧嵩萧侍郎知道不?”申屠说到这里忍不住皱眉,如果再牵扯到萧侍郎,事情可就难办多了。

  安长月歪着脑袋想了想,“萧侍郎大概不知道吧,哼,着实没想到萧公子私底下做的事情还不少。”

  申屠立刻明白过来,抬手吩咐一旁的衙役去查萧仲良私底下有没有药材买卖,如果有,那刘朋和马甯的案子说不定就都能解释通了。

  “对了,杀马甯的人不是范家娘子,我家兄长曾去询问过,范家娘子身上的异香是从卫家医馆带出来的,沾在身上久久不能消散,马甯死的前一日范家娘子也曾出过城,但她没有时间杀人,她去了城郊村,范家阿郎曾在那村子里救助过一个孩子,范家娘子那日就是去照看这个生病了的孩子。”

  申屠啊了一声,“这么说来,她一夜未归都在城郊村?可她所走的两个城门不是都离马甯里的地方挺近的吗,也许是顺道呢?”

  这话说出来申屠自己脑子里不大相信,马甯当日死的地方应该是在通化门外不远处,后来尸身被丢进龙首渠,随着水流一路飘到了春明门外。

  “不会,范家娘子是先去的春明门,第二日一早才从通化门入城,不管怎么说,似乎都不太合理。”这个合理指的是约马甯出城地点,范家娘子要去的城郊村在春明门外,而马甯当时要去的地方则在通化门外。

  按照范家娘子的进出城路线,没有一点不合理的地方,反倒是牵扯上马甯的死之后显的过于牵强。

  “照这么说,范家娘子和这个采买小厮一样,都是被人推出来挡了替死鬼?”申屠总算是明白了安长月要表达的意思,他忍不住冷笑一声,这俩凶手难不成真当大理寺里没人了?

  安长月再次嗯了一声,“手法如此相同,一个拙劣点,一个似乎是精心策划,看来马甯的死是必然,刘朋的死或许只是仓促之间决定的。”

  “只可惜没有直接证据,否则我现在就能带人把他们抓回来。”申屠恨恨的叹了口气,萧家公子行事十分小心,根本抓不住他的任何把柄,带着吐蕃人去认人他也说不清到底是不是萧仲良。

  “也不尽然,只要等李淙的人把卫家医馆的女婢找回来,马甯的案子就能结案。”这几天夜里她可没闲着,确切说她家兄长没闲着,卫家医馆几乎被他翻遍了,总算找到了杀马甯那条素色绸,也看清了凶手手上残留的痕迹,还听到了马甯被杀的前因后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