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神血战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被抢夺的血液

神血战士 银霜骑士 3063 2018.08.22 20:00

  时间在格雷每日雷打不动的修炼以及前往藏书室看书当中过去。

  感觉到知识匮乏,比任何人都明白知识重要性的他,虽然已经放弃从书籍当中找出自己身上现在这种情况的原因,不过依旧会每日前往藏书室看书。

  半月后,城堡南面杂屋旁边的空地。

  “喝——”

  随着一声低吼,保持双手腕部相合,前伸,闭合,如狼撕咬猎物姿势的格雷,喘着粗气,停下修炼。

  因为身体处于那种莫名的蜕变之中的原因,他的实力快速提升,半个月时间,已经由勉强能够做到第二遍第二个姿势提升到第二遍第三个姿势,提升堪称恐怖。

  照这个提升速度,哪怕不服用能够加快修炼速度的风狼血液,也已经足以让他在两个月时间内,从初次接触修炼提升到下位血战士。

  这是一个很恐怖的提升速度,身体原主人之前花费足足一年时间,从接触修炼提升到下位血战士,即便如此,也被弗格斯子爵视作天才,接到城堡之中培养。

  对比起来,便能知晓两个月提升到下位血战士的修炼速度的恐怖了。

  格雷知道,这一切都是拜身体那种莫名的蜕变所赐。

  对于这种蜕变,格雷现在是既有着担心,又有着希冀,显得颇为犯得犯失。

  因为未知,并不知晓这种蜕变的最终结果会是如何,会不会给身体造成难以修复的创伤,会不会让他刚夺舍没多久便一命呜呼,所以担心。

  因为蜕变让他的实力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快速提升,好处是看得见的,除了食量变得极大之外暂时并没有出现坏处,所以他又希望身体这种蜕变一直持续下去,让他快速在这个缺乏安全感的世界拥有自保的能力。

  “上一次在杂屋窥视的也不知道是谁,居然没有将我身体出现问题的事宣扬出去,恐怕是想等弗格斯子爵返回城堡之后,直接向弗格斯子爵告密。”

  “不过,他恐怕怎么都没有想到,领地盗贼的情况比想象的更加严重,到现在弗格斯子爵仍旧还没有返回城堡。”

  “今天便是领取血狼血液份额的日子,只要服用了血狼血液,我的实力应该便能重新恢复到下位血战士,到时候,他即便向弗格斯子爵告密,我也丝毫不惧。”

  想到即将获得的血狼血液,格雷眼睛便不由变得极亮。

  服用血狼血液,恢复下位血战士的实力,由身体出现问题所带来的危机,便能完全消除。

  消除了这个危机,只要他不作死离开城堡,又或者是做出其他出格的举动,他的安全应该是能够得到保障的,毕竟弗格斯子爵对于他这位天才子女,还是很看重的。

  “实力重新达到下位血战士,之前的猜测,身体蜕变是否是因为身体原主人的血之力并没有消失,应该很快便能得到结论。”

  如果实力达到下位血战士之后,他身体的这种蜕变结束,不再像之前一样快速提升,那么基本上可以确定,这种蜕变应该是因为之前的血之力并没有消失的原因。

  而如果实力达到下位血战士之后,他的实力仍旧能够像之前一样快速提升,那么,血之力之前应该是的的确确已经消失,他身体的蜕变与消失的血之力有所关联,但关联性绝对不大。

  内心中,他是希望出现第二种情况的,在这个世界,他实在是太缺乏安全感,他迫切想要提升自己的实力,获得自保的能力。

  当然,具体会怎样,也唯有吞服了今天的血狼血液份额,实力重新达到下位血战士才能知晓。

  想到这,他不由觉得期待起来,对一个月前,差点让他反胃呕吐的血狼血液也期待起来。

  结束修炼,格雷并没有前往洗浴室,而是径直回到了自己的卧室,等待着女仆芭芭拉将自己的份额送过来。

  不出意外的话,服用血狼血液之后还会大出汗,所以他索性忍耐一下,服用之后再过去洗浴。

  城堡三楼,从米兰夫人处领取到格雷这个月的血狼血液份额的芭芭拉,心情不错地端着盛有血狼血液的托盘,准备给格雷送去。

  得知格雷极受弗格斯子爵看中,拥有强大的血战士修炼天赋,其他女仆都对成为格雷贴身女仆的她十分的羡慕。

  作为女仆,自己的婚姻是没有自主权的,不出意外的话,将来会被城堡外嫁,跟随一个平庸的男人,整日为柴米油盐而忧愁,磕磕碰碰地过完后半生。

  但贴身女仆不同,如果能够得到所侍奉的少爷的青睐,成为床第伴侣,将来虽然不能成为正妻,但衣食无忧,后半生享受仆人服侍是肯定的。

  而且她现在所侍奉的人并不是一般的人,是弗格斯子爵十分看重的子弟,还拥有着强大的血战士天赋,将来必然会前途远大。

  所以,对于成为格雷的贴身女仆,她没有丝毫的抗拒,反而是十分的欣喜,每每其他女仆望向她露出羡慕的神色的时候,她都不由一阵“虚荣心”涌上心头。

  唯一感觉遗憾的是,跟谁格雷少爷已经三个多月了,但格雷少爷还没有碰过她,是自己缺乏魅力吗?

  走在三楼的楼道上,迎面,两个人出现在她的面前。

  其中一人是一位金发英俊少年,身穿一身绣着金色纹路的湖蓝色衣裤,脚下是高档的黑色长靴。

  而另一人则是一位脸上有着点点雀斑,身穿黑白色为主调男仆装的男子。

  “艾利斯少爷!”

  端着托盘,她退到过道的旁边,恭敬地向着金发英俊少年行了一礼,这两人正是城堡二少爷艾利斯以及他的贴身男仆。

  但令她意外的是,两人并没有从她身旁走过,而是停在了她的身旁。

  “把这份血狼血液交给我!”

  瞥了一眼芭芭拉手中的托盘,艾利斯眼睛微眯说道。

  听到艾利斯的话,芭芭拉脸色微僵,开口道。

  “艾利斯少爷,这是格雷少爷的份额,你的份额还在夫人那里。”

  “我知道是他的。”

  艾利斯脸上露出冷笑,手一伸,下位血战士的实力让他轻易地从芭芭拉端着的托盘中,将盛有血狼血液的青铜杯提了起来,杯中的血狼血液不见丝毫洒落。

  “艾利斯少爷,那是格雷少爷的,你不能拿去。”

  望见空空如也的托盘,以及艾利斯手中的青铜杯,芭芭拉面色大变,情绪略显激动地争辩道。

  血狼血液的珍贵她是知晓的,若是让血狼血液从她手中被夺走,她根本没办法向格雷少爷交代。

  啪!

  突然,一只巴掌出现,狠狠扇在了她的脸上,她整个人不受控制地摔倒在了地上,手中的托盘也“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艾利斯少爷要的东西,乖乖交出来就是了,哪来那么多废话?”

  出手的是旁边的雀斑男仆,一巴掌将芭芭拉扇在地上,他面露恶相,恶狠狠说道。

  本来,他是不敢如此得罪格雷的,格雷虽然是私生子,但却是弗格斯子爵极为看重的私生子,根本不是他一个下人能够得罪的。

  不过,在得知格雷的身体出现问题之后,他不由胆子大了起来,想通过扇格雷女仆的方式,在艾利斯面前表忠心。

  他目光望向艾利斯,果然,对方的目光当中出现了一丝赞许的神色,他心中一喜,赶紧跟上艾利斯,也不再管被他一巴掌扇倒在地的芭芭拉。

  一手摸着脸上被雀斑男仆扇中的地方,感觉到火辣辣的疼痛,芭芭拉另一只手扶着墙壁站起来,望着远去的艾利斯以及雀斑男仆,脸上有焦急,有担忧,有委屈,眼睛微红,泪水在眼角打转。

  没有再去追赶艾利斯以及雀斑男仆,她赶紧转身向着二楼格雷的卧室小跑而去,现在这种情况,也只有格雷少爷才有可能将血狼血液夺回。

  砰,砰,砰!

  敲门声响起,格雷目光望向卧室门,开口道。

  “进来吧!”

  如果他所料不差的话,应该是芭芭拉端着血狼血液来了。

  房门吱呀打开,身穿黑白女仆装,身材高挑,皮肤白皙的芭芭拉推门走了进来,格雷望向对方双手,却发现对方双手中空空如也,再抬头望向对方的脸,眼中却是不由腾地一下冒出了怒火。

  在芭芭拉漂亮的左边脸蛋之上,有着一个清晰的红色掌印,同时,眼角更是微微泛红,显然,她是被欺负了。

  “谁动的手?”

  格雷脸现怒容,重生到这个世界的一个多月,一直由女仆芭芭拉服侍,对于对方的服侍,他很享受,也很满意。

  但如今,芭芭拉却被人打了。

  若是一般仆人也就罢了,芭芭拉是他的贴身女仆,某种程度上说已经算是他的私人物品,即便是城堡当中其他几位子爵子女,也是没有权利在不经过他同意的情况下出手教训的,可想而知他的愤怒。

  “是艾利斯少爷的贴身男仆尼森动的手,格雷少爷,你这个月的血狼血液……被艾利斯少爷抢去了!”

  芭芭拉声音中带着哽咽说道。

  焦急,担忧,委屈,种种情绪在她心间徘徊,她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