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神血战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变化

神血战士 银霜骑士 3052 2018.08.20 12:00

  半月后傍晚,弗格斯子爵城堡餐厅之中。

  天花板上,巨大的莲花状水晶灯洒下明亮的光芒,仅仅一盏,便将宽阔的餐厅照得明亮如同白昼。

  水晶灯并不是格雷房间中的那种油脂灯,而是由符文师制造的符文灯。

  仔细观察便能发现,巨大的莲花状水晶中心位置,环绕了一圈弯弯曲曲的诡异符文。

  这些符文,有的像是仰躺的野兽,有的像是祭祀的动作,有的像是立起来的蛇……而更多的,则是看不出像什么的诡异线条。

  这种符文灯,造价极为昂贵,即便是以子爵家族的底蕴,也做不到每个房间当中都安置一盏,只能在一些重要的房间中安置,如宴会厅,如餐厅,如会议室……

  灯光笼罩之下,一张长形餐桌四周坐着七个人。

  主位上的是一位金发中年,他身穿胸前有两排排扣的长外套,脖子上系着拉巴领。

  留着些许金色的胡须,有着一双蓝色的眼睛,身上透着一股不露自威的威严,正是子爵城堡的主人埃墨森.弗格斯子爵。

  与他相对而坐的,是一位棕发女子。

  女子身穿低胸黑色纱裙,脖子上挂着一串硕大的蓝宝石项链,整个人显得雍容华贵。

  虽然面容已经略显苍老,但依稀能够看到她年轻时候的漂亮,只是她的嘴唇略薄,不免给人一种为人刻薄的印象。

  这人正是弗格斯子爵的正妻米兰.哈里斯,一位来自于男爵家族的女子。

  在弗格斯子爵右手侧,坐着两男一女三个年轻人,依次分别是这具身体的大哥伯纳尔.弗格斯,这具身体的二哥艾利斯.弗格斯,这具身体的三姐卡罗琳.弗格斯。

  前两者都继承了弗格斯子爵的金发蓝眼,而后者,眼睛是继承自弗格斯子爵,发色却是继承自子爵夫人,年龄比格雷大上一岁左右,身材高挑,鼻梁高挺,身上有着弗格斯子爵与子爵夫人的优良基因。

  弗格斯子爵左手侧坐着的,则是格雷与同父同母的妹妹莎拉.弗格斯。

  两人发色都是黑色,继承自抑郁而死的母亲,眼睛则是蓝色,这一点继承自弗格斯子爵。

  叮叮!

  餐刀与白色瓷盘碰撞的声音轻轻响起。

  餐厅之中,福格斯子爵等人已经用完餐,也唯有格雷还在用餐,这已经是他的第二份晚餐。

  这是受伤以来,格雷第一次来到餐厅用餐。

  见到正在食用第二份晚餐的格雷,有人面色平静,如弗格斯子爵以及夫人,如格雷名义上的大哥伯纳尔,因为他们早已从仆人那里打听到,最近几天格雷的食量大增,每一餐都要食用两人份。

  有人则是眼睛惊讶地盯着格雷,比如这具身体的三姐卡罗琳,对于父亲接回来的这一兄一妹两个私生子,她更多的是冷漠与漠不关心,因为对方对她的影响几乎为零。

  叮!

  将餐刀与银叉平放在瓷盘上,接过旁边女仆递来的餐布,格雷擦了擦嘴唇与手,表现得略显局促说道。

  “抱歉,父亲,夫人,我最近食量突然间变大了。”

  本来他是打算只食用一人份的,准备回到卧室再让芭芭拉去取一份,不过想到自己这几天食量突然间大增,恐怕早已经被弗格斯子爵知晓,所以他也就不隐藏了。

  “无妨。”

  弗格斯子爵淡淡开口。

  “你现在是长身体的时候,的确应该多吃点。”

  弗格斯子爵夫人米兰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说道。

  面上的笑容完美无可挑剔,带着亲切之感,丝毫看不出疏远的意思。

  但格雷知道,这一切都是伪装,身体原主人与妹妹被接入这座城堡,最不高兴的恐怕要数她了,毕竟两人可是弗格斯子爵情人的子女,又有哪一个正妻会高兴与丈夫情人的子女一起生活?

  而且,那一场刺杀如果真的来自于四人中的某几人,其中恐怕少不了这位子爵夫人的牵针引线,毕竟想要不惊动弗格斯子爵的情况下调动人手,也只能让她的娘家出手。

  “你的伤势恢复得怎么样了?”

  弗格斯子爵又开口问道。

  “谢谢父亲关心,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格雷神色略显“激动”地说道。

  说完这句话,就连他自己都感觉一阵鸡皮疙瘩。

  现在主导这具身体的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格雷,与弗格斯子爵之间根本不存在父子之实,不过为了不表现出异常,他也只得如此“表现”了。

  现在的他,面临着幕后黑手的威胁,根本离不开弗格斯子爵的保护,若失去了弗格斯子爵的保护,刺客恐怕立即便会到来,所以弗格斯子爵这张保护伞还不能失去。

  而且,他也不认为弗格斯子爵对这具身体的原主人真的十分的好,至少不是一直如此,在他看来,弗格斯子爵这个人是一个相较亲情更注重利益的人。

  之前的16年,弗格斯子爵对格雷兄妹几乎不管不问,去看他们的次数屈指可数,正因为如此,两人的母亲才会抑郁而死。

  而当格雷表现出优秀的血战士天赋之后,又突然间仿佛良心发现,将两人接入城堡之中,显然一切都是因为格雷所表现出的天赋,说到底还是因为格雷现在的天赋有着值得他重视的价值。

  “那就好。”

  对格雷的表现,弗格斯子爵似乎很满意,脸上露出淡淡笑容,说道。

  “修炼上可以向你大哥伯纳尔请教,他现在已经是中位血战士。”

  “我会的,父亲。”

  格雷先是“恭敬”应道,而后又望向名义上的大哥伯纳尔说道。

  “到时候可能就要打扰伯纳尔哥哥了。”

  “随时欢迎。”

  伯纳尔脸上露出阳光般的笑容开口道。

  而在他旁边,格雷二哥艾利斯因为弗格斯子爵在场的原因,收敛了脸上平时见到格雷时的轻蔑表情,冷眼旁观着两人的“互动”。

  对于格雷他不知道,但对于自己这位大哥,他可是知道的,对格雷的恨意以及厌恶,比之他有过之无不及。

  晚餐之后的交谈只持续了一会儿,便宣告结束,与莎拉打过招呼之后,格雷回到了自己卧室,仰躺在柔软的床上,他脑中思绪纷飞。

  “我的身体果然处于某种蜕变之中……”

  距离上次服用血兽血液已经过去半月时间,这半月时间之内,他的食量大增,每一餐都足是正常人的两倍,而这还仅仅是勉强饱了。

  若非害怕太过异常,他甚至打算一餐三人份,不过仔细考虑之后,他放弃了。

  一餐两人份还勉强可以用食量大增掩饰过去,如果一餐三人份的话,那实在太过不正常。

  而如此大量的饮食之后,他的变化是显而易见的,他的身体素质每天都在以察觉得出来的增长幅度增长,半月时间过去,他已经能够做完第二遍的第二个姿势。

  “而且这种快速增长,明显并不是因为修习血法。”

  为了判断这种增长是否与修炼血法有关,关系大不大,昨天,他一整天都没有修习血法,但是到了第二天修炼时,他仍旧感觉到了身体素质的增强,而且跟前一天差别不大。

  显然,他身体素质的增强并非来自于修习血法,至少其中的大部分效果并非来自于修习血法,而应该来自于某种未知“蜕变”。

  “这究竟是什么样的蜕变?蜕变到最后,我的实力又能提升到什么程度?”

  对于这种“蜕变”的原因,格雷几乎已经可以锁定在前几日服用的血兽血液上,但对于自己身体之内正在发生着怎样的蜕变,蜕变到最后实力又能够提升到什么程度,他却是并不知晓。

  搜刮身体原主人的记忆,根本没有与这种蜕变有丝毫相似性的记忆。

  “现在看来,身体原主人的血之力并没有完全消失只是隐藏了起来这个猜测,并不能完全否定,恐怕也只有血之力重新提升到下位血战士,看身体素质还是否会快速提升,才能判断这个猜测的正确性。”

  “还有,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仅仅是一个私生子,所能够接触到的层面太低,知道的信息量太少,看来明天需要到城堡藏书室,去查阅一下有关血法的相关书籍。”

  无论怎么想都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格雷跳过有关身体蜕变的事,想到了这种蜕变所带来的好处。

  “这种蜕变让我的身体素质能够快速提升,对于我来说,是一个绝对的好消息。”

  照现在这个提升速度提升下去,他恐怕只需一个多月,实力便能重新达到下位血战士,到时候,他露馅的危机便会大大减小。

  整个城堡之中,弗格斯子爵等人对他的了解并不深,也仅仅知道他已经修炼出血之力,境界已经达到了下位血战士,毕竟相处时间仅仅只有两个多月。

  而只要他重新恢复下位血战士的实力,暴露的可能,可以说是极小。

  至于对身体原主人极为了解的妹妹莎拉,不过还是一个小女孩而已,以他成年人的心智,再加上身体原主人的记忆,若是连一个小女孩都糊弄不过去,那么他也太过废物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