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神血战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进入

神血战士 银霜骑士 3106 2018.09.17 12:15

  赤色的森林,一眼望去尽是赤色,宛如是被鲜血染红的般。

  两个多小时候后,格雷三人骑马抵达了赤叶森林边缘。

  没有前往羊角村,三人直接绕过了羊角村,出现在了赤叶森林边缘。

  找了一处略微偏僻的地方,将马系上后,三人一人背上一个皮革缝制的背包,便向着赤叶森林内行去。

  背包并不算大,重量也就十多斤而已。

  三十多里的路程,哪怕是森林地形,以三人的脚程,也足以在一天之内来回一趟,所以三人除了带上干粮与水外,只带了一些绳子、地图、永南针之内,在森林地形当中,能够用到的东西。

  永南阵是一种类似前世地球指南针的器物,虽然这个世界很可能并非圆的,不过这个世界似乎同样存在磁极,同样能制作出永远指向其中一个方向的器物。

  啪,啪,啪!

  脚踩在枯枝、树叶上的细微声音响起,格雷三人在赤叶森林当中快速前行。

  弗格斯子爵走在前面,格雷与伯纳尔走在后面,行进速度极快。

  红叶树那茂密的枝丫,仿佛对他们没有影响般,很轻易地便从枝丫的缝隙中一穿而过,整个过程,甚至不会碰到枝丫,就像是这些枝丫在主动避让开来吧。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三人的动作实在太过灵活,而且眼力也十分强大,能轻易判断出该怎么走才不会碰到枝丫。

  毕竟三人都不是普通人,身手比之格雷前世的特种兵还特种兵。

  忽然,走在最前面的弗格斯子爵脚步一顿,腰间的青色魔力剑出鞘。

  噗!

  一抹青光闪过,在他左前方的一颗红叶树,一截枝丫断裂,但却奇怪地有着红色汁液喷溅。

  而就在红色汁液喷溅的时候,弗格斯子爵是微微后退几步,便已经躲避了开来。

  仔细看才发现,那根本不是红叶树枝丫,而是一条皮肤呈红色的毒蛇,它攀附在红叶树上,伪装成一截红叶树枝丫。

  不过,它的运气显然不太好,遇到了弗格斯子爵这位凶级血战士,还没来得及发动攻击,却是已经被一剑斩成两截。

  “走!”

  一剑斩杀一条毒蛇,弗格斯子爵面色不变,青色魔力剑归鞘,避开毒蛇洒在地上的血液,继续往前行去。

  格雷与伯纳尔对视了一眼,赶紧跟上。

  虽然以他们两人的反应,应该能在毒蛇发动攻击时反应过来,将毒蛇斩杀,但像弗格斯子爵这样,在毒蛇发动攻击前,率先发现毒蛇并斩杀,却是绝对做不到。

  这其中不但需要极为强大的眼力,同时还能需要极为恐怖的反应,但这两样东西,目前的他们并不具备。

  而接下来,两人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凶级血战士的实力。

  沿途,虽然遇到了好几次野兽,弗格斯子爵却都在野兽发现他们前率先发现对方,要么带着格雷两人绕路躲避,绕不过的,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其斩杀。

  无论是蛇也好,大型野兽也罢,所有野兽在他剑下,都一剑必死,根本没有出过第二剑。

  三人快速赶路,仅仅两个小时,便在这崎岖难行的森林地形当中,行进了二十多里,距离地图上藏宝的地方都已经不远了。

  而到了这里,弗格斯子爵行进的速度终于放慢了下来,格雷两人也面色严肃了起来。

  对于他们两人来说,真正的考验开始了。

  接下来的行程,将不会像前面的路程那样轻松,因为现在已经略微深入赤叶森林,也就是说,已经有可能遇到血兽了。

  血兽,在这个大陆上,一直是恐怖的代名词,因为惧怕,所以常被用作吓唬小孩的手段,光是紫月王国,每年便有十万以上的人死在血兽的爪牙之下。

  它们实力强大,拥有远超普通人类的强大实力,一旦成年,实力最低都拥有着凶血战士实力,其中强大的,传闻甚至足以屠灭王国。

  这段时间,格雷便在藏书室的一本书上看到关于千年前帝国覆灭的一个推测。

  推测言辞凿凿地说,覆灭帝国的是一只来自于四大王国之外的无尽冰原、实力远超王级战士的恐怖血兽。

  而原因则是因为千年前的帝国,疆域辽阔,覆盖了如今的四大王国,实力远超现在的四大王国,根本不可能有得起能够覆灭他们的“敌人”。

  唯一有可能也就是无尽冰原深处的强大血兽了。

  而且,他还举出了一则实例,三百年前,紫月王国的王级战士狄克·内厄姆便曾在冰原当中发现一只实力远强于他的血兽,足见实力超越王级的血兽是真实存在的。

  “停下。”

  刚行进了一里的路,弗格斯子爵便抬手,示意格雷两人停下。

  格雷两人赶紧停下,手摸向腰间的剑,目光警惕四处打量,却是并没有发现野兽又或者是血兽的踪迹。

  眼中有着疑惑,两人往前走了几步,靠近弗格斯子爵,视线顺着弗格斯子爵的视线望去。

  便见前方一棵树上,清晰地出现了一道痕迹,这道痕迹总共分为四条划痕,深深地嵌入树上,不但划破了表面的树皮,更是将树的木质结构都刨掉大半。

  “血兽?!”

  看到这个痕迹,格雷眼睛不由一缩,这明显是抓痕,而且如此深入树心,肯定不是普通的野兽能够留下的,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一只血兽留下的。

  看这道爪痕的新鲜程度,留下的时间绝不会太长,至多数天时间,只是不知这只血兽是刚好路过,还是这里便是它的领地。

  “父亲,这附近有血兽吗?”

  伯纳尔小声问道。

  “不清楚,不知道是路过的还是这里便是这只血兽的领地。”

  弗格斯子爵皱眉。

  “父亲,要不我们绕路?”

  格雷提议道。

  “好。”

  弗格斯子爵很痛快地便接受了提议,拿出地图研究如何绕路。

  虽然他有着凶血战士的实力,战力上并不会差于一般的血兽,不过能够避免战斗自然是最好,毕竟他们他是过来寻找宝藏的。

  沿着发现爪痕的地方,三人足足绕了一里路之后,才继续向皮革图纸上标注有宝藏的地方前行。

  随后,三人又再次遇到了好几处,很明显是血兽制造出来的痕迹。

  有外形粗大,一看便知道某一只体型极为巨大的血兽的脚印。

  有像是被巨力拍断的高大红叶树。

  有还带有血丝的巨大野兽骨头,能够明显看到锋利牙齿啃噬痕迹。

  ……

  显然,在赤叶森林这个深度,血兽已经不在少数。

  每遇到这种异常现象时,三人便会绕路而行,绕开这片范围。

  前方,三人再次遇到了一具残缺不全的野兽尸体,这是一具体长超过两米的野兽,浑身鲜血淋淋,很多地方残缺不全,应该是遭受过蛮力的撕扯,只是不知道是死前还是死后所遭受的。

  在其身上,有着明显的牙齿撕咬的痕迹。

  格雷盯着这具尸体,眉头微皱。

  很明显,这附近很可能有一只残暴的血兽。

  从撕扯的痕迹来看,这次血兽的四肢应该颇为灵活,如果他猜测不错的话,这次血兽是一只类似于猩猩又或者是猴子之类的血兽,同时体型应该偏大,这是从这具尸体上的牙痕判断出来的。

  “父亲,能绕过去吗?”

  伯纳尔脸色微白问道,光从尸体痕迹上便能判断出,这一只血兽的不好惹。

  “有点麻烦。”

  弗格斯子爵拿出地图,仔细观看后,皱眉道。

  “前面是两座山之间的峡谷,只有几百米宽,不见得能够绕过去。”

  听到弗格斯子爵这话,格雷眉头不由微微皱了起来。

  如果不从这条峡谷通过的话,势必会绕很远的路,绕路倒是小事,怕就怕太费时间,今天只得在赤叶森林当中过夜。

  夜晚当中的森林,漆黑不见五指,即便是有野兽摸到近处,也不见得能够及时发现,显然,在森林当中过夜是极为危险的。

  “只能试一试了,尽量靠近山壁走。”

  弗格斯子爵决定道,并率先往前走去,格雷与伯纳尔赶紧跟上,如今也只能如此了。

  三人前行,果然很快他们便遇到了一处夹缝地形。

  夹在两座高山的中间,两侧是极为平整的山壁,根本攀附不上去,唯有中间长满红叶树。

  三人顺着其中一处山的山壁,向着峡谷内走去。

  啪,啪!

  整个峡谷极为的寂静,三人耳中响起的是三人脚踩在枯叶上的声音。

  三人走得极为缓慢,且不时四处打量,显然每一步都极为的谨慎。

  弗格斯子爵还好一些,脚步依旧那样的稳固,格雷与伯纳尔却是有点蹑手蹑脚的姿态,且已经有微微的细汗,爬上两人的额头。

  两人与弗格斯子爵的差距,既有实力方面的,又有着心理素质方面的。

  不过,出人意料的是,直到三人通过了峡谷,又前行了数百米之后,依旧没有遭遇到那只可能存在的血兽。

  “嘘——”

  三人都是轻吁了一口气,还好,并没有与那只可能存在的血兽遭遇。

  “走吧,快到了!”

  弗格斯子爵再次看了眼地图,说道。

  格雷与伯纳尔点头,准备跟上。

  哗啦——

  便在这时,忽然间有强大的劲风从侧面出现,一根粗大的黑色的尾巴从格雷与伯纳尔背后直袭而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