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神血战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九章 不差于人

神血战士 银霜骑士 2967 2018.09.26 12:06

  两人不再多说,尽皆走向了武器架,伯纳尔在武器架上扫视了一圈,挑选了一柄长约一米五、剑身略窄的铁木剑,而凯佩尔则是挑选了一柄长约一米三刀身较宽的铁木刀。

  而后两人一言不发地走上了战台,站到战台的两端,相对而视,目光中尽皆冷光闪烁。

  唰!

  没有任何招呼,两人都动了起来。

  蓬!

  凯佩尔身穿一身棕色战装,他右脚狠狠一踏地面,一股强劲冲力顺着右脚传入他的身体,而他的身体则是在这股冲力下,快速地冲了出去。

  也幸好站台因为考虑到对战的原因,所采用的石材是一种硬度不差于铁的青铜石,否则的话,就刚才这一下,便足以在脚下的石块上留下脚印。

  下位血战士时的格雷便已经足以一拳打碎一块石板,已经是中位血战士的凯佩尔破坏力显然更强。

  人冲出的同时,他手中的铁木刀,从胸前,狠辣地一刀斜向上挥出。

  哗啦!

  空气当中顿时响起黑色刀身撕裂空气的强大劲风声,伴随着劲风声,铁木刀宛如一抹黑影般划出。

  唰!

  另一边,伯纳尔身穿白色战装,在凯佩尔冲出的同时,他也快速地冲了出去。

  并没有凯佩尔那样大的动静,他仅仅是轻轻一踏地面,就像是脚尖在地面轻点般,整个人便已经冲出。

  但他的移动速度却丝毫不比凯佩尔慢,甚至还要快上一些。

  冲出的同时,他手中的剑则是与凯佩尔角度相反,自上而下,倾斜着一剑劈出。

  砰!

  两柄铁木剑在半空中碰撞,顿时响起一声剧烈炸响。

  宛如是一颗响炮在两人之间炸响了般,快速向四周传播开来。

  接着两人快速分开,尽皆向后退去,每一脚踩在战台石块之上,都宛如是踩在牛皮鼓上般,传出沉闷的声响。

  最终,凯佩尔退了三步,伯纳尔则是退了五步。

  “力量差了一些……”

  擂台旁边,见此一幕,格雷眼睛微眯。

  从退后的步幅来看,单纯的力量,伯纳尔的力量是弱于凯佩尔的。

  当然,要说两人之间存在着实力的差距,还言之过早,毕竟只是退后三步与退后五步的区别,差距并不算太大。

  而且战斗并不仅仅是比拼谁的力气大,是力量、速度、防御、战斗技巧等方面的综合较量。

  初次的交手,自己的这位大哥恐怕是怀着试探、观察对手的目的,而选择与凯佩尔硬碰硬,之后的战斗方式恐怕会转变。

  蓬!

  因为退后较少,凯佩尔率先稳住身形。

  他左脚势大力沉地一踏地面,整个人快速弹射而出。

  几步的距离,实在太近,眨眼间便已经拉近,他手中刀横着向伯纳尔劈来。

  唰!

  空气当中传出极度刺耳的呼啸声,这一刀是他不动用血之力的情况,所能挥出的最强一刀。

  啪!

  不过,就在他的刀气势汹汹,快要劈砍到伯纳尔的时候,却见伯纳尔脚下轻轻一点地面,整个人极为诡异地快速向后掠去,堪堪躲开了这一刀。

  不仅如此,更是脚上连点几步,整个人围绕凯佩尔绕了半圈,快速来到凯佩尔侧面,一剑向着凯佩尔脖子削去。

  这一剑若是削下去,哪怕铁木剑并没有刃口,也已经足以要凯佩尔重伤甚至丢命,毕竟脖颈处可没有战装的保护。

  凯佩尔此时便是寒毛倒竖,横着劈出去的刀快速反转,横挡向伯纳尔劈来的剑,坎坎封住了伯纳尔这危险的一剑。

  砰!

  又是一声宛如响炮般的炸响,伯纳尔与凯佩尔再次一触即分,向后退去。

  啪,啪,啪!

  仿佛踩在牛皮鼓上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一次,凯佩尔跟上次一样退了三步,但伯纳尔却是发生变化,退后的步幅居然跟凯佩尔相同,同样是三步。

  “果然!”

  见此一幕,格雷嘴角微微一扬。

  之前伯纳尔与凯佩尔之间力量上还有着一些差距,不可能突然间便没了这种差距,之所以会这样,自然是因为凯佩尔仓促出手,未能发挥出自己的最强力量。

  显然,试探出凯佩尔速度不如自己,力量要强于自己,但只强了少许之后,伯纳尔已经针对性的改变了战斗的方式。

  凭借着速度,躲避开凯佩尔的攻击,从侧面突袭凯佩尔,迫使凯贝尔仓促抵挡,无法全力发挥自己的力量。

  砰,砰,砰!

  战台之上,响炮一样的声音,接连响起,伯纳尔与凯佩尔在快速交手。

  一会儿战到擂台东面,一份站到擂台西面……

  全力的战斗让两人体力快速的消耗,汗水从两人额头两侧淌下,两人两鬓间的头发已经被汗水打湿。

  因为伯纳尔总是从侧面甚至背后突袭的原因,凯佩尔攻击的威力总是不能达到最强的效果。

  当然,伯纳尔也没能占到便宜。

  哪怕是凭借着速度,从侧面、从背后突袭凯佩尔,迫使凯佩尔以不顺畅的方式招架,发挥不出自己的全部力量,也仅仅是在力量上与凯佩尔持平。

  咻!

  伯纳尔出现在凯佩尔右侧,再次一剑削向凯佩尔侧面。

  “喝——”

  但就在这时,凯佩尔却是忽然猛地暴喝一声。

  接着他双手,骤然间膨胀一圈,体外战装的手臂位置,明显有一种被撑起来的感觉。

  而后,他转身,手中长刀自上而下,势大力沉地一刀劈砍而出。

  撕拉!

  在这一刀之下,空气都仿佛是被撕裂了般,传出的声音极度刺耳。

  擂台周围,一众实力较弱的贵族子弟脸上不由一白,眼神惊恐地望着挥出这一刀的凯佩尔,这一刀给他们挡无可挡的感觉,如果是真实的战场上,面对这一刀的是他们,很可能会丢掉性命。

  即便是伯爵、子爵家族的子弟,也都是不由眼神微眯,这样一刀已经能够对他们产生巨大威胁。

  “准备速战速决了!”

  格雷眼中神色猛然变得锐利。

  从凯佩尔猛然提升一截的出刀力道判断,很容易便判断出凯佩尔已经动用血之力。

  血之力虽然能够增强战力,但级别太低的血战士,体内的血之力太少,哪怕是中位血战士,短时间内也最多能够动用十次左右。

  所以战斗的时候,对于血之力是极为珍稀的,一旦动用,基本上便已经表明打算在短时间内决出胜负了。

  面对忽然动用血之力的凯佩尔,伯纳尔脸色变得严肃,毫不迟疑地动用血之力灌注向腿。

  唰!

  原本一剑快速削向凯佩尔的他,以比刚才更快的速度倒退,躲避凯佩尔这恐怖的一刀。

  比拼单纯的力量,他肯定都不是凯佩尔对手,更何况现在的凯佩尔,已经动用血之力增幅手臂的力量。

  虽然他也能动用血之力增幅手臂力量,但显然,以血法《风之狼》的特性,增幅程度肯定是不如凯佩尔的,现在的他与凯佩尔力量上的差距,已经变得更大,所以他选择躲避。

  嘭——

  战台之上,一声从战斗到现在、最为响亮的炸响传出,凯佩尔一刀狠狠的劈砍在了战台上,整个战台都在这一刀下轻微震动。

  仔细看便会发现,在凯佩尔这一刀下,硬度堪比铁器的青铜石表面已经出现了一道浅浅的划痕,能在硬度堪比铁的石材上留下划痕,可想而知他这一刀的威力之强。

  不远处,伯纳尔心有余悸地望着这恐怖一刀,站台上的痕迹,他自然看到了,正因为如此,才会心有余悸。

  若是正面挨上这样一刀,哪怕是有战装的保护,他也肯定会受伤,自然也就败了。

  好在,凭借着血之力增幅之后,暴涨一截的速度,坎坎躲避了开来。

  唰!

  几乎同一时间,两人再次动了起来。

  尽皆动用了血之力,显然正如格雷所预料的,准备速战速决了。

  一个血之力灌注手中,手中的刀横冲直撞,发出恐怖的呼啸声,另一个则是血之力灌注双腿,快速躲避攻击,同时也在伺机寻找攻击的机会。

  嘭!

  两人的体力与血之力都在快速消耗,终于某个时刻,随着一声闷响,一道人影倒飞了出去。

  这人是身穿棕色战装的凯佩尔。

  伯纳尔在数次躲开凯佩尔凶猛攻击之后,终于找到机会,一剑劈在了凯佩尔身上,将其劈飞了出去。

  落地,有战装的保护,凯佩尔仅仅有点痛,翻身便想站起,不过就在这时,一柄剑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剑的另外一端,正握在喘着粗气的伯纳尔手中。

  他的心猛然一沉,眼神骤然变得失落,他败了,他未能为奥利弗家族洗刷耻辱!

  没再去管凯佩尔,这毕竟是不分生死的切磋,胜了便是胜了,并不会出现再次反扑之类的事,贵族的颜面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用剑拄地支撑着身体,伯纳尔目光往向台下的弗格斯子爵。

  父亲,看到了吗,你的儿子胜了,你的儿子不差于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