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神血战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领地战

神血战士 银霜骑士 2696 2018.08.31 20:00

  “沃特斯,我以为你会龟缩在城堡里。”

  见到这人,弗格斯子爵驱使着马来到队伍最前面,冷哼出声道。

  “弗格斯子爵大驾光临,我自然要出来迎接!”

  身穿棕黄色战装的男子,也就是奥利弗家族的家主沃特斯.奥利弗,脸上挂着淡淡笑容,仿佛根本没有看到弗格斯子爵所统帅的这300多杀气腾腾的骑兵,仿佛真的是为了迎接客人而来。

  “沃特斯,收起你那虚伪的一套,居然敢派人暗杀我弗格斯家族子弟,这次你必须为你的举动付出代价!”

  弗格斯子爵冷着一张脸道。

  “暗杀?我想你可能搞错了,奥利弗家族从没有派人暗杀过弗格斯家族的子弟。”

  沃特斯面露无辜。

  “那莱顿·赫克你怎么解释?”

  弗格斯子爵冷哼。

  “那是他的个人行为,与我奥利弗家族无关。”

  沃特斯将自己撇清得一干二净道。

  刺杀其他家族有潜力的贵族子弟,虽然很多贵族家族都在暗地里做,但却是决不会承认的,因为这是贵族法律所不允许的。

  “哼,你觉得这种话我会信吗?”

  弗格斯子爵面色冰冷。

  “我知道这样的确很难让你信服,但事实便是如此,你如果不信,我也没有办法。”

  沃特斯嘴角露出一丝讥诮。

  “反倒是我想提醒你,如此轻启领地战真的好吗?这一战之后,我们两方的实力肯定会折损,此消彼长,其他四个子爵领的实力恐怕会因此超过我们。”

  “哼,这种事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不过,这次有你奥利弗家族,下次便会有里琴斯家族、谢利家族……”

  弗格斯子爵眼中透着冰寒。

  “若不有所表示,真当我弗格斯家族好欺!”

  “看来你是铁了心要发动领地战了,也好,那便看看,是你风狼血法更胜一筹,还是我的火蜥血法更加厉害。”

  沃特斯收敛了脸上的笑意,脸色彻底化作了冰冷,目光与弗格斯子爵的目光对视,半空中仿佛有无形的电芒在闪烁。

  哒,哒,哒!

  几乎同一时间,一红一黑两匹战马狂奔而出,向着对方奔驰而去。

  恐怖的速度爆发,宛如两抹光影在快速接近,两匹马奔跑的速度居然不相上下,沃特斯骑乘的那匹黑色战马,赫然是一匹能够堪比刺血马的珍贵战马。

  咔嚓!

  骑着战马快速逼近的两人,尽皆拔出了自己的武器,弗格斯子爵手中持有的是一柄青色长剑,而沃特斯所持有的则是一柄颜色火红的斩刀。

  铛!

  一青一红两柄武器碰撞在了一起,恐怖的音效以碰撞的地方为中心传播开来。

  啪,啪,啪!

  受到这恐怖撞击的冲击,两人坐下的战马都不由向后退了几步,在地面上留下几个深一脚浅一脚的马蹄印,不过下一刻,又在两人的驱使下,向着对方逼近。

  也幸好两匹战马都不是普通战马,若换作是普通战马,被刚才的冲击力冲击,即便不当场毙命,恐怕也会腿脚折断。

  铛!铛!铛!

  寒芒闪烁,仿佛虚空生电,短短几瞬间,两人便已经交手了十数下。

  要么你攻我挡,要么我攻你挡,两人每一次出手都能够在虚空当中产生恐怖的音啸声,两人出手的威力与速度,都超出了格雷前世的那些武术大家,超越了前世的人体极限。

  若是前世的一个武术大家出现在两人面前,恐怕是连两人一招都挡不住。

  “冲……”

  “杀……”

  在弗格斯子爵与沃特斯向对方冲去的时候,两人身后的骑兵队伍也冲锋了起来,宛如两股洪流,向着对方狂涌而去。

  格雷、艾利斯、伯纳尔也在冲锋的队伍当中,只是在他们周围,隐隐有身穿战装的人环绕,显然,这是在保护他们。

  铛,铛,铛,噗!

  两股洪流碰撞在了一起,武器的碰撞声连成一片,同时还有血肉被劈中的闷响声。

  两边之中,不时会有人从战马之上摔下,艳红的血液洒落大地,世界仿佛染上了血色。

  “杀——”

  格雷还没来得及从这震撼画面当中回过神来,便已经有着一位来自于敌方的骑兵向他冲来。

  嗤——

  这位骑兵身骑一匹黄白杂色马,身穿皮制的铠甲,手握一柄木柄铁枪头长枪,一枪向着格雷刺来。

  这是保护在格雷三人周围的那几人有意放过来的,目的显然是为了培养格雷的实战。

  见到刺来的长枪,格雷莫名的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继承自身体原主人的战斗天赋,在这一刻再次活跃,显然是受到了战斗氛围的刺激。

  他唰的一下拔出了挂在马上的武器,那是一柄长约1米5左右的长剑,白铁之色,这是离开城堡前,弗格斯子爵交给他的。

  与他一样,艾利斯也被给了这样一柄长剑,这应该是某种制式武器。

  唰!

  长枪刺来,格雷长剑斜着扫出,劈砍在了长枪枪头之后的木杆之上,而后轻易的将长枪斩成了两截。

  哪怕是制式武器,由弗格斯子爵给出的,必然也是制式武器当中的精品,锋利莫名,一剑便将由某种坚固木材制作的枪柄斩断。

  而后,他长剑不停,一剑扫向手中仅剩枪柄的骑兵,长剑直接从他的脖子劈过。

  噗!

  一颗头颅翻滚飞起,在空中转了数圈之后,跌落而下。

  砸在了某位骑兵身上,又从他身上掉落到马上,最终跌落地面,刚好被这匹马在脸上踩上一脚,顿时血肉模糊。

  失去头颅的躯干,脖颈处鲜血喷溅,溅起一米多高,而后,整个躯干软了下来,再也无力在马鞍之上坐稳,倾斜而下,跌落地面。

  而失去主人的马匹,则是受战场气氛的影响,惊慌失措的横冲直撞,被一位骑兵直接一枪捅死……

  “哇……”

  格雷脸色刷地一下便白了,如此画面实在是太过具有冲击性,像昨天一样,他胃中又翻滚了起来。

  不过毕竟已经经历了一次,有了一定的适应能力,再加上战斗天赋对这种血腥战斗拥有极强的免疫能力,他也仅仅脸色白了而已。

  又一位敌方骑兵被放了过来,向他冲来,他毫不犹豫的驱马迎去。

  同样一套动作下来,又是一颗头颅飞起。

  下位血战士的实力,在面对普通骑兵的时候,拥有着碾压般的优势,要知道身体原主人刚到城堡的时候,便已经完成了一挑五的壮举,哪怕是没有太多经验的马战,单对单,他不可能会输。

  慢慢的,在战斗天赋的帮助下,他适应了这种氛围,胃中的翻滚早已消失,他甚至领悟到了以最省力的方式杀死对手,长剑在对方的脖子上轻轻一抹,脖子没有飞起,但人却已经死了。

  另一边,艾利斯与他有着同样的遭遇,同样是故意漏了一位骑兵进来给他练手。

  不过他显然没有格雷这种战斗天赋,费了好多劲,才将这位骑兵杀死,而在见到这位被他杀死的骑兵死后的血腥画面时,不争气地吐了。

  两人之间,高下立判,而且格雷的表现,可以说是非常的惊艳,从保护在格雷三人周围的那几人脸上的惊讶便能看出。

  他们初次上战场的时候,大部分人表现虽然比艾利斯要好上一些,但绝对达不到格雷那种程度,对方的战斗技巧在以恐怖的速度进步,看到他们都是不由一阵忌惮。

  幸好这样的人是友非敌,若是敌人当中出现这样一位战斗天才,他们绝对会不惜一切代价将对方扼杀在摇篮之中。

  当然,格雷三人当中,表现得最好的并非是格雷,而是伯纳尔。

  杀人,对方的脸色不见任何的变化,仿佛已经习以为常,显然,格雷之前的猜测是对的,伯纳尔在此之前应该已经有了杀人经验,而且杀过的人恐怕还不少,否则不会如此波澜不惊。

  在身体原主人没有表现出修炼天赋前,伯纳尔是被当作弗格斯家族的爵位继承人来培养的,对他的培养,弗格斯子爵显然是不留余力,所以应该很早便让他有了杀人经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