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神血战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唯一

神血战士 银霜骑士 2128 2018.08.18 20:00

  数日后的早晨。

  吃过由羊排、水果沙拉、蜂蜜面包、砂糖牛奶组成的早餐,一身浅灰色战装的格雷在贴身女仆的跟随下,向着城堡露天修炼场走去。

  城堡厨师做的早餐很合格雷胃口,虽然略微遗憾吃不到前世的菜式,但绝对没有难以下咽的说法。

  想想也能明白,贵族作为这个世界最懂得享受的群体,又岂会让自己的舌头“委屈”,雇佣的厨师必然都是厨艺精湛的厨师。

  “格雷少爷好!”

  走在通往露天修炼场的走廊上,不时会有女仆、男仆弯腰恭敬向格雷行礼,态度都极为恭敬,虽然是一个私生子,但却是弗格斯子爵“看重”的私生子,这些仆人显然不会愚蠢到给格雷脸色看。

  格雷像“平常”一样,微微点头致意,一路走到了露天修炼场。

  修炼场是白石铺砌的修炼场,大概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周围有着一簇簇颜色艳丽的花圃,旁边还有着一处有石桌的凉亭,如果修炼累了,便可以在这里休息。

  修炼场中,已经有一人,这是一位年龄二十岁出头的青年,身穿白色皮甲战装,面容俊逸,一头金发,在阳光之下,熠熠生辉。

  见到到来的格雷,青年神色一闪,停下修炼,向着这边走来,接过女仆递来的毛巾,擦了擦额头汗水,向着格雷开口道。

  “格雷,怎么不多休息几天再开始修炼?”

  说话的同时,青年微微一笑,态度和蔼,显得极为亲切,但格雷心中却是不由生出一丝警惕。

  青年不是别人,正是这具身体的大哥,由弗格斯子爵与正妻所生的长子伯纳尔.弗格斯。

  如果是这具身体的原主人,说不定会被青年刚刚这“和蔼”一幕欺骗,但作为前世在社会上摸滚打爬了数年的人,却是察觉到了青年见到自己那一刹那的阴沉,虽然很快掩饰了过去,但仍旧被他察觉到了。

  “谢谢伯纳尔哥哥关心,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模仿着身体原主人的口气,格雷开口道。

  “这样啊,那你先修炼。”

  金发青年伯纳尔点了点头,向着旁边的凉亭走去。

  目送对方离开后,格雷走入修炼场中,回忆起修炼法来。

  这个世界,仅仅存在一种修炼体系,那便是血战士,这是人类在与血兽抗争过程中,从血兽身上学来的修炼体系,所以相关修炼法被称作“血法”。

  格雷乃至他所在的弗格斯家族所修炼的血法叫做《风之狼》,这是从一种叫做风狼的血兽身上推演而来的修炼法,总共分为匍匐,扑击、撕咬、仰天四个修炼姿势。

  匍匐,模仿的是狼耐心等待猎物的动作。

  扑击,模仿的是狼扑食的动作。

  撕咬,模仿的是狼张开利齿撕咬猎物的动作。

  仰天,模仿的是狼仰天咆哮的动作。

  将四个姿势在脑中过上一遍,虽然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人,但以前的修炼记忆还在,格雷开始从第一个姿势“匍匐”开始演练。

  只见他双脚分开半蹲,身子前倾弯曲,双手伸出,掌心向下,宛如是一只等待着猎物的狼,同时脑中观想出一只匍匐在草丛中、碧绿色眼睛紧紧盯着远处猎物的青色风狼。

  保持这个动作足足有十分钟,忽然。

  他双脚猛地一蹬,整个人猛地扑出,双手五指张开成爪状,宛如一只从等待当中转入扑击猎物的狼,脑中观想的风狼的动作,也变为扑击。

  又是保持十分钟,而后,他扑出的双爪一变,双手相合,腕部接触,急速伸出,宛如撕咬的狼嘴般合上,脑中观想的风狼的动作变为撕咬。

  十分钟后,他慢慢半蹲身体,双手下垂,头仰天,嘴竭力张开,宛如对天咆哮的狼,脑中观想的狼的动作也变成了月夜对天咆哮的风狼。

  将整套动作演练一遍,格雷已经满头大汗。

  不知道是因为有身体原主人记忆的原因,还是因为身体已经形成记忆,格雷这一套修炼姿势做下来,虽然并不算多么完美,但勉强还算标准,并没有表现出太过异常的地方。

  本来,他是想找一处其他地方修炼的,不过平时他都在修炼场修炼,忽然换一个地方,反而可能会让自己变得可疑起来,所以他打消了这个打算,依旧如身体原主人那样,前来修炼场修炼。

  停下修炼,他面色不变,心中却是不由微沉。

  “果然是最坏的结果,这具身体原主人修炼出来的血之力真的已经消失。”

  原本他还寄希望通过修炼,将隐藏在身体当中的血之力重新激发出来,如今看来,血之力是的的确确的已经从身体之内消失。

  虽然并不知道消失的原因究竟是因为身体原主人受袭死去,还是因为他的穿越,但总的来说,血之力消失已经成为事实。

  失去了血之力,对于他来说是一个很坏的结果,他现在这个私生子身份,之所以会受到弗格斯子爵看重,原因便在于表现出的修炼天赋。

  如果让弗格斯子爵知道他的血之力已经消失,不说立即将其赶出城堡,至少不会对他像以前那样看重,而失去了弗格斯子爵的看重,又面临着幕后黑手的暗杀,他的结局可以想象。

  “失去了血之力身体素质已经退化到了没有修炼前,仅仅修炼一遍,便已经差不多到极限了。”

  擦掉额头滑下的汗水,格雷心中想到。

  正常情况下,下位血战士已经足以连续修炼两遍血法,但刚才,他却是差点连一遍都没能坚持住。

  “唯一的好消息恐怕是我体内的血狼血脉并没有消失。”

  血法的修炼,并不是拥有血法便可以了,事实上,除了血法外,同是还需要拥有相应血兽的血脉,也唯有同时具备血法以及相应血兽血脉,才能成为血战士。

  人类自然是不可能拥有血兽血脉的,所以一般而言,拥有血法的家族都会在子女修炼前,为子女植入相应血兽的血脉。

  具体方法,似乎是以血兽血液中最珍贵的血之精华,配合某些药物调和,然后给子女服用。

  对此,身体原主人的记忆并不是太过了解,被弗格斯子爵看重是两个月前,而植入血脉的时候,身体原主人显然还没有受到弗格斯子爵看重,弗格斯子爵自然不会给他解释太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