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如意西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7.例会

如意西路 都巴爷 2452 2020.10.19 17:07

  因为每周二要开院周会,一般中层领导参加,每周三的科室交班会,就显得异常漫长。首先科室值班医生、护士交接夜间病人情况,接着护士长传达了职能科室院周会各项指标结果,最后科室行政主任王长河,清了清嗓子,“好,传达完内容后,我来传达一下医院领导换届情况。昨天省委组织部、卫计委领导参加了会议,对我院领导层换届工作做了安排。医院党委副书记,院长肖建中同志,继续担任院长,主持医院全面工作。党高官王丹宇,工会主席同志,副院长,肿瘤科主任,因为到达退休年龄,退出领导工作岗位。经过考察,公示期无异议,任命刘新河同志任副院长……”王主任喝了口水,清清嗓子“刘院长众望所归,多年的老主任,大内科主任,终于又进了一层。会后肖院长又叫住我,说了我们科室的事,医院的处罚通知已经下发,但是,让我安慰当事人,就是鹏飞和娇娇,医院不会坐视不理这种医闹行为,已经和对方开始法律交涉。好,医院精神已经传达完了。我们科室内部来讨论一下这个事情,虽然当时有特殊的环境,如病人家属饮酒状态,但是我们反思过自己没有?当时有没有委婉的处理方式?可不可以请示护士长和我,毕竟我们是服务性单位,这种和病人发生冲突的事情会对科室和医院造成不良影响。当然,患者家属后来在医院外对我们职工进行打击报复的行为,已经触犯了法律,已经被拘留,等待法律的进一步制裁。望大家能够引以为戒,各自好自为之。”

  在下边坐着的人不断窃窃私语,小辣椒,忍不住发问,“主任,以后再有这事,咋办?我们都把脸伸过去?”

  放在平时,可能大家都哄笑起来,今天都在不住小声嘀咕,“我们就该被打?”“工作怎么没有一点尊严,”“这上个夜班还有人身危险了。”“要保险不要?我这有保险卖。”……

  “不要都说,一个一个说。”

  娇姐站了起来,“主任,遇到这种事,我都很委屈,如果不是飞哥,那天挨打的就是我了。反正我也打不过那些人。我有什么错,医院,科室不给我们撑腰,我们在这上班一点安全感都没有。难道我们这么大的省医院,就不能跟这种医闹行为作斗争?”

  科室张显勇医生说,“是啊,医院应该给大家一个安全的工作氛围。不过,主任能给弟兄姐们申请到的也申请了。院领导就这都嫌王主任太护犊了。”

  “领导都是出于对大家的保护。张鹏飞不是休假了,工资奖金不受影响,一来怕他再受到打击报复,二来可以帮助平息事态。好了,讨论到此结束,散会,开始工作。”

  人都散去后,秦家栋还坐在位置上,呆呆傻傻,不知道该干些什么。这是上班以来,遇到的第一次冲突事件,事情也没有按照自己的想法发展下去,一下子对这个职业和行业产生了怀疑。但是,江晓燕给的答案是,“肖叔叔说,处罚通知就是晃晃家属的眼,不让家属再闹下去。不记过,不入档案,不影响晋职称。”

  清醒过来的秦家栋赶紧给张鹏飞打电话,把江晓燕的原话一五一十说给他听。

  “谢谢兄弟了。经过这件事,我对这个行业已经彻底死心了。”

  “别介啊,我还等着你回来跟你一起干哪。”

  “谢谢兄弟。等我这边安排好了,我请大家喝酒。”

  ……

  市政府一号会议室,江清林召集了到任后第一场常委会会议。根据提前安排好座牌,他坐到椭圆形长条桌中间位置,其他常委分列两端,左侧的是市委副shu记,市长郑怀山,组织部长项城,政法委shu记、公安局长孟勇,市委秘书长夏宝君;右侧分别是市纪委shu记李天奎,市委宣传部长魏志凯,市委统战部部长张帆,郑城新区党工委shu记、区长涟鸿升。

  市委副shu记、市长郑怀山主持会议,“江shu记,我们现在开始吧?”得到江清林点头示意后,“今天是清林同志到任后,召开的第一次常委会会议。这一段时间,清林同志都在我们区,县,甚至街道走访,深入田间地头,深入车间码头,深入群众中间,获取我们郑城工作的第一手资料。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践行我党,从群众来,到群众中去的工作作风,以实际行动给我们在座的各位上了一堂生动党课。目前我们正处于学习中央和省委会议精神的关键时期,也是我们郑城大拆大建、大发展的节点时期。清林同志有乡、县/区和地市的领导工作经历,工作经验丰富,工作能力强;长期在南方沿海省份、城市,经济发达地区工作,有丰富的城市建设,经济发展的工作经验。希望清林同志作为班长,带领我们班子成员,使郑城发展更上一层楼。下面请清林同志讲话,大家鼓掌欢迎。”郑怀山是从郑城基层一步一步发展起来的老干部,在郑城根基很深,此次老shu记调任临省做常务高官,最有希望升半格。江清林的空降,着实让他觉得当头一棒,退休前希望能有个副部级,看来是渺茫了。短暂的不快之后,职业素养很快让他清醒过来,马上像对待老shu记一样,该有的尊敬一点也少不了。

  江清林待大家鼓掌几秒后,虚抬一下右手,示意大家停下,然后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我们既是一个班子成员,以后就不要搞这些虚礼了。自今以后,下不为例。同志们,我来郑城已经15天,班子的同志们基本也熟悉了,我和老郑交流多一点,夏秘书长跟着我一起下基层调研,熟悉一点。通过我们这几天走访,郑城总体发展是好的,欣欣向荣的,无论城市建设和工农业生产都是日新月异,比我预想的要好很多。为什么这么说?可能很多同志不太知道,我88年大学毕业后在我省委组织部二处工作,90年读研究生走了之后,就一直在南方几个省工作。比我当年在郑城时候好太多了。”江清林,看到大家低头交谈,微微一笑,端起水杯,喝了一口,“但是,我们也有不足的地方,当然,这个今天不作为议题,我提个引子,大家讨论。新区的发展,跟临近省份相比,是超前的,跟南方部分省市相比,还是有差距的,部分工业园区闲置较多,招商引资工作任重道远,发展才是硬道理啊,同志们,发展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这是一点。第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没有落到实处,工业用地,城市建设用地,与农村可耕地边缘分界不清。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不是说我们中原地区没有山,就不需要了,这是一种可持续发现理念,可持续发展,如何发展?是一哄而上,大干特干,力争上游,还是有所甄别的区别化对待?既要发展,还要保护好我们的生存环境,要让我们的子孙后代,有一片青山绿水。”江清林故意把声调抬高,下边的人会意后,声音一落,就开始鼓掌。

  秘书长夏宝君接了一个电话后,抓紧走到江清林身边,在耳边说,“江shu记,汪秘书长电话,说省委钱shu记马上过来。”

  江清林看了夏宝君一眼,“今天我们会议就到这吧。有什么问题,会后咱再单独交流。老郑,还有什么安排没有?”原本说一不二的市委shu记,处于对市长的尊重,头转向他。

  “没有了,回头我再找您汇报。”

  “散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