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如意西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风波

如意西路 都巴爷 2261 2020.10.17 11:52

  第二天秦家栋早早起床,吃了母亲准备的早点,然后夸上自己背包,一人上班去了。他从不与父亲同行,别人都觉得父子有代沟,同行不方便。真正原因,只有秦家栋自己心里清楚,他与父亲从小就没有代购,到现在还一起扳手腕,一起喝酒,周末一起游泳,在外边一起偷偷抽烟,真是应了那句“多年父子成兄弟”的话。真正让他上班不与父亲同行的原因,就是人格上独立,做真正的自己,而不是省医院大内科主任,心血管内科专家秦永昌的儿子。

  秦家栋坐电梯到11楼神经外科,一眼看到了,科室的凌乱,保安不停在科室走廊穿梭者,随着铃声响起,护士也在有条不紊的给病人更换液体。秦家栋来到护士站,叫了换药回来的护士问,“翠姐,怎么回事?”说着用手指了指走廊。护士拽着他来到后边生活区,“秦哥,你怎么才来,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

  “昨晚上打起来了。保安来了都拉不住。”

  “你慢点说。”

  “昨晚上急诊送来一个小儿车祸上,颅内有脑挫伤,少量的出蛛网膜下腔出血……”

  “别拽专业词汇了,直接说事。”

  “就是来了以后,飞哥(张鹏飞)看了之后,让给挂点液体,明天6小时后再复查片子。”

  “这也没有问题啊!”

  “关键是娇姐夜班,去挂针,一针没有扎上,家属不愿意了。”

  “娇姐也是老人了,咋能犯这种错误?”

  “亲哥啊,你不体谅妹妹们。”

  “不是,继续说事。”

  “你不知道那家的孩子,多娇惯着。我们早上来了,都不敢去扎了,护士长联系转儿科了。娇姐说,那孩子动的根本按不住,好不容易不动了,娇姐眼疾手快,一阵穿上,刚固定好,又挣脱了。家属就开始吵吵了,说护士水平不行了,要投诉,要找院长。”

  “这也不至于打起来啊!”

  “家属在走廊吵吵,值班飞哥就过来了,制止他们。家属不依不饶,非要去拉娇姐找院长,说扎伤他们孩子了。飞哥挡在前边,拦着他们,就开始撕扯起来。家属骂骂咧咧的,飞哥人高马大,估计也没占着便宜就走了。那知道过了十分钟不到,来了一群人,说他们人被打了,要来出气报仇,就打到一块了,亏得楼层巡视保安小伙,刚退伍的,劝阻不住,跟着飞哥就跟对方干起来了,要不飞哥就吃大亏了。”

  “飞哥好样的。现在人在哪?”

  “主任办公室。”

  “一会出来就说我在值班室等他。”

  “多安慰飞哥,我们姐妹们都挺他,他是我们的偶像。”

  秦家栋来到值班室,看见张鹏飞躺在床上,踢了他一脚,递上一根烟,“没事吧?没给弟兄们丢人?”看到起床的张鹏飞左侧眼眶周围青紫红肿,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还好,2:5战平吧。也挨了几下,虽然没有吃大亏,也没有占到便宜。”

  “保卫科那哥们以后就是自己兄弟了。今晚约一下,我得跟他多喝几个。”

  “亏得这兄弟,要不我真扛不住了,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后怕啊。我一个人估计昨晚上要被捶死了,对方那几个货明显都喝酒了,下手那个狠啊。现在想想,真是年轻气盛啊,当时我应该撒腿就跑的。”

  “跑了就不是你的性格了。老大咋说?”

  “医院说暂停我执业三个月。主任说还在协调。”

  “凭什么?老肖他妈的还让不让人活了,非得我们被打残了,当烈士!”

  “你也别生气。我意料中的,实际上我都看透这个行业了,以后……”

  “我去找人。”

  “谢谢兄弟了。别去麻烦秦主任了,也别麻烦你老丈人刘院了。没有别的意思,医院肯定会拿我这种没有根基的人开刀的,杀一儆百。”

  “那也不能白白受些冤枉气。总要有个说理地方。”

  “兄弟,我长你几岁。社会本没有什么公平可言,你要趁着秦主任和刘院没有退,该争取的一定争取到,要不人走茶凉,世态炎凉,这是哥哥给你的忠告。我们这些浮萍,能平平稳稳工作就不错了,有点风吹草动,肯定要拿你来兑现规则的。”

  “也不用这么悲观吧。”

  张鹏飞拍了拍秦家栋肩膀,“好好上班,我下夜班回去休息了。”说完漏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脱下白大衣,换上便装,走出值班室。

  走廊里传来飞哥的经常唱那首“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你对自由的向往……”

  秦家栋拧了一下酸酸的鼻子,眼泪快流下来了。拨通了江晓燕的电话,“在哪那?晚上约你吃个饭?”

  “怎么了,情绪这么低落?”

  “心情不太好,想找你说说话。”

  “什么事啊,你别吓我。”

  ……给江晓燕描述了事情经过后,再次强调说,“本不想麻烦你爸爸,他也刚来的。我就是想争取一个公平的裁决。兔死狐悲,这样的事情也可能以后会到我的头上。”

  “你需要我爸爸做什么?他要出面说,你觉得还公平吗?”

  “我只是希望,有一个公平的裁定,也不是非要把对方,弄进去。”

  “你想我怎么做?”

  “你爸爸不是跟我们肖院长同学吗,打声招呼,给我同事一个公平的处理结果,不说表扬了,也不至于停止执业。”

  “你冷静点,这有可能是最轻的处罚决定了。你想,如果医院没有处罚措施,对方不依不饶,闹到我们卫计委这边,估计会吊销执照的。”

  “那我们就这样了?”

  “好了,有时候觉得你跟小孩子一样。这样吧,我跟肖叔叔通个电话,问一下情况,这样比我爸爸出面要好。”

  “嗯……也好。老肖那么精明,你打电话,他也会考虑分量的。谢谢。”语气明显轻松欢快不少。

  “谢谢就好好谢谢我啊。昨晚上拉你出来,你都不理人家,你都多长时间没有好好抱抱人家了?”

  “哎呦,大姐,你单位没人啊?在这发嗲?”

  “我不管,亲一个!”

  “好好,噗-好了,工作吧,晚上见。”

  刚挂断电话,就看见刘雯雯电话打过来,“跟谁打电话,这么么长时间?急死我了。”

  “哦,没事。怎么了?”

  “家栋哥哥,你没事吧?你们科怎么样啊?”

  “我没事。你怎么知道,这么快?”

  “全院都知道了。我去找我爸爸了,他一个大外科主任,说医院还在研究处理意见。”

  “哦。先上班吧,中午下班聊。”

  挂完电话,护士娇姐跑过来,“快快,那几个人在医院门口堵住飞哥……”秦家栋一把扯下白大衣,拦住手术专用电梯,飞奔出医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