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我的三国全面战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一章 仆从

我的三国全面战争 我是步阁 3560 2019.06.23 18:54

  袁谭看都没看牵招一眼,他端起李锐跟前的酒碗,举到他的头顶,那碗慢慢地倾斜,酒水透过李锐的发帽、脸颊、下额,滴撒在桌上,李锐此时无比沮丧,心里如同火烧,但意志不停的告诫他,不能动,千万不能动。

  “大胆狂徒!”牵招二话不说,提着腰刀就要往上冲。

  只见堂后楼道人影闪动,数以百计的邺城勇士从楼道涌出,将整个议事大厅围得水泄不通,勇士营副都统又指挥数十人将牵招等人围住。

  看来这一切都是他们精心策划的,韩猛的失踪和此事也有关联,李锐这时才愰然大悟,郭图阴险狡诈,故意以美人计麻痹他,还有袁熙,假装与袁谭不和,其实,他们早就达成不可告人的协议。

  “小弟,你以为甄宓的事,能一语带过么,你太天真了,她可是我最心爱的人,竟然和你私奔,我的心比被针扎了还痛啊!”袁熙喝了好几碗酒,有些醉意,趁着这关头,他不得不让李锐死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袁熙的目光里透出无限杀气,他恨不得此刻便将李锐碎尸万段。

  “现在城里城外都是我们的人,小弟,乖乖的把大将军印交出来吧,不要逼我干出六亲不认的事,从现在开始,河北没你什么事了!”袁谭轻轻地放下酒碗,用手指夹住李锐的下额,将他的头扭向自己。

  “狼心狗肺的东西,起码并州还在我们手里,你们休想窃取袁公的大业!”审配看见这般兄弟相残的场景,差点没气背过去,只可惜他是个文臣,只能打打嘴炮。

  “来啊,把审配拉出去,一家老少,一个不留!”袁谭猛得拾起洒碗,朝地上狠摔,那碗支离破碎,如同此刻的河北。

  “你们违背袁公遗愿,不得好死!”审配即使被士兵拖行,也不忘回头大骂几声。

  “放了审配,我答应你,交出大将军位!”李税淡淡地说,既然局势到了这个地步,也不能白白丢掉忠臣性命,此时邺城里里外外都是他们的人,又有什么办法呢。

  “不能放,这里我说了算,现在不是讨价还价的时候!”袁谭恶狠狠的扭头看着李锐,现在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邺城内外他才是王,王不需要条件。

  “刚才审配说了,并州还在我们手里,大哥,你不能无所顾忌吧!”李锐也学着审配,虚张声势一下,看能不能唬住他。

  “哈哈哈哈,你还在作梦,我告诉你吧,麴义的反叛也是我策划的,从官渡退兵时他就归顺在我的帐下了,如果估算的没错,他的一万大戟士,现在应该就在西门外,正等候着我的将令呢,哈哈!”

  袁谭给自己倒满一碗酒,喝得非常畅快,他忍了袁绍近八年,又忍了这位幼弟三个月,现在终于熬到头,河北大业总算是不负众望,落到他袁谭手上。

  “逢纪逢大人,沮授沮大人,怎么,今天怎么都不说话了?”袁谭看着下面一干文武,特别是那些曾今帮助过袁尚和一些中间派,看着他们战战兢兢地样子,他的自尊心得到更高满足,这些平日里不服或看不起他的人,如今服服帖帖的,连个屁都不敢放。

  都是有老有少的人,谁会因为几句没用的话弄得家破人亡,忍,是现在这个议事大厅的主旋律。

  “大哥,别和他废话,一刀剁了,我们再刻一个大将军印就行!”别看袁熙表面文文弱弱,狠起来,可是六亲不认。

  李锐的心在滴血,兵败如山倒,从堂堂大将军到一无所有的阶下囚,难道他要学越王勾践,给袁谭当奴隶使唤嘛,那还不如一死。

  正当李锐心意已决,决定拼一波的时候,只见大厅正门人潮浮动。

  “怎么回事!”袁谭诧异,一切都被他掌控,难道还有人敢动武。

  勇士营副都统接到袁谭眼色,朝门外走去,他想看看是什么人有这么大胆。

  “什么人,敢在这里捣乱!”

  “啊!”他左脚刚跨过门栏,伴随着一声惨叫,整个人后退好几步,重重坐在地上,一脸懵逼。

  同时一个包裹从门口处飞来,摔落在离袁谭不过三米的地方,包裹在地板上滚出好几圈,最终露出一个物件。

  众人见了,惊恐不已,那并非物件,而是一颗人头。

  “麴义!?”袁谭、袁熙心跳加速,堂堂万余大戟士的最高统帅,一身武功的麴义大将的人头,竟然会落在此地,想象力再丰富的人也想不到这是怎么回事。

  众人又将头扭向门口,等待这个人的出现。

  田丰仰首阔步的走进议事大厅,朝李锐一拱手:“禀报大将军,叛将麴义人头带到!”

  他似乎还没搞清这里的状况,等看到满屋的邺城勇士时,才发现哪里不对劲。

  “你们这是?”

  “我倒是谁呢,原来是田丰田大人,我正要找你呢!”袁谭走下高堂,走向田丰,这个文弱书生,如何能弄到麴义的人头,这让他不敢相信。

  “长公子,二公子,你们这是干嘛,还动用了邺城勇士,大将军,这是怎么回事?”田丰把头转向李锐。

  “他们要造反!”李锐心如死灰,一字一句的说。

  造反这个字刚说出口,只见一个身影快如闪电,瞬间跃过门栏,从袁谭身边掠过,直扑李锐身侧。

  李锐只感整个身体瞬间轻浮,被一股重大力量托起,这股力量将他带离高台,飞跃到议事厅最为空旷的东南角。

  牵招反应也不慢,趁机大喝一声,一脚踹开挡在前面的勇士军官,领着三十人冲至东南角,护住李锐,此时李锐身边多了一个人,他没有名字,只是个普通仆从,但没有人知道,他是何时离开的李锐,又是何时站在李锐的身后的。

  “保护袁将军!”勇士营副都统从地上爬里来,一声大喊,二百邺城勇士将袁谭袁熙紧紧护住,此时楼道脚步声不断,袁谭和袁熙的护卫队纷纷冲进这间已经装不下太多人的议事大厅,又听到外面嘶嘶的拉弦声,不用问,外面是袁谭的火箭营精锐,他们在郭图豢养的死士帮助下,早就突破北门,占领整个邺城,大将军府方圆一里内,尽是他们设下的埋伏。

  “一个大将军印而已,把事情搞大不好吧,我可不想传出去,说我轼弟啊!”袁谭透过人墙向李锐喊话,他没想到这个不争气的弟弟一直有高人保护,而那个高人是这么不起眼。

  “那个印一直封存在袁氏祠堂的香台下,你要就去拿好了!”李锐不想再挣扎,现在是十面埋伏,插翅也难飞出去,光凭这几十号人,能力再大,也斗不过袁谭的千军万马。

  “来人,去取,如若没有,就地格杀袁尚!”袁谭给护卫队长下命令,目光冷峻无比。

  一时间议室大厅静如旷野,此时要是掉根针在地上,估计整厅的人都能听见。

  袁谭回到高台之上,端起酒壶,给自己倒酒,他在等一个结果,无论这个结果如何,他的这位亲弟弟,今日是非杀不可,上等的楠木棺材早就打造好,现在就停放在北门城郊。

  少顷,护卫队长捧着一个黑色的木盒呈到袁谭案前,袁谭两眼放光,这就是令他日日夜夜无法入眠的东西,他激动地放下手里的酒,双手在长袖上试擦干净,小心翼翼地揭开木盒盖,盒子里用锦绣铺底,上面横躺着一颗墨绿色的玉印,他用颤抖地手拾起玉印,翻过身来,上面刻着四个红字,大将军印,没错,就是它了。

  他生怕落一颗灰尘上去,匆匆地物归原处,把木盒盖好,亲自捧着起身,朝一旁还在喝酒的袁熙说道:“这里交给他们了,走,二弟,我请你去悦来居喝上等社康酒。”

  这里就交给他们了,话还没落音,护卫队加邺城勇士个个像刚出笼的猛兽,同时向大厅东南角扑来,坐在厅中央的文武官员慌恐不已,纷纷趁乱躲避,有的从墙角偷偷溜出去。

  五六百人像潮水一般扑来,李锐闭上眼,只能听天由命,就这几十号人,不到十分钟,能落得个全尸就很不错了。

  全场只有一个人内心平静无比,他从背后抽出一柄长剑,那剑身雪亮,边沿泛着青光,上面没有任何杂色,仿佛从没出过鞘。

  他便是李锐的仆从,话不多,但能干事,此刻他面无表情,看着一帮敌人直冲过来。

  那剑平腰处一个齐斩,第一批冲上来的邺城勇士,凡是超过仆从手中那柄剑划出范围的物件,不管是兵器还是手臂,全部被平面切割,地上瞬间多出一堆断剑残臂。

  惨叫声回归一处,吓得第二波人面如土色。

  “你们跟我来!”仆从终于说出一句像样的话。

  那剑朝木墙连划四下,用脚一蹬,直接开出半个人身的口子,他带头低身冲出去,率先与守在外面的青州兵交战。

  李锐随后与牵招冲出去,由仆从在前面开道,像帆船冲开波浪一般,杀出一条细长的血道。

  “放!”只听见上空传出一声命令,无数箭弩从四围的屋顶上飞下来,像一阵细雨,目标的核心便是李锐,说时慢那时快,仆从单手从地上提起一具尸体,举至李锐头顶,一个大风车旋转,挡住飞矢,这臂力,李锐还是头一次见识。

  牵招和十几个护卫趁机从死去的青州兵手里夺过圆盾,护住李锐向大将军府外围冲杀。

  从议事大厅到府门,不过五百来步,死在仆从剑下的邺城勇士和青州兵多达百人,众兵勇被杀得心惊胆颤,越来越少人敢直接往上冲,对他们形成的包围圈跟着仆从的脚步移动。

  只有埋伏在各处的火箭军无所顾忌,时不时放几箭,但对被盾阵保护的李锐来说,构不成威胁。

  “主公,我们去西门还是南门!”仆从的话越来越多好像,他给李锐一个选择。

  北门是袁熙的大营,那里至少有四五万幽州兵,东门是袁谭的驻兵方向,除去进城的青州兵,原地待命的至少七八万,往这两个方向突围,无疑是自寻死路。

  向南冲,要想逃出袁谭的掌控范围,必然要经黎阳过河,可是黎阳的情况又不明朗,就算过了黄河,对面又是曹操几十万大军,也是个死,唯有西门,但愿高干此时并没有投靠袁谭,西门是唯一的生路。

  “西门!”李锐只能赌一把,先到并州,再号召河北之士,奋起反抗,才有机会夺回家业。

  仆从也不应声,带着众人杀出将军府,杀奔西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