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火神剑传之王者归来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情意

火神剑传之王者归来 揽情.QD 4758 2017.09.13 22:49

  这一日,午饭时候,田守义坐在桌前,看着众人,又看了看刘玉轩,忽然一叹道:“老九啊,你来我赤云峰几年了?”

  刘玉轩正吃着饭,听到田守义忽然发问,不禁放下筷子一惊道:“禀师父,弟子来赤云峰已经整整五年了。”

  田守义点了点头,随后威严道:“再过一年多就是门中九脉会武的日子了,你们都得加紧时间修炼,别再给我丢人了。”

  众弟子一悚,都面色一整,道:“是,师父。”

  田守义点了点头,又看着刘玉轩道:“我赤云峰一脉,一向有个不成文的规矩,那便是入门弟子,入门五年后,都有一次下山探亲的机会,为期一年,老九,你可愿下山去看看?”

  刘玉轩闻言,忽然一呆,脑海中不禁浮现出火云山那巍峨高耸的身影。在那山脚之下,桃花漫烂的地方,那一个名叫桃花村的小村落。

  一时间,往事如潮,涌上心头。

  田守义看着刘玉轩怔怔出神的样子,似乎也想起来什么,巍然一叹,并没有打断他。

  良久后,刘玉轩回过神来,低声道:“师父,弟子愿意下山去看看。”

  田守义点了点头,道:“那你等会就收拾收拾东西,明日便下山吧,大同,到时候你去送送老九。”

  赵大同:“弟子遵命。”

  这时田小兰忽道:“爹,我也想下山。”

  田守义微怒道:“你一个女孩子下山干嘛,不准去。”

  田小兰撇了撇嘴,知道在此事无法商量,上次她偷偷跑下山,就被田守义狠狠训斥了一番,随后拿起筷子,默不作声。

  众人听见刘玉轩要下山,心中都有难舍之意。

  这一顿饭或许是众人心情不好,仅仅吃了一会儿便结束了。

  饭后,刘玉轩独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正准备收拾东西,这时赵大同却推门走了进来,队刘玉轩笑了笑道:“小师弟,你在收拾东西了吗?”

  刘玉轩点了点头,道:“是,大师兄。”

  赵大同点了点头,一边坐了下来,一边给自己倒了杯茶,说道:“小师弟,你初次下山,一定要注意安全。这下山探亲,名为探亲,实则更是为了历练我等。我等修道之人,常年于这深山之上修炼,于凡世接触不深,久而久之,必然会脱离世俗。而于红尘中体悟自身,有时更利于自身修行。但俗世里难免会碰到不平之事,我等修道之人,按理来说,都应该仗剑而出,但这一切都是与自身实力所挂钩,有些事自己实力不够,千万不要逞强,否则还会丢了性命。小师弟你知道吗?”

  刘玉轩似懂非懂,点了点头道:“知道了,大师兄。”

  赵大同颔首,又接着道:“另有一事我也不得不跟你说下,那便是你下山之后,若是运气不好,难免会遇到魔教之人,我等正道门阀本与魔教之人乃是生死之敌,但你修为尚浅,遇到了自管躲避就是,千万不要暴露自己是正道门下。魔教之人,一般来说不会为难普通人,但也不乏其中有一些穷凶极恶,坏事做尽之辈,你可要千万注意,实在不行,服个软什么的也好,千万要保住自己的性命。”

  刘玉轩点了点头,道:“好的,大师兄。”

  赵大同原本还想说些什么,但话到了嘴边,又不知从何说出,随后他叹了一声道:“其实我们师兄弟几个,入门五年的那次下山,我们都没有去,那时是觉得自己修为不够,而平日里听师父说外面的世道险恶,我等都有胆怯之意。后来修为高了一些,下了山后,却发现也并不完全像师父说的那样,但俗世里,的确有不少不平,就连妖怪我也遇到过两次。”

  听到这里,刘玉轩一惊,讶道:“那大师兄,那些妖怪厉害吗?”

  赵大同闻言一呆,摆了摆手笑道:“都是些刚刚诞生灵智的小妖,就比常人厉害一点,我没花什么功夫,就把它们收拾了。但你遇到了还是要小心,毕竟妖怪无情,对人是从不手下留情的。”

  刘玉轩点头称是。

  赵大同又对刘玉轩说了些下山的需要注意的细节,随后便转身离去了,刘玉轩收拾好包裹,一时心中有些五味陈杂。他呆了了一会儿,才爬上床去,开始打坐修炼起来。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晚饭后,刘玉轩独自回到房间,一想到明日的下山,他便有种说不出的落寞,从刚开始兴奋,慢慢化作了不舍。尤其是舍不得与他一同长大,朝夕相处的田小兰。他叹了口气,随后坐在窗边,呆呆地看着天空。

  天空中云层如墨,有种说不出的幽冷。夜风吹过,院子里,修竹摆动,隐隐还能看到对面众师兄屋子中的烛火。

  他单手托腮,怔怔出神,完全没注意到,有一个人影,悄悄走进了他的屋子里。

  “喂,呆子,在想些什么呢。”

  一个清脆的声音,在他屋子里轻轻响起。

  听到这话后,刘玉轩连忙转过身来,看着眼前的人影,不觉大喜道:“师姐,你怎么来了。”

  那个人影正是田小兰。

  如今的她已长成了个十七岁的少女,个头比五年前更高,身子也更为高挑。但最为重要的是,在这五年里,她出落得更加水灵了。抬头举止间便有一种动人心魄的美,就算在他众多师兄里,也有几个对她或多或少暗生情意的。

  但田小兰从小就觉得她的那几位师兄比较土里土气,或老气横秋,或许在以前她还和赵大同和王大禄亲近点,但自从刘玉轩来后,她便莫名对这个看似木讷的小师弟有种特殊的情愫,与他也走得较近。每日的朝夕相处,两人间的关系也是十分亲密。但这种情愫应该是如同姐弟一般的感觉吧,至于男女之情,她这个年纪,目前还没想过。

  不是没想,而是她整日待在赤云峰上,田守义又不准她下山,面对的人除了她爹,就是她的师兄弟,她也没机会遇到其他的男子。当然,在这赤云峰里,某些人也不愿意她遇到其他的男子。此处暂时不谈。

  田小兰依旧是一身紧束红衣,她笑靥如花地对刘玉轩笑了笑道:“怎么,我就不能来了?”

  “没有,没有,师姐,你快坐。”刘玉轩连道。

  田小兰笑嘻嘻地坐下,随后看着刘玉轩笑道:“呆子,明天就要下山了,给我注意些安全知道不?我不管你,反正给我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回来。”

  刘玉轩闻言心头一热,重重点头,道:“是。”

  田小兰笑了笑,又看了看刘玉轩床上的包裹,道:“你东西都收好了吗?”见刘玉轩点头后,她从怀中拿出一个巴掌大的青铜古镜来,随后看了那一眼镜子,再递给了刘玉轩,撇了撇嘴道:“呐,我爹让我把这“山河镜”给你。”

  刘玉轩接过那铜镜,拿着手里,仔细看了看。只见那铜镜呈满圆状,镜面古朴,铜黄而朦胧,镜面上似乎还有刀剑留下的印痕。而铜镜背面则呈铜绿色,铜锈斑斑,上刻山河壮丽景色。一看便觉此物极有年头。

  刘玉轩望着这镜子,问道:“师姐,这是什么。”

  田小兰白了他一眼,道:“这叫“山河镜”乃是一桩古宝,拥有退避邪物,和反击攻击的异能。据说只要你灵力足够,能反击世间一切攻击,也可运用灵力,用于攻击。乃是我赤云峰第一任祖师“赤云子”的留下的奇珍。我问我爹要了好几次他都不肯给我,没想到他居然把它给了你。”

  说完后,她看着刘玉轩,皱起眉头低低道:“难不成我爹,对你另眼相看?”

  刘玉轩被田小兰目不转睛的盯着,忽然觉得内心有点发毛,他干笑一声,瑟瑟道:“没准是师父他老人家宽宏大量,担心我下山遇到什么危险,所以才会把这镜子给我吧,对了师姐,这镜子真有你说的那么厉害吗?”

  田小兰白了他一眼,道:“你不相信可以给我,对了我爹说了,这镜子只是给你下山用的,回来后就要还给他老人家。”

  刘玉轩听完这番话后,微微一愣,心头刚刚还一阵欢喜,这下就凉了一大半。不过他转念一想,又很快释然了。连师姐都要不到的东西,师父都拿给自己用了,用完后还回去也是自然。

  只是他心头虽这么想,心里却还是有些失落。又想起这些年来他修行的缓慢,他心里更加不是滋味。或许在田守义心里,自己本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吧。

  田小兰见刘玉轩神色突然黯然下来,似乎看出来什么,她挑了挑眉,连忙转过话题,笑了笑道:“呆子,我来教你这山河镜的用法吧。”

  刘玉轩连忙点头。

  过了一会儿,田小兰把山河镜的用法和注意事项都给刘玉轩说了一遍,又问他记清楚没,待刘玉轩完全记住后,她才让刘玉轩把山河镜收了起来。

  |“咦,怎么会有雨声?”田小兰忽道。

  刘玉轩侧耳听去,果然听见屋外隐隐传来“淅淅沥沥”的雨声。

  没想到,在这临走之夜,赤云峰上还会下雨。

  田小兰听着这雨声,走到窗前,看着窗外的夜雨。刘玉轩走了过去,站在她的身旁,向外看去。

  只见寂静而黑暗的夜里,天空下着雨。整个天地一片黑沉沉的,目光所及,只有屋外小院之中,轻松修竹的模糊影子。雨丝从夜空里落了下来,在黑暗的夜色中,在刘玉轩的眼里,仿佛带了几分温柔。有风吹过,吹在他脸上,带来了一丝冰凉。他忍不住看向身边的那个女子。

  只见那个女子,抬着头,带着七分青春二分欢喜乃至一分凄凉的美,怔怔出神地看着:

  这一场雨!

  白皙的脸庞,专注的眼神,在这夜雨之下,有一种动人心魄的美丽。

  甚至于他忽然觉得,这夜是美丽的,这雨是缠绵的,就连雨水打在竹叶上的清脆,也是动听的,响在了他灵魂深处。

  这一切,只因在他身旁的那个女子啊!!!

  烛火摇曳,在山风中忽明忽灭,偶尔发出“劈啪”的声音。

  “下雨了啊。”田小兰忽然幽幽地道。

  刘玉轩点了点头,却不敢再多看那女子了,他微微笑了笑,傻笑道:“是啊!”

  “呆子,明天就要下山了,老实说,你舍不舍得我?”田小兰忽然问道。

  刘玉轩闻言,突然间只觉得心头一热,眼前这个与朝夕相处的女子就这样温柔地问着自己:你舍不舍得我,舍不舍得我......

  他多想脱口而出,对着那个女子说道:师姐,我舍不得你。

  但话到了嘴边,却只剩下了无声,他呆呆看着那女子,胸口似有一团火焰在燃烧。

  田小兰忽然转过身来,看着刘玉轩或因激动,而变得通红的脸蛋,她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看你,干嘛都脸红了。师姐只是跟你开开玩笑,你还当真了。”

  刘玉轩摇了摇头道:“没有,师姐,我是真的有点舍不得你,也舍不得师父和诸位师兄。”

  田小兰笑了笑,道:“得了,你还舍不得我爹,我爹平日里对你不管不顾的,你还....”说到这她顿了一下,似乎觉得再说下去有些不妥,她摇了摇头,又道:“不过傻小子,你第一次下山,给我放机灵点才是真的。无论怎样会活着回来知道吗?”

  刘玉轩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师姐,没事,就是回一趟火云山而已。”

  田小兰撇了撇嘴道:“火云山距此近万里之遥,你修为又低,又不会御物飞行,我爹怎么会放心让你一个人去呢?要不我等会跟我爹说说,让你别去了。”

  刘玉轩闻言,连忙摇了摇头,道:“别,师姐。我想师父一定是为了磨砺我吧,玉不琢而不成器,我一定不会让师父失望的。”

  田小兰原本还想说些什么,但看刘玉轩神色坚定,以她对他的了解,知道这个性子崛强的小师弟怕是下定决心了。她叹了口气,又叮嘱了刘玉轩几句,然后转身准备离去了。

  只是忽然间,她又停了下来,拍了拍脑袋道:“瞧我,只顾着聊天,连正事都忘了。”说完,从怀里拿出一张白纸,上边密密麻麻写满了小字,递给了刘玉轩。

  疑惑中,刘玉轩接过白纸一看,登时变了脸色,失声道:“太极乾清诀!师姐,这…”

  田小兰“嘘”了一声,又白了他一眼,嗔道:“小声点,你喊那么大声做什么?”

  刘玉轩急忙压低声音,道:“师姐,这可是第三层的法诀啊,你…”

  “我?”田小兰哼了一声,道:“我自然是要传给你了。”

  刘玉轩大吃一惊,道:“什么?”

  田小兰道:“我知道爹一向看不起你,而你这个笨蛋修炼速度也的确太慢了,但你下山去,我又怕你万一突破到了第三层,又没第三层的修炼法诀,那时岂不尴尬。反正这法诀大师兄迟早也要传给你的,你就先留着。还有就是给我抓紧修炼知道没?”

  刘玉轩心头一热,点了点头,又道:“可是师姐,万一被师父知道了,他岂不是要责骂你?”

  田小兰摆了摆手道:“你也说是责骂了,他顶多骂我几句,关我一段日子禁闭,也就算了。倒是你这笨蛋,一点也不让我省心。”

  刘玉轩:.......

  田小兰再次深深看了刘玉轩一眼,仿若是想将刘玉轩深深记住,随后她低低道:“天色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对了,法诀的事可不要随便跟别人说哦。”

  刘玉轩点了点头,郑重道:“师姐,我就算死,也不会跟其他人说的。”

  田小兰看了他一眼,但见这个自幼与她一同长大的小师弟,说出这话时脸上的坚定神情,她心里忽然一阵恍惚。

  愣了一下,她伸出手去,在刘玉轩头上,敲了一下,道:“傻瓜,说什么死不死的,多不吉利。就这样,我先走了。”说完便转身离去了。

  刘玉轩摸了摸头上被田小兰敲了一下的地方,又看着田小兰离去的身影,忽然傻笑了笑。

  他走进屋子,从怀中拿出山河镜仔细看了看,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那一个女子的美丽身影。

  他笑了笑,明天的日子会是怎样,又有谁会知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