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穿越北宋之逆天系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新手大礼包

穿越北宋之逆天系统 越骑校尉 3783 2019.04.23 11:54

  刘伯阳拧着少年先祖的遗物,一把手刀,穿着宋代的衣服,蹬着一双NB慢步鞋,背着一个小包袱在山路上走着。心里却一心两用,跟他的系统爸爸交流着。

  鬼知道山下的宋朝生活是怎么样子,要是没有系统,刘伯阳不敢说自己能不能活过明年。可要是有了系统,刘伯阳恨不得大吼一声: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

  “系统大大,根据你刚才传给我的记忆信息,这刘伯阳可是穿越人士最佳选择。家里有良田两千多亩,大宅子一座,仆人十几个,佃户上百户。十三岁考进了县学,十五岁时通过县里考试,去考过一次州解试,却没有考中,但好歹也是有廪米补贴的‘公费生’。最绝的是他父母在其十二岁染了时疫去世了。有房有地,‘在读大学生’,父母双亡,无兄弟姐妹,这要是在现代社会,简直就是黄金版的王老五。咦,对了,这家伙还是官x代,高祖居然是这宋朝南征勋臣,其父因为新天子登基,广恩天下多荫了一个迪功郎,最低级别的勋职。到他就再也没有了,只能老老实实考功名了。”

  “就是性格轴了点,是个愣头青。十五岁州试没考中举,就削发立志,说是不考中进士就不蓄发。整整两年,搞得跟个还俗的和尚一样。这样也好,跟我的发型很像,不用编故事了。”

  “老早就看中了莆-田大豪绅大海商许栋才的女儿,颇为倾慕,居然直接上门提亲。人家可是大地主兼大海商,有良田上万亩,海船数十艘。最可气的是,这许栋才说家里的耕牛被山上的狼给吃了,要杀了狼见到狼皮再谈婚事。这二愣子居然拧着把手刀,连仆人都不带,就跑到这深山密林里杀狼。结果直接送人头来了。不过也好,他不被狼咬死,我们也不会穿到这里,指不定会穿到哪里去了。”

  “都这么巧,好像准备好等着我来穿越一样,真是缘份啊。嗯,不对啊,系统大大,你说他可能是这个世界上的我的先祖,可这家伙还没有娶妻生子,他当哪门子的先祖啊?这TMD的比六岁就被RB鬼子杀害的爷爷还不靠谱。”

  刘伯阳差点被气疯了,有这种无子嗣的先祖吗?看来这什么系统也是不靠谱的主。

  “我只是说可能,没说一定,是你自己认定的。”系统开口了。

  “好吧,你高兴就好了。对了,这刘伯阳的信息我都记在脑海里了,现在能不能讲讲新手大礼包和怎么升级的问题?”

  “什么新手大礼包?什么怎么升级?”

  “天啊,你真的是系统吗?人家系统一上身,二话不说甩手就是一个新手大礼包,上到超能力,下到黄金白银,都是福利啊。系统大大,你可别说你没有?”

  “有,我这么吊炸天的系统,怎么可能没有福利呢?有新手大礼包。”

  “啊,太好了,是什么?难道是三个愿望?我需要好好想一下,到底许哪三个愿望。”

  “嗯,新手大礼包是你不用再听这个电子音,可以自由选择语音包,有果得岗、之林姐姐、小岳岳、赵老师、本山叔、小升阳、胖冰姐等十八种男女语音包。亲,你想选择哪一个?”

  “我想去死。”刘伯阳心里在咆哮着,语音包做新手大礼包?你的良心会不会痛?

  这时,刘伯阳已经不想什么位面之子那种很遥远的事,他开始琢磨,万一这个系统是个坑爹货,该如何在这个同样叫宋朝的陌生世界活下去。

  一个寒颤突然从刘伯阳的尾椎泛起,他立马警惕起来,转向身后的密林草丛,直觉告诉他,危险就隐藏在那里。

  一只野狼慢慢地从密林中走了出来。这只狼非常壮硕,有半人多高,油毛光滑,看样子这段时间打了不少野食,营养不错,搞得胆子比较大,以为自己是森林之王了。它冷冷地盯着刘伯阳,露出锐利的獠牙。

  “你大爷的。”刘伯阳这时也猜出来了,这应该是一只奸猾成精的野狼。被吓走后一直躲在远处暗暗观察,发现自己没有什么威胁后,就大大方方地走了出来,要把刚才丢掉的美食补回来。

  “系统大大,你赶紧把什么积分兑换,商城啊都开放出来,先赊我个万儿八千的积分,给我来上一套钢铁侠铠甲,或者美队血清,要是都没有,那什么X病毒、吸血鬼血统我都认了。但是需要特别说明,如果是绿巨人血清,我宁可被咬死也不要。”

  刘伯阳在幻想着,万一运气好,这个坑爹系统还能再抢救一把,于是连忙催促它把底牌亮出来。

  “一只狼,你自己搞不定吗?”

  “系统大大,虽然我在西非森林里抡过开山刀、玩过AK、扛过RGP,也跟花豹和大蟒蛇肉贴肉PK过,可那都过去十几年了。而且这只狼比一般的狼要大一半,我真打不过啊!”

  “那我帮你恢复。”

  刘伯阳眼前一黑,发现自己不在深山密林中,而是在一个昏暗的过道里。身上的衣服也突然不见了,就剩一条裤衩子,脚上和手上都有铁镣,用铁链跟身边的人连在一起。这些人有白的、棕的、黑的,几乎都是大个子。其中两个还使劲瞪着刘伯阳,野兽一样的眼神非常瘆人。

  怎么又穿了?这是穿到哪里来了?系统大大,我们能不能不要这么随心所欲?我只是想请你帮忙干掉一只狼,你直接给我来个时空大转移,常胜凯千里大转进也没你这么浪啊。

  几个人抬着一筐兵器过来,嘴里叽里咕噜地说着鸟语,刘伯阳居然全听懂了。意思是你们这些该死的渣渣,角斗马上就要开始了,你们要想活命,就上场好好地搏杀吧。

  角斗士?刘伯阳觉得脚肚子在转筋,浑身有点小哆嗦。手里被塞了一把短剑,镣铐也被解开,然后被人群裹着出去了。

  刺眼的阳光,环形的观众席,密密麻麻的人群,如同山崩海啸一般的欢呼声。刘伯阳站在那里都傻了。

  “嗷”的一声,让刘伯阳清醒过来了,对面放出来一群野兽,有狮子,老虎,豹子,都是敏捷高攻类型。一只只都呲着牙,流着口水,一看就是饿了好几天,急着要进食。

  再看看周围,刘伯阳发现自己是孤零零一人,其他的人都组成了三个小团队,面对着野兽蓄势待发。刚才自己犯傻,被别的角斗士认为是个废物,直接给抛弃了。

  别啊,哪个队带带我啊,我是新手啊,求老手带练啊。刘伯阳心里发苦。在西非遭遇变故的经验告诉他,必须跟人组团才有机会生存,否则你再神勇,这些野兽只要来个二打一,分分钟弄死你。这些野兽不是吃草长大的,是吃别的动物肉长大的,捕捉猎物的经验非常丰富。

  果然,刘伯阳刚向最近的小团队靠去,两只豹子很默契地绕过其他人,从两边包围了他。刘伯阳紧握着手里的短剑,弯腰屈膝,警惕地看着越来越近的两只豹子,心里在疯狂地打call。系统大大,你是我亲爹啊,赶紧伸出援手,救我一把啊。要不然我就挂了,我要是挂了,你去哪里找这么乖这么听话这么有潜力又这么帅的宿主。

  一只豹子忽地扑了过来,刘伯阳向右边一躲,动作过大,身体失去平衡。等他缓过劲,稳住身形,发现另外一只豹子已经悄无声息地潜行到了近身两米的地方。刘伯阳刚转过身来准备抵抗,豹子一扑,直接扑倒了他。锋利的爪子抓进了他的胸膛,然后往下一扒。撕裂的疼痛中五脏六腑都被刨出来了。第一只豹子则回过头,一口咬住了他的腿,巨大的咬合力把他的腿骨都咬碎成渣了。刘伯阳觉着自己被撕碎了,巨大的疼痛让他差点窒息,却又无比的清醒。

  刘伯阳清醒地听到到自己开膛破肚和骨头碎掉的声音,清晰地感受到胸腔被扒开,内脏被掏出来,还有肉被一块块撕咬下来的痛楚,都是那样清晰。他已经说不出一个字,张着嘴巴,如同一条失水的鱼,奄奄一息。

  咔嚓一声,刘伯阳的颈椎被一口咬断,然后冰冷麻木的感觉迅速地包围了他,像是掉进了北冰洋的深处。

  睁眼一看,刘伯阳发现自己又站在那个昏暗的过道里,周围还是那群角斗士。难道进了某个无限游戏中?

  握着短剑,刘伯阳深吸了几口气,让自己尽快冷静下来。现在想什么都没用,只能想着怎么活过这场人与野兽的角斗。只有活下来,才有机会回到现实中。虽然在这里不会死,但那种被撕咬的疼痛,刘伯阳再也不想尝试了。

  一进角斗场,刘伯阳马上跑到一边,背靠着角斗场的围墙。没有后顾之忧,刘伯阳开始观察起来。那些角斗士还是组成了三个小阵形,看速度和娴熟程度,应该是配合多次了,自己一个陌生人估计是混不进去了。

  很快,野兽们发起进攻了,刘伯阳开始向最近的小团队挪动。他不能坐视不管,必须找机会帮助角斗士干掉这些野兽,否则等角斗士死光了,他还是死路一条。

  两只狮子在围攻一个小团队,一只老虎在袖手旁观,或者是跟刘伯阳一样伺机而发。

  刘伯阳看了一眼,这队人很有经验,也防守地非常严密,两只狮子一时半会找不到机会。刘伯阳盘算了一下,单独扛那只老虎一点把握都没有,于是便决定再等等。

  刚过一会,一只狮子按捺不住,在同伴的掩护下发起强攻,抢出了一道口子。角斗士和狮子们一片混战,刘伯阳潜行上去,想要爆一只狮子的菊花,结果那只老虎逮到机会一跃而上,张嘴就是一口,把刘伯阳的半个脑袋都咬碎了,直接Out。

  连续死了五次,被临死前的疼痛折磨得死去活来的刘伯阳终于狂化了。他硬抗了一只老虎,短剑被折断,他直接抱着老虎的脖子,趴在老虎背部滚在了一起。刚要被甩开时,一狠心把左手塞进老虎的嘴里,然后膝盖顶住老虎的腹部,右手握着那把断剑,对着老虎胸口一阵乱捅。在左手被咬成甘蔗渣的同时,终于把这只老虎给捅死了。

  “不及格!”重伤的刘伯阳连滚带爬躲到了一边,他已经没有任何战斗力了。幸好角斗士们给力,付出三分之二的伤亡,终于干掉了所有的野兽。正当刘伯阳热泪盈眶,准备喜迎回归现实时,系统的电子声音终于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啥?什么不及格?”刘伯阳咆哮道,“刚才我被咬死五回,难道不是不及格吗?怎么那时不出提示?”

  “不及格就是不及格,评判标准自有我掌握。刚才你直接被咬死了,等于交了白卷,成绩为零,所以没有任何提示。”系统的语气跟一位铁面无私的名捕老师没有任何区别。

  “我…”刘伯阳我了半天,最后连卧槽都不敢说出来,与天斗,与地斗,唯独不能与系统斗。这跟大学里你可以各种浪,唯独不能跟政治老师浪是一个道理。认命吧,骚年,这就是你的命运。刘伯阳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