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劫起封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惨烈碰瓷

劫起封神 半叶知秋凉 2232 2019.04.25 08:00

  昔年大商统一天下之后,除了将以朝歌为中心的一片肥饶又兼山川之险的土地作为王族直属领地外,其余的广袤疆域尽都分封给功臣勋将,按东南西北共册封了八百镇诸侯。

  又为了加强对地方诸侯的控制以免其坐大生乱,大商历代君主都致力于以朝歌为中心修建通往四面八方的驰道。这些驰道都有严格的施工标准,并设立了专职维护的官署。在多代人的苦心经营下,如今的大商境内已经拥有了一条以陆路为主、水路为辅的完善交通网络。

  在一条通往南方的驰道一侧,一个青衣大汉和一个紫衣女孩儿毫无仪态地蹲在一棵大树下面,脸上具是一副无精打采的神色。

  那女孩儿撅起小嘴儿,带着些不满的神气道:“兕大叔,外面的世界一点都不想你说得那般好玩,吃东西居然要用那种圆圆的铜片来换。我在玄都洞天采摘仙果灵药来吃时,可从来都没有这般麻烦!”

  青衣大汉额头仍带着那高高肿起的青紫大包,一脸无奈地道:“小阿紫,俺说过多少遍了,那圆圆的铜片叫做‘钱’,是俗世中顶顶有用也顶顶麻烦的一样宝贝。有了它,我们便可以行遍天下,任意吃喝玩乐;没有它,便像如今般寸步难行了。”

  女孩儿双手托腮愁眉苦脸:“那我们要怎样才能弄些钱来用呢?”

  青衣大汉的两个眼珠在圆圆的眼眶中骨碌碌乱转。他在玄都洞天生活日久,早忘记了行走于俗世处处都要用钱,以至于出门时两手空空,身边是一件可以拿来换钱用的东西都没有。出来后的这几天,他们一大一小两个却是连饭都没得吃,若非本身修为早已到了无须饮食的境地,只怕会活生生饿死。

  当然,以他本身的实力,要弄些钱财来实在再容易不过,但那与偷溜出来玩的性质便完全不同了,回家后所受的惩戒也绝不会是吃几记扁拐那么简单。

  正在发愁之时,面前驰道上由北至南来了一队人马。两列神气精悍、身形健硕的骑士分左右护持了当中的百十辆车仗。当先奔行的却是一头体型巨大、通体短毛如火的赤莽牛。牛背上鞍鞯俱全,鞍桥两侧各悬挂了一柄硕大的青铜锤。骑乘这头赤莽牛的是一个金冠束发、样貌俊美的年轻公子。

  “那两柄锤子却似在哪里见过。咦,这小子身上的功夫也似有些熟悉……”青衣大汉脑中闪过这个念头,只是不待深思,便被另一个念头冲散,“有了,如此这般的话,俺也算是凭本事赚钱,想来那老家伙就算知道也不能见怪。”

  他脸上登时现出兴奋之色,却不启唇齿,凭空将自己的想法传给身边的女孩儿。

  女孩儿有些犹豫,也以意念传话道:“兕大叔,如此可以吗?我担心自己做不好?”

  “绝无问题!”青衣大汉胸有成竹,“前面的事情都由俺来做,小阿紫你只要记得一定要大哭一场便好。”

  话音未落,大汉蹲在树下仍如半截高塔的庞大身躯蓦地凭空消失。

  在驰道之上正疾速赶路的杨劫陡觉眼前一花,前方近在咫尺的地面上凭空横躺了一条长大身影,胯下的坐骑向前踏出的一步恰好将那人踏在蹄下。

  “小火,跳!”

  他的反应极快,本能地将双腿一夹,口中发出一声呵斥。

  此次出行,他骑乘的却不是自己骑惯的那头赤莽牛,而是妹妹杨艳的专属坐骑小火。两年来,这小家伙朝夕陪他修炼“九牛曳山诀”,体魄之雄伟强悍远胜同龄的赤莽牛,更难得的是灵智大开,差不多已相当于五六岁的孩童。这一次他特意向妹妹讨来小火带往南蛮,却是准备请哪位同为赤莽牛出身的赤魁妖王指点一下这后辈的修行。

  听到杨劫的呼喝,小火登时做出回应,两条粗壮有力的后腿同时发力,庞大的身躯腾空而起,便要从地上那人的身上跃过去。

  地上躺着的自然便是那青衣大汉,看到对方反应如此之快,自己先前的打算即将落空,心中焦躁之下迅捷无比地探出右掌,一把抓住了小火的一条前腿,稍稍发力向下一拽,竟硬生生地将小火庞大的身躯从空中扯了下来,一条前腿带着从空中坠落的巨大力量,狠狠地踏在大汉的胸口。

  “咔嚓!”伴着一声令人心悸的骨裂声响,大汉的胸口整个塌陷下去。他发出一声凄厉无比却中气十足的惨叫,口中更狂喷出一道足有两丈高的血泉。

  “兕大叔!”一旁那女孩儿的小嘴张圆,显然是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呆了。虽然大汉已经做了叮嘱,她却怎都没想到这位大叔会将事情做到如此“惨烈”的程度。

  “阿紫,俺要死了!”大汉看女孩儿愣在当场,全然忘记了与自己配合,心中怒骂一句笨蛋之余,只能再发出一声直如洪钟大吕的“惨叫”来提醒她。

  女孩儿如梦初醒,急忙起身跑过来,扑在大汉的身上哀哀痛哭起来:“兕大叔你不要死!”

  她初时只是按照大汉的叮嘱装哭,到后来想起自己出来之后,看到那许多好吃好玩的东西,只因为没有那个唤作“钱”的玩意儿便只能眼巴巴看着,心中便大生悲凉之意,于是当真哀哀戚戚地痛哭起来。

  此刻杨劫已经从小火的背上跳了下来,后方的人马车仗也都停止行进。他皱眉看着地上那已是出气多入气少的大汉和伏在大汉身上大哭的小女孩儿,感觉此事实在有些古怪。只是方才那大汉动手脚是在下方,有小火的身体遮掩,杨劫是一点都未看到。

  “这位兄台,你……”

  杨劫一句试探的问话刚刚出口,那紧闭着双目面如金纸的大汉猛地又喷一口如泉鲜血,随即连声大呼道:“死了死了,俺快要死了!你这小哥儿纵牛伤人,若不多赔些钱来,俺定不与你干休!”

  女孩儿听到一个“钱”字,登时也忘了痛哭,抬头扬起一张遍布泪痕的小脸,抽抽噎噎地道:“你……你快拿钱出来,让我和兕大叔去买东西吃!”

  杨劫哑然失笑,碰瓷的事情他前世多有耳闻,却不想在这一世竟会亲身经历一次,而且是如此不惜血本的碰瓷者。

  “两位不必如此劳神费力,若有什么难处尽可直言,区区钱财不足挂齿。”

  此言一出,那女孩儿登时止住抽泣,两只乌溜溜的眼睛里放出光来。大汉更是从地上一跃而起,碎裂塌陷的胸骨在一串“咔嚓”声响中自动复原,哪还有半点伤重垂死的样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