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开局被长乐公主绑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不想做生意的护卫不是好护卫

开局被长乐公主绑架 西周散人 2092 2020.10.05 22:44

    程处默急忙捂脸退了出去。

  他面色惨白地说道:“完了完了……陛下让我好好盯着陈楚,不让他与长公主越雷池半步,可我最近忙于香皂制造厂的生意,竟是把这件事忘了,一段时日不见,陈楚竟然与公主发展到卿卿我我的地步,陛下要是知道,我就完了啊……”

  “不行,我得赶紧回长安,将此事告知陛下。”

  程处默当即骑上一匹快马,急匆匆往长安城赶。

  他刚进永宁门,却见一个小厮急匆匆奔来,说道:“少爷,你快回府吧,大事不好了!”

  程处默急忙问道:“何事惊慌?”

  小厮说道:“老爷和夫人又打起来了。”

  为什么说又,因为程咬金隔三差五就和程处默他娘干仗。

  有时因为程咬金去平康坊玩耍!

  有时因为程咬金不洗澡!

  有时甚至没什么缘由,莫名其妙地干了起来。

  一般来说,小吵小闹,府上的人都会见怪不怪,除非是阵仗很大。

  程处默不敢怠慢,赶紧跟着小厮往家走。

  至于去禀报李二,突然就被他忘到脑后去了。

  程处默匆匆来到卢国公府,一进门,就看见鸡飞狗跳的。

  下人们全都瑟瑟发抖地躲在各个角落里。

  他刚进后院,就听见传来争吵,还有兵器相交的声音。

  “好你个程咬金,不声不响,花了五万贯,就买了一堆香皂,你知不知道,那五万贯是老娘的嫁妆!”

  “什么你的我的,夫人,你嫁给我程咬金,你就是我的人,你的嫁妆也是我的……”

  “程咬金,今日我就打死你,然后守活寡!”

  乒乒乓乓。

  打斗声又响了起来。

  程处默赶紧跑进去。

  后院中,程咬金拿着一把宣花大斧,程夫人拿着两把宝剑,二人正打得不可开交。

  程处默大喊道:“爹,娘,你们不要再打了。”

  程咬金和程夫人同时回头,异口同声道:“闪开,待会别被血溅着。”

  程处默急忙跳到二人中间,夺下了二人的武器。

  事情倒也简单!

  原来,卢国公府虽然是长安城的高门大府,程咬金也是李二跟前的红人,但因为不善打理家产,是以,卢国公府中并不富裕,程咬金花费买香皂花的五万贯,正是程夫人的钱。

  东窗事发后,程夫人暴怒,就和程咬金打了起来。

  程夫人看了程处默一眼,双眼瞪着程咬金,冷声说道:“程咬金,一个月,你要是不给老娘把钱拿回来,这卢国公府,有你没我,有我没你。”

  这回程夫人是真的生气了。

  程咬金一下就怂了。

  他嘿嘿笑道:“夫人,如今,满长安城都知道我程咬金财大气粗,一下买了五万贯的香皂,你让我去退钱,这不是让我难堪吗?”

  “哼!”

  程夫人冷哼一声,捡起自己的两把宝剑,头也不回地走了。

  程咬金挠挠头,突然扭头看着程处默,问道:“处默,你说,爹对你如何?”

  程处默一愣,说道:“爹,你生我养我,自然有莫大的恩德。”

  程咬金哈哈一笑,说道:“爹没白疼你,处默,你在军中多年,积蓄也有不少吧,你看,你娘现在正在气头上,不如将你的钱借给爹,平息一下你娘的怒火,如何?”

  程处默低垂着头:“爹,我一文钱都没有。”

  程咬金:“嗯?”

  程处默:“爹,你忘了,你上个月刚跟我借了两百贯。”

  程咬金:“啥……”

  程处默:“半年前,你跟我借了三百贯!”

  程咬金:“……”

  程处默:“三年前借的五百贯也没还!”

  程咬金有些尴尬地问道:“真的一文钱都没有了?”

  程处默点点头。

  程咬金顿时急的在原地来回踱步,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他自语道:“处默啊,这回你娘是真的生气了,我要倒霉啊,完了完了……”

  程处默想了想,突然眼睛一亮,说道:“爹,或许我有赚钱的办法!”

  “啥办法?”程咬金十分激动。

  程处默转身往外走:“我要先去找人商量一番!”

  说着,头也不回地跑了。

  留下程咬金站在原地,一脸懵逼。

  ……

  同一天。

  第二次见到陈楚,程处默终于不再尴尬了。

  因为这次,长公主李丽质不在。

  陈楚见到程处默,便说道:“阿牛啊,第一批香皂不到一个时辰就卖光了,明日,第二批香皂就要售卖了,你得做好准备,切不可出乱子。”

  程处默嗯嗯着答应。

  陈楚好奇。

  这小子今日不对劲啊!

  他疑惑地问道:“你有病啊?”

  程处默咬咬牙,说道:“其实,陈楚兄弟,我有一件事想和你商量商量。”

  “何事?”

  “我想与你合作,做生意。”

  啥?

  陈楚脸上的表情,十分精彩。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

  不想做生意的护卫不是好护卫?

  这年头这么多人想发财吗?

  只听程处默说道:“我……说的不是香皂生意,是荷包鸡,我觉得荷包鸡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东西,长安城最好的酒楼的菜也不如荷包鸡,如果咱们开一家酒楼,售卖荷包鸡这道菜的话,生意一定不会差,绝对能赚钱……咱们二人合作,二八分成,我二,你八,如何?”

  陈楚沉思半晌,抬起头来:“给我一个理由!”

  程处默无奈道:“我……很缺钱。”

  他可是将门虎子啊!

  长安城有名的军二代!

  若非有个坑儿子的爹,何至于年纪轻轻就出来赚钱!

  陈楚又说道:“做生意看似简单,实则不易,比如我与老李合作,除了老李有钱,我还看出来,他这人在长安城绝对不简单,与他合作,在长安城有任何问题都能摆平,可你只是一个护卫啊……”

  护卫……

  程处默一脸哀怨。

  兄弟,其实我是卢国公府的嫡长子。

  我爹是鼎鼎大名的大将军程咬金!

  不过,没有李二的允许,他不敢随意暴露自己的身份。

  只是小声说道:“一般的小事,其实我能解决,若遇到大麻烦,我可以求我们家掌柜的。”

  陈楚想了想,说道:“好吧,看在你老实巴交的份上,我就与你合作一回,不过,开酒楼的话,至少需要出一千贯,你一个护卫,有这么多钱吗?”

  程处默咬牙道:“我可以借!”

  陈楚:“……”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