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开局被长乐公主绑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兴师问罪

开局被长乐公主绑架 西周散人 2081 2020.09.26 23:36

  又过了几日。

  这一日清晨,李二在甘露殿看书。

  近侍高琛送来一封密信。

  李二亲自打开后,才知道是龙武军的骁骑校尉程处默派人送来的。

  这几日,程处默亲自带人,不吃不喝地守在清风寨下,一直盯着陈楚,并未发现陈楚与长乐公主有逾越之举。

  程处默特意在信中强调,陈楚每天早中晚,雷打不动地会去草屋后面查看什么东西,神神秘秘的,草屋后成了陈楚的禁地,除了长乐公主,其他人不得踏入半步。

  信的最后,程处默还说陈楚这厮,这几日用敲闷棍等方式,打劫了好几个过路的人,有一个还被扒得一丝不挂。

  “嘶……”

  李二倒吸一口冷气。

  “陈楚这厮,真是胆大包天!”

  “竟敢在山下做起了打劫的勾当!”

  “不过,现在看来,那土豆多半是真的,不然他不至于如此上心!”

  李二摸了摸脑袋后还未消散的包,冷哼道:“三个月后,朕要将你碎尸万段!”

  就在这时,高琛跑过来,说道:“陛下,卢国公求见!”

  “让他进来吧!”

  半晌。

  “哈哈哈……”

  “老程参见陛下!”

  一个魁梧的黑汉子,满脸络腮胡子,走了进来。

  人未至,声先到。

  声如洪钟。

  正是当朝左武卫大将军、卢国公,程咬金。

  走路发出咚咚咚的沉闷响声。

  李二抬起头来,问道:“知节啊,你来见朕,莫非有什么好事?”

  程咬金哈哈一笑,道:“陛下真是老程肚子里的虫子啊……”

  李二的脸顿时黑了。

  程咬金却无所谓,说道:“臣追随陛下多年,知道陛下随身携带一块玉佩,上书坦荡二字,陛下还教导臣等做人要有坦荡的胸怀,巧的是,臣昨日收购了一块玉佩,和陛下那块长得一模一样,我寻思,这玉佩或许是一对,一公一母,所以特意高价买来将其献给陛下!”

  说着,他拿出一块玉佩。

  李二一看,差点一口气上不来。

  好家伙,这正是被他陈楚敲竹杠拿去的那块玉佩啊。

  怪不得程咬金会说是一模一样。

  好你个陈楚!

  朕的东西,你也敢随便卖。

  他接过来,正了正神色,说道:“知节有心了,既是如此,朕就收下了。朕乏了,你先下去吧。”

  程咬金一愣。

  他高价买来这玉佩,本是要讨李二欢心的,然后乘机为自己的儿子程处默说几句话,让憨儿子再升一升。

  哪知道陛下根本不给说话的机会。

  他郁闷地挠挠头,转身离去。

  等程咬金一走,李二便一拍桌子,怒不可遏道:“陈楚这厮,死不足惜,高琛,立刻调派派人手,朕要出城!”

  ……

  清风寨。

  李长乐瞪大眼睛,一脸不解:“老公,字不就是给人称呼的吗,为何你的字,别人不能称呼,只有我能称呼?”

  她只以为,老公这两个字,是陈楚的字,所以任何人都可以称呼,所以才郑重其事地宣告整个山寨。

  谁知道,陈楚竟然跑来找她,让她撤回命令。

  她眨巴着大眼睛,一脸无辜地盯着陈楚。

  陈楚摸了摸鼻子,说道:“寨主,我这字,乃是家师给取的,家师临去之前,特意嘱咐过,只有亲近之人才能称呼我的字,其他人不成,也就是说,从现在起,只有你能叫我老公,其他人不行!”

  李长乐脸色通红:“呸,谁是你亲近的人。”

  陈楚叹息一声,说道:“家师离去后,我在这世上,无依无靠,恍若浮萍,承蒙寨主看得起,给了我一个名分,在我心里,你就是我最亲近的人!”

  李长乐听了,一愣一愣的。

  心道,唉,老公这家伙,虽然长得好看,却也是可怜之人……

  她想了想,说道:“好吧,以后只有我叫你老公!”

  “你再叫一个!”

  “老公!”

  “嗯,真乖!”

  陈楚笑眯眯地说道。

  要与李长乐成为真正的夫妻,任重而道远啊!

  改变称呼,乃是第一步。

  忽悠住李长乐,陈楚终于大松一口气。

  否则,这两日,整个山寨中,不论是八十岁的老头,三十岁的小伙,还是五十岁的老太,都喊他老公,喊得他头皮发麻。

  陈楚回到山下。

  隔老远,就看见一道身影在自己的草屋前晃荡着。

  “哼,又来一个送钱的,今日真是好事连连啊!”

  他冷笑着,捡起一根木桩,三两步就来到屋前。

  仔细一看,竟是一个熟人!

  李秦!

  陈楚顿时勃然大怒,大吼道:“好你个老李,前几日才离去,今日又跑回来打土豆的主意,今日我叫你有来无回……”

  没错,屋前的人,正是急匆匆赶来的李二。

  李二看见陈楚,也火了。

  他怒声道:“陈楚你个小子,你还有脸说我,当日我把我随身携带的玉佩送你,本想与你结交一番,谁曾想你丧心病狂,转手将玉佩给卖了,你眼里还有……还有我这个朋友吗?”

  李二举着那雕刻有坦荡二字的玉佩,气呼呼的。

  陈楚一下傻眼。

  我去!

  不是来抢土豆的?

  是来兴师问罪的?

  看见那玉佩,他也有些尴尬!

  他也没料到李长乐会这么快就把玉佩卖了啊。

  而且流落到李秦手中。

  看李秦那样子,似乎要与我决裂啊!

  不行!

  我觉得这友谊还能挽救一下。

  他眼珠一转,走上前,笑眯眯地对李秦说道:“老李,何必发这么大的火,如果我说,这一切都是我刻意安排的,你信吗?”

  “什么安排?”

  他走上去,搂着李二的肩膀,被李二拍开。

  陈楚是个执着的人,又把手放到李二的肩膀上。

  李二再拍。

  陈楚于是粗暴地把手放上去,李二再也拍不动。

  李二脸都绿了。

  他是堂堂九五之尊,皇帝啊!

  就是长孙无忌,也不敢这么对他不敬。

  他刚要开口训斥,却听陈楚说道:“老李,你不懂这其中的道理,其实,这一枚玉佩的流转,恰好说明了一个无比重要的经济学道理。”

  “经济学?”

  李二闻所未闻。

  “对,”陈楚一本正经地说道,“小小的一枚玉佩,其中蕴含了大量的经济学原理,我今日就给你科普科普,免得你一把年纪了,还这么无知!”

  我无知?

  李二瞪大眼睛。

  他的怒火又要压不住了。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