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开局被长乐公主绑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程处默:最佳助攻

开局被长乐公主绑架 西周散人 2118 2020.10.10 23:04

    说着,长孙皇后便一头扎进李二怀中。

  二人紧紧抱在了一起。

  当啷。

  李二手中的宝剑,一下掉落在地上。

  他的怒火,得到暂时的压制。

  等李二平息下来之后,长孙皇后才抬起头,问道:“二哥何故发这么大的火?”

  李二牵着长孙皇后的手坐下,脸色冰冷道:“那个小子,竟敢指着朕的鼻子骂朕,还敢威胁朕一把火将香皂制造厂烧了,你说朕能不生气吗?”

  长孙皇后吃惊道:“二哥,可否将当时的情形与我说说?”

  李二简单一说,并补充道:“陈楚这个野小子,竟敢不将朕放在眼里,朕非要了他的命不可!”

  长孙皇后闻言,一言不发地离开。

  就在李二一脸疑惑之际,却见长孙皇后回来了,身着盛装,凤冠霞帔,耀眼无比。

  李二一愣,问道:“观音婢,你这是?”

  长孙皇后一脸温柔,道:“二哥,我这是向你祝贺呢。”

  “贺从何来?”

  长孙皇后说道:“二哥,我曾听闻,上行下效,君贤臣明,君主英明,臣民也英明,虽说那陈楚并非朝中臣子,但他能为二哥解决内库亏空的难题,想必有大才,说不得是一个隐士,在乱世,或者昏君当道的年代,这样的有才之人,都会避世不出,而今,陈楚出现,正是我大唐日益强盛的征兆啊……再说,那陈楚尚不知二哥的身份,他与二哥争吵,绝不是蔑视皇权,而是为了坚持自己的做法,这恰好说明,是二哥你的正直影响了他啊……种种迹象都表明,这个陈楚就是一个有识之士,像这样的人,将来可以成为二哥的左膀右臂,成为大唐的栋梁,我如何不向你祝贺呢。”

  她说的很对。

  但中心思想就一个:陈楚骂你是对的。

  李二皱着眉头,沉思半晌,抬起头来,说道:“观音婢,照你所说,朕非但不能杀了他,还要重用他?”

  长孙皇后点点头:“如此良才,杀了岂不可惜。那预售之事,我这几日也在深思,越想越觉得迷惘,既是陈楚提出,二哥何不如大胆放手让他去做,何必又要猜疑他呢?”

  到这里,李二的怒火已经渐渐散去了。

  长孙皇后的一番话,说到了他的心里。

  但,一回忆起陈楚骂人的场面,他就一阵头痛。

  那小子,简直胆大包天啊!

  他想了想,冷冷地说道:“哼,好,既是观音婢你为他求情,那朕就暂且放过他,这香皂预售,他要是成了,朕就饶他不死,他要是失败,朕要把他碎尸万段!”

  长孙皇后深知李二的脾气,见状,也就知道的怒气已经消散,于是笑问道:“二哥上次告诉我,说丽质已经长大,可这都大半月过去了,为何还不让丽质回来?”

  李二神色一顿,说道:“观音婢,放心吧,丽质现在很好,不出两个月,她肯定能回来了。”

  长孙皇后点点头。

  李二却是暗暗计算。

  按照陈楚的说法,那亩产千斤的土豆,再有一个多月,就要收获了。

  到时候,真假一看便知。

  在那之前,李丽质必须留在清风寨,稳住陈楚。

  想及此,他心中忍不住有些愧疚。

  于是他连夜召见了程处默,严肃地吩咐道:“处默,加派更多的人手,好好盯着长公主和陈楚,决不允许他二人再有接触。”

  程处默郑重地答应道:“是,陛下,臣一定派出更多的人手,把这件事办好。”

  李二这才放下心来。

  程处默离开皇宫,一路上都想着李二的吩咐,却是有些纠结。

  他有些迷茫了。

  一边是陛下的命令,禁止陈楚和长公主接触。

  一边是好兄弟,三天两头和长公主厮混在一起,二人如胶似漆,亲如一家。

  现在的情况是,陈楚不知道陛下的身份。

  而陛下也不知道陈楚和长公主之事。

  他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他心事重重地回到卢国公府。

  一进门,就被程咬金拉到一边。

  程咬金满脸喜色。

  程处默好奇地问道:“爹,今日府上有什么好事?”

  程咬金说道:“我方才从清风寨回来,二弟让我明日再去一趟,说是有一个发财的路子指给我,我好说歹说,才从他那里弄来一瓶烈酒,如今,那长安大大大大酒楼日进斗金,爹实在太高兴了,不如咱们二人喝一杯?”

  程处默想了想,这的确是值得庆贺之事。

  于是点头答应了。

  父子二人便在月下,开始对饮起来。

  不知不觉,喝的伶仃大醉。

  次日清晨。

  二人起床后,在院子里相遇。

  程咬金满脸喜气洋洋,突然问道:“儿啊,陛下昨夜召你进宫,可是有什么吩咐?”

  程处默一张嘴,脑子却是一片空白。

  然后他挠挠头,说道:“爹,陛下好像什么也没吩咐……”

  程咬金说道:“既是如此,那你与我去找二弟吧,你爹我能不能发财,就等着二弟的指点了呢。”

  “好!”

  程处默跟着程咬金,风风火火地往清风寨赶。

  至于李二昨夜的吩咐,早就被他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当然,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放水了,不然陈楚也不可能和李丽质发展得那么快。

  ……

  清风寨山下。

  香皂制造厂。

  院子里。

  咚。

  一个重重的麻袋,砸在了地上。

  程咬金脱掉上衣,露出一身肥肉,哈哈一笑,肚子上下颤抖着:“二弟,这头牛是上吊死的,就送给你吧。”

  陈楚:“……”

  老程这人,还是很靠谱的。

  每次来都不会空手!

  不像老李那厮,太抠门了。

  程咬金落座后,问道:“二弟,你让我今日前来,说是有一条发财的路指给我,没开玩笑吧?”

  陈楚摆摆手,说道:“大哥,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我此前听闻你手中有一批香皂,是否是真的?”

  程咬金点点头:“当然是真的,我还有五百块香皂。”

  他当初花五万贯买了一千块香皂,很快就挥霍掉了一半。

  陈楚问道:“现在香皂的市价如何?”

  程处默在一旁说道:“已经到了五百贯一块,但,已经无人售卖了。”

  程咬金点点头:“我那五百块,我十二个时辰找人看着,再也舍不得用了。”

  陈楚沉思道:“大哥,把那五百块香皂,全部卖了吧。”

  卖了?

  全部?

  程咬金瞪大眼睛。

  程处默也是一脸错愕。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