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开局被长乐公主绑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香皂三结义

开局被长乐公主绑架 西周散人 2143 2020.10.08 19:57

  程咬金屁颠屁颠地跑进甘露殿,笑呵呵地说道:“臣,参见陛下!”

  砰。

  李二将手中的奏章,猛地砸在地下。

  然后冷哼一声:“程知节,你好大胆子,你竟敢算计朕……”

  程咬金瞬间温顺得跟小绵羊一样,开始哭诉起来。

  “陛下,臣,实属无奈啊!”

  “想当初,臣喜欢那香皂,偷了内人的嫁妆五万贯,买了一千块香皂,被内人发现后,竟让我睡了书房一个多月,而今还要把我赶出卢国公府,臣走投无路之下,才想到做鸡……”

  说完后,程咬金竟然真的从眼角挤出了两滴眼泪。

  李二愕然。

  说起来,程咬金的五万贯,有不少还进了他的内库呢。

  而香皂生意能这么火热,程咬金绝对是大功臣。

  突然,他就不生气了。

  李二无奈地说道:“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算计朕,那可是死罪!”

  他十分确定。

  程咬金就是故意诱导自己当着满朝文武的面说出“天下一绝”的评价的!

  现在好了,大臣们都知道这是皇帝钦点的天下一绝。

  那长安大大大大酒楼的生意,只会越来越红火。

  程咬金抿了抿嘴:“臣死罪!”

  李二突然扭头,冷笑道:“以你程咬金的脑子,怎么可能想出如此巧妙的法子,说,是谁在背后指点的?”

  程咬金犹豫了一番,拿出一张纸。

  李二拿过来一看。

  差点气得背过去!

  那纸上歪歪斜斜丑陋不堪的字迹,他实在太熟悉了!

  陈楚!

  竟然是陈楚!

  这厮竟然敢指使程咬金来算计朕?

  真是好大的胆子!

  死不足惜!

  李二唰的站起身来,瞪了程咬金一眼:“程知节,你……你真是蠢啊……被人卖了还不知道……”

  “啥?”

  程咬金挠挠头。

  他想了半天也不明白,这荷包鸡的生意,挺好的啊!

  能赚钱的就是好生意!

  为何陛下要骂俺老程蠢呢?

  李二急匆匆往外走:“这个陈楚,简直无法无天,朕要去教训他一顿!”

  ……

  清风寨下。

  香皂制造厂。

  院子里。

  陈楚目瞪口呆,吃惊地看着程处默:“阿牛,你擅自把长安酒楼的名字改成了长安大大大大酒楼?”

  程处默一脸骄傲:“是啊,陈楚兄弟,我是不是有才?你说过,酒楼的精髓就在一个大字上,我寻思,多加几个大字,精髓就更多!”

  陈楚:“……”

  神特么加几个大字。

  长安大大大大酒楼?

  这要是能火,简直天理难容。

  他看着满脸自豪的程处默,心中有点后悔了。

  没文化,果然不靠谱啊!

  这荷包鸡的生意,交给这样一个二傻子来弄,估计要黄。

  他不甘心地问道:“那我交给你的广告剧本呢?”

  荷包鸡的生意,与香皂一样,陈楚打算做成精品。

  这样才能来钱快。

  但卖高价的前提是有人知道这东西,打广告无疑是最好的办法。

  上一次,他给李秦的广告剧本是,让李秦找几个富人朋友,当众演示香皂的奇效。

  这一次,陈楚指使简单改了一下,让程阿牛最好是找一个有名望的人亲自断言这荷包鸡乃是世间美味,吸引人们去长安大酒楼购买。

  程处默嘿嘿笑道:“都办妥了,今日长安大大大大酒楼开张,就卖出了一百只荷包鸡,总共一千贯。”

  说着,他脸上喜滋滋的。

  成了?

  陈楚愣住。

  这特么也能成?

  大唐的钱这么好赚?

  果然,世上傻子多啊。

  说罢,他又低下头去摆弄面前的一架机器。

  这是陈楚自己制作的简单的酒精提纯设备,有了这设备,他可以提取更高浓度的酒,而且更加便利。

  砰。

  就在这时。

  房门突然被人撞开。

  陈楚和程处默一抬头。

  只见门口站着两道身影。

  一个是李秦。

  一个魁梧无比满脸络腮胡子的汉子,陈楚是第一次见。

  程处默下意识地喊道:“爹?”

  来人正是李二和程咬金。

  陈楚走过来,问道:“阿牛,这是你爹?怎么长的一点都不像,你是不是亲生的?”

  程咬金脸黑黑的,就要暴怒。

  陈楚却转身对李二道:“老李,你来的正好,我这有两瓶更烈的酒,敢不敢试试?”

  烈酒?

  李二这段时间,经常来找陈楚讨酒喝。

  喝惯了高度烈酒,普通的酒已经没有味道了。

  此刻听到还有更烈的酒,当即眼睛一亮。

  他本来是来教训陈楚的。

  罢了!

  先把酒喝了再问罪不迟。

  他大大咧咧地坐下:“有何不敢,拿来我看看!”

  程咬金听到有烈酒,也兴致盎然地坐下,自我解释道:“我叫程真,陈楚兄弟,久仰大名啊!”

  陈楚拿出几个酒樽,倒了三杯酒。

  “老李,老程,走一个!”陈楚举杯招呼道。

  程咬金看了看李二,又看看陈楚,把杯子端了起来。

  李二则是很随意。

  陈楚喝了一口,觉得还不是很满意。

  这酒精度,大概在四十度上下。

  虽说比此前提高了不少,但还没有达到他满意的标准。

  而李二和程咬金则不同,二人只喝了一口,就惊为天人。

  程咬金哈哈一笑:“好酒!天下,竟有如此烈的酒!”

  李二点点头:“如此好酒,当有一只荷包鸡!”

  程处默赶紧站起来,说道:“掌柜,爹,陈楚兄弟,你们喝着,我去做鸡。”

  程处默其实也很想试试陈楚的高度酒。

  奈何他要保护李二,还有程咬金在场,只能默默地去做荷包鸡。

  半个时辰后。

  他端着三只荷包鸡回到院子里,整个人瞬间就傻眼了。

  只见李二、程咬金、陈楚,三人喝的醉醺醺的,个个神志不清。

  三人排排跪倒在地上。

  面前的桌上放着一块香皂。

  程咬金高声道:“我程真!”

  李二:“我李秦!”

  陈楚:“我陈楚!”

  “今日结为异姓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香皂三结义?

  哗啦。

  程处默手中的盘子,一下掉落在地上。

  这三人,一个是高高在上的帝王,一个是大将军,一个是不知名的山野村夫。

  竟然能结义到一起?

  程处默崩溃了。

  只听程咬金说道:“我年纪最大,我是大哥!”

  陈楚坚决地摇头:“不……不行,我是大哥……这是我的地盘。”

  程咬金一愣。

  李二口中含糊不清地说道:“就听陈楚的,他是大哥!”

  程咬金嘿嘿笑道:“好好好,你是大哥!”

  程咬金喊道:“大哥!”

  李二也喊道:“大哥!”

  陈楚呵呵一笑。

  程处默:“……”

  乱了!乱了!

  全都乱套了!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