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欧罗巴的流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单 聪明的男人和聪明的女人

欧罗巴的流星 秦晋文人 3244 2005.08.22 18:41

    迪尔洛斯城距乌拉斯王城是离乌拉斯边境最近的一座城池。它是一座小城,无论是粮草,城墙和士兵都不足以抵挡乌拉斯国的大军。虽然伦巴德的援军正火速向这座小城开来。但是由于情报得到的太晚,很显然的是来不及了。

  这座小城没有什么特色,要说有的话,那就是有一座颇为不错的图书馆。伦巴德和乌拉斯一样都是尚武的国度所以显然小城的图书馆并不是他们所建造的。而是在很久以前,伦巴德灭亡的一个以这个小城为都城的小国时顺便得到的,其中原来的书籍据说是在罗马著名的暴君尼禄火烧罗马城从罗马抢救出来的一部分。而上面也说了,乌拉斯是一尚武的国家,所以对于书籍总是持着一种无所谓的态度,也因此他们非旦没有把这些书搬走,之后还把他们得到的大多数书籍也运到了这座小城。使得小城的图书馆变得藏书甚富。虽说在第一次匕首战争时期,这座小城曾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落入到乌拉斯的手中,可是查理王对待书籍的态度并不比伦巴德人好多少,所以乌拉斯人连一本书都没有带走。当然如果当时统治乌拉斯是圣王丕平,或者是卡洛曼的话,或许会有不同的结果,但是历史是没有如果的。

  而现在管理着这座图书馆的是一个十七的女孩,当然并不是本来就这样的,而是由于原先管理这的人员。由于害怕战火波及,而设法逃走了。这位十七岁有着一头黑色长发的女孩由于经常出入这座图书馆,所以现任的领主帕琉斯就把这样一个偌大的图书馆,交给了她,反正在这样一个战乱的年代,根本没有人会在意一个图书馆的从事任命。

  “领主大人,那位管理图书馆的小姐,说有重要的事要和您谈。”

  帕琉斯懒散的坐在木凳上,听到部下的报告之后,他略略的抬起了头,受阳光的影响,他的眼睛并未睁开至最大的程度,但也足以令对方看清他那淡灰色的眸子了。

  “她能有什么重要的事!”

  帕琉斯的语气夹杂着明显的不快,自从他得知乌理斯军渡过齐格比斯河之后,说话的语气就一直是这样的了,这是很自然的事,很少会有哪个领主得知自己的城池没有几天就会被人攻破的情况下还像个白痴一样开开心心的呢。

  “那么我现在就让她走。”

  帕琉斯的仆人似乎很了解他主人现在的心境,他说完之后,就转身准备离开了。

  “等…..等一下,还是让她进来吧。”

  帕琉斯犹豫了片刻之后,叫住了他的仆人。

  “是,大人,我马上就把她带进来。”

  帕琉斯的官邸并不怎么豪华,毕竟这不过只是一个小城领主的官邸而已,占地也不过只有十几公亩,而他现在呆的地方就是这座官邸之中最大的房间-会议室,帕琉斯会整日价的呆在这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一种回忆或者精神寄托吧。

  帕琉斯的仆人将有着金发的美丽的图书管理员带了进来之后,就离开了。

  “找我有什么事吗?”

  年轻的图书管理员灵巧的坐在了一个偏东方向的木制背凳上,脸上带着一个浅浅的微笑。

  “首先,很感谢大人您给了我这样一份工作。”

  “你所说的重要的事,原来就是这个啊。”帕琉斯带着嘲讽的神情如此说道。

  “不,大人,我另外有重要的事和您谈。”金发的少女丝毫也不在意帕琉斯那嘲讽的神情。

  “什么重要的事?难道你能帮我用一千不到的士兵守住迪尔洛斯吗?”

  “是的,我就是为这事来的!”

  帕琉斯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个文质彬彬的少女。看着她充满自信的眼神,他知道眼前这位年轻的图书管理员不是在开玩笑。

  “对不起,刚才…..”

  “没关系。”

  “那么….那么可以请你说说你的计划吗?”

  “大人,您听说过乌拉斯的圣王丕平吗?”

  加西亚小心的驾驽着自己那匹毛色白的在黑夜中似乎会发光的骏马。寸步不离的跟在了汉尼拔的周围。这是汉尼拔的命令,因为他知道没有自己保护,就凭加西亚那三流中的三流的剑术,要想活命,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而接到的这个命令的加西亚虽然由于荣誉感的原因表示了反对,但是最后在汉尼拔的力劝之下还是答应了。

  他们这一次的行动是夜袭,因为就在两天前他们的军团长伊安斯成功的收买到了一些弗尼吉亚商人让他们在夜间偷偷打开城门,放自己的部队进去。

  夜很静,马的蹄子上虽然绑着布袋,可即使这样,马蹄踩在枯叶上所发出的沙沙声还是可以很清晰的传入加西亚的耳中,他渐渐地抬起了头,在月光的指引下,他看到了几乎完全被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的迪尔洛斯城。它是那样的灰暗,死寂,而又没有生气,就仿若是传说中魔王居住的城堡一般。

  虽然加西亚的马只是慢慢的踱向迪尔洛斯城,但他还是真切的感受到了初春夜风的凉意和自己明显已经加快了的心跳。

  加西亚几次把脸转向汉尼拔,又急速的转了过去。脸上呈现出矛盾的神情。

  “加西亚,有什么事吗?”

  汉尼拔把头转向了加西亚,很小声的问道。

  “没,没什么。”

  加西亚。同样很小声的回答道。

  “我记得不久前才教了你善于说谎的忌讳吧。怎么这么快就忘记了啊?”

  “其实…..其实我觉得有些奇怪。”

  “什么意思?”

  汉尼拔在说这句话的同时,示意部下们停止前进。

  “是……是这样的。”加西亚很紧张的说道,“我觉得迪尔洛斯城太暗了…..”

  “这也奇怪吗?现在是晚上啊,难道你认为美丽的月光能让我们在这清楚的看到城楼上漂亮姑娘的脸蛋吗?”

  “庞培,如果下次你再随便在这种关健时候插嘴的话,我就把乌尔拉干草原上天然而又美味的牛粪塞到你的嘴里。”

  虽然多少有些不服气,庞培依然住了口。

  “好了,加西亚,别理他,你继续说。”

  “我的意思说,城墙上的火把太少了,好像是为了隐藏什么东西,而故意减少照明一样,而且城墙上的哨兵巡视的范围也太短了点。”被庞培一插嘴,加西亚似乎反倒不怎么紧张了。

  “百骑长大人,所以我想,或许城墙上有伏兵。”加西亚顿了顿,“我军在兵力上zhan有明显的优势,迪尔洛斯城也不是一座易守难攻之城,会选择在晚上开始攻城,是因为有人愿意为我们做内应吗?”

  “是的,是一些弗尼吉亚商人,万骑长用重金收买了他们,他们答应在今天晚上帮我们打开城门。”

  加西亚轻轻点了一下头,此时的他似乎是完完全全的进入状态了。

  “我记得,三十六年前圣王丕平陛下曾经用计策以不到一万的精兵击退了阿奎丹近六万的大军守住了罗克罗依城。当时陛下所用的计策就是在城墙上埋伏弓弩手,在城内挖好陷坑,并在里面放入枯草,硫黄等易燃的物品,再在陷坑上架好竹架子,并重新用土铺好,接着就将敌方的大军诱入城中,等他们跌入陷坑之后就用铁网罩住,最后施以火箭……”

  “加西亚,你的意思是迪尔洛斯城的领主也在用着相同的策略?”

  “我不敢确定,大人,这纯粹只是我的猜测而已。”

  加西亚看到汉尼拔锐利的眼神,知道自己这个判断责任重大,所以也有些犹豫。

  正在这个时候城门已经被打开了,汉尼拔的那一百骑是进攻的军队中排在最前面的,如果他们不冲,后面的部队是冲不过去的。

  汉尼拔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但是此刻他却也有些难以做决断了,毕竟现在这次攻城战的成败,说的夸张点,这场对伦巴德的战争的成功就取决于他的决断了。

  “大人,我们冲吧,如果那小子敢玩什么花样的话,我会剁了他祖宗十八代的。”

  庞培此时向汉尼拔如此进言道。

  “不,大人,我觉得加西亚他说的很有道理。迪尔洛斯城只有不到一千的守军,而我们却有整整一个军团的精兵。大可不必冒这种险。我们现在应该把情况报告给伊安斯大人。请他取消这次夜袭,明天上午我们堂堂正正的凭实力将这座城攻下来,到时就不用担心什么诡计了。”

  有着一头金发美男子如此说道。

  汉尼拔很冷静的听取了两位部下的意见之后,他把头又转向了加西亚。

  “加西亚,你的意见呢?你是我们这些人当中脑子最好使的一个,我很想知道你的看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