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扬威汉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替代

扬威汉末 佚名天子 3076 2020.07.01 12:17

  向前行进了有一会,一个骑士突然从后打马而来,远远大声汇报。

  “使君,我们被匈奴斥候发现了,有十余骑朝我们追来。”

  杨公仪神色有些凝重,下令道:“让大伙加快速度,只要赶到最近的县城,匈奴人就不敢再追了。”

  “诺。”

  队伍行进速度再次加快不少,杨巍只觉得屁股都快要麻了。

  没过多久,那个骑士再次追上来,神色有些焦急。

  “使君,来不及了,匈奴人的速度远在我等之上,如此下去必然会被追上,还请使君弃车轻骑而行。”

  杨公仪微微色变,其后不再犹豫,将几件重要物品放于袖口之中。

  一些重要行李架在马背上,转头看向杨巍:“贤弟,为了脱离匈奴人的追击,我们必须放弃马车了。”

  “可我不会骑马啊...”杨巍冷汗都下来了,“要不,找个隐蔽的地方将我放下来。”

  “不行,太危险了。”杨公仪摇了摇头,坚决说道。

  “使君,匈奴人追上来了。”

  就在此时,身后有骑士焦急喊道。

  两人转头一看,果不其然,只见身后不远。

  十余骑匈奴骑兵正朝他们越来越近,没一会,甚至能听见匈奴骑兵放肆的大笑。

  有性急的匈奴人,已经拿出长弓,对着这边放箭。

  虽然没有射中,却给了众人不小的压力。

  “来不及了。”杨公仪神色一变。

  就在杨巍有些心慌之际,猛然感觉自己被人扯了一把。

  然后,便腾空而起。

  一声闷哼,杨威感觉胸口一闷。

  随即便发现,他竟然被人一把扯下马车,摔在了马背上。

  不等杨巍反应,身后杨公仪竟也跳上马背,一把按住正欲挣扎的杨巍,转身抽出随身佩剑,斩断了与马车相连的缰绳。

  这匹为杨公仪拉车的马儿可不一般,是一匹优良战马。

  马车被弃后,马儿只觉身体一轻,长嘶一声,速度猛然加快。

  咻咻...

  身后,随着匈奴骑兵距离不断拉近,箭矢划破空气之声愈加密集起来。

  随着一声惨叫,有骑士的马匹被箭矢射中,跌落在地,生死不明。

  这只是开始,接着又有几声惨叫,不断有人被射落马下。

  “使君先走,我等为使君殿后。”

  剩余几个骑士见状,竟是猛然勒转马头,义无反顾的朝着匈奴骑兵迎了上去。

  正策马疾驰的杨公仪,闻言稍减马速,朝着后方看去。

  心头即悲伤又感动,眼见有几个匈奴骑士,绕开了迎上前的护卫朝着自己追来,杨公仪咬了咬牙,眼中含泪的撇过头,打马而走。

  身后数骑匈奴人紧追不舍,朝其连连放箭。

  直追赶了一会,发现对方马快,距离拉大,便只好放弃,打马回去了。

  马背上的杨巍,此时也暗暗为那几位忠勇的护卫感到可惜。

  虽然他们都是因为护卫杨公仪而死,但也间接保护了他。

  除了遗憾外,此刻杨巍更多的感受却是羞愤。

  是的,羞愤。

  无比的羞愤。

  羞的是,自己堂堂一七尺男儿,却需要被人像个娘们似得按在马背上亡命。

  愤的是,从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便一直被匈奴人追着打,从未停歇,犹如丧家之犬,惶惶不可终日。

  这让杨巍心头恨极了匈奴人。

  趴在马背上,杨巍有些喘不过气,感觉难受无比。

  终于,身后已经逐渐趋于安静,追击的匈奴人也不见了影子。

  想必已经甩脱了吧。

  趴在马背上的杨巍松了口气。

  心想,总算可以结束这种屈辱的亡命模式了。

  杨巍心中暗暗发誓。

  将来,一定要学会骑马。

  哦,不止是会。

  还要尽可能的,将骑术练到极致。

  像这种情况,他不想再次体验。

  马儿奔跑速度逐渐降下。

  按在杨巍身上的手,也移开了。

  然而,马背上的杨公仪却突然失去重心,跌落马下。

  杨巍心中一惊,狼狈的甩下马。

  幸好马儿速度已经不快,杨巍就地一个懒驴打滚,便站了起来。

  急忙向身后的杨公仪奔去。

  走近一看,这才发现,其胸膛竟是血红一片。

  杨巍这才注意到,一支箭矢从杨公仪的背后贯穿了他的胸口。

  他竟是强忍着,才带着杨巍逃到此处,如今已是强弩之末了。

  杨巍眼睛都红了。

  连忙蹲下扶起杨公仪,看着胸膛的箭矢,却有些不知所措。

  躺也不是,站也不是,只能将其身子侧躺,避免碰着箭矢,扯到伤口。

  “怎会如此...”

  眼见杨公仪为了救他成了这样,杨巍忍不住心生悲恸,眼眶含泪。

  若不是带着他这个拖油瓶,杨公仪不一定会死。

  杨巍心头又愧又痛,不知如何是好。

  此时的杨公仪,意识已经开始模糊。

  “咳咳...”

  杨公仪张口,猛地咳出了一口鲜血。

  接着缓缓睁开双目,目光迷离,充满血丝。

  似乎看到了身旁的杨巍,杨公仪突然喟然长叹。

  “天...天意...天意啊。”

  一开口,又有鲜血止不住的从嘴角流出。

  杨巍心头一沉,以为杨公仪已经开始说胡话,连忙去擦杨公仪嘴角的血,却怎么也擦不完。

  “无...无须麻烦...我...我不行了...听我说...”杨公仪费力的打断杨巍,艰难说着。

  “你说,你说。”猜测杨公仪是要交代后事,杨巍不敢再说,慌忙说道。

  杨公仪勉强勉强扯出一个笑容,强提一口气,虚弱说道:“贤...贤弟即说...来自后世,在大汉必无名分,亦恰巧在此与我相遇,为兄便遭此劫难,此乃天意,天意啊。”

  “即乃天意,便不可违,等我死后,天下再无杨威。”

  “贤弟身材样貌与我神似,可取我身份令牌,以及文书官印,以我名义,生存于世。”

  一番话,杨公仪说的断断续续。

  但杨巍还是听清了,不敢置信的看着杨公仪,怎么也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

  “这不是冒名顶替吗,如何使得?”

  “咳咳...”

  话没说话,杨公仪再次咳出一口鲜血,目光也突然变得明亮起来。

  回光返照。

  杨巍心头一颤,脑海闪过这么一个念头。

  “贤弟无需担忧,为兄还有一事相求,望贤弟务必答应。”杨公仪一把抓住杨巍,打消杨巍顾虑,接着目露恳求之色说道。

  “我答应,你说。”杨巍点头,毫不犹豫应承下来。

  杨巍怎能拒绝为了救他,将死的杨公仪的最后请求。

  杨公仪闻言,面露欣慰,神色轻松不少。

  似乎想到什么,目光再次变得迷离起来。

  “为兄出身寒门,阿翁早逝,唯留一母一妹在世,望贤弟待我照...照顾...待为兄尽孝...”

  说到这,杨公仪身子猛地抽搐一下,接着身子一软,目光一黯,失去了神采。

  望着逐渐失去生机的杨公仪,杨巍心头莫名一堵,久久无言。

  良久,杨巍这才站起身,平复心中激荡的情绪。

  注视着地上逐渐失去温度的杨公仪,杨巍面露坚定,喃喃说道:“你放心,从今往后,我便是你。”

  “杨威,杨公仪,你的母亲,就是我的母亲,你的妹妹,便是我的妹妹,只要我不死,她们就有我照顾。”

  ......

  时间转瞬而逝,天色已然临近傍晚。

  官道上。

  杨巍...

  哦,不对。

  应该是杨威。

  此刻的他,正小心翼翼的骑在一匹马背上,身子歪歪扭扭的赶着路。

  “慢点,慢点,马儿你慢点。”

  马儿几乎是在走。

  但杨威还是嫌它快,一个劲的抚摸马背,安抚胯下马儿,害怕它跑起来。

  马儿也通人性,速度放的很慢。

  这一路上。

  杨威已经不知从马背上摔下过多少次。

  好在他运气不错,每次都只是受了点皮外伤,没有伤筋动骨。

  话说前杨威死后。

  他就地找了个土质松软,风景还不错的地方。

  用其佩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刨了个坑,便将其入土为安了。

  对于这位刚认识,却为了救他而死,并给了他在这个时代立足根本的兄长,杨威打心底感激。

  人死不能复生,逝者已矣。

  杨威带着愧疚,将其安葬后,便毫不犹豫的离开了。

  此时的杨威,穿的都是前杨威的衣物。

  看上去,已经没有一个现代人的模样了。

  唯一显眼的可能就是头发。

  为了不让头发太过显眼,杨威在行李中找到一个幅巾戴在头上,勉强将头发裹在幅巾内,看不出端倪。

  只要再等数月,随着头发生长,这唯一的不同也会随着时间而消失。

  有了新的身份,杨威心情安稳不少,对这个世界总算有了一丝认同感,有了是这里一份子的感觉。

  不再如先前那般,看哪都觉得陌生,觉得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看着眼前的官道,应该是通往高都县城的路。

  也不知离高都县还有多远。

  杨威心头踌躇。

  难道要在野外过夜?

  为了加快赶路速度,也是为了学会骑马。

  杨威一路上可吃了不少苦头,到现在,总算勉强能骑在马背上不摔下来。

  这倒是令杨威颇有一丝成就感。

  然而距离想象中的策马狂奔,肯定还需要一段时日。

  好在杨威学习能力还是不错的,随着在马背上赶路越久,杨威倒是慢慢掌握到窍门,慢慢可以加快些许速度。

  竟然在天黑前,幸运的赶到了一座小县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