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扬威汉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偶遇

扬威汉末 佚名天子 3102 2020.06.30 11:31

  出了西山里,杨巍也不知该何去何从,只是单纯的想逃离此处。

  本想寻找其余同学,却不知该去哪寻,只得顺着官道往前走,即便找不到失散的同学,也希望能够遇见其他汉人。

  一路上,不清楚状况的杨巍不敢走得太快,时刻注意四周,以防匈奴人再次出现。

  走了大概半个时辰,杨巍便再次找到一个疑似汉人的村落。

  为何是疑似,因为村口的几具尸体,让杨巍放弃了进去求救的打算。

  继续赶路。

  越走越心惊,杨巍一路竟是经过数个如此模样的村庄。

  这让杨巍有些不知所措,怀疑汉人是不是被匈奴人屠戮一空了。

  这真的是东汉年间吗?

  整整一天,杨巍也没再见到一个活人。

  杨巍心中有些恐慌,突然想起了曹操《蒿里行》,里面有句‘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很符合杨巍此刻的心情。

  这还仅仅是黄巾起义之后几年,将来群雄并起,战火不断又会是一副什么景象?

  杨巍有些不敢想下去。

  恰好此时,官道前方出现一栋建筑,正好吸引了杨巍注意。

  一路下来,杨巍从未见过有单独修建的建筑,这让杨巍有些好奇,不由加快了步伐。

  随着不断靠近,杨巍终于看清。

  前方修建的是一座庭院,且地理位置极佳,就在十字路旁修建,地处要道。

  隔着老远,杨巍便注意到,在庭院的大门前立着一根长柱,柱子上端横着一块木匾。

  走近一看,上书三个大字。

  新湘亭。

  字是以隶书书写,好在杨巍大学时期对书画颇感兴趣,有所研究,很轻松便认了出来。

  “新湘亭?亭?没错了,秦汉时期确实是有亭这么个政府单位,好像是负责治安来着,汉高祖刘邦便是从亭长做起,最后才当上皇帝的。”

  杨巍一边打量,一边心想。

  庭院占地颇广,地基高过路面,有青石台阶。

  此时的庭院大门敞开,里面静寂无声。

  杨巍猜测,之所有亭中安静,恐怕里面官吏已遭不测。

  此时天色已晚,杨巍也不想再赶路,大着胆子进了庭院。

  有些意外,亭中并非想象中的满地尸体,仅是有些凌乱。

  想必匈奴人来时亭中兵卒已然走了吧,杨巍松了口气。

  杨巍在庭院搜寻了一遍,庭院挺大,有住所、厨房,也有茅厕。

  可能是被匈奴人搜刮过,亭中空荡荡的。

  好在杨巍运气不错,居然在厨房找到几个疑似黄面馒头的东西。

  为什么说是疑似,因为这个东西有些黑不拉几的,但杨巍又确定这是吃的。

  杨巍已有两天没进食了,早已饿得前胸贴后背,见有吃的哪还顾忌那么多,当即张口便吃了起来。

  “尼玛,好硬。”

  一口咬下去,杨巍顿时眉头狂皱,心中悲叹。

  “这是黄面馒头?连麦麸一块捣碎做的吧?也太难吃了,放后世连狗都不吃。”

  吐槽归吐槽,但生存的意志大过一切,杨巍依旧硬着头皮,将几个馒头吃了下去。

  期间,杨巍还被噎得到处找水喝。

  好在匈奴人对水似乎不感兴趣,没有一块给搜刮走,不然杨巍就要成为第一个被噎死的穿越者了。

  “难吃是难吃了点,倒挺管饱,不错。”

  将最后一块硬邦邦的馒头就着水咽下肚,杨巍满意的摸了摸腹部,苦中作乐道。

  填饱肚子,杨巍出了厨房。

  趁着天色尚未完全黑下来,在亭中找了个干净有床榻,且靠边的房间。

  略微收拾了一下,便准备在此过夜了。

  或许是昨天逃命太过紧张没感觉,直到今夜杨巍才发现,这里夜间气温偏低,把穿的不多,且衣服还有破损的杨巍冻得不轻。

  折腾了一宿,也不知何时才渐渐睡过去。

  第二天,尚在睡梦中的杨巍隐约听到外面有动静。

  猛地一个激灵,睁开双眼,杨巍这才发现天色已经大亮。

  连忙从床上爬了起来,几步来到门背后,侧耳倾听起来。

  外面,传来一阵马蹄声,其中还夹杂着车轱辘声。

  有人来了?

  杨巍有些紧张。

  果不其然,紧接着便听有人在外叫喊。

  “亭中可有喘气的,赶紧出来接客。”

  语气颇为不善。

  然其,这落在杨巍耳中却不逊于天籁,因为这句话他听得懂,来者是汉人无疑。

  念及此处,杨巍当即拉开门迎了出去。

  一出门,杨巍便注意到亭舍门口站着一个身材健壮,腰间佩刀的汉子。

  汉子手牵马缰,身后一匹马儿正呼哧呼哧喘着热气。

  见到有人出来,汉子打量了一眼略显古怪的杨巍。

  愣了一下,汉子回过神,有些迟疑问道:“可是此处亭吏?为何不见其余人?”

  终于再次见到活着的汉人,杨巍心情有些激动,微微愣神间赶忙解释。

  “不是,不是,我不是此处亭吏,我来时亭中便已空着。”

  汉子点点头,转身出了亭。

  此时,杨巍才注意到,亭外官道上还停驻着几名骑士及一辆马车。

  骑士们神色肃穆,隐隐将马车拱卫在内。

  杨巍暗暗打量。

  与影视中常见的马车有所不同,眼前的马车就是一简简单单的两轮车。

  车上除了有着一个伞状斗篷遮阴外,四周都是敞开的。

  故而,杨巍一眼便看到车上坐着一人。

  刚才问话的汉子去到马车跟前,朝着马车上的人小声交谈了几句,那人便起身下了车,朝着亭舍而来。

  其后,几名骑士也纷纷下马,跟了进来。

  待人走进,杨巍方才看清此人相貌。

  先是眼前一亮,接着又觉有些面善,仔细一想,此人长相竟与自己有几分神似,年龄看上去也相当。

  杨巍心中感叹,居然在东汉遇到一个与自己长相神似之人,真是奇事。

  再打量对方穿着。

  只见其身穿袍、头戴冠,腰挂佩剑。

  再看其步伐沉稳,神色从容,嘴角带着恬淡自然的微笑,让人一见便不由心生好感。

  好一个风度翩翩的古男子。

  就在杨巍心中感叹之际,那人已来到亭内。

  对方显然已从汉子口中得知,杨威与他容貌有所神似,在见到杨巍后只是略显惊奇,并不吃惊,拱手道:“在下杨威,字公仪,这些皆乃在下友人,今路过亭舍欲稍作歇息,却见亭舍极为安静,便遣人来探寻,得晓此处官吏不见,便擅自进来,若叨扰到足下,还望莫怪。”

  这让没有因为杨巍的怪异有所怠慢,行为举止依旧谦和有礼。

  对方一开口自报姓名,杨巍便惊愕无比,暗忖竟有如此巧合,此人不仅长相与自己几分神似,连姓名也是相同?

  一时间,杨巍有些发愣。

  那人打了招呼,见杨巍没反应,也不恼,开口问道:“不知足下可知,这亭中官吏在何处?为何不见一人?”

  杨巍回过神来,不由想起这两日的遭遇,连忙将他知道的情况讲述了一遍。

  “嘶...我道亭中为何无人,原来是匈奴人在作祟。”

  那叫杨公仪之人听完,不由吸了口冷气,神色变了几分。

  “可恨的匈奴人,竟又开始侵扰我大汉疆域,杀我汉人,掳我汉民,劫我汉家百姓财物,这是忘了当年血的教训了吗?”

  越说越气,说到最后此人忍不住背着手原地渡步,有些压抑不住胸中怒气。

  “不行,我当书信一封,将情况上奏朝廷。”

  “使君勿恼,发生如此大事,本地郡守不会不知情,想必匈奴南下掳掠的消息很快便会传到朝廷。”这时,有人在旁提醒。

  “嗯。”杨威点点头,接着又摇头叹气,“唉,自从黄巾贼乱后,这些异族也不怎么安分起来,现有羌族叛乱,后有乌桓南下劫掠幽州,并州异族本来就多,有此情形也在意料之中啊。”

  “可恨遭罪的,还是大汉百姓啊。”杨公仪年轻的脸庞,却露出忧国忧民的神情。

  这就是汉人吗,这么年轻就有如此爱国情怀。

  杨巍心中感叹,想起这两天的遭遇,又想起了那些死在匈奴人手中的那些百姓,还有自己同学,有种兔死狐悲之感。

  “宁为太平犬,不做乱世人啊,国家无论兴衰荣辱,苦得都是底层的百姓。”想到自己将来的处境,杨巍心头莫名一酸。

  历史书上,笔墨最多的都是上位者之间的博弈,谁又会在意百姓死活?

  像这种异族南下,屠杀劫掠百姓之事的在历史上多不胜数,然而记载往往都是一笔带过。

  而史记官能记下这一笔,却是以无数百姓的生命为代价。

  若非亲身经历,后世谁又知道这片土地在历史上曾被匈奴掳掠一空?

  生逢乱世,人命如草芥,自己来到这个乱世,随时都有可能丧命,将来又该何去何从?

  杨巍的心酸感慨,却引起杨公仪的注意,略带好奇的看着这位与自己长相颇似之人。

  “我观足下言谈举止非常人,不知如何称呼?”

  “呃...”杨巍闻言看了看对方,略带尴尬的笑了笑:“说来也巧,我也姓杨名巍。”

  说着,杨巍还在一旁石桌上沾水书写。

  “哦?天下竟有如此巧事。”

  对方也非常惊讶,看了眼杨巍写下的字,失笑道:“不同,不同,此巍非彼威,音同字不同,在下杨威,威者有仪,古取字公仪。”

  杨巍释然,原来是同音,非同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