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扬威汉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相交

扬威汉末 佚名天子 3166 2020.06.30 14:12

  杨巍谈吐让杨公仪颇感兴趣,见杨巍还是读书人,便来了谈兴。

  有眼力之人便在亭中寻到两条石凳搬了过来,在杨公仪示意之下,两人相对而坐,相互攀谈起来。

  “我观阁下出入,皆有友人常伴左右,想必非常人?”杨巍对这个杨公仪身份颇为好奇,首先试探性的开口询问。

  杨公仪倒是没隐瞒,解释起来。

  一番了解后。

  杨巍惊讶的得知,这个看上去与他年龄相仿的杨威,杨公仪。

  竟然是一位地方官员,且官职不低,乃辽东属国都尉。

  这让穿越前,还在考公务员的杨巍颇为吃味。

  据了解,辽东属国都尉,便是辽东属国最高长官,兼民政,权利几乎和一郡之守相差无几。

  这拿在后世,可是市长一级的高官了,怎能让杨巍不惊讶。

  注意到杨巍的神色,杨公仪却是苦笑着再次解释,他这个属国都尉,可不好做。

  原来,杨威本出身寒门。

  后拜了个当地颇有名气的老师,在其帮助下举孝廉入仕,因被长官赏识,很快便做到一县之长。

  如此年轻的县长,本是前途无限。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他得罪了一位大人物,十常侍之一的段珪。

  在杨威所任县辖下,住着段珪的亲妹妹,其有一子,仗着舅舅权势在当地为非作歹,欺男霸女,无恶不作。

  当地人对他无不痛恨,却畏其身份无人敢招惹。

  杨威上任后,得知其德行却毅然不惧,上门警告,在他任期内不可为恶,不然必诛之。

  然而对方如何会将杨威这个小小县长看在眼里,杨威的警告不仅没有起到作用,反而令其觉得受了辱。

  于是当即强抢了几名少女,将其奸杀后,并将尸体扔在了县衙门口,公然示威。

  杨威得知此事后,勃然大怒,不顾别人劝阻,下令将其逮捕,并当着受害人家属的面,悍然将其杖毙。

  这一下,杨巍便是捅了马蜂窝。

  段珪妹妹得知儿子被杀,自然不会善罢甘休,跑到洛阳向段珪哭诉。

  段珪一个阉人没有子嗣,平时也非常疼爱亲妹妹的孩子。

  得知此事后,段珪自然不会善罢甘休,竟在朝堂上公然向灵帝哭诉,控告杨威滥用私行,私自仗杀了他妹妹之子。

  当然,段珪丝毫没提及其平时的罪行。

  十常侍很受天子器重,得知此事后,灵帝便欲罢杨威的官,谁知却遭到朝廷百官阻挠。

  汉朝以孝治天下,杨威本就是举孝廉出仕,颇受好评。

  此次事件传开后,杨威名声更显,就连百官也听说了他的事迹,欣赏其胆魄。

  故而,在灵帝欲罢杨威官职时,才遭到了百官反对。

  段珪见此情形,知道不可能罢杨威官,便再心生一计,乘机向天子提议,将杨威调到辽东属国任都尉一职。

  段珪的建议得到灵帝的认同,而百官也不好再拂灵帝面子,此事便就此定了下来。

  段珪这一招,乃明升暗降之策,极为歹毒。

  要知道,当时的幽州地处边荒,人烟稀少,且有鲜卑乌桓盘踞,极为混乱。

  而辽东更是边荒中的边荒,朝廷官员大多都不愿在此为官。

  而辽东属国,为东汉元帝时期安置,主要目的就是管理内附大汉的乌桓人,可想其国内乌桓之多。

  黄巾之乱后,乌桓也不再如以往那般安分,屡屡联合北方鲜卑各部,袭扰附近郡县。

  原先的辽东属国也有都尉,但这几年太乱,早就跑了。

  好在辽东属国有位厉害的长史领兵坐镇,才让边境不至于太过混乱。

  此人便是公孙瓒。

  段珪欲害杨威,自然不会让公孙瓒留下为助力。

  恰巧此时,幽州正有张举、张纯、丘力居等人叛乱。

  就在前两月,公孙瓒便被朝廷派遣去征讨叛军,不在辽东属国。

  借此机会,段珪干脆向灵帝进言,说公孙瓒作战有功,应当奖赏。

  于是灵帝升公孙瓒为骑都尉,兼右北平太守,调离了辽东属国。

  段珪何其歹毒,不仅让杨威一个文官去做都尉一职。

  更将属国内擅长领兵作战的公孙瓒调离,让杨威去做属国都尉,典型的借刀杀人。

  段珪奸诈,知道杨威此时声威正旺,百官都为他求情,很难动他。

  便将杨威调到辽东属国为官,加上有丘力居的叛乱,此刻的辽东属国几乎不在朝廷掌控范围。

  让手无缚鸡之力的杨威,去了辽东属国任职,无异于送死。

  当然,杨威也可以辞官不受,谁也说不了什么。

  但段珪却不怕。

  若是辞官,时间一长,大家谁还留意杨威,到时还不是任他拿捏?

  如段珪所料,朝廷中有人给杨威写信,劝其弃官以暂避锋芒。

  却意外的被杨威一句‘生为汉人,愿效霍骠骑,卫我大汉疆土’给拒绝了。

  此后,当地轻侠豪杰得知此事,佩服杨威为人。

  自愿随同杨威前望辽东属国任职,杨威推脱不过,便选了几个代表随行,充当护卫。

  这便是杨巍看到的那几个汉子。

  了解到杨公仪的经历,杨巍也是肃然起敬,对其连连拱手作揖,表达自己的尊敬与敬佩之情。

  杨公仪却是连连摆手,表示惭愧。

  交谈间,杨公仪发现杨巍虽着装古怪,但谈吐却颇为不俗,觉得杨巍非凡。

  加上两人长相、姓名,皆奇迹般的像似,更令他觉得一见如故。

  这也是杨公仪没有隐瞒来历的关键因素。

  一番促膝长谈后,两人越聊越投机,没多一会便以兄弟相称。

  杨公仪年龄比杨巍大两岁,便以兄长自居。

  随着关系越加亲近,两人谈话也逐渐随意。

  这不,聊了自己后,杨公仪便对杨巍身份好奇起来。

  “我观贤弟处处异于常人,贤弟发短,却非囚犯,身上衣物虽有破损,却制作精细,不似汉服,亦非异族之物,凡此种种皆与常人不同,不知贤弟可否为为兄解惑?”

  “这个...”杨巍却是有些语塞,不知如何作答,有心撒谎,又觉得不妥,一时间有些为难。

  “贤弟若有难言之隐,不谈也罢。”见杨巍面露难色,杨公仪出奇的善解人意。

  听对方这么说,杨巍暗中观察,发现对方神色诚恳,不是作伪,显然是真的将他当做兄弟对待,反而更不好意了,尴尬的说道:“非是弟弟不愿,而是我怕说出来兄长不信。”

  “贤弟何出此言?”杨公仪大为不解。

  “兄长可否让诸位大侠暂退一二。”杨巍咬咬牙,决定不再隐瞒。

  杨公仪见杨巍郑重,点了点头,让众人在外守候。

  杨巍见状也不迟疑,将自己来历简单解释了一遍。

  杨公仪听完后,满脸震撼与懵懂。

  杨公仪自然不信,以他的智慧与见识,也不怎么能够理解‘穿越’一词。

  杨巍无奈,再次解释,甚至将东汉目前形势与将来的发展大致讲解,才让其懵懵懂懂的信了几分。

  “以贤弟你的说法,大汉接下来是要彻底乱了?”杨公仪不敢置信。

  杨巍点头,肯定了这个说法。

  “虽然匪夷所思,但大汉现在确实是风雨飘渺,内忧外患。”杨公仪感慨一声,有些感伤。

  接着看向杨巍,笑道:“怪不得贤弟如此狼狈,原来是从山里一路出来,走,先换一套为兄的衣物,为兄再让人准备些吃食,咱兄弟好好喝几杯。”

  接着,杨公仪吩咐人,从马车上取下一套他自己的衣物给杨威换上,并拿出随身干粮与水酒,和杨巍吃喝起来。

  “哈哈,贤弟你说你来自后世,又是与我同姓,相貌也与我神似,莫非是我后人?”

  吃饭间,杨公仪看着穿着他衣服极为合身的杨巍,打趣道。

  “呃...说不准真是如此。”杨巍先是一愣,接着一想,又觉得并非没有可能。

  “哈哈,说笑,说笑,贤弟莫当真,为兄可尚未娶妻呐。”见杨巍一脸怀疑,杨公仪却是哈哈大笑。

  “以大汉律法,兄长早已到了娶妻年龄了吧,为何一直未娶呢?”杨巍有些疑惑。

  “这些年一直专心仕途,没有心思去谈儿女私情...”

  接下来,两人又是一阵促膝长谈,两人关系愈显亲近。

  眼见时间过了正午,突然有护卫匆匆走了进来。

  “不好,使君,发现大批匈奴骑兵往这边而来。”

  属国都尉虽不算郡守,但管辖地区也相差无几,称使君也不为过。

  这个消息,将两人都吓了一跳,杨公仪倒是更为镇定,首先反应过来询问情况。

  “多少人?距离此处还有多远?”

  “约百来骑,他们还掳掠了不少百姓,看样子是要回部落,距离此处不到一里。”

  杨公仪神色一变,立马起身:“贤弟走,我们必须尽快离开,不能被匈奴骑兵追上。”

  见杨公仪此刻还想着自己,杨巍心中一暖,对这个刚结交的兄长有了认同感。

  杨巍毕竟是后世人,不会仅仅凭着几句称兄道弟的话就彻底相信一个人。

  毕竟在后世,当面称兄道弟,背后捅刀子的情况多得很。

  他能将自己来历告诉对方,并不代表他完全信任对方,必要的警惕还是会有的。

  出了新湘亭,众人纷纷上马。

  杨公仪也拉着杨巍上了自己的马车。

  “也没有多余马匹,贤弟与我挤一挤,先脱离危险再说。”

  “一切听凭兄长吩咐。”

  给我马我也不会骑啊,杨巍心中反倒有些庆幸。

  待两人坐好,随着一声吆喝,众骑士将马车护在中间,迅速离开此处。

  马车也随马儿发力,在一阵咕噜声中开始加速,朝着一个方向疾驰而去。

  杨巍这还是首次坐马车,新奇一阵后便觉得颠簸异常,有些难受。

  然而想想此刻情况,只能强忍不适,没有多话。

  反倒是旁边的杨公仪一脸淡然,对于这种层度的颠簸毫不在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