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五代十国 立新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大海

立新宋 过敏园 3289 2018.11.12 09:14

  嘭!

  李远手里的举重杆突然落了地,差点没砸着脚!

  “什么?有人劫法场了?你逗我呢!”看着过来报信的人,李远眼睛瞪的溜圆。

  他才刚吃完早饭,正准备锻练一会就去训练呢,转眼就遇到了匆匆赶来的衙役。

  “李郎君,这事千真万确!那帮吃了老虎胆的海贼,真***劫了法场!韩队正带人去追,砍杀了大半,但到底还是让他们头领给跑了。”衙役一副不嫌事大的模样,看着兴奋的很。显然,这事已经成了他的谈资。

  可,李远心慌啊!

  “**!一帮子废物,法场都让人劫了,那个什么狗屁韩队正还活着干啥,干脆抹脖子算了!**!”骂骂咧咧的,李远心中的怒气止不住的往外冒。

  千算万算,他就是没算到那些海贼居然如此大胆。更没想到的是,县城那些士兵居然还让人给跑了。这倒可好,所有的计划都成了泡影,那帮海贼打不过官府,有气还不都冲着他来啊!

  “张县令找我有什么事?”阴沉着脸,李远接着问道。

  “我也不知道。”摇了摇头,看到李远脸色不好看,衙役终于收敛了兴奋。

  “他只说让你过去找他,别的可没说!”

  “唉,你先回去吧!我随后就到!”不耐烦的挥挥手,李远转身就走开了。

  “那行,你可快点!”

  对这李远的身份,他是有好奇的,毕竟能跟县令老爷谈笑风生的,谁知道会是什么来头呢!

  顾不得其它,只是简单吩咐了几句,李远就匆匆牵出了毛驴,骑着就向县城奔去。

  去衙门找到张县令的时候,一个军官居然也在,看军服,似乎是个校尉。

  “张县令!”拱了拱手,李远算是打了招呼。

  “你就是李远?我知道你!”那军官说道。

  清源军就那么点人,李远的事自然没什么秘密。

  “哦,不知阁下是哪位?”找了个位子坐下,李远问道。

  “哼!我是杨练!掌管本县驻军。”看李远那副随意的样,军官轻哼了一声,似乎有些不满。

  “原来是杨校尉,在下有礼了!”忍着心头的烦躁,李远还是又起身作了一揖道。

  “杨校尉,这人不知礼数,你别跟他计较,咱们还是快说说那些海贼的事吧!”张县令却是打起了圆场。

  点了点头,杨练的脸色也沉了下来。

  “我已经通知了泉州方向的驻军,他们都在搜了。结果怎样,我也不知道。”

  在自己的防区里出了这么个事,脸都丢尽了,他自然是高兴不到哪里去。

  “我也已经禀报了此事,不过想要找到那些海贼,确实很难。”张县令也有些气馁的道。

  这里离海边实在太近了,对方又是在海上混生活的,只要让他们到了海边,那基本就没辙了。

  “李远,对他们的情况,你还知道什么吗?”张县令接着问道。

  说来也是荒唐,他们抓了人,居然一次也没审问过,到现在还不知道对方的来路呢!

  “这我倒是知道一些。”

  李远点了点头。抓到那个顺子之后,他倒是问出了一些东西。

  “对方头领叫齐大头,手下原本总共有四百多人,两条海船,打劫商船为生,多数都在泉州跟南汉海域活动。他们在泉州没有固定营地,只有个临时的,估计这会也跑光了。还有,那个被我们杀死的二头领,是他的亲弟弟……”

  谈话并没有很久,互相讲完了情况,张县令就匆匆的结束了谈话。不过按那意思,这事八成还是不了了之了。

  临走的时候,他倒是劝李远搬到城里来着,但李远还是回绝了。

  那些家伙连法场都敢劫,他可不认为自己住在城里就安全了。起码,村里还有那么多村民,怎么也比躲到城里好多了。

  从这事,李远算是对官府跟那些兵痞彻底失望了。果然,不管什么时候,能靠得住的,还是只有自己!

  李远头顶终于又多悬了一支剑!面对可能的威胁,他只能更加迫切的壮大自己,才能获得些许的安全感。

  ……

  船场的事,李远跟赵康终于谈的差不多了。俩人约好的,今天李远就去船厂察看,顺便把定金付了。

  领着顾烺,另外再跟着一个小队的队员,他们就直接出发了。为了保密,他更是谁也没告诉。

  顾烺就是顾老爷子的孙子,刚十六,正好错过了去学堂的年纪。不过,小伙子跟着顾老爷子读了不少书,也算是村里年轻人中,为数不多的文化人。再加上又是机灵能吃苦的,很受李远看重。

  “郎君,咱们这是要去哪?”看着出发的方向,一头雾水的顾烺问道。

  “去海边!之前没跟你们说,我其实准备买下一个船厂。呐,你看看你包裹里都是什么!”指了指顾烺的背囊,李远笑着说道。

  顾烺连忙拿过包裹,稍微一翻,眼前立刻闪过一抹金光。

  嚯,好大的金疙瘩!

  “郎君,这,这……”

  头一次看到这么多的金子,他连话都快说不利索了。不仅是他,旁边的几个队员同样紧张的很。

  “放好了,这可都是定金!”

  伸过来手,李远又不动声色的把顾烺的包裹给包了起来。

  “不过啊,你们都给我记住了,钱财丢就丢了,保命最重要,知道了吗?”

  “知道了!”

  “知道了,郎君!”几人立刻答道。

  虽然李远也没什么拉拢人心的意思,但这话却是让人心里暖洋洋的,几人就连走路都更轻快了些。

  南安县离海边并不远,但要走路过去的话,那也不近,一天都不一定能到地方。好在闽地的水路还算发达,坐船自然就成了出远门的首选。

  走了不久,一行人就来到了一个码头。这是刚修成的,专门负责附近的货物中转,是联系海边的一个贸易节点。而像这样的基础设施,泉州各地都在修,算是留从效当政以来的仁政。

  由于刚下了一天的雨,今天到这的货船明显少了很多,只有几条船还在搬运货物。不过,专门载人的客船也是有的。

  “船家,到海边去吗?”找到一条客船,李远就冲着船头钓鱼的汉子喊道。

  “哎,客官!去,去啊!您几位一块的?”看到来了客人,汉子连忙收了鱼竿,问道。

  “对,一块的!问你个事,赵康赵大官人的船厂你听说过吗?”李远问道。

  说着,他们已经到了船头,李远就招呼着几人登船。

  “赵家的船厂?知道,哪能不知道呢!他那船厂好大的,不过,听说赵官人最近遇到了大麻烦,出海的船遇到了海风,货全没了!正忙着卖船厂还帐呢!”

  这汉子倒是个健谈的,还没等问,就把赵康的事全给讲了。

  “哦,这样啊!唉,我们兄弟还想着去那船厂谋个差事呢,这倒是让人为难了。”登上了船,李远故意叹了口气说道。

  “没事没事,那船厂多着呢!别家的也要招工啊!你们放心,到了地方一定能找着!”汉子唯恐他们再下了船,连忙说道。

  一边说着,他的手却是不停,解开了缆绳,立刻一撑竹竿,船就缓缓的离开了河岸。

  “借您的吉言吧!哎,对了,这船费要多少啊?多了我们可坐不起。”

  “不贵,不贵,一个人二十文,你们这是十个人,正好一百文!”一边飞快的向河心撑着船,船家一边答道。

  “一百文?这也太贵了!那你得领着我们直接找到船厂,否则我们可不能给你钱!”

  说着,李远还一脸肉疼的看了看自己的钱袋。

  “没问题,没问题!你们还别嫌贵,我这价钱可是最低的了,到哪也没这么好的事!”汉子这才放了心,一口答应下来。

  船的速度很快!没什么险滩,水流又平直,汉子几乎不用怎么管,就能很快的向下游而去。

  还不到中午,李远的视野中终于出现了一条如洗的蔚蓝长线。

  到了!

  后世的海边他去过不少,但在这,他却还是第一次来。没有轰鸣的机器声,更没有烦人的垃圾,有的只是一望无际的蓝,扑面而来的清新,看着实在让人心旷神怡。

  “客官,赵家的船厂还要走好一会,咱们是在这吃顿饭,还是这就过去?”擦了擦额头并不存在的汗,汉子指着不远处的几个凉棚问道。

  那凉棚就在海边不远,长长的布幔写着店面的经营方向,字形歪歪扭扭的,还有个错别字,显然,店家也没指望着有人看这玩意。这会,有不少客人都正在那吃饭。

  “那就在这吃顿饭吧!”李远点头答应道。

  他有点不确定,自己到了船场就能吃上饭?看赵康的态度,那还真不一定!

  停了船,那汉子领着李远他们向其中一家店面走去。

  “老陈,我又给你领来买卖了,改天你得请我喝酒!哈哈!”到了店前,汉子就扯着嗓子对店家喊道。

  显然,他们是熟识的。不过李远倒也并不在意,熟人互相照顾生意,自古以来就是常事。

  “哎,客官,里边请!”店家也不跟那汉子搭话,就招呼李远他们道。

  等落了座,看着李远像领头的,店家直接向他问道:“客官,您点些什么?我们这有酒,有蒸羊肉,还有几个小菜!您看?”

  像这样的小店,饭食自然简单的很,李远也没指望着会有啥美味。

  “那就来十斤蒸羊肉吧!菜也都来一份!”

  “好嘞,您稍等!”

  接着,那店家立刻又转身回店里忙去了。

  旁边桌上的像是几个船员,看起来像是刚回来,这会正一边喝酒,一边胡侃着海上的见闻,听着倒也有趣。

  “客官,喝茶!”

  扭头一看,原来是一个少女,正在给他们倒茶。

  模样倒是还成,就是皮肤被海风吹的不成样子,跟李远的目光对了一眼,连忙又躲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