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两世妖途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再战安莫问

两世妖途 潇岚云岫 2340 2019.03.15 13:33

  第三组中,平均实力恰好中等,唐璿泽和龚默初联袂对敌,勉强得胜,占据前二,成功杀入前二十。

  第六组中,叶语凰独占鳌头轻松胜出,另外一位与她同组的弟子市里处于辰阶后期,但被一直压着打到难以还手,直到另一方战场两败俱伤,这才以极为黯淡失颜面的方式获得资格,同组章旭不幸落败。

  第十组,章浔胜出,在其有意识地照顾之下,叶柠险险入围。

  混战的方式使这一轮的进程极快,不过两个时辰便已决出前二十。

  这一届外门顶尖弟子的竞争,就此开始。

  说来幸运,千叶走出的五人结伴在这修行风雨路相互搀扶而行,这一次,无论运气或者实力,五人竟是全数进入前二十。

  二十进十,听来不难,但其中凶险,更加难以预测。

  “为何跳下战台?”叶语凰匕首在手指间轻灵跳跃,声音淡漠。

  “关你什么事。”感受到她莫名其妙的不善,白舞玥心中不喜,脸色如霜,白绫飞出腕间。

  “我哥能赢,不需要别人来让。”叶语凰身躯弯出一个惊人的弧度,闪开白绫的缠绕。

  “你哥?”白舞玥忽而微微扯起唇角,“未必是亲兄妹吧?你……”

  “有些话,就该藏在心里,不干你的事。”叶语凰脚下碧绿光芒闪烁,身形模糊起来,律动有如风过林海,层层递进,霎时间便来到白舞玥身前。

  白绫猛地自后心向叶语凰攻去,叶语凰不管不顾,掌上红蓝光芒闪烁,冰炎琉璃裂!

  一掌结结实实拍在白舞玥的腹部。

  白舞玥向后飞出数丈才勉强站稳,嘴唇微动,咽下喉间一口鲜血,正要还击,却是瞳孔猛然一缩。

  冰蓝色的短刃稳稳停留在她的胸前,滴溜溜地旋转着,似乎在嘲笑她的弱小。

  白舞玥深深凝视叶语凰一眼,转身走下战台。

  叶语凰,星阶初期!

  叶语凰挥手,冰刃消失在原地,转头看着叶雨潇的方向,一时间,四周无人敢进一步!

  另一边。

  叶雨潇仗剑直指安莫问。

  “不等等吗?”湖绿短剑出现在掌心,安莫问轻道。

  等。

  等前十决出,再败不迟。

  火焰自手心腾起,攀缘而上围绕整个剑身。

  尖锐的土石在周身凝起,叶雨潇一手前推,土石争先而出。

  安莫问短剑脱手,轨迹轻灵难辨,叮当几声,土石皆坠地碎成尘埃。

  短剑紧接着向叶雨潇袭来,叶雨潇持剑格挡,叮的一声,安莫问扬手,短剑在青霜上摩擦出刺耳的声响,直往上刺向叶雨潇的下颔。

  后者脚下生根身体后倾,剑柄一转将剑锋对准短剑,火焰崩裂,将那短剑崩开。

  那一抹湖绿黯淡些许,叶雨潇脚尖点地,向前推进,两人之间,距十余丈。

  短剑如影随形,叶雨潇恍若未觉,九丈。

  安莫问双手下压,湖绿色忽然黯淡在空气中,失去了踪影。

  叶雨潇神色微变,脚步顿,一脚跺地拔地而起,短剑再度出现,其势凌厉地朝着叶雨潇方才所在之地奔袭。

  唇角微勾,翻身而下,叶雨潇稳稳踩在短剑之上向前冲去,七丈。

  短剑消失,叶雨潇不慌不忙,一蓬水雾在原地炸开,掠游步闪烁微芒,身形模糊在原地。

  十七道紫金叶紧随其后,叶雨潇一握手掌,水雾凝冰,将十七叶牢牢桎梏。

  六丈。

  安莫问食指中指背在额间抹过,轻叩太阳穴,无穷无尽的藤蔓凭空而起,缠绕在叶雨潇四肢之上。

  细密的疼痛感未让后者有丝毫动容,气机绵延,青霜剑砍在手腕藤蔓之上,空出的一手向下拍击,火焰升腾。

  藤蔓顽强至极,至此还没有消失,甚至沿着青霜剑身蔓延,铿锵之声响起,消失之时,青霜剑上尽是豁口,已然报废。

  血迹斑斑,身上被藤蔓缠过的地方留下无数细小伤口,向外渗出血色。

  身体轻晃,一步三丈。

  还有三丈。

  疲惫竭力之感传来,而安莫问,显然游刃有余。

  安莫问神色依旧像开始一般淡然,双眸微微阖上,这一片天地间的木元素似乎欢跃震动起来,向他的方向蜂拥而去。

  叶雨潇欲吸收木元素与他相争,但却也只是堪堪阻止十之二三。

  “五行之体,并非万能。天眷如何?人力可覆。”安莫问手掌上抬,围绕叶雨潇一丈距离之内,青绿草色渐渐浮现。

  小草无风自动,看上去柔弱易折。

  而此刻叶雨潇却是脚下一动不得动。

  火焰升腾,将其中一片烧作灰烬,随后又复青绿。

  “可知寻常之草,野火烧不尽。”安莫问的眸中忽而浮现温柔的神色。

  二楼灵阁之上,季北辰的目光注视着他,忽而微眯了眯眸子:“还不错。”

  “谁啊?”顾浮颜好奇问道。

  “这小子可以呀,这就已经摸到返璞归真的门槛了,大有前途啊……”舒虞微的出声替季北辰回答了这个问题。

  顾浮颜一愣,继而有些担忧。

  季北辰达到此境十数年,对顾浮颜来说,这一境界的玄妙,起码也知四五。

  安莫问缓缓前行,叶雨潇不动如山。

  走至后者身前时,安莫问回手一击,磨损大半的青霜剑被直接强硬弹开。

  要知这位热衷冒险的俊秀男子,最擅长的,可并非远攻。

  红蓝光芒在手腕凝聚,叶雨潇一掌狠拍那一片青绿,暂时脱身向后挪动几步。

  安莫问脚下一晃,区区一丈一步便至,他手如铁钳贴在叶雨潇的脖间。

  “认输吧。”他面如冠玉,始终是那副毫不动容云淡风轻的模样。

  叶雨潇咧嘴,冲他笑了笑,轻轻抬手。

  安莫问微微蹙眉,湖绿色的短剑出现在两人之间。

  叶雨潇的手抬高了些。

  短剑穿透肩膀,衣衫上花开数朵,血红色。

  数道藤蔓拔地起,尖锐地在他的双腿划出道道血痕。

  叶雨潇右手抬在安莫问的腰间,猛地握紧。

  贴着手腕,银光微闪。

  安莫问忽而神色剧变,一抹凉意自后心传来,穿透单薄的衣衫,自后背划出一丝伤口。

  空间储物器,利刃出鞘之时,一式剑离体。

  为什么明知安莫问近战实力比起远攻只强不弱,却依旧一步步缩短距离?

  等的,不就是这个机会么。

  先攻致命处者,胜。

  安莫问手掌贴在他脖间,却未动手。

  叶雨潇冲他挑衅地笑了笑,一字一顿艰难道:“居高临下?”

  安莫问沉默片刻,缓缓松开手,抚了抚衣衫上褶皱之处,随后向叶雨潇抱拳微躬,一语不发地走下战台。

  依旧白衣潇洒。

  “是个人物啊……”叶雨潇在原地喃喃自语,对着安莫问的背影抱拳,躬身。

  为人骄傲,但境界踏实,实力不凡。

  败而不馁,气度从容。

  很强的对手。

  叶雨潇长长舒了口气,勾起唇角,桃花眸子熠熠生辉。

  虽看似侥幸,但自己不也始终隐藏吗?

  从未用出的金、风、雷电属性。

  还未开始崭露头角的阵符一途。

  “彼此共勉。”

  有此对手,才有意思,不是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