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从废墟到罗马帝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转机

从废墟到罗马帝国 举个杏子 2125 2019.01.19 01:23

  “弗雷斯科!前面的那群泥腿子们全部都崩溃了!有些已经开始冲击我们的士兵,我们已经不能呆在这里了,还是往后撤再重整阵型吧。”

  听到这个消息,弗拉斯科顿时气得胡子都已经在微微颤抖,恰巧这时一名逃兵从他身边经过,直接被弗雷斯科一把抓住并且摔在地上,也顾不得已经在火焰中不断打滚并且发出哀嚎的士兵,随后捡起地上散落的长矛直接重重的刺穿了他的心脏,用腰间的匕首将其头颅割了下来,高举着向众人示意。

  “后退的人,视为叛乱,全都给我砍死”

  然而这句话终于彻底的点燃了被强制征召到此地的士兵们的怨念,原本突如其来的火焰袭击已经让所有人都心神不宁,而在道路前方的若隐若现的长矛阵也让先前被迫冲过去的兄弟们上上下下多了十几个窟窿,现在却被后方的那些该死的骑士们强逼着正面冲击这些犹如刺猬般的阵型,这简直就是让他们去白白送死。

  “我的兄弟们,那些犹如恶魔一般的骑士现在要我们去送死,毫无荣誉和尊严的死在敌人的武器之下,他们以为我们就是一头待宰的羔羊,但是现在一切都不同了,我们手中有武器,我的兄弟们,握紧手中的长矛,我们在这一刻,应该为自己而战。”

  而就在这时,一个穿透力极强的声音在六神无主的民兵中间响起,那略带着口音的方言让众人倍感亲切,不自觉的就想要寻找究竟是谁能够说出这一番话,然而经过一番查找最后站出来的却是一名中年男人,他长得既不高大也不魁梧,甚至还有点瘦削,但是他那炯炯有神的目光让每一个见过的人都觉得仿佛是能看到自己的内心一般。

  虽然此人话语之间言之凿凿语气坚定,然而不断开合的鼻翼足以证明此人现在的心情并没有像他表面上显露出来的那样自信,然而看到周围的同伴向自己投来支持的目光,甚至已经开始也跟随着先前那人低声应和了起来,顿时信心大振,接着说道,

  “我想在做的各位在刚才应该都有亲人死在刚才的保卫战中,或许是你的儿子,或许还有他的侄子,甚至还有一些年轻人的父亲,他们都统统死在那片土地上,然而我们的痛苦并没有结束,现在还被强行抓到了战场来跟另一帮与我们完全无关的人战斗。”

  直到这时,这名中年男人似乎进入了某种状态一般,随着话语的起伏不断的挥舞着手臂,用着某种奇特的语调想着周围的民兵高声呼喊着。

  “但是现在我们有了一个难得的好机会,一个能够真正的把我们自己的命运交由我们自己抉择的机会,那些骑士们现在已经自顾不暇心中,我们只要将他们击退就能够逃离这里,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我们都会活下来,每个人都会在一个新的营地里迎来一个新的开始。”

  所有的民兵都被中年男人嘴里的新营地的美好的迷住了,先前所有的苦闷与不满统统转化为一腔怒火,他们要复仇,将手中的武器狠狠的杀死那些阻碍自己寻求那种生活的士兵,然而他们心中最后的一点理智还在不断的提醒着自己身后那还在虎视眈眈的长矛手。

  然而这些顾虑很快就被中年男人给否决了,他盯着远处还是固守原地的长矛手们,似乎是看到了什么,嘴里露出一抹奇怪的微笑,随即便回过身去向那些还在将信将疑的士兵大声的宣讲着。

  而那些机警的士兵在观察到自己面前古怪的长矛手似乎真的没有要前进的打算,心中最后一丝顾虑也消失殆尽,随即扭身将满含着愤怒的长矛重重的捅进了措手不及的士兵的咽喉当中,借此来发泄着自己一直以来压抑着的悲愤,和对自己逝去的亲人的缅怀。

  “他们是疯了么,在敌人面前就开始了自相残杀?”

  被面前的景象震惊的丹妮娅久久无语,甚至还不住的掐了掐自己手臂,来确认眼前的景象是真实发生的事情而不是来源与自己脑中的臆想,直到其中明显占据着多数的士兵们冲破了弗雷斯科麾下士兵的阵地,并且还顺便刺伤了不少的士兵,最后还成功的从接到两侧的小巷中逃脱,

  丹妮娅终于意识到自己先前对于弗雷斯科的实力大大的高估了,那些穿着简陋的士兵们应该并不是他在骑士团之外的其他盟友,反倒是在某个地方强征过来的民兵,那么现在所发生的一切都有了一个说得过去的解释。

  虽然面前的景象无比的荒诞和离奇,但是丹妮娅并不打算放弃这突如其来的改变中隐藏的机会,毕竟这种机会可不是每次都能遇上的,既然凑巧碰上了那就要好好利用一番才是,随机应变可是一名指挥官必不可少的技能。

  “报告大团长,我们的另一批士兵热油瓦罐已经在对面的房顶上部署完毕,等待着您的命令。”

  一旁匆匆赶来的黑盾大队的十夫长前来向丹妮娅报告,不过其实视力较好的丹妮娅早就已经看到个大概,不过还是要在军队的指挥体系中走一阵流程,毕竟规矩都是自己制定的,那还要不遵守的道理。

  “先等一下,现在的局势可是十分的有趣,再等等说不定能够以更小的伤亡达成今天的目的。”

  虽然之前的预案当中应该是此时立刻扔下瓦罐,对敌人造成二次伤害,再次有效的打击敌人的作战热情,不过现在丹妮娅并不打算这么做,先前已经给围堵在弗拉斯科前面的十几人下达的原地防守,不要刺激民兵的命令,而处于弗拉斯科后方的大部队也是特意的让开小巷的口子,好让那些民兵自己快速撤离。

  当看到最后身边仅剩下三十几人的弗拉斯科之后,丹妮娅的心情已经变为了极度的愉悦,毕竟谁能够想得到先前还在指挥着一百多人的弗拉斯科仅仅是片刻之间就已经变成了少数派,前后鲜明的对比甚至都让丹妮娅都不禁想要大笑几声来抒发心中的激动。

  “让三队的人准备投掷热油瓦罐吧,今夜之事拖得着实有点长了,现在反倒是有些困意。”

  “遵命,我的大人。”

举报

作者感言

举个杏子

举个杏子

跟朋友出去吃饭,晚上回来晚了   只是可惜我那连续更新记录了

2019-01-19 01:2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