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影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卜天晨

影崛 凡诺雨 2210 2020.08.01 23:02

  在苏真离开不久,李子牧脸上的表情变的迷茫起来,嘴里呐呐道“好像,好像在哪见过他……”

  同一时间,在一座硕大的院子内,卜建龙正低头弯腰,两手相交的放在胸前,眼睛注视着前面的屋子,表情十分恭敬,但瞳孔中有着一丝隐藏极深的畏惧以及厌恶。“进来吧!”一声如同雷鸣般的声音从屋内传出。

  “是。”卜建龙犹豫了一下,便乖乖的走向前去打开房门。

  屋内传来极重的血腥味,地面上还残留着零星的碎肉,一个身披黑色外衣的英俊中年男子眯着眼,盘膝坐在地上,嘴角上还残留着一丝血色,一头雪白的头发泛着诡异的红光,其旁边的竹桌上摆放着一具满身疮痍的尸体,这具尸体虽然已经面目全非,但竹桌上的抓痕足以证明其在死前承受着极大的痛苦。卜建龙冷汗一个劲的往外面冒,背后黑白相间的制服紧贴在身上,虽然他不止一次的看见眼前的场景,也知道他的父亲修炼了丧失人伦的禁术,但他还是有种说不出的情感,是最后一丝良知带来的愤怒,还是对自己父亲的畏惧,他自己也说不清。“愣在那里干什么,有什么事快说!”见卜建龙没有开口的准备,黑衣中年传出冰冷的声音。

  “是,孩儿这就说,今天下午我在东城闲逛,谁知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刚挡我的路……”卜建龙刚说一半就被黑衣中年打断。

  “你就是为了这种小事,来麻烦为父!”中年男子睁开双眼,长发无风自动,其释放的威压使得周围的空气发出滋滋的声音

  “不敢,不敢!那小子好像也是一个练气士且实力绝对不低于孩儿,正好可以抓来给父亲大人打打牙祭。”卜建龙一口气将想说的内容说完,然后偷偷抬头用余光扫视着男子的表情变化。

  “哈!哈!哈!看来我错怪我的龙儿了,去吧,将他抓来,献给为父。”黑衣男子听到这,大笑起来,面部的表情显得很是僵硬。

  “这……”卜建龙犹豫了一下。

  “我知道你的顾虑,这是镭射枪,一把人字高阶武器,现在给你使用,你要务必将那小子抓来。”中年男子好像知道卜建龙的小算盘,不急不慌的从腰间的储物袋中掏出一把银蓝色的光枪,只见光枪出来后瞬间变大。(人类在开阔宇宙疆域,因为奇人异士的出现,又开始重操冷兵器,不过这些冷兵器是用特熟的方式炼制,其等级分为人字,玄法,地罚,天谴,每一级又分低、中、高)

  卜建龙用炽热的目光盯着光枪,然后用更炽热的目光扫视了一下中年男子腰间的储物袋,目露贪婪,不过一瞬间就用恭敬的表情取代了,“那孩儿这就去,将他抓来献给父亲。”

  “去吧,为父在这,坐等你的佳音。”中年男子说完,便闭上了双眼,继续打坐起来。卜建龙轻轻的从竹桌上取下光枪,然后轻声的离开屋子。

  当卜建龙走了不久,白衣中年男子再次睁开眼,面带讥讽,时不时的舔一下嘴角的血迹“放心吧,我的孩子,你很快就可以像你的两个哥哥那样和我融为一体了,哈!哈!哈!”狂笑声,充满着整个屋子,好久才散开。

  “终于出来了,我的个老天爷呀,为了给糟蹋大叔买酒,我的大长腿都被磨平了一小节,哎,希望他可以安分一点,不要惹事。”另一边,苏真一边赶路,一边祈祷着,完全不知危险已经潜伏在身边。

  天蒙蒙黑,两边的灯光照射着来去的行人。

  “终于找到酒铺了!”在阴暗的路灯的照射,一家酒铺映入眼帘,苏真急冲冲的进去了。

  屋内有几张破烂的酒桌,几个醉酒的大汉在那比试划拳,时不时传来脏话,酒台前一位老者躺在椅子上,半眯着眼盯着酒台上的电视,“老爷子,拿出你这最好的酒,钱不是问题。”苏真跑到酒台前,轻轻的拍了一下台子,然后用稍大一点的声音讲话。

  “小伙子,真是有朝气呀,不过我还没聋呢,能听清。”老者摸索着可以支撑身体的支撑物,然后吃力的做了起来,老者睁开浑浊的眼睛,褶皱的眼皮遮挡住了其部分视线,当他看清楚苏真的面容时,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怎么了,老爷子,我知道我长的帅,但也不用这样震撼吧,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苏真挠了挠,一脸自恋的表情,很是欠打。

  “没事,没事,我这就去拿本铺最好的酒。”老者慌乱的走出酒台,向着酒铺的后门走去。“这老者绝对有问题,看到我就这么慌乱。”苏真在心中默默的想着,“算了,不管了,走一步算一步吧。”随后他摇了摇头。

  不久后,老者回来了,手里握着一个白色的玉颈瓶,上面贴着一张老旧的红纸写了一个封字。“给,小伙子拿好,就剩这一瓶了,来的真是时候呀。”老者抚摸着自己的山羊须,和蔼的说。

  “多少钱,老爷子。”苏真从老者手中接过瓶子问道。

  “五个白子。”老者似乎不在意酒的价格,随意的挥了挥手。

  “那个,老爷子你认识我吗?”苏真将酒钱放在酒台上,随口问了一句。

  “没,没见过。”老者紧紧的握住桌前的遥控器,目露挣扎之色。

  “那老爷子,我先走了。”见老爷子这副表情,随很好奇,但也不再逼问下去。

  就在苏真刚要走出去的那一刹那,老者扬了扬手,好像要说点什么,但是最后还是放下了。

  “苏儿,我的苏儿,我以为我这一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还好老天爷开眼,让我能再见你一面。”老者声音颤抖,眼泪随着脸部的皱纹流下。

  “老头子,你没事吧,身体不舒服,要不要我带你去医院。”一个大汉好心的提示一下。

  “没事,我没事,今天酒铺要早些关门,对不住了。”老者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脸上的皱纹好像有多了些。

  “怎么说关门就关门。”,“老头好像不舒服,你就不能体谅一下。”

  ,“就是,就是”大汉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走酒铺。

  老者目送他们离开后,关上了酒铺,然后扶着墙进入了内室,借着昏暗的灯光,拿出一张焦黄色的旧照,这时老者的情感再也控制不住了,嚎啕大哭起来,“当年,翰王抓走你的时候,我没能保住你,我辜负了你父母的乞求,我真没用!我真没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