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连环妙计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百三十九章:落日余晖

连环妙计 凡尘溪 2744 2019.02.11 23:11

  阳光懒洋洋地洒在长街之上,无声无息地就把街道两旁的店铺染成了金黄颜色,同样也把并肩而行的两个人的影子拉得老长。

  长得就像……彼此一去不返的童年时光。

  无比快乐的童年时光!

  嗯,害人果与食人花天生都长了一副玲珑心窍,即便是小小孩童之时也是相互提防,青梅竹马什么的那是绝对没有的!

  害人果的青梅有毒;而食人花的竹马之上更是生了无数根的倒刺!

  平常人见了都要绕着走!

  不过既然都在京城那个圈子里混,又是合则两利,斗则两伤,他们两个其实就是一起祸害别人的盟友而已!

  咳!这两个人精即便是在小小孩童之时也知道要和难缠的对手交朋友!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据说青梅竹马什么的发展到后来很容易伤人伤己;单纯的快乐有时候才是真正的快乐!

  谈什么也别和我谈感情!

  司徒花一直静静地走着,夕阳明明在她脸上欢快地跳跃着,却又隐隐映出了一丝忧伤之色。

  西北的夕阳,似乎都带着一种异乎寻常的沧桑颜色!

  “不好!这个莫非就是传说中火山爆发之前的宁静?”伍果一时间也搞不清司徒花葫芦里卖得什么药,只好亦步亦趋地陪着她一路走下去,只是一双贼忒忒的眼睛却一直在四处打量……咳!原来他在四处寻找刀斧手吶!他之前一顿乱棒打跑了人家叔叔的幕僚,此刻不心虚才怪!

  “果哥,你做贼似的四处瞅什么吶?”司徒花似笑非笑地瞄了害人果一眼,揶揄道:“你就放心吧,我已经和师父和师姐打过招呼了,只是让你出来陪我一小会而已。”

  “咳!我怕什么呀!我恨不得一直陪着你呢!小叶现在不在这里,咱两现在就是威风八面的娘子关双害……甭管是谁,看见我们都得绕着走!”伍果口不对心地辩白了一句,想了想,又不确定地道:“你今天找我什么事呀?你别看我刚才在院子里练剑,其实那都是应付光景的……你若是在武功剑法上有了什么问题也别来问我呀!我自己脑子里还一大堆的浆糊呢!”

  “呸!什么娘子关双害!你才是真正的祸害呢!西北民风淳朴,一个个都是那么的老实,谁没事会祸害他们呀!”司徒花停下脚步,翻了个大白眼道:“果哥,今天我下山找你是有别的事情……不过还真没想到你竟然会主动练剑……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记得小时候伍伯伯偶尔回京考较你的剑法的时候……你就像耗子躲猫似的一直躲在月府之中……把伍伯伯气得直吹胡子却没有一点的办法!”

  “咳!你以为我愿意练什么剑法呀!小时候懒散惯了,现在哪还能静下心来练剑!有那个时间和真真小桃两个说说话多好!不都是被逼出来的嘛!”伍果也不矫情,只是一个劲儿地苦笑道:“你也知道,我从小是舅舅带大的……他给我创造了一个相对宽松的成长环境……嘿嘿,舅舅栽树,外甥乘凉!我现在依旧保持着这个光荣传统,一直努力为我自己,同时也为身边的朋友创造一个宽松的气氛与环境……虽然一直在给他们收罗法宝草药,可是那些都不是重点!嗯,只要他们过得开心快乐就好。”

  “是呀!我们小时候一起捉弄人的时候就是最最快乐的!”司徒花轻轻一叹之后,又接着向前行去:“看看你身边的四个小妖怪,天天过得真是逍遥快活!唉!就不知道他们以后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开心……越长大,越无趣!”

  “不对呀!食人花今天怎么也变得多愁善感起来了?太反常了!小丈母娘施展斜风细雨剑法的时候她也没看到呀!怎么就被传染了?”几句不着边际的话语之后,伍果就是越发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又不敢贸然寻问,只得闷头跟着一路走下去。

  默默又走一阵,远远的几乎已经能够看到雄伟的东城门了,司徒花突然停下了脚步,遥望东方,沉默半晌之后,这才小声道:“果哥,我要回京城了。”

  “啊?去京城做什么呀?”伍果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竟然傻傻地问了一声。

  “呸!你别忘了,我们的外号可是京师三害!却不是娘子关三害!”司徒花轻轻啐了害人果一口之后,转而忧伤道:“此地虽好,终非故乡……说白了,我们现在只是漂泊与此地的游子罢了……既然是游子,最后自然还是要回家的……你看街上这些擦肩而过的行人,一个个脸上都带着一丝焦急之色……因为他们现在都走在回家的路上!果哥,我也一样……想家了……想回家了……”

  “为什么要回京城呀?你在这边过得不开心吗?”伍果眨眨眼睛,奇道:“就是想回家也要事先打声招呼呀!怎么就这么突然?是心血来潮还是你叔叔派人来招呼你回家了?不对呀!那个姓史的幕僚只送来一根杀威棒……根本没有什么家书呀!”

  “呸!即便是有家书也不会送到你的面前呀!”司徒花差点被害人果给气乐了,翻了个大白眼道:“至于我在悬空阁里开不开心……哼!我才不会上你的当呢!你现在脸上假装关心的样子,其实在套我的话呢!我若是一不小心说错了某一句话,你就会跑到师父和师姐的面前偷偷告我的黑状!”

  “嘿嘿,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小花也!”伍果先是腆着脸吹了一句牛皮,然后正色道:“家虽然好……不过悬空阁也不差呀!我知道,其实你心中也很是不舍的,所以现在才会特意把我喊出来……我丈母娘和媳妇若是待你不好的话,依着你的性子,早就背着铺盖偷偷溜走了!”

  “是呀!我虽然做不成悬空阁的女婿……师父师姐对我也是极好的……可是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司徒花轻轻低下头,黯然道:“果哥,我和你不同……从某种意义上说,我就是朝廷派到这边的一颗钉子……虽然大家明面什么都不说,却也都是心照不宣的……既然这个心照不宣的宴席终究有散场的那一天……那更是晚散不如早散!”

  “小花今天既然如此的推心置腹,看来是已经下定了决心……”伍果一时亦是低头不语,心中也慢慢泛起了一丝悲伤之意:“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小花一生下来就被打上了司徒家的标签……丈母娘心中即便是再喜欢她,也是绝对不会推心置腹的!咳!说什么丈母娘,我心中不也是一直提防着她!”

  “前几天三分真人单人独剑前来比试武功,就给了我很大的触动……同样都是笼中鸟,我却不能像她那样一直忍耐!至少我现在离去还可以心安理得的给师父磕几个头……因为这八年来,我没有做过一件伤害悬空阁的事情!”司徒花说着说着突然展颜一笑:“果哥,我只是一个女孩子而已,已经很累了……如今修为已有小成,叔叔西征又是凯旋而归,一举两得,正是我回家的最好时机!”

  看着司徒花脸上突然泛起的开心笑容,伍果亦是开心一笑。

  原来食人花早已经想好了一切!

  原来每个人的道路都是早已注定!

  原来他和她都是不快乐的!

  是呀!食人花虽然精灵古怪,说到底却只是一个小女孩而已!没有理由为长辈的恩怨而付出原本属于自己的人生!

  没有理由像卓青妆那样忍到天荒地老!

  至少她现在还是问心无愧。

  在最最问心无愧的时候转身离开!

  这才是真正的食人花!

  至于以后……咳!以后的事情,又有谁说得准呢!

  食人花回了京城,他同样也要踏上新的征程!

  我命由我不由天!

  即便是以后形势所迫,彼此最后拔剑相向,亦是无怨无悔!

  毕竟都曾经问心无愧过!

  那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吧!

  即便前路凶险,刀枪如丛林,她在丛中笑!

  如今彼此的脸上只是淡淡的落日余晖,他日京城再见,恐怕就是一片腥风血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