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异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湖边夜谈

异幻 盗窃 2500 2005.06.30 21:57

    “喂,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很帅的,拒绝一个女孩子耶!”宫蕾傍在楼无缺的肩上,对他兴奋地说。

  “喂,我不叫‘喂’!”楼无缺回答:“还有,你这样子,不是很亲密的人才能做出的动作吗?”

  宫蕾很孩子气地回答:“咱俩~~~谁跟谁啊?”说着还豪气冲天地拍了拍楼无缺的肩膀,说道:“对了,你的名字叫做什么?”

  “……”楼无缺不语。

  “喂,你又不要我叫你‘喂’,又不想让我知道你的名字,干什么啊你!”宫蕾又拍了一下楼无缺的肩膀。

  “拜托,你健忘啊,我昨晚才告诉你我叫楼无缺的啊!”楼无缺无奈地说。

  “活该,谁叫你说名字的时候硬是要叫什么‘魔尊楼无缺’的,害的我以为你复姓‘魔尊’呢!”宫蕾一副“你活该”的样子看着楼无缺。

  “唉……”楼无缺叹了口气,这已经是他今天第N次叹气了,他不禁自嘲了一番:“楼无缺啊楼无缺,你在魔界的时候何曾叹过气的?”

  看着身旁抓住自己的胳膊的宫蕾,楼无缺心中忽然涌起了一阵怪异的感觉:其实她也很漂亮。

  想到这里,楼无缺重重摇了摇头:“我怎么能够这样想的呢?她和我原来可是一体的啊!”

  一旁的宫蕾则是奇怪地问:“你怎么摇头呢?是不是吃了传说中的摇头丸了?”

  楼无缺惊讶地问:“摇头丸,什么东西啊?”他迅速调集了以前存储在“南宫磊”脑中的东西,然后近乎朗诵地读了出来:“摇头丸是安非他明类衍生物,是亚甲二氧基甲基苯丙胺的片剂,属中枢神经兴奋剂,是我国规定管制的精神药品。有强烈的中枢神经兴奋作用,有很强的精神依赖性,对人体有严重的危害。服用后表现为:活动过度、感情冲动、**亢进、嗜舞、偏执、妄想、自我约束力下降以及出现幻觉和暴力倾向等。该毒品现主要在迪厅、卡拉OK厅、夜总会等公共娱乐场所以口服形式被一些疯狂的舞迷所滥用……”

  “好了好了,我只是问你知不知道它的名称,没要你当机器朗读啊!”宫蕾连忙挥了挥手,开玩笑,自己这些东西在特种部队和缉毒成员打交道的时候早就弄得滚瓜烂熟了,还需要他人的提醒?

  “无缺……我可以这样叫你吗?”宫蕾问道。

  “可以。”楼无缺回答。

  “WOW!”宫蕾惊呼道。

  “怎么了?”楼无缺忙问。

  “我发现你很像花无缺呢!”宫蕾笑着说:“嗯,和书中描写非常相像。”

  “谁是花无缺啊?”楼无缺惊讶地说,他刚刚调集了 “南宫磊”的记忆,发现这个人隐藏在很深的记忆深处,因为他的功力只是“灭”级的所以无法进入更深的思想深处,但是,在这层记忆的外面他看到了很浓重的忧伤。

  “哦,一本小说的主角啊!”宫蕾漫不经心地回答,但是眉宇间似乎有一丝哀愁。

  “又是小说啊!”楼无缺说道,“那这个花无缺是个怎样的人呢?”

  “温柔,善良,居高不自傲,关怀他人……”花无缺可是“南宫磊”的偶像了,虽然有些冷血,但是除了这一点外其他都是人上之人。

  “和我像吗?”楼无缺惊讶于宫蕾对他的评价,在他的记忆中,魔界的那个他可是嗜血无比的,怎么也与这样的形容挂不上钩啊!

  “像!”宫蕾毫不犹豫地说。

  “哪里像了?”楼无缺疑惑地发问。

  “直觉……”宫蕾还是想也没想就说了。

  “……”楼无缺没有回答,他的眼睛有些湿润,他知道这种情绪叫做感动。

  “对了,你不是能够幻化东西么?给我幻化一叠钞票行不?”宫蕾忽然说。

  “钞票?哦,是那些花花绿绿的纸啊!”

  “简单地来说是这样的。”宫蕾回答。

  “你是不是早就想好了?”楼无缺说。

  “当然了,自动取款机!”宫蕾笑嘻嘻地说道,任何人看到这样美丽的容颜都会惊呆的,纵然是楼无缺这个绝世霸主也一样,不过他至少有一些霸主的魄力,一会就清醒过来了。

  “唉……”楼无缺无言地答应了这个和小孩子一样的凭体,又叹了一口气。

  “好饱啊!”***着刚刚吞了几桌食物的肚皮,宫蕾感叹着,“你肯定你幻化的钞票能通过检测?”

  “当然,表面都是完全模拟,甚至于表层的所谓水印我都用能量形成了一个很薄的膜覆盖在它的上面。”楼无缺傲气地回答,在他面前,除了感情之外没有不可能。

  “啊……听起来好复杂啊,你花了很多的能量吧!”听闻此言的宫蕾惊讶地说。

  “很少啦,大概是三千亿分之一啦!”楼无缺回答。

  原本以为宫蕾会对这一点感到无比惊讶的,没想到宫蕾的第一反应是——眼中冒出无数的金砖,接着便立即上前拥抱住了他!

  “喂,你干什么啊!”楼无缺惊讶地喊道,毫无疑问,当街的这种行为让他再一次承受了“注目礼”。

  没有办法的楼无缺,只好抱着宫蕾往市郊跑去。

  半路上,宫蕾终于回过了神:“我是富翁了!我是富翁了!三千亿啊,三千亿啊!”

  楼无缺问道:“你干什么啊?”

  宫蕾一把抓住了楼无缺的衣领:“怎么幻化,教我!”

  楼无缺疑问道:“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

  宫蕾想也不想地回答:“吃东西!”

  老天,三千亿让她来吃!

  因为俩人都是精神力超高的人物,完全可以通过精神力压制睡眠神经活动,所以他们又回到了前一天晚上的小湖边。

  “能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吗?”宫蕾好奇地说。

  “我不是都给你讲了么?”楼无缺回答。

  “不好听,整一个失恋男人地故事,我要听你成为霸主的经历!”宫蕾不依不饶地说。

  “拜托,你一个女孩子怎么整天想着打仗厮杀的事啊!”楼无缺无奈地说。

  “……”宫蕾对楼无缺怒目而视。

  “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楼无缺笑着回答,此时的他已经卸去了幻化的面具,英俊得不成人形得样子,再加上发自内心的笑,令宫蕾也重蹈覆辙。

  “无缺啊,你……你真帅啊!”宫蕾感叹着。

  楼无缺则在疑惑自己怎么能够笑得出来,自从鹿星紫和公孙瑕死后,他的脸上似乎一直都是死气沉沉的表情,从未笑过。

  “难道是我和南宫磊同化了?”楼无缺惊异地想着。

  不过,宫蕾接下来的话差点令他晕过去:“真是蟋蟀的蟀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