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名动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路途巧遇

名动天下 丫树 12081 2003.08.03 23:36

    

  高奇背著行囊,漫步在森林步道中,据路人说只要沿著这条步道出森林之后,就可以达离蓝海城不远的井风镇,在这里休息一晚后,搭乘镇中每日数班的磁浮列车大约六个小时就可以到达,这种磁浮列车向北可到达也可以直通魁首城,相当便利。不少参赛者贪它方便也会直接用它来当作交通工具。

  阳光透过树叶缝隙落下,别有一番悠闲的风味。

  正当高奇悠然漫步在林间时,左侧树丛突然冒出一个粗豪大汉,穿著类似联邦亚麻制的棕灰色衣服,包裹在大汉充满劲力的身体上,来人大约比高奇高上一个头,头上绑著最近魁首城满流行仿古英雄巾,头发随意的散在肩上,宽阔的背上斜背著一把双手砍刀。

  粗旷菱角分明的脸,还留著一撮性格的小胡须,一双晶亮的眼睛搭上他微带笑意的嘴唇,极有男性魅力,高奇直觉的想到他绝对不是联邦中的人。不单是他带著不合联邦规定的武器,而且那种草莽气质绝不是联邦的制式教育能够培养的。

  果然他一开口就带著一种怪异的口音,用怪腔怪调的联邦语柔声问高奇道:“小兄弟,你有没有看见一只淘气的小麻雀飞过来。”

  教育中心里教授语言学时有提到,早年联邦的语系可以说相当复杂,在联邦年以前,所有各地的种族都操持著自己的一种独特的语言,在联邦统一西半球后,最重大决策法规就是在语言一项,将所有语言统一,由中央发布一种通行全国的语言,也就是现今的联邦语。

  但是听说在东半球的圣土联盟中,与联邦成背道而驰,他们通行一种属于古代的语系,并且发展出许多不同的地方语系,比联邦语复杂多了。

  初学联邦语的人,都会像这位粗豪大汉一样分不清几个联邦母语,所以就是怪声怪调的。

  高奇连忙用东半球中最通用的古体语道:“小麻雀?什么小麻雀,森林树梢那一种吗?”

  那大汉欣赏的看著高奇道:“没想到小朋友你居然懂得我国的语言,令人惊讶呢!”

  在大汉的眼中,高奇身高不过一六五左右,体格在联邦的标准中算是稍嫌瘦弱,与大汉近一九零的高壮身材比起来确实像小朋友。

  大汉微笑道:“我说的小麻雀穿著绿色的衣服,头上束者一段马尾,你有看见吗?”

  高奇这才知道这名大汉所说的小麻雀是个姑娘家。

  摇头道:“我没见著,请问你是来自于圣土联盟吗?”

  粗豪大汉笑道:“圣土联盟?那已经是一个过去的名词了,小朋友看来你的消息不是很灵通欧。”

  突然高奇注意到大汉说话的时候,两边的耳朵不停抖动,显然是功聚双耳的迹象。

  他注意听时才发现有极微弱的声音传入耳朵内,右侧森林一阵细小树枝摩擦晃动的声音,要不是高奇近来内能大进恐怕他也听不到。

  这名大汉居然可以一面和高奇说话一面分心二用的注意森林内的动静。

  这名大汉朝高奇眨眨眼睛,动如脱兔般窜入林内,最难以相信的是他那种由静转动之间,根本毫无预兆,因为视觉残留的原因,感觉上好像这名魁武大汉是被森林扯进去的一样,身法居然能够达到这种程度,高奇难以致信的看著空无一人的道路。

  过了一会高奇才从惊讶回神过来,本来他还有点沾沾自喜自己近日来内能大进,没想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过去他真是井底之蛙,想来不禁有些脸红。

  刚才那名不知名的大汉说早就没有圣土联盟这个东西是甚么意思?会不会高奇发音错了,让那名大汉误会了。

  抬头看看高挂在树间的太阳,压下满肚子疑惑继续赶路。

  ※※※

  水家宴客厅中。

  水旭日手捧著杯子,对著形象各异的几位客人敬酒,朗笑道:“今天我水旭日何其有幸,有这个机会做个东道主,和各位远道而来英雄人物共饮,真是精彩非常啊!”

  一名瘦小的棕袍老人屈著单脚,姿势不哑的仰躺在椅背上,手上还抓著他不离手的乌木烟杆,吐出一口烟圈后,才咭咭的笑道:“我祖问天充其量不过是边荒的一个没用的糟老头而已,哪里有水兄你这么风光,不但手握贵国水运命脉,家财万贯,权力更是如日中天,真叫人羡慕呢?”

  一名妖艳的女子浪荡的笑了起来,姣好的身材随著笑声颤抖著,风情展现无遗,吸引席上男人的目光,骄傲的挺挺上身,才慵懒的说:“祖老,你说这话可酸著呢,谁不知道你祖老一手问天杆在南疆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南疆子弟数以千万计,南疆人见著你可不都要恭恭敬敬喊你一声祖爷爷,用不尽的身家,说起来不比水爷少呢?”

  祖老吞了吞口水,知道这个女人满身刺,可碰不得,恨恨的道:“骚蹄子,你是在消遣我是吧!你那口子手里掌握著南半球商业动脉,我这身老骨头还得请他老人家赏我一口饭吃,哪像水兄自由自在,坐拥金山。”

  水旭日才知道这名妖艳的女子竟是赤喉军南王赤炎的女人,看他一副风骚入骨的模样,不由的心痒痒的,这些由南区护卫士官护送的贵宾,是代表赤喉军到首都参加高峰会谈,全都操著一口异国语言,穿著长相也和联邦人有非常大的差异。

  这次的访团一共有九人,但是有两人已经先去前方探路,剩下的七人,除了妖艳的司魂彤外,老者是东半球中部宽广大陆中,西南疆域中的一个流派,“南地剑派”的耆老祖问天,眼中异芒闪动,周身隐隐透著一股光华,显然在内能上已突破人类体能瓶颈。

  另一旁两名长相雷同的是一对双胞胎,听其他人称他们为“幽天暗地”,是南王赤炎的首号战将,据说两人有种奇异的心灵感应,联手攻击会使威力比一般人联手强大三倍不只,两人阴阳怪气的默默无语,只是喝酒。

  另一名高大的老者更为古怪,说他老是因为他头发像祖问天一样全白,但是一张脸上去又找不到半条皱纹,年纪介于四十到七十之间很难判断,除了介绍时知道名字为傲天啸外,一无所知,他也是沉默不语,低头玩弄著手上精巧的小玩艺。

  离团的一男一女据说是这名高大老者的徒弟。

  另外两名是赤喉军将领,肩宽体硕的刹以猛背上背著双斧,一脸跃跃欲试的兴奋模样。

  另一名长相俊秀如女子的科斯特使矛,眼中精光蓄而不利,有种闲适淡然的味,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特别修长有力的手指,可以想见他挥舞长矛时双手能做极微妙的变化,比刹以猛更令人警惕,也是难得一见的高手。

  水旭日扬手道:“哪里,只是做一点小生意养家活口而已,哪有祖老说的那么风光。”

  刹以猛撑著破锣似的嗓音道:“水前辈,听说你们西半球的武学发展出一种叫作内能的怪东西,特别是叫什么六大世家的更是有独特的武技,这一次来除了参加高峰会外,我刹以猛就是为了见识一下,还请水前辈能多加指点。”

  这刹以猛看来似乎是个直肠子,二话不说就要向人家挑战。

  祖问天吐出一圈烟,嘲讽的说道:“你刹以猛算是是哪根葱,水老比起你辈分高了一级不只,何况现在站的可是水家的地盘,万一伤了甚么东西你陪的起吗?就算你师父‘西荒狼 ’亲来,也要客客气气的叫一声水教头,你……哼!”

  水旭日过去年轻时曾在国家体技院中担任总教练一职,负责研发及教导的工作,为国家培训新血,现今大部分军队的高级干部都曾经接受过他的训练,见到他都得恭敬的叫声教头,祖问天才会这么称呼水旭日。

  刹以猛怒道:“祖老,我尊重你是赤喉军的顾问,所以对你客气,如果你想较量较量的话,我也不会跟你客气的。”

  水旭日暗骂一声,祖问天虽是在嘲讽刹以猛,却暗里鼓动刹以猛出手挑战,让刹以猛试试他的底子,看来这个访团里也是不甚和谐。

  水旭日笑道:“原来是武学大家‘西荒狼’的爱徒,真是英雄出少年,刚勇过人,这一位应该也是贵师另一名高足吧,真是名师出高徒。”

  科斯特清秀的脸上带著淡淡的笑意,拱手道:“哪里,我是西荒门下资质最差的一名,让水老见笑了。”

  西荒狼是东半球圣土联盟中一位地位超然的武学大家,在联邦的纪录中,他是属于东半球西大陆中一支人数稀少的“狼族”后人,这支民族近几百年以来,不断混血稀释,如今可以说已经消失了。

  而这被尊为西荒狼的武学大家,据说已经超过一百五十岁,武技已经超出人所能想像的范围,长期隐居在西北大陆的宽阔草原中,不理外界一切事物,但是今天居然有两个传人出现,难道赤喉军请到这名地位崇高的武学大师吗?

  水旭日不动声色道:“看两位使用的居然是不同的兵器就知道令师的利害,居然能够因材施教,教出两位迥然不同类型的弟子,令人佩服。”

  一般的教派予门下弟子,都只是照自己所学一招一式,教予他人,学成的弟子就算能青出于蓝更胜于蓝,其进境也有限,但是这西荒狼居然能够依不同弟子不同性格,教授不同的武技,可以说已经到达宗师的境地。

  祖问天不禁咳了几下,他南地剑派所教授的弟子不都是使剑的,水旭日这话的意思,指桑骂槐的说他南地剑派教法不入流,气的他一口烟呛在喉咙,

  司魂彤见状娇声笑了起来,祖问天暗骂一声骚蹄子,两名定力较差的青年和伺奉的几名侍卫掉了魂似的盯著司魂彤。幽天暗地仍然面无表情,而傲天啸彷彿微微扯起嘴角,又恢复原样。

  水旭日又道:“刹兄弟既然对水家的粗招劣式有兴趣,这样吧!我就坐在这里,假如你有办法让我在三招之内离开椅子的范围的话,就算你赢了。”

  刹以猛本来以为水旭日怯战,想不到他却提出这样的一个比试的方法,大喜下拔出双斧。

  对水旭日说道:“我用兵器你该不会反对吧!”

  其他人不禁眉头一皱,这刹以猛真是个浑人,水旭日在椅子不足一呎的地方三招之限应敌,还要使用双斧,恐怕水旭日不肯答应。

  没想到水旭日居然神色不变道:“也可以,我只需要一双筷子就行了。”

  这下子连幽天暗地都露出惊讶的表情,要知道刹以猛在赤喉军中以一身蛮力出名,几可生裂猛兽,手中双斧是以钛铁合金打造,共重达一百四十公斤,非常霸道,一双筷子如何能够抵挡。

  只有傲天啸仍毫不关心的玩他手上的小玩艺。

  刹以猛大喝一声,跳到桌上,飞身往坐在主席的水旭日,两人之间近十呎的范围急速缩短,看不出来体型壮硕的煞以猛会这么灵巧。

  水旭日长笑一声,单手一点椅把,借力纵身而上,身体彷彿被一条线扯上半空,就像是完全失去重力牵引,头上脚下飘浮在空中,单手持一双竹筷点上先到左手单斧的尖端,一道真劲以四两拨千金卸去刹以猛左手的劲力,将力道转至下方,顺著势子一个往上翻转。

  煞以猛强劲的力道并未消失,猛烈的冲力将后方一面墙震出蜘蛛网状的裂痕。

  水旭日并没有违反他所说椅子的范围,只是地点换在半空中而已。

  刹以猛也是了得,右手虽然无法直接攻击到水旭日,但是却可以带动刹以猛在半空中利用右手前进的力量,持斧的左手猛然向后挥,惯性重量带动他巨大的身体急旋一圈,左手在周围画出一条半圆的弧线,往水旭日头上猛劈。

  临场经验十足,可以想见他在招式完全展开时的威势。

  水旭日喝声:“来的好!!”

  身体以最不可能的情况下缩成一团,斧面划过离水旭日的脚底不到一吋的地方,险至极点的避过刹以猛的左斧,同时手腕运巧劲断去双筷末端。

  断筷以奇异两条快慢不同的曲线刺往刹以猛双眼,刹以猛反应快速,右斧挥过要挡去第一根的断筷。

  心想这水旭日好深的功力,一双竹筷居然能和他的蛮力抵抗,满心以为这断筷必含著其大的劲道,运足力气打算硬抗一记,再用双斧重炮般的力量,将水旭日打下。

  但是断筷和斧面接触的那一刹那,却是虚晃晃不著力,让煞以猛产生用错力道的难过感觉,第二根断筷却缓上一线到达,强烈的真劲和斧面相交,居然发出金铁交击的声音,此时煞以猛的力道最多只能使上五六分,隐含强劲的能量却叫刹以猛不得不将左手缩回,压住右斧,两斧相击时爆出一阵火花和响亮的声音,运劲一绞,煞以猛才勉强抵去侵体的能量。

  水旭日此时才缓缓落下座位,微笑的看著煞以猛。

  煞以猛重组攻势正准备向前猛攻时,科斯特喊道:“师哥住手!!三招已到,是水前辈赢了。”

  刹以猛仔细算算两招攻势一招守势,确实已过三招,但是都被水旭日以奇妙的身法躲过,根本没有实际接招过,三招的招式都无法使全,叫煞以猛一身功力有力难使,不甘不愿的回到座位。

  水旭日虽然并没有实际上和刹以猛过招,而是用取巧的方式,利用水家名扬天下的身法和战略去取得胜利,但是实际上,明眼人都看的出水旭日的功力比刹以猛胜上不只一筹,现场哪一位敢用一样的条件,去试试刹以猛的双斧,恐怕所有人都没有信心可以毫发无伤的躲过。

  司魂彤笑道:“水教头真是身手尤胜当年,想当初令姑姑在六十年前和圣土联盟的交流会中以令人惊叹的身法技压群雄,获得多少青年男子倾心热爱,水教头的身法却更胜令姑姑当时,令人叹为观止。”

  五十年前联邦与圣土联盟两方互动关系良好,两方各派采访团交换巡礼,当时水家的代表 “水盈盈”以不到三十岁的年纪达到凌渡虚空的境地,当时可是引起两国一阵轰动,凌波仙子称号不迳而走。

  当时幽天暗地也是参加的年轻人之一,想不到一晃眼就是六十年了,忍不住在心里感叹,眼中露出难得一见的人气。

  一声悠悠长叹传出,但却不是出自幽天暗地,而是来自一旁的傲天啸。

  傲天啸淡淡的声音问说道:“你姑姑好吗?”

  一旁的众人不禁诧异,一路走来这傲天啸总是一言不发,所有事都是他两个弟子帮他打理,还以为是个哑巴。

  水旭日恭敬道:“姑姑他老人家身体尚且安康,在水家纵谷别院中居住已经有20年了,傲先生认识我姑姑吗?”

  这傲天啸话中自然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质。

  傲天啸不回答,低头沉吟许久似在感怀逝去时光,语气阑珊的说:“往事已矣,人事已非,老夫累了,先回去休息了。”迳自离开了。

  水旭日看著傲天啸高大的背影,问其他人道:“这人是甚么人,赤喉军中似乎没有这号人物在。”

  祖天问从鼻子哼一声,有些不满的道:“谁知道,南王出发那一天才告诉我们他请来一名和联邦渊源较深的人加入,请我们不要问他的来历。哼!神神秘秘的八成是见不得人的家伙。”

  水旭日低头沉思,他得仔细思考看要不要请问姑姑,这人的来历,他直觉的猜测这个人绝不简单。

  ※※※

  高奇安步当马的漫步在井风镇别有特色的街道间,这些商家店面都摆满了与海洋有关的物品,有时是一幅海天相连的画,有时是许多海中特殊色彩鲜艳的贝壳,相同的事都充满那种浓浓的海洋气息,让人感觉就知道离海不远了。

  井风镇地处往南下蓝海城的交通要道,所以往来的商旅货物更多采多姿,街上人群形形色色,衣著也不像高奇在西区所见哪么单调,少女们耳环项炼和一些小饰品加上甜甜的笑意更添加妩媚的风光。

  这座大约50万人的大镇,相当有当地的风采,在当地政府都市计划下房屋建筑都井井有序,由镇中心的中心公园分九条大道,彼此之间各有巷弄沟通。

  高奇走进位于镇中央的公园,许多小孩子和青少年都在中心宽阔的草地上嬉戏,他放下背包坐在一颗大树底下,享受著午后慵懒的气氛。

  忍不住有一些睡意,想仰躺在树干上打一会瞌睡,没想到一抬头就看到穿著一袭绿色衣服,脸圆圆的女孩子,坐在树上直盯著他,看见高奇发现她后那呆楞的样子,掩著嘴笑了起来,风铃般的笑声回荡在树间。

  高奇惊讶的翻身而起,今天让他讶异的事太多了,先是粗豪大汉不可思议的身法,现在居然又有一个能够无声无息接近他的女孩子。

  红扑扑健康的脸颊上挂著两道深深的酒窝,弯弯的眉毛下是一双精灵的棕色眼睛,眼里满是戏谑的笑意,小巧的鼻子下笑声不断从掩著的双手上散出。

  粉红色披风轻披在女孩子斜肩上,里面穿著的是一套粉绿色连身劲装,腰上系著一条枣红色腰带,脚蹬一双绿色的追风靴,看来既讨喜又可爱。给高奇的感觉就像哪里掉下的山野精灵一般。

  那女孩子见高奇直盯著他,用奇怪的甜腻的语音说道“喂!侬傻楞楞地瞪著奴家作啥,瞧侬呆头呆脑的样。”

  说完又是一阵轻笑。

  高奇一下子还听不懂她在说甚么,疑惑的说道:“你在说甚么,你是谁?”

  那女孩子讶然道:“侬不是会说我们的话,刚才侬不是和那‘晴天下雨’聊了几句。”那女孩子说出“晴天下雨”这话时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忍著笑意。

  高奇此时才听懂原来这女孩子用的也是东半球所通用的古体语,只是口音怪怪的,连忙道:“你也是圣土联盟的人,你是怎么躲在树上。”

  高奇刚才到的时候树上明明没有人,显然是在高奇道后才爬上树,但是以高奇的耳目居然会一无所觉。

  那女孩子有趣的说道:“爬上来的啊,难不成你以为我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啊!”

  见高奇居然点了点头又是呵呵的笑个不停,她好像满喜欢笑的,但是高奇承认他笑的比高奇认识的所有人都还要好看。

  高奇疑惑问道:“你是谁,为甚么跟著我,有甚么事吗?”

  既然她知道他曾遇上那名叫“晴天下雨”怪名的大汉,那想必她在入镇前就跟著他,甚至可能就是那名大汉所说的小麻雀了。

  女孩子叉腰假装生气道:“问!问!问!哪来那么多问题,你不晓得要问一位淑女名字前要先报上大名吗?难道你们联邦的教育没教你们吗?”

  高奇连忙说道:“我是高奇,朋友都叫我ㄚ奇,你呢?”

  那女孩子晃晃高挂的双足,说道:“我叫风绿芽,我师傅都叫我小豆芽儿,来你们联邦玩的。”

  说完双手一撑,轻飘飘的离开树干,轻盈的恍若羽毛般飘落高奇面前,还好是白天,如果晚上见著恐怕还会以为是那东西呢!

  高奇今天已经见过太多惊讶的事,对风绿芽超人的身法也没太大讶异,说道:“那你跟著我有何贵干。”

  风绿芽精灵的眼珠子一转,变成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说道:“我好可怜哦,好不容易来到这里却遇上了一些麻烦,和师兄失散了,我又不懂得说联邦话,语言不通,到处都找不到可以沟通的人,刚才正好听到你和晴天下雨在说话,所以只好跟著你啦。”

  本来高奇觉得是满合理的,风绿芽一面说头越垂越低,好像真的一副孤苦无依的样子,但是一双手却顽皮的玩著衣角,让高奇觉得可信性降低。

  高奇问道:“那你其他的团员在哪里呢?你应该是跟著来参加交流会的访团来的吧?”

  联邦和圣土联盟之间除边境少数交流外,内地几乎无法通行,除非是参加联邦举办的交流会,才有可能拿到通行证。

  风绿芽说道:“我们其他的团员都还在蓝海城,我又不懂怎么去。”

  高奇心想,反正明天他也会顺道到蓝海城乾脆让这风绿芽跟去。

  对她道:“我明天也会顺道搭车到蓝海城,你顺便和我一起去好了。”

  风绿芽闻言抬起头来,一双眼里精光流动,说道:“太好了,总算能够回师傅哪里,你果然是个好人,这样吧,你可以叫我绿芽儿,我就叫你ㄚ奇吧!嘿!很多人想这样叫我,我都不愿意呢?”

  小鼻子骄傲的高高挺起,看的高奇直想笑。

  高奇哑然说道:“是,是,是,绿芽儿大小姐,我现在肚子饿了,想找家饭馆吃饭,大小姐如果有空的话,可否和我一同进餐。”

  风绿芽俏脸微红,小声的说道:“我的行囊都在师兄那,我身上可没半毛钱。”

  高奇说:“不要紧,这是小事,何况联邦中早就不通行货币,只有在和圣土联盟交易的商人才有在使用货币。”

  风绿芽奇道:“不用钱,那你们联邦人是用啥来买东西。”

  风绿芽一路走来万事都有人打点的妥妥当当,根本不需要她担心这种问题,如果不是他硬要跟著师兄做个先头小兵,溜出来到处游玩,就不会遇上敌人和师兄分散。在荒野山林间不辨方向,还差点被抓到,还好她轻功了得,用计脱逃出敌人的包围网。

  高奇拾起地上的背包,说道:“我们联邦人一出生所有相关资料就被纪录在政府中,所有工作财产所得都可以直接在联邦银行的户头中储存,根本不用携带货币,你看,只要手腕上的这条码一刷,就可以直接从户头中扣除。”

  风绿芽饶有兴趣的看著高奇手上浮贴的手环,说道:“如果其他人偷了这条码,不就糟了吗?”

  高奇说道:“这条码纪录了使用者的所有一切,包括样貌指纹,除非是本人使用,要不所有消费单位都不会承认,而且这直接连到联邦通讯网路,如果非法使用全国上下都会知道,无所遁形,所以应该不会有人笨的打这条码的主意。”

  风绿芽讶然道:“这样所有人的行动不就掌握在你们的政府手上,等于是变相的监视吗? ”

  高奇说道:“是有一点不自由,但是却因为如此让联邦中的犯罪率下降许多,既然没有现成货币,一些强盗小偷就不会像一般民众下手,安全多了。以社会的眼光来说,人民只是一个小小的螺丝,政府需要仔仔细细掌握每一个动态,社会才会在稳定中成长。”

  高奇从小在联邦长大,他也不觉得有甚么奇怪的地方。

  风绿芽不以为然的说道:“我实在不敢领教这样的做法,在我的国家中虽然说没有你们便利,但是,每一个人都是自由的存在,独立的个体,难道说你们都不觉得这种集合监视的作法有问题吗?”

  高奇疑惑道:“会吗?可是我还是相当自由啊,既没有人管著我,也没有甚么规定不许联邦人民到处行走。”

  风绿芽一脸不可思议的说道:“我说的是哪种心灵的独立,每一个人都是一中无可取代的 ‘我’,不受拘束的自由,并不是说可以行动就叫自由,你觉得被养在巨大笼子里的老鼠会自由吗?虽然他饮食充沛,甚至活动的空间极为宽广,但是毕竟他始终还是一只被卷养的老鼠而已,并不能说是自由。这是我师傅说的。”

  高奇还是第一次从别人的口中听到这样的理论,说道:“你的想法很有意思,照你这么说联邦人都是一种被圈养的动物,而政府就是那个巨大的笼子,如果更深的说,人也是一种被圈养的动物,而牢笼就是这个世界,那笼子外又是怎样一个世界呢?”

  风绿芽调皮的说道:“那我可就不知道了,说不定只是一个更大的笼子而已。”

  见高奇又深思的样子,忍不住叫道:“你还真是喜欢研究这种怪问题呢?跟我师傅一模一样,都是怪人。我肚子饿了啦。”

  高奇刚想到一个有趣的问题,被风绿芽一打断又回过神来,忙带著风绿芽找餐馆进食。

  他们俩人在一家看来洁净的小餐馆中坐定,虽然风绿芽的服装相当特异,但是联邦中有些怪异的复古服装有时也会流行一阵子,所以倒不是太大的问题,但是风绿芽清新娇俏的模样却是更引人注目,像刚才走在路上就有许多赞叹欣赏的眼光投注在她身上,他本人反而不以为意。

  高奇帮风绿芽翻译餐点,帮她点了一份特餐。

  只见她眉头深锁的看著这些看来一块一块绿色的东西,苦著一张小脸说道:“怎么你们就吃这些东西啊?”

  高奇不以为异的说道:“是啊,这是联邦中满受欢迎的食物,像这个鸡楠特餐,是用鸡汁的元素和蔬菜结合而成,满好吃的,营养价值又高。”

  风绿芽惊讶道:“你们都不直接吃肉啊菜的吗?我在港口中不是有看到有人捕鱼吗?”

  风绿芽一路走来南区招待都是用自然食物,让来自圣土联盟的他们不觉得饮食有所不便。

  高奇解释道:“因为近几百年来自然动物数量剧减,虽然联邦努力复育自然环境,近年来才有一点成就,所以所有自然食物都必须经过严格的管制,虽然还是有在卖,但是价格相当贵,而且也限于一些特定的餐厅,我们一般的民众几乎很少吃到。”

  风绿芽哦的一声,看高奇吃得自然,勉为其难的插一块看来类似肉类的却是但绿色的物体放入口中,味道倒是没啥问题,就像是一块吸收太多水分的猪肉,咬起来像是豆腐放上两天乾乾的感觉。

  吃了几口就不想再动了,忍不住怀念起过去不起眼的食物。

  高奇见风绿芽放下叉子,也不好意思再吃,开口问道:“对了,你怎么会跟访团分散的。 ”

  风绿芽试了一口水,还好水味道一样,说道:“我和师兄出来先探一下路,谁知道却遇上 ‘炙世教团’的人,打又打不过人家,只好逃了。”

  说来轻描淡写,当日是由炙世教团中四大护法加上一位上位武将围攻他们俩人,师兄打伤两大护法,才换得一隙空档,让体术超群的她先行逃走向师傅报讯,她并不担心他武技高强的师兄,就算打不过,他也有自保的能力。

  反倒是她却被那个上位武将追踪而来,还好她机灵用声东击西的策略,引走敌人,说来实在不值一晒,她先抓只倒楣的小松鼠,用浅量迷药迷昏,放置在森林深处,再躲在一旁,敌人功力高深,只要稍有风吹草动,都会被他察觉,所以把刚醒来的松鼠当成她追踪而去。

  高奇疑惑的问道:“炙世?那是甚么?是那位晴天下雨的名字吗?”

  风绿芽又咯咯的笑起来,俏皮的说道:“晴天下雨,是我给那家伙取的名字,但是如果你这样叫他,保证你这个脑袋恐怕不会乖乖待在脖子上勒。”

  高奇讶道:“那他是甚么人。”

  风绿芽道:“到他是现在东半球三股强大势力中炙世教团的一名上位武将,自从圣土联盟最后一滴血脉断绝后,整个政局就呈现四分五裂的状态,其中最有实力的有三股势力,分别是“炙世教团”,“赤喉军”,和“东方旗”三个集团。

  这个人叫做秦宇,霹雳刀法在炙世教团中称得上是首席,人称“晴天霹雳”不过我看,也只是雷声大雨点小,所以给他更名成晴天下雨。”

  高奇惊讶道:“圣土联盟分裂了,难怪那位晴天…嘿…下雨,会说圣土联盟已经不存在。 ”

  又问风绿芽道:“那你是属于哪个势力。”

  风绿芽骄傲道:“我才不属于哪个势力呢?我和师傅都住在珠海中的离世岛中,如果不是夏姊姊来请师傅帮三大势力调解,我们才不管他们打的你死我活。”

  珠海在东半球中央大陆南方外海,分布许多小岛像是炼状首饰般,所以称作“珠琏岛群”

  ,离世岛可能就是其中之一。

  高奇问道:“夏姊姊,她又是什么人啊?”

  风绿芽一脸景仰道:“她呀,可了不起了,她是来自于圣土中最神秘的一支民族,长年在 ‘白夜沙漠’中隐藏著,只有在世界****时才出来指引世人正确的路途,告诉你一个小秘密欧,我偷听师傅说过,夏姊姊已经超越人类所能修习的体能极限,到达一个神秘的境界,不管是一举手一投足都是那么让人景仰…”

  高奇连忙道:“等一下,你说的白夜沙漠是在哪啊?在东半球中就我所知道,唯一的沙漠地带是与南区衔接的米亚大沙漠啊?怎么还会冒出个什么白夜沙漠。”

  风绿芽给他一个大白眼。

  风绿芽道:“居然不知道白夜沙漠,真不晓得你们联邦的教育教了些甚么东西,难道你们从没提过这块被称做人类瑰宝的地区。”

  高奇搔搔脑袋说道:“课堂中所讲授圣土联盟的地理语言和历史典论,都是按照联邦新历年541年,当时的教育总长所召集研究小组所编著的,据说误差不会超出千分之一,但是从没提到过有白夜沙漠这地区。

  而且圣土联盟据说近千年以来居然在科技与技术发展始终在原地踏步,关于圣土的一些相关记录也部分被酌量删去,以免与联邦的技术发生混乱。”

  高奇在风绿芽怜悯的眼光中不禁有些脸红,以往联邦给他们的教育在风绿芽的眼中彷彿是多愚蠢的事,太相信联邦和电视媒体所讲的事,所有不合理的事被讲久了就好像是被扭曲的合理化了,不少联邦人都相信东半球圣土联盟所统治的地区,都还是处在一种野蛮的时代,对自己的高科技发展沾沾自喜,好是高人一等一般。

  风绿芽叹道:“你们被你们的政府洗脑的太严重了,你们所熟悉的历史,所相信生活方式,难道都不会有半点疑虑吗?

  像是当年“东帝”与东半球原生民族结合成为一个政治实体,在短短五百年期间发展出宇航技术,与联邦的“西皇”协定划分宇航航道,将土、火、水三个卫星区别为东半球的空域,这件事情你们可知道?”

  高奇摇摇头不是有很信心说道:“可能是跟政府高层的决策有关,怕会影响一般人民的生活,所以才不告诉人民。”

  风绿芽见高奇仍自欺欺人,忍不住道:“好,那我说一个和两岸有关的历史,我敢说你所知道的绝对跟事实有非常大的差距。”

  高奇皱眉盯著不像是在开玩笑的风绿芽。

  无力的呻吟道:“你说吧!我正听著。”

  风绿芽道:“你知道当年真祖是怎么死的,当年真祖所统领的四支军团,为何会分作两个阵营对抗,我敢打赌联邦教你们的,绝对跟我所知道的事实有很大差距。”

  高奇皱眉道:“真祖不是在闭关后,圆寂归去,当时举国一片哀悼时,真祖的二弟子和三弟子企图颠覆当时真祖所创的联邦法规,领著一群叛乱的将领闯入圣殿,企图夺权专政。”

  风绿芽接著说道:“是不是你们新皇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大义灭亲,将所以有意谋反的乱党一一清光,在难以推辞,众望所归的情况下成为联邦的主宰,君临天下,哼!”

  话说完忍不住小鼻子哼了一声。

  高奇大讶道:“难道不是!!”

  风绿芽叫道:“放他的乌拉屁,圣土人谁不知道当年真祖欲将位置传给资质性格都较优秀的三弟子,他气愤不平,表面上欣然同意。私底下却联合当时一些民间势力阴谋造反,害死真祖,罗织罪行将其他同门师兄弟赶尽杀绝,再以圣者之姿登上宝座,真是卑劣至极。 ”

  高奇忍不住万分惊讶破口而出道:“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