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名动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关键人物

名动天下 丫树 14656 2003.11.03 17:08

    圣域

  联邦最禁忌神秘的区域,它位于武学殿堂“流沙岛”北方五百公里处,由于联邦长年封海,禁止一切活动,因此更添加了它的神秘感。

  在联邦的历史中,只知道这里是真祖“金永圣”悟道之所,联邦一切社会人文活动都与此地隔绝,仅有经过圣殿允许者才能进入,时间仿佛被禁锢停留在这神秘区域中。

  长老会肯让高奇这“异族者”进入,这还是圣域千年来头一遭。

  左鹰堂双臂施力,轻巧的将小艇停泊在一处简单的渡口。

  “诸位,请跟我来吧!”左鹰堂将小艇系住,谦和的挥手示意。

  高奇、佟少祺等人加上执意跟随的水天月,踏上这传说中的秘境,只是想不到会如此“简单”。

  这小岛,还真是名符其实的小,从外观上来看,大约半日就能绕行全岛一周,岛上有着和缓的山丘与不甚茂密的热带丛林。

  缓步进入山丘间的小道,荫凉的环境孕育出不少鸟兽,各色鸟禽走兽似乎不怎么畏惧他们这群外来者,在他们左近探头探脑窥视着。

  这是圣域?一点都没有什么神秘紧张的味道,至少也要有着大雾或是瘴气,最起码也要有插着什么禁止生人进入的标示嘛!

  风绿芽拉着高奇的衣服问道:“高奇,这里真是联邦禁地吗?看起来怎么像是什么渡假小岛。”

  这句话真是问到众人的心坎里了,这地方就差没有白色沙滩和几把阳伞,看起来就跟一般观光度假用的小岛没什么两样。

  高奇低语道:“我也不知道,当联邦人十几年了,我也从没听人家说过圣域中的景象,也许圣域只是名称上有些严肃吧!要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在此停留了数十年的时间。”

  佟少祺凑上一脚道:“我看这里八成只是掩人耳目的前哨站,圣域一定还有古怪的地方。”

  穿过丛林小道,在眼前开阔的平地上,有着几处用石板搭建起来的屋舍,可住上约十数人不成问题,更让人觉得丈八金刚摸不着头绪。真有渡假小屋?

  一路沉默引路的左鹰堂停下脚步,微笑道:“各位请在此地留步,接下来的路程需要高奇一个人前往。”

  佟少祺抛了一个眼神,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朱火庆粗着嗓音道:“那怎么行!谁知道你们到底搞什么古怪?圣域有什么了不起,老子什么地方没见识过。”

  左鹰堂脸色微敛道:“诸位是来自异邦,所以并不了解圣域对我们所代表的尊贵地位,我并不怪各位。就圣域的传统,这里称作‘离界’,大凡进入圣域者,在此地需斋戒十日,仔细思考自身一切牵挂与凡世情感纠葛,如果真的能净化一切疑虑,才可进入圣域。当初我进入圣域前,在此地日夜不眠思考了七日,才决定踏入圣域,请各位严肃看待这一件事情。”

  左鹰堂神色间露出一副凝重略带自傲之色。在联邦人的思想中,进入圣域等于必须切断一切凡尘牵挂,以虔诚净化的心灵进入。

  联邦许多前辈先贤进入圣域后,就像消失一样,再也没有任何讯息,这也是要如此慎重的原因之一吧!

  风绿芽紧张的拉住高奇的手,意外的发现水天月也扯着高奇另一只手腕。

  不同的国家社会中有着完全迥异的习俗与文明,他们这些生长在圣土的人,同样对联邦这个社会文明感到陌生。

  水天月问道:“既然这个地方这样重要,为什么没见到任何守护的人,看起来就像是完全不设防一样。”

  “年轻人说话怎么这么不谨慎,当我们几个老家伙全都是木头吗?”一把略带喜感的苍老声音突然出现在他们的左侧。

  所有人转头看去,只见到四名衣着十分粗简的“老者”,或坐或卧的出现在树荫下,似乎他们早就在那里待着。只是,他们进来之前,树下明明就空无一人。

  说他们是老者,其实就外观来看挺不合理的,中央发话的小个子,满头乌黑的发丝,两眼精亮有神,有着一副十分讨喜的面孔,让人一看就觉得十分和蔼可亲,他脸上的皱纹看起来就像是深深的笑纹,红红的饱满脸颊让人无法推断他的年纪。

  其他三位形态各异,个头最魁武的跌坐在地上,他的高度还比站着的另一名背着他们,白发苍苍的同伴还高,光亮的脑袋找不到任何皱纹,就像一块伫立在地的岩石。

  还有一个直接侧躺在树根上,姿势十分怪异,右脚撑地,左手顶着脑袋,身体就像座拱桥撑起,一动也不动。满脸似乎从没整理过的胡子,掩盖了他的五官,纠结的头发,随意披在地上。

  “守门者,好久不见。”左鹰堂恭敬的拱手问候。

  “又是你这小子,这次怎么带了一大班人,难道那些老东西又要派人进入圣域吗?”小个子老者饶有兴致的看了看这帮奇怪的队伍,看到高奇时,诧异道:“咦!这小子有点古怪。”

  如岩石般的巨汉张开眼睛迅速扫过高奇一眼,其他两名老者也将注意力摆在高奇身上。高奇只觉得好像突然变成透明一样,被多种不同探视能扫过。

  左鹰堂道:“这些是来自于圣土一方的朋友们,圣殿特许他们进入离界中。而这位乃是圣土军团长高奇先生,他将进入圣域中面见大长老,为联邦维持了千年的法规,亲自向大长老请益。”

  “圣土人?不是吧!他的体质能量虽然异于常人,但却是正宗联邦心法,正符合联邦贤者‘达钦’所言,浑沌归元,虚实唯一的正统内能境界。左小子耶!你别跟我们开这种玩笑,他怕是你们圣殿近年来培养出来的人选吧!”发言的黑发趣致的老者,两眼严肃的紧盯高奇,口气却是再轻松不过。

  高奇有些错愕,虽然他曾想过他的经历或许在误打误撞中,正符合了当初联邦初年“内能之父”达钦学者所提出的最原始的内能学说,但他一身所学,混合了圣土独特的体技,与从西娜身上学到的电磁转化,按照道理来说,已经与联邦技艺有了些许的差距,但这守门者却一口肯定高奇是正宗联邦心法,难道三者竟然有共通之处吗?

  左鹰堂眼神怪异疑惑,拱手道:“不,这位真是圣土的军团长,虽然不清楚高奇先生的所学源流,不过他同时也是真祖遗物‘紫电’的拥有者,可以证实他确实也与联邦共出一脉,或许是这个原因吧!”这推论虽然有些牵强,但也是唯一可以解释这种异常状况的理由。

  “‘紫电’!?……难怪、难怪,你说你要去见大长老,为什么?”

  高奇致礼道:“我此趟而来是为了阻止戴蒙的野心蔓延,希望联邦能摒弃成见与圣土联手,只是长老会坚持要大长老应允,才肯动用联邦古文明战舰,可是这却是我们目前唯一的希望。”

  “什么古文明战舰?”黑发守门者一脸不解。

  水天月道:“就是自远古时代存留下来的文明遗迹啊!圣殿研发多年才将这奇特的飞航舰艇改造完成,你老没听说过吗?”这可是联邦近年来的大事呢!

  守门者摇头道:“从没听说,我们兄弟在此地守护圣域已经好久好久的时间了,久的连我都忘了自己几岁了!记得我当初来的时候还是个年轻的小伙子呢!那时候达钦贤者还亲自为我们解说了他的新发现,那真是让人怀念的往事啊!那景象到现在还是很清晰,至今也不晓得过了多久。”

  所有人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眼前这黑发守门者,外貌上看来也不会超过七十岁,若照他估算的时间推算,他起码已经满两百岁以上,就算是依联邦人长寿的标准来看,也是极其惊人的。

  风绿芽眨眨眼睛讨好道:“老爷爷,那你怎么看起来这么年轻?”

  守门者眯着眼,摸摸肚子笑道:“是吗?呵呵~”

  风绿芽挑挑眉道:“老爷爷,我们也一起进去圣域,你说可不可以啊?”

  守门者摇头道:“小朋友,你们就算想去也是无路可走。圣域可不是寻常地方,说走就能走的,只有特定的人才能在特定时间中进入圣域,就算我想放行,圣域也不会同意的。”

  佟少祺以蹩脚的联邦语道:“真有那么奇怪吗?”

  守门员眯眼严肃道:“不信啊!尽可以试试,但是我得先说明,在我守门的岁月中,来了不少用各种管道找到此地的人,其中不乏比你们更高强者,但是我只见过他们一次,后来就从没见过他们出过圣域了,说不定你们可以遇见他们。当然,只要他们还存在的话。”

  西娜低言道:“此处的磁力场比北极地更为密集复杂,完全无法测量出实际距离与方位,空间扭曲与错置,极有可能产生任何奇怪的变化,无法估计危险程度,最好的建议是不要进入。”

  佟少祺问道:“左兄,你不是进过圣域吗?真有那么复杂?”

  左鹰堂摇头道:“当年我选择进入圣域,花了三昼夜时间才勉强徘徊在大长老闭关之处边缘,是大长老以声波引导指示,我才能够一窥圣域景貌,但那种奇妙的景像我也不便多说,我也不懂那是怎样的状况。”

  风绿芽凑到高奇耳旁悄悄道:“会不会跟西荒狼莫问老师的居所是一样的情形?”那种奇妙的精神幻象确实很像圣域的情况。

  高奇点头道:“或许,不过此地的能源波动更为复杂,很难说。”

  左鹰堂道:“那就请各位在此地停留等候。高奇,请跟我来。”

  眼看高奇跟着左鹰堂进入林间,风绿芽紧张的扯着水天月道:“会不会有危险啊?”说完自己失笑道:“我在担心什么,以高奇现在的力量,不管遭遇什么样的事情都足以应付,我真傻。”但风绿芽的眼光总离不开高奇消逝的通道口。

  水天月揽着她的肩头,亲匿道:“傻ㄚ头,喜欢上这样一个奇怪的人,确实算傻了。高奇似乎总和一些奇异古怪的事情脱不了关系呢!”

  风绿芽同感点头道:“真是如此耶!自我们认识高奇以来,所遇见的经历,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唉!该说高奇运气不佳,或者是他根本是天生的惹祸精呢?”

  佟少祺肯定道:“我看啊~八成是后者的机会居多。”

  此话一出,众人不由得心有戚戚焉地点头。

  高奇耳后一阵发痒,情不自禁抓了几下。

  “怎么了?”左鹰堂奇怪的看着高奇古怪的模样。

  “没事、没什么。”

  两人快步穿过幽径,眼前海天一色,他们居然横跨了整座小岛,这座“小”岛确实是名符其实。

  左鹰堂站在小道尽头,扬臂道:“这就是通往圣域的入口,我的职责只能带领你到此地,请吧!”

  高奇举目望去,除了眼前一片蔚蓝海水与成群飞舞的海鸟之外,根本见不到任何东西,难道所谓的圣域是藏在海底吗?

  高奇蹙眉道:“左兄,这哪有什么入口?你别唬弄人了吧!”

  左鹰堂神色自若道:“刚刚守门者就说过了,圣域只为它所允许的进入者在特定时间中开启入口,我只能依着圣殿自古流传来的时刻带领你来到此地,其他的,还得看高奇你的际遇造化了。”

  左鹰堂说完后,即抱拳致礼退回小径,就这样丢高奇一个人在这空无一物的海岸上。

  “搞什么?”高奇始终觉得这些联邦圣殿中的人有些古怪。

  高奇看着空旷的海岸线,心里毫无头绪。在西荒时,还有科斯特为他们引路,让他们得以面见圣土最伟大的武学宗匠,窥见那种至高无上的心灵力量。但此时,却只有几群觅食的海鸟在海面上来回穿梭着。

  高奇在狭窄的岩石礁岸来回寻找,但却是徒劳无功。这片岩岸大小只有约数百公尺,两边的尽头都是数公尺落差的峭壁,高奇几乎连峭壁都攀下去一一检视过,远近数十里的海面高奇也没放过,就是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

  时间早已过了中午,阳光渐烈,高奇只得找了棵宽叶树下躲着,看着海面发呆,心里面虽然焦急,他们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了,但是却也无可奈何,这些联邦圣殿中的人到底搞些什么鬼,圣域真的那样神秘吗?神秘到连入口都如此难找。

  高奇看着来往飞舞的海鸟,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心急如焚的高奇也想不出任何方法。习惯性的思绪越飘越远,心里面千百种思绪缓缓渗了出来,想着在圣土的遭遇、想着联邦政局的变化、想着遥远彼端的伊人……

  慢慢的,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在高奇的众多思绪中凸显了出来,但高奇却抓不到那是什么,好像有什么异样的念头一闪而过。

  眼前仍是一片蔚蓝海洋,天空甚至见不到几片浮云。

  有着灰黑色羽毛、长长的脖子上顶着长喙,头上有着鹅黄色羽冠,这是海滨港口都常见到的杂食性海鸟,一群群往海面俯冲,钻进水中后停留约数秒时间,再浮上海面,嘴里几乎都衔着银白色小鱼,然后一再重复这个过程,一直到它的胃里撑满了食物后才满足的飞往岸边,应当是筑巢在那,也许还有着几只嗷嗷待哺的幼鸟。

  一切似乎平静的没有什么不妥之处。

  “啊!”

  高奇脑中闪过一道灵光,像全身通电般跳了起来,开始往海面狂奔而去。海鸟们因高奇突然的行动而受到了不小的惊吓,纷纷振翅飞起,在天空盘旋飞舞着。

  高奇越过岸边礁石,纵身往有数尺落差的蔚蓝海水跳下。

  “果然是这样!”高奇低头看着脚下,在他脚底板下虽然是波澜起伏的海面,但是他却没有因此落水,仔细看去,有一道约手臂宽的蓝色礁岩隐藏在水面下,将海水分隔开来,所以那些觅食的海鸟们在穿入水中时,永远是分成两种相反方向,如中分线般在礁岩左右两侧入水。

  要不是高奇坐下来发呆,怎会在无意间发现这种看似正常的微妙变化。

  这就是通往圣域的道路?可是是通往哪里?延伸在海平面上尽是一片汪洋而已。

  高奇正在思索,这奇怪的礁岩什么时候出现?为何在他刚刚检视海面时却没有发觉,他很确定刚刚明明就没见到这臂宽的蓝色礁岩。一个波浪打了上来,高奇的脚踝却慢慢被海水淹没。

  “啊~潮差!”高奇击掌道。

  这条蓝色礁岩因为颜色与海水相近,所以就算因退潮接近海面时,也不容易被发现,而且要走在这条礁岩上,只有在退潮最低点时那一段时间,现在海水又缓缓升起而淹没这条唯一能指引高奇的通道。

  高奇没有任何迟疑的余地,潮水已经慢慢盖过他的脚踝。在阳光反射下,水底下的蓝色礁岩缓缓消失,大约再过几分钟,这条蓝色礁岩就会再度消失在海中。高奇开始沿着这条奇怪的“道路”放足狂奔。

  这条蓝色礁岩似乎并非人工搭筑,而是纯粹由海浪日积月累堆积而起,高低起伏不定,有些地方的海水已经深及大腿,但高奇却不得不一步步踏在礁岩上。

  礁岩左拐右弯,有时绕了个大圈、有时却只剩下约手掌般宽度,麻烦的是海底也有着如迷宫般的礁岩,形状几乎和高奇脚下的蓝色礁岩一模一样,怕一个不留神就失去指引。

  过了约半刻钟的时间,高奇停下脚步,身处茫茫海中央。刚刚的来的小岛早已经不知所踪,站在礁岩之上,海水刚好淹到高奇肩膀,如果风绿芽跟来,早就淹过头顶了。

  “奇怪!没有路了?”高奇脚往前探,礁岩确实已经到了终点。

  高奇深吸了口气,潜入水中。阳光透过澄清的海水将水中景物变成如薄雾般的世界,高奇眼光一扫,原来前方不是没有路,前方数尺处有着一块礁岩,有着半人高的一处黑黝黝的入口,只是被海水淹没而已,不知有多深。

  高奇又冒上水面,踮脚站在礁岩上,因为现在高奇只剩下颈部以上能伸出海面。

  难不成圣域真是建造在海底?

  高奇脑中思绪电转。海底就像是另一个神秘的宇宙,其中奥秘仍是现今人类极欲探索的所在,不晓得这条通道究竟通到何处。

  都已经到了入口,没有任何迟疑的理由,高奇深深吸了在地表世界最后一口气,一个翻身入水,如鱼般矫健地钻入洞穴之中消失。

  “呵呵~你这小ㄚ头还真有趣,如此说来,圣土倒也算是一个挺不错的地方。”守门者拨动着柴火,红色火光照亮了四周。

  风绿芽扬着清脆如铃般的笑声道:“老爷爷,那有空的时候你也到圣土去拜访一下啊!”

  守门者开朗笑道:“去不了喽!我都一大把年纪了,哪还有力气到那么远的地方,何况,我还得守着这块圣域呢!”

  水天月疑道:“老爷爷,你不是说这块圣域只有特定的人才能进入,既然寻常人等都无法进入,那你们究竟在守卫着什么呢?”

  守门者应道:“小姑娘,我们并不是为了限制人们进入圣域而守卫在此地,而是为了更重要的原因。”

  “喔~什么原因啊?老爷爷,你就说嘛!”风绿芽好奇心大作,跳到守门者身旁,张着水灵大眼望着他。

  守门者摇头道:“不能说、不能说,反正与你们无关,你们只要乖乖在这等你们的小情郎回来就行了。”

  “老爷爷!”两女胀红着脸颊骂道。

  一旁的诸星突然眼神锐利的一扫四周,长年生存在沙漠那种艰难环境的百族人,对于周遭的细微变化特别敏感,仿佛天生的异能,诸星似乎感觉到环境有些不寻常的变化。

  “喔~小伙子感知力还真不错,居然只比我们这些老家伙晚一步发觉。”守门者若无其事笑道。

  佟少祺等人,身手矫健的一跃而起;朱火庆握紧新铸的龙牙刀,眼神犀利的环顾四周;风绿芽抽出腰间弯刀,与水天月并肩站在一块;西娜冷静的搜寻四周,确实有着很多不寻常的能源体在附近活动着,能靠他们这么近才被他们发觉,来袭者本事也不小。

  四名守门者仍维持着他们一贯的姿势,发言的黑发守门者高声道:“既然都来了,何必缩头缩脑的?全都出来吧!”

  这些闯入者还真听话,守门者这么一吆喝,纷纷从幽暗的林间窜出,居然有四、五十人之多,身形剽悍,行动出奇迅速安静,像支规律严谨的军队。

  他们没有遮掩他们的面目,从脸孔特质可以区分出这些全都是联邦人,而且毫无疑问的全都是一流好手,特别的是,在他们发间都放置着一具如发饰般的蓝色物体,十分显眼。

  风绿芽叫道:“你们是谁?三更半夜鬼鬼祟祟的,八成不是好人!”

  一名左眼上横着一道疤痕的老者站出来,冷然道:“在下是白道存,与各位没有任何恩怨,但是基于立场关系,今夜势必只有一方能留在世上。”

  这白道存看起来就是那种刚硬古板到无法理喻的那种人,说话也处处充满一意孤行的味道。

  “白道存?你是白家的人,白练堂跟你是什么关系?”黑发守门者诧异问道。

  白道存不由得错愕,仔细看了看眼前这黑发老人,道:“白练堂是我父亲。敢问阁下是?”

  “父亲,难怪长的这么像。都过了这么多年头了!唉~”黑发守门者自言自语的叹了口气,摇摇头,没有回答白道存的问话。

  白道存虽然讶异这老者居然认识他的父亲,但是却也改变不了他们今夜的行动。也不再深究这老者奇怪的态度,手一挥,数十人的部队将场中众人全都包围了起来。

  “动手!”一声令下,刀剑尖锐的摩擦声大响,杀气弥漫。

  “哼!人多的一方,不一定代表有绝对优势。”黑发守门者只淡淡看了他们一眼。

  轰~整个地面突然剧烈摇晃了一下。

  原本如磐石般不动如山的其他守门者,在同一刻出手了。守护这块神秘区域本来就是他们的职责,对于来意不善的擅入者,也没甚么话好说的。

  燃着熊熊火焰的营火突然变成往四面八方狂奔的流弹,火星随处流窜,四名守门者以超越常理的高速穿梭在火星间,火焰突然旺盛起来,将四周照的亮晃晃的,佟少祺等人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四、五十名来袭敌人眨眼间全倒了一地,只剩下那名叫做白道存的老者,横刀胸前,疾退到数十步外。

  这四位圣域守门者一身功力全都到达了惊人的人类极限,稀薄的天壁对他们似乎没有太大影响。看他们超乎寻常的速度,一点都感觉不出他们都已经是超过两百岁以上的老人。

  白道存眯着眼,似乎一点也不讶异眼前的情况,他道:“圣域里居然还藏着像四位这种人物,看来圣殿也保留了不少实力啊!”

  风绿芽叫道:“喂!现在剩下你一个了,该怎么办啊?要不要投降算了。”

  白道存嘴角扯着笑意,眼神凌厉道:“小姑娘,要强攻圣域这联邦最神秘的区域,难道我会只带这些人来吗?补充一点,刚刚你们说的也没错,人多的一方不一定有绝对的优势,但是人数相差悬殊时,人多的一方绝对就是胜利的一方。”

  嗡嗡~一种很奇怪的空气震动声从四面八方响起。

  如黑云般的飞行船几乎挡住半个天际,风绿芽等人从未见过这种形状的飞行船,前宽后尖,像着某一种昆虫的型态,在机腹有着两圈奇怪的叶片急速旋转,那种奇怪的震动声就是从此处发出。这样的东西居然能飞?

  一个个人影络绎不绝的跳下飞行船,人数难以估算,起码是好几个师的部队。

  在这种能量极其缺乏的时刻,这样大手笔的行动恐怕不是一般人能够执行。以这种兵力,就算是想攻打任何一座城池,都绰绰有余了,何况只是占领这样一座小岛,敌我两方的人数差距实在太多了。

  白道存眯眼看着佟少祺等人,道:“如果你们肯放下武器,或许还能保留个全尸。”言下之意,他们是非要将他们这群人彻底铲除,绝不留下任何活口。

  面对这样的威胁,粗犷刚猛的朱火庆把龙牙刀扛在肩上,搓搓长满厚茧的手掌道:“来了联邦这鸟地方这么久,总算能好好伸展一下了,要不然啊!连骨头都要生锈了。”似乎一点都没将眼前的景况放在心上。

  水天月有些担心,蹙着眉看着风绿芽道:“绿芽妹妹,你们有把握对付这么多人吗?”

  风绿芽好像一点都没感觉到压力,她仍是笑的灿烂,点头道:“放心吧!这种小场面又不是没遇过,等等记得跟紧西娜姐就行了。”

  西娜没有多说废话,她早已经做好战斗前准备。全身覆盖的电子护甲透出一种奇妙的光泽,将她全身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肌肤包裹起来。

  油亮的护甲将她高挑的身材衬托得更完美,在腹部与两手腕外缘呈现金属鳞甲的形态,微微闪动着一种诡异的蓝芒。

  乌黑的发丝因静电效应而缓缓扬起,明亮的眼中居然隐约可见电光窜动,搭配上她近乎冷酷的冰冷表情,形象十分特异。

  佟少祺和诸星相视一眼,佟大少长鞭一抖,自信道:“谁输谁赢,那也得试试才知道!”

  白道存眯眼看着眼前这一群奇怪的人,他们的状态十分轻松,一点都没有将眼前这优劣明显的局面放在眼里,他们真的以为能跟千人以上,专司战斗的军队对抗吗?

  是惊吓过度导致不正常,还是这些人真的有把握能与他们的部队对抗?

  白道存手一挥,战斗开始了。

  高奇头一抬,居然从水面冒出,他不是在海底洞穴里面吗?怎么又有水面?高奇舔舔嘴唇,确实是淡水啊!他居然是在一条宽敞的河川中?!

  高奇左右张望着,黑黝黝的水面上映着一抹土黄色的月轮。仰望天际,厚厚的云层堆积着,土鸣月在薄雾般的云层中,勉强露出半边脸孔,飘落几缕光线。

  高奇在海底洞穴中左钻右拐,顺着不甚宽敞的通道前进一段不短的距离。

  他还以为所谓的圣域是像百族地下城一样,建立在海底的远古气穴中,可是现在他却又浮上水面,是他弄错路了吗?

  在海底洞穴中,他并不觉得他有往上的感觉啊!反而是一直往地层下行,怎么会进到这条河里?真是奇怪。

  那他现在在哪里呢?

  高奇游向河边,河边散布着许许多多大小不同的鹅卵石,真是越来越诡异,这种石头不是在山溪中经过不断流动翻滚,才会形成的吗?他明明是在一片热带岛屿之中,如果真的游到了某一座岛屿中,也该是附近的小岛而已,怎么会在这种奇异的环境出现?

  “难不成我又进入了精神障壁之中?感觉起来又不像啊!”高奇试着将精神力探往四周,这里确确实实只是普通的平地而已,而且很有可能是一个峡谷平原地形,虽然感觉到有异常的磁场丛聚,却也不觉得有什么异常。

  “年轻人,过来!”一个苍老和煦的声音突然自高奇左侧出现。

  高奇真是吓了一大跳,差点没吓出一身冷汗来。他已经将精神异力全面开放,但是他始终没感觉到他身边有着任何生命的迹象,那眼前这名坐在岸边的老人是从哪冒出来的?

  “老先生……你……是人吗?呃~我没有污蔑的意思,只是?你……真的是有血有肉的人吗?”高奇知道自己这样问很蠢,但是从西荒狼莫问的例子来看,高奇知道很多时候眼睛所见的,不一定就是真实。

  白发苍苍的老者转过头来,和蔼道:“年轻人,放心吧!虽然我剩下的时间不多,但是现在仍然可以算是活人吧!”

  问的奇怪,答的更是奇怪,什么叫做可以算是活人?

  高奇恭敬道:“你是大长老?我叫高奇,圣殿长老会要我来拜访你的。”

  大长老从外表上看真的很“老”,别说他那满是皱纹的脸,整个人就像是脱水过一样瘦小,跟个十几岁的小孩子一般高矮,白发垂肩,两个耳朵出奇的厚实,看起来极不对称,但闪耀在他眼瞳中饱含深邃智慧的湛湛波光,高奇这辈子只在一个人眼中发现过。

  高奇续道:“大长老,你跟我认识的一位长者感觉好像。”

  大长老干瘪的嘴呵呵笑道:“你说的该不会是圣土的莫问先生吧!”

  高奇惊讶道:“大长老,你……你怎会知道?圣土与联邦的距离如此遥远,两国又几乎互不往来,你怎会认识莫问老师?”

  大长老转回头去,说道:“人存活在这个世界久了,自然会懂得一些稀奇古怪的门道。何况在这个星球中,‘讯息’是无所不在的,只要懂得存取的方法,就算距离再遥远,也不过是触手可及的范围而已。认真说来,我并不认识莫问先生,不过在‘讯息’中,莫问先生却zhan有很大的空间,让我不得不知道他。你懂得我在说些什么吗?”

  高奇点头道:“大长老果然是联邦的智者,相信你曾与天壁这伟大的生物接触过,所以才能与她作讯息的交流。”

  大长老突然转过头来,一反刚刚和蔼模样,眼睛圆睁厉道:“伟大的生物?!你称她作伟大?年轻人,是我已经老得耳朵出了问题,还是你说错了?对于这样一个可怕的物体,你居然称她作伟大的生物。”

  高奇结实的吓了一跳,没想到大长老突然对他的话产生这么大反应,他嗫嚅道:“可怕?可是……天壁……嗯……该说是这宇宙中的另一种形态的生命体,她为了保护我们水蓝星而停留在这星球数千年之久,将自己的身体与血肉做为资源,供给全水蓝星的人类使用,这……不该称为伟大吗?”

  听了高奇的话,大长老情绪平复下来,悠悠叹了口气道:“保护水蓝星?另一种说法确实如此,可是那又如何呢?换个角度来想,水蓝星不过是她培植的一块牧场罢了!而我们这些人类,亦不过是她所豢养的一群牲畜,我不知这该称作伟大吗?”

  高奇眼睛圆睁,张着嘴巴说不出一句话,老半天才勉强自喉间错愕道:“什么?!!”

  大长老缓叹了口气,道:“高奇啊!你可知道为何我和圣域元老们要待在这扭曲的空间狭缝中如此长的时间,就是因为我们不愿也不肯丧失自我啊!唉~可惜我的时间已经快到尽头了,恐怕我们再也无法等待天壁真正消散的那一刻了。”

  高奇先消化刚刚的错愕后,呐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明白天壁会将所有拥有超凡灵智的人在他们生命消失那一刻,将他们吸收,不过这种状况只是为了不让这些超凡灵智消逝而保存他们的意识。我不懂,为什么你们会如此害怕呢?”

  大长老摇头道:“吸收与消灭又有何差异呢?并不是每一个人都乐意接受这样的一个结果,可是我们却没有选择的余地。当我们的生命走到了尽头,却发现我们无法保存独立的意识,只能接受唯一的结果,就是让天壁融合为一,这实在让人憾恨啊!”

  高奇默然,他当然能理解大长老的想法,当初他听到莫问老师解释天壁的作用时,他心中也有着同样的疑问,虽然天壁出发点或许是好的,但是这种方式真的适合每一个人吗?

  不管愿不愿意,当拥有超凡灵智者的生命走到了尽头,只能像水滴回到大海般被融合、甚至消失独立意识。

  高奇语气有些薄弱的反驳道:“可是也有人曾以独立的意识状态离开水蓝星啊!虽然只有几人哪……可是至少有人办到过。”

  大长老叹了口气,点头道:“我知道,可是那毕竟是极少数中的少数,就连你,你自问能达到那样的境界吗?”

  高奇张大嘴巴,无法肯定,就算他一身所学已经到达圣土大圆满境界,他还是不能肯定当他生命消失时,是否能以自我独立意识离开天壁,因为那无关肉体力量,而是另一层次的精神力量。

  大长老道:“就是这样,我们也无法知道我们是否能够办到?所以,经过长久的讨论,我们想了一个办法。”

  高奇道:“什么办法?”

  大长老肯定道:“不要让灵智离开这块区域。”

  “嘎~”高奇愕然。这是什么荒谬的想法,人有办法可以控制灵智在躯体死后不会消逝吗?难道无形的灵智可以用盒子装起来不成?

  乌云终于整个遮盖住天空,月黑风高夜,这种天气换个角度想想,似乎也是一个适合杀人放火的理想日子。

  熊熊烈焰由小岛边缘开始窜起,由外圈往内沿烧,除了能飞的生物能在浓浓黑幕中窜出外,其他的生物恐怕难逃这场灾祸了。

  佟少祺慢慢将鞭子缠在手臂上,看着四周慢慢被火光包围,缓道:“还真是斩草除根啊!”

  白道存语气中略带敬意道:“这圣域跟我们家族有着很深的仇怨,不是针对任何一个人,但也针对任何一个人。事实上,我还真没想到在如此遥远的异域中,居然存在这么多高手。”

  超过千人以上的精锐部队,训练时间超过三年。强化体能与经脉利用新研发出的灌顶法,数倍提升士兵的能量,加上精心打造的武器与装备,竟然不到半个时辰就死伤过半,对手居然只有十人,仅仅十人。

  西娜全身包裹在一层圆形光幕中,身体自然而然让磁力托上半空,就像一个刺眼的发光体一样,电弧形成的触手像是能受她意识控制般活动自如,超过数万伏特的电压扫过敌人,简直是所向披靡,跟个发电厂没两样。

  水、风两个小ㄚ头紧紧跟在西娜身边,敌人根本连靠近她们都不可能,所有远距离攻击武器只要进入西娜电弧放射范围,必自动引爆,根本发挥不了什么屁作用。

  朱火庆可能是里面打得最是痛快认真的,仔细听听远方传来敌人的哀嚎声,就知道朱火庆大概杀到哪个地方了。

  诸星与四位守门者各据守小岛一方,逐一歼灭登岸的敌人。

  别提圣域守门者超过两百岁以上的惊人功力,找上他们的敌人只能说是自寻死路,就连诸星这年轻人,也是来自圣土最神秘的族群,百族未来的族长候选人。他凭借着夜色与丛林,简直与环境融为一体,神出鬼没的本事更是让敌人闻风丧胆。

  白道存似乎不太将己方的死伤放在心上,他从开始战斗至今,都与佟少祺站在原地对峙着,看着他的士兵逐渐被一一歼灭,也不见他采取过什么样的措施。

  佟少祺将长鞭仔细依着一定规则缠在手臂上,谨慎而认真,他以沉静的口吻道:“看你这有恃无恐的模样,似乎你们主要目标也不在我们身上,该是去找高奇麻烦了吧!”

  看了看所有敌兵中,眼前担任指挥官的白道存显然是最厉害的一个,只是要对付他们,这样的力量只能拖住他们的脚步罢了!敌人的主力应该还是在对付联邦圣域中的人吧!

  白道存眼中闪过一丝欣赏道:“小伙子确实有些小聪明,既然知道我们主要的焦点是放在高奇身上,那也一定知道对付他的人必定是顶尖的精锐,可你似乎也不是挺担心,就这么相信你们的军团长吗?”

  佟少祺朗笑道:“高奇如果是那种被人家三两下就打发的人,那他在圣土不晓得死上几万次了,何况我要是走了,到哪再去找像你这样的对手。”佟少祺有些手脚发痒,他可是好久没遇见值得动到他宝贝鞭子的敌手了。

  白道存眯眼道:“不妨告诉你吧!白家出动了家族中所有红级以上的一流高手,其中不乏比我更高明者,就算是现今联邦军队中,也没有几个人可以跟他们对抗。就算是如此,你还是不为你的同伴担心吗?”

  佟少祺露出一口白牙道:“与其为你们几个找错对手的同伴担心,不如先替你自己担心吧!”

  佟少祺肩膀微张,绑着鞭子的手臂前伸,一股惊人的气势立即展开。

  一直以来都与高奇同行的佟少祺,在这段岁月中也有了惊人的进步,不管在眼界或是武技上,都有了显著的成长,只是常待在高奇这怪胎身边,一直没有显示出来而已。

  白道存点头低语道:“后生可畏啊!唉~可惜,如果他还活着的话,成就一定也跟你差不多吧!”白道存脸上堆着一层愁绪,看起来似乎老了几岁一样。

  佟少祺高声叫道:“你在说些什么,到底打还是不打?”

  白道存双眼爆出精芒,扬眉道:“想找死的话,我倒是很乐意送你一程。”

  高奇冷抽了一口气,呐呐道:“那……那么那些圣域元老们全都将精神……呃……嗯~该说是将全部灵智寄托在大长老的身躯之中喽!那该是多庞大的精神力量啊?”难怪完全感觉不出这空间还有其他人的存在,原来这些传说中的圣域元老终于也耐不过时间这个大敌,一个个都仙逝了。功力就算再高,人类的躯壳也是有使用限度的。

  高奇续道:“可是你们如果不肯让天壁将你们的灵智吸收的话,为何不试图突破天壁呢?而要等待像戴蒙这种怀有不良意图的人替你们将天壁除去?”

  比较直接的办法,干脆以肉身状况离开不就好了,反正他们身体中“携带”着其他圣域元老的精神,只要离开天壁范围,应该就不受天壁限制了吧!

  大长老与圣域元老的思想方式其实与西荒狼莫问已经非常相似,他们同样具有神游的力量,能探知到天壁这庞大能量的存在,也知道人一但失去躯体之后,灵智就全都会被天壁所吸收容纳,但他们却采取与莫问老师截然不同的方法。

  他们全进入圣域这个奇妙的区域,在这个可以说是扭曲的空间中,他们保存了自己完整的灵智力量,利用类似于联邦灌顶的方法,让所有人的精神与智识能够存在而不灭,这种匪夷所思的方法,简直叫人无法想像。

  大长老用他充满深邃智慧的眼瞳看了高奇一眼,现在高奇知道那是包含了数十人,近千年以上的智慧累积,大长老叹道:“你以为我们没想过、没尝试过吗?”

  高奇脑中灵光一闪,击掌叫道:“啊~古文明战舰!”

  大长老点头道:“没错!在许久以前,我就极力研究这种能摆脱天壁影响的宇航舰,目的就是希望能藉由这种机械动力的机具,载运着圣域元老不灭的灵智离开这颗星球。”

  高奇道:“那你不是成功了吗?古文明战舰确实能够不受天壁影响而离开水蓝星啊!这也是我来的原因。”

  大长老摇头道:“虽然物理性的机体能离开天壁,但是却无法将无形的灵智带离水蓝星啊!唉~为了那一次的行动,我们还损失了好几位元老的灵智。一突破天壁,虽然寄托在其他人身体中,可是他们的灵智却仍然被天壁所吸收了。唉~可惜他们已经等待了那么久的岁月,想不到最后却落得同样的结局。”

  高奇可不敢问他们到底等了多久,问道:“那你们是默许戴蒙的行为喽!难怪联邦一直没有对南区进行任何强制性的行动,放任戴蒙去研发这种可怕的武器。”

  大长老点头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唯有如此,水蓝星人才能真正摆脱掉天壁,也唯有如此,我们这些人才能真正达到自由的境地啊!”

  高奇摇头道:“我十分敬佩你们的成就,不过我仍是认为你们错了!天壁既然保护着我们经历了如此遥远的距离来到这颗星球上,又以自身的血肉为养分,滋养着我们这些微不足道的人类们,不管是从哪一种角度来看,我都不认为她对我们拥有任何敌意。”

  他续道:“可惜说这些话都为时已晚了,就算能改变你们的想法,天壁的消逝也已经无法阻止,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去除聚神器的威胁,以免造成水蓝星严重的崩坏,那将会是全球的大浩劫。不管你们同不同意,就算是用抢的,我也会取得战舰突破天壁,阻止这一件灾难的发生。”高奇说完后,转头就想走。

  大长老露出深思眼光,说道:“等等吧!也许你的想法有几分道理。在我们之中,也有不少人跟你的想法相似,只是我们从未想过另一种方法罢了!”

  高奇转头道:“那你们是同意借给我喽!”

  大长老慈祥一笑道:“真祖的继承者,我们怎样都该给几分面子吧!”

  “咦!!”话还没说完,两人同时感觉到周围磁场的变化,接着整个地面全都开始摇晃起来。

  高奇叫道:“怎么回事?”

  大长老严肃道:“有人破坏了这个空间,企图强行进入,看来我的时间真的已经到了尽头了。”一旦这个奇异空间崩裂,大长老的躯体也面临极限了,到时候,所有圣域元老与大长老这些超凡的灵智,都将被天壁所吸收。

  高奇拱手道:“我会完成西荒狼莫问老师与天壁的托付,请放心吧!你们绝不会被永久困在天壁之中的。”

  大长老叹道:“希望如此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