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名动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勇闯圣殿

名动天下 丫树 13315 2003.10.20 19:07

    高奇满腹疑惑,眼前带路的女子一身素白,看起来十分年轻,大概没有超过四十岁,长相十分冷艳,但还没有到西娜那种从骨子里透出的冷漠,而是一种近乎寂然平淡的态度,风格独特,隐约在她眉间可见挥之不去的愁意,这让她平添了一份风霜与成熟的韵味。

  高奇从未对一个陌生人感到这样的好奇。她就像沙芷君一样,给他一种很温暖的感觉,但高奇确定从未见过她,听她自称雷琼飞,应该是雷家的人吧!

  但雷家的人怎么会认识他的父亲?两年前,雷虎所说的那个人,会不会就是眼前这名既陌生又熟悉的女子。

  高奇心思晃荡,沉默不语,盯着眼前带路女子的背影发呆。

  雷琼飞在一处院落停下,说道:“这是我雷家为各位远方的朋友准备的居所,各位在联邦这段时间中,都可居住在此地。邀月清宴为期三天,每日都有不同的主题。半个时辰之后,今天的重头戏‘凝星’就要开始,各位可自由参与,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尽管吩咐。”在院落内站了两排担任接待的仆人,向他们恭敬的鞠躬行礼。

  佟少祺皱眉道:“等等~我们这趟来是应联邦圣殿邀请,商议共同对付戴蒙的大事,怎么会将我们就丢在这里。我们何时要进圣殿?还是你们联邦的决策单位会过来与我们商议?”

  目前一等大事应该是尽快促成圣土与联邦的合作,以去除戴蒙与聚神器所造成的灾害与威胁,怎么还有空办什么流水席宴。

  聚神器这异星武器已经造成整个水蓝星天壁的稀薄与消散,更深切影响到生活在水蓝星上所有人的生命安危,可是看这些联邦人,似乎完全感觉不到事态的严重性,这……未免太离谱了吧!

  雷琼飞一脸平静道:“这我就不清楚了。雷家只负责接待各位,若圣殿方面有进一步通知,我们会马上知会各位。”语毕后朝他们盈盈一福,转身离去。

  “请稍等一下!”高奇实在耐不住好奇,跟上去喊住雷琼飞。

  雷琼飞看着高奇,失神一愣,眼光似乎透过他见到另一张脸孔,神色和煦的问道:“军团长,还有什么事吗?”

  高奇居然有些手足无措,靦腆道:“可以请问一下,你刚刚见到我的时候,突然叫了一个……好像是什么‘高刚’的名字,怎么回事呢?雷小姐是否认识跟我长得很像的人?”高奇知道这样问实在很不礼貌,但他对这女子十分介意,她与高奇的父亲是否是旧识呢?

  雷琼飞淡淡回应道:“没什么,只是军团长跟我一位多年不见的朋友很像,一时脱口叫了他名字,真是失礼了。”

  高奇挥手道:“不、不!听你这么一说,我也十分好奇这名叫高刚的男子,是不是真的跟我长得很像。想想我圣土与联邦相差何止万里之遥,居然有长得跟我相似的人生活在这水蓝星一角,那不是很有趣吗?这个人是否在新康城呢?”

  雷琼飞心道,这圣土军团长的好奇心未免也太过旺盛了吧!

  她嘴里仍有礼道:“不!我已经十几年没跟他联络过了,我也不清楚他现在在何方。”

  风绿芽走上前来问道:“高奇,发生了什么事吗?”她不懂高奇干嘛一直缠着这名女子扯东扯西。

  “那我就不打扰了。”雷琼飞趁机离去。

  高奇呆看着这带给他十分奇异感觉的女子背影,不晓得在他心中那份无法形容的感觉,是怎样一回事,有些急切、有些紧张,以及诸多的疑惑。

  佟少祺走上前来,嘴里边骂道:“这些仆人根本就不懂圣土语,一问三不知,把我们就这样丢在这里,搞什么东西嘛!要不是我们得依靠联邦那什么古文明战舰来离开水蓝星地表引力,干脆我们圣土自己行动算了。可恶!”

  高奇收敛起心神,思索片刻后道:“联邦一向没将圣土摆在同等地位上,说句难听的话,圣土一方对长年处于科技尖端的这些联邦高层来说,只算是野蛮的次等民族,要不是看在蓝海水家的面子上,我们恐怕连进首都的机会都没有。”

  诸星握拳道:“哼~太瞧不起人吧!以为这种虚华的假象就是进化的代表,认为自己高高在上了。嘿!干脆大闹一番,大家一拍两散算了!”

  朱火庆喝道:“说的好!自从来这什么鬼地方之后,老子闷了一肚子鸟气,不显点威风给这些目高于顶的联邦人瞧瞧怎么行?”

  佟少祺挥手道:“别胡闹!我们这趟来是为了促成联邦与圣土的合作,我们的敌人是戴蒙与那天杀的聚神器,敌人都还没打,我们就自己窝里反,还合作个屁。高奇!你也说句话嘛!”

  高奇搓搓下巴,眯眼道:“我赞成诸星的想法。”

  “嘎!”所有人不由得错愕,一向懒散平和的高奇,居然会赞成诸星这种方法。

  佟少祺骂道:“高奇,你疯了?”

  高奇语带玄机道:“我们是要闹闹这场邀月清宴,而且要闹得人尽皆知、轰轰烈烈!联邦三家皇族跟所有联邦人沉溺在安逸的假象中太久了,是需要有人给他们好好打上一剂强心针。既然没人对我们圣土一方有任何期待,那我们也不用对他们太客气!所有人好好准备一下吧!”

  水天月纳闷道:“准备?准备什么!”

  高奇眼底放光道:“准备好趁手武器、修养精神!我们要直接闯进圣殿!”

  这是最简单直接的方法了。

  所有人面面相觑,那不是更严重?弄个不好,联邦与圣土会马上翻脸,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

  凝星,光辉灿烂的星辰显现在雷家庄园的天际,这是利用虚拟雷射光仿造而成的星海实况,人们可以悠游在各光彩斑斓的星系之间,观察从古自今仿佛未曾变过的星际,漂浮在身旁的氤氲雾气在光线透射下,瑰丽而梦幻。

  但这始终是人为的假象,真实的天际比这还要来得壮阔、丰富,而且极其多变。

  高奇站在宴会入口,心里面想着的是在遥远白夜沙漠的百族地下城,在那里所见到的那一段终身难忘的景象,是无法用任何人工架设出来的极致风光,比较起来,这雷家所谓的“凝星”,可笑的像是三岁小孩的程度。

  “诸星。”高奇点头示意。

  诸星摩拳擦掌,从袋里拿出一颗拳头大的褐色物体,在手掌中一捏,呵呵笑道:

  “这可是我特制珍藏的好东西,保证让这些联邦人大开眼界。”

  诸星运足臂力,将手中百族制造用来取代狼烟的“闪光弹”,往会场的天空一丢。

  轰隆~~

  爆炸声响起,场内正专注观赏凝星的宾客一阵慌乱,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情。随着爆炸声后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他们毕生从未见过的景象。

  如脱疆野马般的白色光华,不仅照亮整个雷家庄园,压过那什么所谓的凝星,在新康城远近数十里,都可见到一阵强烈的白光往四面八方奔走,光芒不再是单纯的直线照射,而是像瀑布般宣泄而下。

  狂流的光彩掩盖了所有人,但光芒接触皮肤却没有任何温度,那是一种类似磷光的物质,是白夜沙漠中一种夜行生物身上的特产。

  这种亮如白昼的异常景象,在新康城的天际维持足足一分钟,让所有首都的人民全都见到这不可思议的景象。

  “你们在干什么!”身为主人的雷浩,厉声叫着。

  高奇等人全都换上一身圣土军装,腰间配挂着随身兵刃,气势凌人的沐浴在白光之中。

  高奇淡然的眼神扫过底下错愕的宾客,淡然道:“我们已经决定了,现在就往圣殿一行。若联邦方面没有给我们正面的回应,那我们也不必苛求联邦挺身对抗水蓝星的大敌,我们会立刻带着所有战士们返回圣土,准备迎接未来艰苦的战役。”

  底下哗然一片,若圣土部队一走,第一个沦陷的必定是蓝海战线,因为水家必定不会再相信联邦政府,甚至有可能在圣土军团护航下,全数撤到东半球。

  赫连霜跟在他大哥身旁,见到水天月也是一身劲装站在其中,唤道:“小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水天月眼神坚决道:“蓝海水家支持圣土的决定,若圣殿仍决定放弃蓝海,那我们水家也没有任何义务为联邦错误的决策牺牲水家子弟宝贵的生命,就算水氏一族自联邦除名,也在所不惜。”此言一出,在场与会人士一阵惊呼。

  公孙齐阴恻恻道:“哼~自不量力的家伙,你们凭什么闯圣殿?”

  赫连战天露出一口森森白牙道:“是给你们圣土面子,才邀请你们来到新康,别给脸不要脸。”

  高奇眼光一扫,几乎他以前在飞讯新闻上常见的联邦大人物全都到齐了。

  赫连、唐与雷家三家皇族当然列身其中,赫连家除了稚气未脱的赫连霜外,赫连战天那副好战的脸孔让他记忆深刻。

  公孙家掌权派几乎全员到齐,连第三代的公孙尚凯都来了,只见他一脸妒恨的看着水天月站在高奇身畔。

  唐家与雷家关系深刻,与会者更多,高奇熟悉的唐子峰与雷虎脸上仍是有些鼻青脸肿,见到这种剑拔弩张的场合,两人全都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若能在这种大场合露脸,对他们来说当然是提升自己身分的大好机会。

  陈家似乎没有派人参与这场奢华的宴会,像这种浮夸的场合,确实不为一向务实的陈家所喜好。

  这些六大世家的高手们,对以前的高奇来说,都像是高不可攀的偶像与目标。但在今天高奇的眼中,这些所谓的顶尖人物,却是一群看不清现况,仍在为一己之私做着春秋大梦的可怜人。

  高奇将精神提升至通透的境界,眼眸变得更加深邃黝黑,精神异力攀升至有史以来的高点,将这些联邦的高手们全都笼罩进他的精神空间中。

  从他低吟的嗓音中,吐出的每个字虽然轻,但是却清清楚楚的透进每个人的耳朵里,更透过刻意的传播,将声音以雷家邀月馆为中心,传播到整个新康城中。

  高奇叹息道:“我曾经以为联邦是先进而且极度文明的国度,但是我所见所闻,却跟我所想像的有着极端的差距,联邦人在这场进化战争中已经落后太多了。在千年以前,真祖的时代中,联邦有着获得超脱凡俗的绝佳机会,但是物质的力量却压过精神的追求,联邦忘却了精神文明的本质,走进了自我毁灭的死胡同。”

  高奇每一句话都蕴含着深刻的精神能力,把些许从天壁取得的精神印记,像刻字般,将每句话镂印进所有人耳里。

  唐子峰的等级太低,根本感觉不到高奇精神异力的辽阔,自然也不觉得高奇现在正在做的事情有多么奇妙,他骂道:“你在胡言乱语什么!疯了不成!”这个时候当然没人理他,连雷虎都若有所感。

  高奇继续缓道:“戴蒙或许是所有联邦人中第一个感觉到这种情况者,他选择了极端的手段,要在破坏之后再重新创造。不管是圣土的炙世、虚幻国度,甚至是来自遥远星系的异星人,他们都在寻求一种突破。姑且不论他们的作法是否正确,但他们仍隐约的感觉到了,且对现况极端不满,因而采取了最快但也是最让人无法接受的方法。但是,不可否认的,他们对水蓝星都有着极为深刻的感情,不管是yu望,或是渴望拥有。”

  高奇语气中含着一种不符合他年龄的苍凉与辽阔,试图向这些联邦顶尖人士阐述这整件事情的背景与动机。

  雷琼飞道:“我不懂你的意思,难道戴蒙所做的才是正确的吗?”此言一出,所有人颤动了一下。

  高奇停了一下,扫过众人,发现所有人开始注意他所讲的话,摇头道:“戴蒙想利用外星科技将天壁完全吸取,让全水蓝星动力全都消失,动机并不单纯。除了他强烈的权力欲外,他更想拥有天壁的力量,那是一种超越任何生命的无上力量。”

  当天壁透过西荒狼莫问向高奇显现她的力量时,高奇就知道那并不是单纯的能量而已,而是包含了无法想像的经验、智慧与辽阔得没有边境的慈爱,那才是天壁的力量所在。

  公孙齐眼神闪过渴望的利光道:“无上力量?这可有趣了,难道军团长认为我们这些人全都是只懂享乐的驽钝之材,根本不配与戴蒙对抗吗?”

  高奇眼神转为严厉道:“公孙家确实不笨!你们提供大量的晶石,供戴蒙建造聚神器,但是你们知道聚神器会将水蓝星变成怎样的一个地方吗?”

  公孙齐一拍桌子,喝道:“别在那血口喷人!我公孙家与戴蒙向来毫无瓜葛,根本没有任何来往,你这样污蔑我公孙家,到底是什么意思?”虽然这消息在联邦已经传了很久,可是还真没人敢这样质问公孙齐。

  高奇眼光盯着眼神游移的马永铨道:“你们费了那么大功夫,让马家父子潜伏在水家二十多年,偷走水家的紫晶护心镜,变成聚神器的核心,造成圣土动力尽失、内部动荡,但是你们获得什么了吗?戴蒙有告诉过你们他想做些什么吗?”

  众人将眼光摆在马永铨身上,公孙齐狞笑道:“无凭无据,难道就凭你这外来者随便几句话,就想把公孙家变成联邦公敌吗?依我看,你这挑拨的动机才叫人可议,谁知道你圣土是不是跟戴蒙串通好了?”

  高奇语气平淡道:“至少我圣土明确的与戴蒙站在敌对的一方,而你们呢?仍在游移不定。天壁已经消散到所剩无几,眼看水蓝星就要失去所有抵抗的能力,但是我看不到你们有任何举动,这该是常理吗?蓝海城的百万居民全都是你们的同胞手足,但是联邦政府却将其视若蔽屣,使得许多蓝海人民生命白白牺牲,这是联邦常理吗?!”

  说到最后,高奇眼眶有些发赤,沙爷爷的白白牺牲,说到底都是因为联邦中央的腐败与自私。

  高奇将议题从大方向的进化角度切入,配合著他独特的精神力量,让雷琼飞等能力到达一定程度者,感受到他深切的情感,更明白天壁的真实面貌,再针对公孙家一切不合宜的行动强力抨击,由深入浅,开始将话题拉回目前的情况。

  “我们见不到需要即刻出击的理由,现在联邦虽然失去东、北两区,但是一切经济活动仍持续正常进行,戴蒙顶多取得领土的支配权,但却得花费庞大资金使两区正常运作。反观我们西区透过缩小范围集中军力,可维持长时间的正常运作,加上新开发的能源足以供应西区中、北方数年活动之用,以我们现在的军力想去与戴蒙硬碰硬,实在没有胜算。”赫连震东从头到尾全都稳稳坐在座位上,点着烟,他在商言商,剖析联邦的现况。

  高奇收敛精神道:“若没有聚神器这异星武器,或许联邦这种以逸待劳的措施是相当高明的策略。各位或许都已经知道,南区的天空已经出现相当可怕的景象,连戴蒙自己的南区军民都被迫离开南区,可以想像那是怎样一种可怕的灾变。假如天壁的能量让聚神器吸收殆尽,这种可怕景象扩展到全水蓝星,姑且不论戴蒙是否能控制聚神器庞大的能量,难道各位认为你们所谓的新生能源,就能让你们置身事外吗?”

  赫连震东带着邪气、俊美的脸,露出严肃表情道:“难道军团长有办法证明,聚神器也会将我们的新能源全都吸走吗?”

  从戴蒙叛乱发生至今,西区凭借着近年以来圣殿研发出来的古文明战舰,捍卫着神州精华的区域,更在天壁消散稀薄之后,发现这种新生的能源,提供西区绝大部分都市所用,截至目前为止,仍没有丝毫枯竭或是让聚神器吸走的迹象。

  西娜代答道:“你们所谓的新能源,只不过是一种落后的能量体,在我帝……呃,在圣土的记载中,这种称作‘核子动力’的机械性能源,早就被其他无污染的能源所取代,想不到在这里还见得到这种古老的能源。”西娜差点脱口说出自己地球帝国的名字。

  公孙齐不屑的勾勾嘴角道:“谁知道你是不是信口开河、胡说一通?”

  赫连战天道:“公孙老头你别插话,喂~你有办法可以证明这什么核子动力会被聚神器所吸收掉吗?到目前为止,这能源都完全不受聚神器影响。”

  西娜没有正面回答赫连战天的话,她站出来几步,闭上眼睛,双手平伸,让人搞不懂她这样做有何意义。

  “搞什么?”雷虎与唐子峰站在人群前面骂道。

  高奇手贴在西娜背脊上,将两人体内波长调整至一致。与其去说,倒不如让这些联邦领导人见识一下可能发生的情况。

  “喂!说话啊!”唐子峰不识相的走上前来,伸手就要推西娜与高奇两人。

  佟少祺伸手一拦,喝道:“唐痞子!干什么?滚下去!”前面三个字是用联邦语骂出,所以唐子峰听得很清楚。

  唐子峰楞了一下,突然、也没想到,这圣土人怎么会知道其他人给他的浑号,退下了几步,突然醒悟后,怒火上扬骂道:“你这番子骂我什么?”

  佟少祺抱臂站在唐子峰面前,气势凌人,压得唐子峰根本开不了口。

  唐学忠叱道:“别丢人现眼!回来。”唐学忠哪会不清楚自己的儿子有何本事,赶紧叫住唐子峰,免得自取其辱。

  唐子峰一脸不驯,怨毒的看了佟少祺一眼,不甘不愿的退回去。

  嗡嗡的鸣叫声从四面八方响起,所有人都感觉到周围空气中的含电量突然高度上升,皮肤上的汗毛全都竖立了起来,一阵麻麻的感觉游走全身,四周的灯光忽明忽暗,情况有些诡异。

  “天哪!有鬼。”昨天刚被狐麒捉弄,仍心有余悸的唐子峰脱口而出。

  从雷家邀月馆可以看到大部分的新康夜景,那原本该是非常美丽的一个景象,但是此时却让众人一阵心惊胆跳。

  远方的灯火就像是有志一同的切断电源一样,黑暗从城市外围的大楼往内呈现圆形收敛,极快的扩张它的势力,但内缘的灯光却更加灿烂,在邀月馆中的灯火更是千百倍的加强了亮度。

  “磅!”“匡啷~”爆炸的声音与玻璃落地的声音不绝于耳。

  新康城的能量全都被导引到邀月馆来,透过游离的电子灌输进西娜的身体中,让西娜就像个发光体一样,她修长的身体被磁力缓缓推升,漂浮起来。

  高奇把手离开西娜背脊,现在的西娜聚集了相当于整座城市的电力,比上次在圣土作磁能放射时更强上许多。

  新康所有居民全都跑到漆黑的街道上,看着夜空中出现一个耀眼的“太阳”,而且刚刚还有一段很奇怪的对话,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轰隆~”终于,新康城的所有光源全都消失殆尽,全城陷入一阵黑暗的寂静之中。

  全城唯一有亮光之处,就是在雷家邀月馆,那像是第二颗太阳的光源。

  赫连震东终于变了脸色,喃语道:“这……太不可思议了。”

  ※※※

  圣殿

  几道白色人影匆匆走过复杂的圣殿廊道。

  “二长老!新康方面有大事发生了。”一脸严肃的高大老人,脸上显露着焦虑的表情,背后跟着几位同样装束的老者。

  二长老如枯槁的脸孔没有太多惊奇,最显眼的是他那把长得惊人的白胡须,看不出到底有多大年纪了,低垂的双眼闪过一丝光亮,他道:“很不寻常的能量波动,来者的能力很不简单。鹰堂呢?”

  胖长老颔首道:“鹰堂带了人手正在主殿戒备,二长老,你觉得来人那种奇特的能量波动是不是很像……那个人。”

  二长老两眼圆睁,旋又闭上道:“他或是他的传人终于也肯回到圣殿了,走吧!如果真是他回来了,鹰堂挡不住的。”

  ※※※

  高奇驾轻就熟的将圣殿大门推开。两年前他劈开这两扇门逃出联邦,经历了那么多的波折后,今天他又回到这里了。

  背后的佟少祺等人,跟圣殿武士们打得不可开交,西娜看起来最是轻松,她身上仍聚集数亿兆赫的电力,虽然只是随手一拨,当场便将数名圣殿武士电昏过去,像他们这般鲁莽的闯进联邦圣殿,恐怕是圣殿创立以来头一遭吧!

  “侵入者何人!报上名来。”左鹰堂带领着新皇护卫团共一百一十名战士严阵以待,他们全是联邦最顶尖好手,但是面对眼前这名青年,却有着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高奇看着曾奉送一掌给他的左鹰堂,心中没有太多情绪。

  抬头看着宏伟的宫殿建筑,圣殿的存在是所有联邦人心中尊贵的殿所,但是千年以来,层层的条文规律将圣殿绑成了一个畸形的大怪兽。

  也许西娜说的没错,联邦在某些地方仍落后得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高奇报拳道:“圣土高奇来访,特地登门请求圣殿号召联邦人民抵抗戴蒙的侵略,时间紧迫,如有冒犯之处,请多见谅。”

  左鹰堂握紧手中长刀,喝道:“无礼者!圣殿乃是联邦最尊贵的地方,岂是你说来就来,还不束手就擒。”

  高奇漫步走向广场,毫无畏惧道:“水蓝星已经面临到生死存亡的关键,没有时间可以在浪费在繁文缛节上,请一名可以作主的人出面好吗?”

  “荒唐!”左鹰堂岂能让高奇这样放肆,长刀化作一道青龙,狂奔至高奇脸面,速度够快够狠,可惜对手是高奇。

  高奇眉间含煞,手指上扬,在半空中画出几道弧线,指间一弹,一道气劲击在青龙的额头,刀气瞬间涣散,左鹰堂身体只微微一顿。

  “咦!”高奇有些错愕,他经过了数次提升力量,一身功力已经到达圣土大圆满境界,虽然只是单纯一击,但也包含了太古力无上气劲,居然对左鹰堂起不了多大作用。

  左鹰堂迅速牵引刀势,在有限空间中不断劈砍,造成气流迅速凝结,双手微拉刀身后,组织成一团白光往前猛扑,如山洪爆发的能量宣泄而出。左鹰堂速度虽快,但手中那把刀却清晰的印入所有人眼中,他确实已经把握到刀的特性,进入高段的武道颠峰。

  高奇已经到了开宗立派的武道大家境界,岂会看不出这其中的巧妙,身形不退反进,往前“挤”入左鹰堂长刀可及的范围。

  “喝!”左鹰堂不敢大意,聚集全身力量灌输在刀上,速度在不可能的状态下再度提升。

  高奇不闪不避,在刀锋已经几乎贴近胸襟,刀气将透体而过时,两手握拳猛然合击,妙到颠峰的敲在刀身之上。

  这除了高奇一身功力与锐利的眼光外,还要有一颗够强的心脏才行。

  以高奇现今的功力,随手一记都是足以裂碑碎石的聚劲真力,左鹰堂虽然功力异常强横,但仍比不上高奇这怪胎。

  两股能量一冲击,左鹰堂虎口爆裂,刀虽未脱手,但是人却给硬生生震退几尺。

  他每退一步,脚下广场石板都留下了深深的脚印,显示两人冲击力道之强。

  “老大!”在场的护卫团成员一阵惊骇,队长居然经不起人家随手一拨。

  左鹰堂稳定身形,凌厉眼神紧锁住没有趁胜追击的高奇,手中长刀居然留下两个拳印,此人功力已经到了难以想像的程度。

  高奇十分讶异这左鹰堂的难缠与强悍,几乎与白亚明不相上下,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全都退下。”二长老出现在圣殿阶梯口。

  数道白影瞬间出现在高奇身旁,看过去全都是些白发苍苍的老者,仔细算算也有个十七、八人,这些人的年龄加一加起码超过两千岁。

  这些站在联邦金字塔最顶端的人物,面对高奇也丝毫不敢大意,谨慎的围着他。

  二长老两眼闪过不敢置信的情绪。眼前的青年一脸平静,身上感受不到强悍的能量波动,但是却能清晰感受到他庞大的精神异力,难道有人真的能到达脱胎换骨、反璞归真的境界?

  “你是圣土人?”二长老仔细的看着高奇。

  高奇拱手道:“我是高奇,我保证我和我的朋友们对圣殿绝对没有冒犯的意思,只是眼见水蓝星已经面临危急关键的时刻,可是仍不见圣殿有任何应对,只好深夜来访。”

  圣殿乃是联邦最尊贵、最高的决策中心,新皇与长老会如果不肯同意出击,那联邦军绝不会发一兵一卒。

  碰!大门猛然关上。

  朱火庆运力将主殿大门阖起,并用龙牙刀卡死门栓,外头的圣殿武士在没有获得允许的情况下,也不敢贸然强攻主殿。

  佟少祺拉着衣襟煽风道:“真是,怎么这么多人,还真是打死不退耶!”圣殿武士的功力虽然奈何不了他们,但是经过长老会亲自挑选的圣殿武士们,不管体能、心智,全是一等一的优秀好手,前仆后继的一窝蜂冲上来,想在不伤人命的情况下与他们对峙,还真是一项不可能任务。

  风绿芽与诸星还来不及喘上一口气,左鹰堂率领的护卫团就将他们四人团团围起,一脸不善,看来里面不比外面好过喔!

  二长老看着众人,抚着长胡须道:“圣殿建立已经这么久的时间,这还是头一回来这么多不速之客。”

  严肃的高大长老道:“圣土军团到来的消息我们早已经接到,只是仍未选定适当的时机与各位见面,看各位来势汹汹的模样,真以为圣殿是让人随意来去之所吗?”

  高奇吸一口气,力量释放开来,形象变得威猛而刚强,眼光如炬般扫过,朗笑道:“这是联邦圣殿的态度吗?我们是代表着圣土亿万人民,向联邦表达和平捍卫共同家园的信息而来,可是你们似乎不将水蓝星的存亡当成一回事。”

  二长老先挥退围着佟少祺等人的护卫团,冷道:“联邦根本不需要依靠他人力量来捍卫家园。我倒要请教各位,圣土自己内部纷争不断,至今仍然呈现分裂状态,你等真能代表圣土吗?”

  高奇仔细观察左鹰堂等百名战士所显现出来不合常理的能力。除非他们在两年间跟高奇一样经历过多次提升,要不然怎能到达这般超常的功力,而且圣殿长老会有恃无恐的态度,更让高奇确定他们必然已经把握到两年前他们想从高奇身上发掘出来的力量。

  巧的很,南区戴蒙也同时研发成功拥有太古力的士兵,看来两方都有还没掀出的底牌。

  高奇想到这,不由得讽刺的大笑。

  胖长老骂道:“你在笑什么?”

  高奇迅速将所有资讯整理一遍,朗道:“圣土虽然经历过长年纷乱苦战,但是却让人民提升进入正确的道路,在精神与武道方面,都已经到达了顶颠的状态,可是看着你们圣殿却自己陷入自己的死胡同,固执的认为力量能代表一切,你真以为凭着这些从‘乾元密本’修习得来的的力量,就能扭转战况吗?”

  二长老双眼圆睁,厉声道:“你怎会知道‘乾元密本’?难道你真是他的传人!”

  所有长老会的成员难掩激动情绪,有些开始扯着自己的胡须,有些更是以一种诡异的眼光看着高奇,所有人开始交头接耳的议论纷纷起来。

  高奇想不到只是提一提“乾元密本”,居然惹来这群老人这么大反应。

  二长老摇头道:“这绝对不可能,他怎么会将皇族不传之密传给一个异族人。”

  胖长老道:“可是若是他真是那人的传承者,该怎么办!”

  二长老否决道:“别胡言乱语,凭着这么薄弱的讯息,怎么能确定他与那人有关系。全都安静!”所有长老会的人全都安静下来。

  “高奇,你是从哪知道乾元密本的事情?你是否跟那人有关系?”这问题似乎很重要,因为所有长老会的人盯着他看。

  高奇开始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了,这些老人似乎都有些颠三倒四,他道:“我是为了结合联邦与圣土力量,对抗戴蒙与聚神器的任务而来。我不懂你在说些什么?什么那个人?难道圣殿没有一个人愿意讨论怎样解决水蓝星的困境?”

  二长老挥手道:“戴蒙的问题暂且不提。我问你,你是不是经历过‘蜕生术’的变化。”

  高奇不避讳的点头道:“没错!我确实经历过蜕生术的演化。”

  二长老严词道:“你真是圣土人吗?‘天傲’怎么会这样糊涂,将皇族之密传承给一个外族人?”

  天傲?这个突然出现的名字似乎有点耳熟。

  高奇突然醒悟长老会在绕些什么哑谜了,他摇手道:“不!不!你们误会了,傲天啸前辈并没有将什么皇族之密传承给我,他的传人站在那里。”高奇指着风绿芽,突然有种恶作剧的念头浮起。

  “女的!”胖长老尖叫一声,像是快昏了。

  风绿芽嘟嘴道:“怎样!不行啊!”

  风绿芽的师傅傲天啸是联邦上任的新皇,不晓得什么原因离开联邦,放弃尊贵的新皇之位隐居在圣土中,但事实上,他对自己的过去从不肯多说,连他的本名“天傲”也是风绿芽后来才告诉他的。

  事情似乎有了奇怪的转变。

  二长老看着高奇,眼神转厉道:“既然你不是他的传承者,那你为何拥有皇族密藏心法,又怎么知道乾元密本这本书。”

  高奇有些不耐烦,这些长老会的人怎么老是在什么皇族问题上打转。

  他一拍腰间紫电,喝道:“乾元密本的存在似乎不是什么神秘的消息,我所修习的武技更和什么皇族密藏心法无关!我们还是回归正题吧!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在如何解决戴蒙的问题。圣殿究竟肯不肯跟圣土一起对抗戴蒙?”

  胖长老撑大眼睛,指着高奇腰间宝刀大叫道:“那是!天哪~那是紫电!那真的是紫电!”

  长老会的一干老人又开始议论纷纷起来,高奇无奈的翻翻白眼,一头雾水。这些人真的是联邦最高的决策单位吗?

  高奇突然感觉到自己跟这些不知道活了多大年龄的老人,真的有很深、很深的代沟。

  二长老突然逼近高奇,伸手探向紫电。

  高奇当然立即反应,伸手格档。二长老虽然瘦弱到像是风吹会倒的模样,但是身手却出奇矫健,又占到一个出其不意,两人短暂交锋后,二长老退回原位,手中却拿着高奇腰间的紫电宝刀。

  高奇皱眉道:“这是什么意思?”二长老一退,其他长老会的人立刻将高奇围起,不让高奇前进。

  二长老恭敬的将紫电捧在手上,一吋吋检视着,满脸不敢置信,嘴里念道:“跟传说中一模一样,真是他手上的那把罕世神兵。”

  高奇有些动怒,这些行动古怪固执的老人真的是联邦奉为智慧导师的长老吗?

  高奇心念一动,紫电立刻感受到主人的召唤,从二长老手里跳起,在空中如电般闪烁飞驰后,乖乖的回到高奇手里。

  二长老见到紫电飞回高奇手上,呆楞了片刻,居然就单膝点地道:“紫电的拥有者,圣殿的传承者,您终于回来了。”

  其他长老会的成员,包括左鹰堂在内的护卫团,全都单膝点地,恭敬朝着高奇致礼。

  佟少祺楞道:“现在是什么情况?怎么会这样?”

  风绿芽翻白眼道:“你问我,我问谁?”这种诡异的情形发展,谁能想的到。

  ※※※

  高奇呆楞的看着墙上那幅生动的浮雕。图中天地十分昏暗,在一片几乎压在海面上的云层中,有一道紫电划破天际,在强烈的闪光中,一个人出现在海面上,面目清晰可辨,时间仿佛静止,那种怪异的感受,非笔墨可以形容。

  那男人高举双手,手上握一把怪刀,仿佛疯子一般披头散发。

  浮雕十分有震撼力,里面的人物像是要跳出来一样,图中男人手举着的那把刀,高奇再熟悉不过了,他几乎天天带在身边,每一条曲线他都十分了解。

  “这是真祖?”高奇指着图中男子讶道。

  二长老道:“这图是千年前‘浮世生’亲手所绘,委托当时的顶尖工匠雕刻上去。那把紫电原本是真祖的随身宝刀,但是从新历初年以来,这刀就下落不明了。这把刀足以代表着,高奇,你就是真祖的传承者。”

  其他长老会的长老全都围在圆桌旁,满脸喜意、如获至宝的看着高奇。

  高奇摇头道:“我只是误打误撞取得这把宝刀,这原本是‘玄真言’最后留在东方旗的遗物,难道随便一个人拿了这把刀来,都会变成真祖的传承者吗?”

  真祖的三弟子当年逃离联邦之时,可能就携带了这把代表真祖继承者的宝刀,只是经过那么久的时间,谁也不晓得到底当初发生了什么事情。

  胖长老低垂着眼道:“紫电会自己挑选继承者,这是圣殿自创立以来留下的传说。”

  高奇拒绝道:“传说、传说都只是传说,我不会同意这种可笑的说法,而且这也是你们联邦的事情,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只希望圣殿能做出决定,派遣军队与圣土会师,一起对抗戴蒙。”

  二长老固执摇头道:“圣殿不会做出这种决定的。”

  高奇讶道:“为什么?我还以为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这是攸关于整个水蓝星人的大事,天壁若是让戴蒙完全吸取殆尽,接下来联邦的古文明战舰所产生的核子动力,同样也会让聚神器吸收,到时候戴蒙可不费吹灰之力接收整个水蓝星。不光如此!聚神器这异星武器并不会因此而消失,最糟糕的结果,它有可能无限扩张,将整个水蓝星吞噬进去,水蓝星会从此消失在宇宙之中。”

  胖长老闭眼道:“这是圣殿的规矩,长老会只是一个辅佐新皇的单位,自傲天离开后,我们虚构出一个新皇,并采取许多措施以维持圣殿的地位,这已经违反长老会存在的意义,除非……。”

  高奇道:“除非什么?”

  二长老诡谲道:“有两种方法。其中最简单的,就是你成为联邦继任新皇,自然有权力下令全国动员,向戴蒙全面开战。”

  高奇否决的挥手道:“第二个方法呢?”

  二长老和其他人交换过一个奇怪的眼色后,道:“第二个折衷办法,就是除非大长老也同意联邦全面开战。这古文明战舰原本就是由大长老所提出来,他曾说过,古文明战舰只能用在用在联邦发生危难之时。而且老实说,这几艘战舰有许多很奇怪的设备,我们根本不懂得使用,如果你想要操作这几艘战舰,最好去问问这原始的设计者。”

  高奇无奈问道:“那大长老在哪里?”

  二长老崇敬道:“大长老隐居圣域已经很多年了,若要见他,你必须进圣域一趟。”

  高奇心里不由得冒起荒谬绝伦的感觉,情况怎么会变成这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