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名动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奇妙生命

名动天下 丫树 14998 2003.08.03 23:54

    高奇感觉到自己就像是正漂浮在平静的海面上一样,他在两种不同颜色但却同样宽广的空间交界处飘移着。

  他没有实体的身体,有的只是清晰的眼界,只能透过视觉“见到”

  眼前奇异的景象,但是他却又能感觉到风吹拂皮肤的骚动,耳朵仍能够听见许多他从未听过的声音。

  一切都非常平静,高奇的思绪却比往常更加清晰,思想如电般快速运作。他并非依自己的意识存在这个空间,高奇知道有种非常强大的力量将他带到这个地方,他有种熟悉的感觉,不管是对这个环境,或是牵引他到这个地方的力量。

  如果他的记忆没错的话,在他眼界的一侧,有着褐色和蓝色相间、看起来像面凹凸不平墙壁的地方,分布着熟悉的陆地板块与蓝色区块,就如同宇航学所教导的模型一模一样,那应该是水蓝星的地表没有错,只是他现在根本没有上下的分别,所以一时没看出来。

  那相对的一面所延伸到的无穷无尽的黑暗空间,不就是水蓝星外的宇宙景象吗?他是漂浮在水蓝星的大气层外围?这也是他的虚拟幻想吗?

  “不是的,高奇。”突然,在高奇的脑内响起一声轻得如同叹息般的声音。

  “是谁!?”高奇忍不住惊愕,脱口问道。此时他才发现他原来还能开口,只是声音来源有点怪而已。

  “我是谁?”那声音居然也疑惑的应了一声。

  高奇试探道:“你是西荒狼莫问先生吗?”

  “西荒狼莫问?西荒狼,莫问。喔!是啊!我的名字确实是这样没错。”那声音居然像是想起遗忘很久的事情一样喜悦。

  高奇满肚子疑惑的问道:“你……你在哪里?”

  那声音说道:“在哪里?那有意义吗?重要的是,我们现在都在这里。”

  高奇情不自禁的想搔头,但是又突然想起他现在没有实体在,哪来的头好搔呢?

  那声音呵呵笑道:“看来你还不是很习惯只有单纯的灵智存在的方式。好吧!那我们就用你习惯的方式好了!”

  高奇眼光一扫,自己的身体又出现在原来该有的地方了,他神经质的挥舞了一下手臂,和平时并没有什么两样。

  一阵来自于四面八方的风开始聚集,在高奇眼前形成一个小小的风洞现象,他亲眼目睹了一团看来像是光点的物体慢慢结合,渐渐成为一个人体的形状,轮廓越来越清晰,直到连一根根发丝都清楚的显现出来。

  “他”朝着高奇笑道:“这样你应该比较能习惯了吧!”

  高奇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一个人居然能从无生有,这叫他怎么相信?可是这又是千真万确的事情。

  “他”外表看来十分年轻,约莫二十出头的年纪,乌黑的发丝俐落的撩在耳后,散乱的发丝随着风被吹散。

  整张脸上,最吸引人的莫过于他的五官,眼睛太过细长、鼻子有些过于浑圆、嘴唇厚厚的,偏偏又有着过于女性化的细眉。

  老实说,真的不怎么好看。但是当这些特征全凑在他刀削般立体的脸上时,却出奇的具有一种惊人的魅力,特别是他那双漆黑如同刚刚出生的婴儿般的眼睛,反射着些许点点的星光,里头像是包含了深远的智慧与无尽的慈爱,让高奇不自觉的升起一股孺慕之情,就像是见到了许久不见的亲人般熟悉。

  高奇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现在的心情,他心里面的疑惑与疯狂的念头开始发酵,忍不住又再一次问道:“你真的是西荒狼莫问先生?”

  这名看起来跟高奇差不了几岁的青年,温和的说道:“小朋友,不要相信自己的眼睛,很多事情往往都只是表面的幻象而已。大脑所能产生的景象会比真实还要来得真实,你的任何一项感觉也都可以由大脑来模拟。你现在所见到的我,是跟你差不多年龄的时代,这都只是你大脑所呈现出来的影像而已。当然,如果你想见到符合实际年龄的我,也是可以。”

  在他说话的过程中,他的外表一直在不断的变化。从青年时期慢慢随着变化进入了中年期,发丝也慢慢的由黑转灰,然后再转成白色的发丝,等到他话声一落,他已经变成了一位白发苍苍的慈祥老者。

  高奇压下惊讶,低呼道:“莫问先生,你真的能自由存在于灵智的空间中,分离肉体与思想的界线!你是怎么办到的?”

  一转眼,莫问又恢复成跟高奇差不多岁数的年轻人。

  他眯着眼望着那片无垠的漆黑空间,用他充满着感情的声音道:“其实过程非常简单,时间到了,自然而然就成了,就像是解脱掉身上的重担一样。只是……我不确定我真的是解脱了吗?”

  高奇兴奋道:“莫问先生,你的成就可以说已经超越了人类所能想像的范围。自由自在的存在于灵智的空间之中,打破了肉体的局限,这已经是人类所能达到的最高成就,难道你还遇见什么困难吗?”

  莫问悠悠的叹了口气道:“如果我真的是完全自由,此刻你就不会见到我了。”

  高奇楞了一下,疑惑道:“这话怎么说?以你的智慧与如此超凡的能力,难道还有办不到的事情吗?”

  莫问不答反问道:“高奇,你知道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是在何处吗?”

  高奇应道:“我知道,这里应该是在水蓝星的大气层外的地方,我们居然能在这个离地面如此远的地方说话,这真是一项奇迹。”

  高奇看了看水蓝星的方向,因为实在是离地面太远,所以他也不觉得有高的感觉,只是看了之后,觉得脚底一阵发痒而已。

  莫问叹道:“我最远能到达的地方,也仅限于此地罢了!这有什么可以被称做是自由的?”

  高奇一阵错愕,难道精神体也有距离的困扰?

  ※※※

  风绿芽蹲在墙角,双手环膝,将小脸搁在膝盖上并歪着头,看着眼前像是陷入沉睡的高奇。

  高奇维持这副样子已经一天一夜了,姿势也没变过,就像化做了石头一样,连呼吸也是轻得让人几乎感觉不到,唯一在动的就是他眼皮下的一双眼珠。

  佟少祺悄悄的走了进来,深怕惊扰到里头的任何一个人。

  他也跟着蹲在高奇的面前,紧张兮兮的压低声音说道:“绿芽妹子,高奇还是完全没反应吗?”

  风绿芽以平常的声调,皱着眉看着一副正经样的佟少祺,迷惑的问道:“佟大少,你干嘛一副戒慎恐惧的样子?科斯特不是说过了,高奇是灵智暂时性的离开了身体,封闭了五感六觉,所以没有办法接收到身体的讯息,又不是睡着了。用任何方法都没法子叫醒他,除非他的灵觉自己回来,要不然,就算你在他耳朵旁大吼,他也听不到的。”

  佟少祺扯扯嘴角,抬头看看那位已经站在窗户旁二十多年的圣土传说。

  他实在是无法想像到底是什么样的功力等级,才能变成这个样子。

  假如有一天,他也拥有那样的能力,他是不是也会像他们一样连躯壳都不要了?那样的话,人还算是人吗?没有了身体,功力再高又有什么意义呢?

  他认真的说道:“我们一定要想办法让高奇回来,我可不想他就这样待在这一辈子,我们还有很多精彩的路途要走呢!何况,东方旗的人还等着他去赴约,你也想再见到红丽吧!”

  风绿芽叹了口气,才道:“可是不晓得高奇要什么时候才会回来。据科斯特的说法,西荒狼莫问老师应该是对高奇没有恶意才对,可是到底为什么他要将高奇的灵智带离开他的身体呢?唉~只可惜师傅就是不肯教我‘神游’的能力,说什么我根基尚浅、元神还没稳固,要不然我直接用神游的方式去找他不就结了!”

  风绿芽眼角一瞥,看见佟少祺露了个滑稽的古怪表情,她骂道:“佟大少!你是什么意思,干嘛做那种奇怪的表情?”

  佟少祺连忙摇手,否认道:“我哪有?我只是惋惜你师傅还没将这项绝技传授给你,要不然事情就会简单多了。”

  佟少祺可不敢说,傲天啸老师笃定是怕贪玩的风绿芽学会了神游的功夫后,会不想回自己的身体。光是实体的风绿芽就搞得旁人一个头两个大了,何况是摸不着的灵智!

  佟少祺越想越觉得傲天啸不教风绿芽神游是非常正确的选择。

  风绿芽眯着眼道:“是吗?为什么我总觉得你的笑容带着古怪,就跟科斯特还有我师兄一样讨人厌。”

  大概都是受害者吧!佟少祺心想。

  佟少祺道:“我看高奇一时半刻是醒不过来了,科斯特也好像不想走了,他打算跟他那奇怪的二师兄在这里住一段日子,这下可好了,原本还以为可以赶在北方峡湾结冰之前渡过的,现在可得另外想办法了。”

  中央大陆与北方陆地隔着一段狭长的海湾相望。每到冬季,峡湾就会结冰,厚一点的地方甚至可以让人在冰上行走,是相当特殊的景观。

  风绿芽不感兴趣的随口应道:“喔!”

  佟少祺摇摇头,这小妮子对高奇的依赖越来越重了,没高奇跟她打打闹闹,人也变得无精打采,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两人关系变得不单纯了,只可惜一直到现在,所有人里面似乎只有他感觉到,只是将来该怎么收尾,他也管不了。

  佟少祺说道:“我明天回去跟等着我们的部众交代一声。别忘了,我们车队上还有一个大麻烦,不晓得她醒了没有,如果又发生意外就糟了。”想起飞驼车上那个银衣美女,佟少祺不禁又是一阵头痛。

  本来很单纯的北陆之行,怎么会变得这么复杂?!他边叹气,边走了出去。

  风绿芽又撑着下巴,嘘了口气道:“高奇啊高奇,你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呢?”

  ※※※

  高奇的身体毫无重力的在翻转着,整个天地都在移动着,连他的脑袋瓜也不禁一阵翻涌。

  “你是说,你的灵智是被‘天壁’限制在水蓝星中而无法出去?”

  这是怎么一回事,连联邦的宇航船都能通过水蓝星的天壁,为什么西荒狼超凡的灵智却无法通过这一层薄薄的限制?

  莫问微笑道:“人类的灵智和外界所有的各种力量相比,是显得多么微不足道,多么渺小。你看看,外面这片无穷无尽的浩瀚宇宙所拥有的,是多么庞大而且遥远,就算是穷尽我全部的生命,也无法真正理解到它所代表的亿万分之一的意义。我不晓得当我出去后会发生什么事,我只知道我必须去做。我的时间不多了,高奇,我希望你能帮我这个忙。”

  高奇不解道:“我?莫问老师,我能帮上什么忙?”

  莫问和悦的说:“这层你们联邦所说的天壁,是一种我们人类很难理解的‘生命’,或许不该这么说她,不过依我们所能理解的文字与观念,实在没有办法解释她的存在。”

  高奇点头道:“其实这个观念百族人已经略有想到了,但我还是很难相信,她究竟是以怎样的型态存在的呢?”

  莫问笑道:“我也不知道。自我神游以来,我就一直与她以一种奇妙的方式联系着,也是因为她,我才得以知道有你,高奇的存在。我只知道她是一种很慈悲的生命,且以她自己的方式保护着水蓝星上的生物,使人类能够在这颗星球中生存下去,而不受外太空的任何力量影响。自这个星球有人类居住以来,她就一直不断的用她的庞大能量滋养着水蓝星的所有生物,只是……唉~”莫问说到后来,不晓得为何叹了口气。

  高奇疑道:“莫问先生,难道有了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莫问眼神中充满感情,看着覆盖在地表的那层透明天壁,说道:“虽然她保护了脆弱的水蓝星人得以在这颗星球中生存下去,但是愚昧的人类却无法感受到她的存在。”

  “千百年以来,我们对于这种慈悲的生命体习以为常,并不断的浪费时间。我们本来拥有最佳的条件,可以跟她一样成为宇宙中一种独特的生命,但是绝大多数的人类却只懂得关心自己的yu望,因而即使已经过了几千年的岁月,人类始终还在原地打转。”

  “虽然几千年来有不少人拥有神游的能力,不过也因为她那庞大的力量化做一层强韧的保护网,使得人类的灵智被限制在水蓝星的范围中,无法出去探索更广大的宇宙,这是第一件让我觉得遗憾的事情。”

  高奇失声道:“难道从古至今所有能成就神游的人,都被限制在这层范围之中吗?他们难不成跟你我一样,只能游荡在这天地交界之间?”

  那是多么可怕和孤寂的情况。

  莫问微微一笑道:“当修行走到了尽头,绝大多数超凡的灵智必定会走上脱离躯壳而探索更广大空间之路。只是,大部份的人皆茫然不知自己究竟要往哪去。处在这种情形下的精神体就会被她容纳,等待那一刻来临,少部分掌握了更深层智慧者,就能够以单独个体的方式离开这里。”

  高奇简直像是在听神话般,不敢置信的说:“是谁?”

  莫问摇头道:“我不知道,这是她告诉我的,我只知道从有人类历史以来,以这种方式离开的,不到十人。”

  十人!?这真是一个让人惊喜、咋舌的数字。

  高奇试探道:“那~莫问老师,你……。”

  莫问慧黠的说道:“你是不是很纳闷我既然离不开水蓝星,怎么没被她容纳?”

  高奇不好意思的说道:“既然你说了,那我就直问好了。”

  莫问叹道:“这就是让我觉得遗憾的第二件事了,也是要请你帮忙的一件事。”

  高奇不禁一阵错愕,究竟西荒狼要高奇帮他什么忙?

  ※※※

  天才刚亮,皮向丹就在西荒狼莫问的居所前探头探脑,一副戒慎恐惧的模样。

  “怎么办?佟大少又走了,万一……呸呸呸!我在想些什么?!”

  皮向丹偷偷的在门旁隔着门缝,不晓得在看些什么,边看还边自言自语。

  风绿芽刚出房门,见到了皮向丹的奇怪举动,偷偷绕到他的身后,跟着他向里头打量,开口问道:“小丹,你在看些什么?”

  皮向丹烦恼的应道:“我在考虑是不是该把高奇带回去联邦……啊~~”皮向丹突然回过神来,大叫一声。

  风绿芽退了几步,拍拍胸脯骂道:“死小丹,你在干什么?差点没被你吓出心脏病来!”

  皮向丹见是风绿芽,松了一口气道:“是你啊!我才真吓了一跳呢!”

  风绿芽不解的问道:“小丹啊!你刚刚说要把高奇带回联邦,你在想些什么啊?”

  皮向丹左右看了一下,确定没人,才凑近风绿芽耳朵旁,小声的说道:“别大声嚷嚷,我是想啊,高奇一定是被人动了什么手脚,要不然普通人怎么能一连三天都不动,连水都没进过一口?你想想,人的身体哪堪的住这样折腾,我干脆联络周船长,将高奇火速送回联邦接受专业的治疗才是。”

  皮向丹始终还是不怎么相信什么神游、灵智之类的怪东西,更不相信会有人一入定就是十几年。他直觉认为高奇八成是被圣土的一些观念催眠洗脑了,还是相信联邦的科技比较妥当。

  风绿芽翻翻大眼,无奈的说道:“高奇是意识脱离身体神游去了,又不是生病。他身体的机能已降至最低的限度,短时间内不需要补充任何养分,难道你们联邦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吗?”

  皮向丹怀疑的说道:“真的有那种事情吗?内能应该是一种单纯的能量源,是可以用数位化的方式去解析的能源体,透过内能不断的凝积,将使得功力等级往上攀升。就算是联邦最顶级的红级领导人,也从未听过发生什么神游的状态。我可以理解你们圣土的风俗不同,所以才会有不同的理解方式。不过,高奇可是联邦人啊!你们的观念真的能够用在他的身上吗?万一弄错了,高奇岂不是会跟里头那个人一样,永远醒不过来?”

  对于联邦来说,内能是一种生活的基本技能、工具,甚至是进入高等管理阶层的通行证书;而对于充满浪漫思想的圣土人来说,修行与探讨力量的根源,就是生命的一切。

  所以两方虽然生活在同一星球中、源自于同一血脉系统、有着类似的修练法,但是却因为社会型态与思考方式的不同,而有了极大的差异。

  风绿芽好整以暇的抱臂道:“你们联邦人才奇怪呢!将人细分做许多格式化的系统,将人限制在一定的特定领域中,这等于是把自己关进一个小箱子中,只看得到自己箱子的上限,不知道外面的世界还宽广的很;只知道利用自己的力量,而不去深究力量本源是什么,本末倒置。特别是你们的内能文化,虽然略有可取之处,但是方向却完全弄错了。”

  皮向丹满脸通红辩驳道:“内能的产生是我们联邦千年来最伟大的发明,累积了联邦的智慧与科技的精华。因为内能的出现,使得联邦脱离了旧时代物质文明,进入精神文明的范畴,使得人类成为宇宙中独一无二的主宰者。至今,联邦文明的发展已经到达了一个颠峰的状态。可是反观圣土,却仍然停留在落后的战乱时代,各种奇怪的修练方法都还没有办法整理成一套正规的系统,连生活方式都还停留在原始的状态,这你们又该怎么说,难道是进步吗?”

  风绿芽叹道:“可怜的小丹,如果你认为你们联邦是一种文明的终点,我只能说你们真的非常可怜。我去过你们联邦,虽然你们内能文明的立意相当不错,确实也为你们的社会带来巨大的便利,但是却也让数百年来的联邦停下了进化的脚步,停留在千年以前人类的状态。不!甚至还有退步的迹象。”

  皮向丹大声道:“你胡说!”

  一个声音从两人身后传出:“小丹,绿豆芽说的没错,我们联邦确实在这几百年之间处于原地踏步的景象,虽然新的科技与更便利的工具不断的发明,但是想一想,这种进步的假象蒙蔽了我们的眼睛,我们只是往物质文明又退了一步而已。”

  “高奇!”

  高奇打开大门,眼中充满了一种深邃的感动,他望着皮向丹说道:“圣土虽然看起来战乱不断,人民生活在一种蛮荒的环境中,但是他们的精神不断的磨练,无可限量的思想给了他们不断进步的动力。他们所追求的不是肉体上的享乐,而是一种心灵上的修养,我们的内能创立之初不也是这样吗?只是经过了一代代制式化的系统之后,却成为生活享受的一种工具了。”

  皮向丹挣扎道:“不会的!哪有这种事情?!”

  高奇叹了一口气道:“圣土崇尚自然,追求的是一种返祖现象,所以他们能更贴近自然界的一切,论起精神力的发展,圣土确实超过我们联邦许多。但是你也别太妄自菲薄,当初达钦学者踏出的那一步,确实是非常重要且正确的,他使得联邦有机会踏进精神文明的开端,只是后来的路走错了方向,只要更正一下,联邦的发展进化是不可限量的。”高奇眼中充满智慧、心中盈满感动,只觉得一切都变得不同了。

  风绿芽跳到高奇眼前说道:“高奇,你见到了西荒狼莫问先生吗?他有对你说些什么吗?”

  皮向丹也暂时将那些复杂问题抛在一旁,小心的问道:“是啊!高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滴水不进的入定了三天呢!我差一点就想把你带回联邦去接受治疗了。”

  高奇神秘的笑道:“天机不可泄漏,不久之后你们就会知道了!”不理两人的抗议,续道:“咦,佟大少呢?怎么不见他的踪影?”

  风绿芽先是横了他一眼,不甘心的说道:“他先回去北方航道打点一下其他部众,顺便看看那银衣女子醒了没有。”

  “高奇,你回来了!”科斯特和他二师兄从另一侧房屋中走了出来。

  高奇点头道:“是啊!这一趟真是来对了,知道了很多我以前连想都没想过的事情。不过,我想西荒狼莫问老师是不会再回来了,你们有何打算?”

  莫问已经找到了一条通往另一种生命的途径,听他话里的意思,似乎并不留恋这个空间与躯壳了。

  科斯特和二师兄相视一笑说道:“我暂时不走了!我要留在这里尽我为人徒弟的一点责任,顺便跟我二师兄学一点东西。高奇,你比我们明白,我们的时间真的不多了,如果你遇到我刹师兄的话,请转告他一声。”两人眼神中一片平静,虽然他们知道西荒狼莫问已经不会再回到这躯壳中,但是他们心中只有欣喜,没有伤心。

  高奇欣然道:“我会的,你们自己也要保重。”

  二师兄上前一步,用他那双奇异的金棕色眼睛看着高奇,柔声道:“高奇,不要勉强自己改变,仔细听听自己心里的声音,忠于自己最初的感觉。当你迷失方向时,她会带领你找到方向。”

  高奇思索片刻,叹道:“我不晓得能够帮上多少忙,但是我会尽我的力量。”

  ※※※

  “喂!高奇,刚刚你们到底达成了什么协议,告诉我们嘛!别这么不够意思!”风绿芽和皮向丹夹着中间的高奇,依着科斯特指示的方向,往他们出发的北方航道飞奔着。一路上高奇就是死闭着一张嘴,两人简直快被他气死了。

  高奇嘻皮笑脸道:“都说了是秘密,说出来就不值钱了,反正不久之后你们就会知道了,干嘛这么急?”

  风绿芽忍不住扯着高奇的耳朵吼道:“我不管!我现在就要知道!”

  高奇呼痛道:“轻……轻一点哪!唉~这真的是不晓得该怎么说起啊!啊~你们看,前面那个不是佟大少吗?他怎么那么快就回来了,好像还带了人。”高奇连忙转移话题,心里庆幸佟大少这救火队来得刚刚好。

  其他两人仔细一看,那远远的几个小点,正沿着丘陵不断移动,速度极快,不到几分钟的时间就看的到人影轮廓了。

  带头的果真是佟少祺。也亏高奇眼尖,要不然谁看得到在变化万千的高低丘陵地上,只有指尖大的小点。

  皮向丹疑惑道:“佟大少不是去交代他那些部众吗,怎么不到一天就回来了?咦!他后头的是谁?”

  风绿芽运足眼力,仔细一看道:“好像是一个魁武的大个子,另一个是个年轻人。嘿!另外一个不就是那天那个银衣女子,她怎么也来了?”

  皮向丹吓道:“啊,不是吧!她来了?!”皮向丹对这银衣女子真是有些怕怕的。不管是她超乎常人的力量,还是她的态度,都叫皮向丹全身起鸡皮疙瘩,虽然说圣土人也很奇怪,但是这银衣女子更是其中之最。

  高奇眯着眼,说道:“咦!那不是……连他也来了,怪了!”

  “高奇~~”跟在佟少祺背后的壮硕青年一见到高奇,远远的就开始扯着嗓门大叫。

  高奇也大笑应道:“诸星!你这小子怎么来了!”原来是高奇在百族中的朋友,诸星。

  虽然他曾经说过要来找高奇,可是没想到那么快就来了。

  诸星的速度陡然增加,像阵狂风般穿过几里的距离,热情的冲上来跟高奇抱在一起。看来高奇离开之后,他也没有闲着,比起高奇刚见他时,更黝黑强悍了。

  诸星拍拍高奇的背,豪爽的说道:“还好我来得早,要不然就跟你们错过了!”

  高奇也十分兴奋道:“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西荒,只有你一个人吗?”

  高奇心脏不争气的跳了几下,“她”也来了吗?

  诸星退了几步,埋怨道:“还说呢!我一到郢南就听到你们已经往北陆出发的消息,也不等等我!想放我鸽子啊!还好你们在半路停了下来,要不然我还赶不上你们呢!这次我是一个人出来的,族长他们还留在族里。不过,我出来之前,智者和族长说了,不久之后百族可能会先撤走一部份的人,听说跟那日巧巧的预言有关系。”

  高奇点头道:“我也是最近刚得知有一件大事即将发生,我想应该有点关连。”

  此时佟少祺和其余两人才到达,佟少祺气喘吁吁的说道:“妈呀!一连跑了两天,下一次可不可以弄个交通工具?”

  西荒所处的这块土地因为地下水脉庞大的水量不停窜动着,使得此地的磁场气流相当不稳定,别说是飞翼船尽量避免穿越过此地,连天舞这种特殊的生物在这里都没办法好好的驾驭气流,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眼下的这两条腿了。

  背后的高大汉子眉头一皱,看着高奇说道:“你就是救了我的高奇?”

  高奇应道:“你是朱火庆!你怎么也来了?你的伤……”

  风绿芽跳出来叫道:“朱大头头,你的伤好了啊!咦?你没缺个胳膊少条腿啊!我就说你朱大头头像铁铸似的身子,就算是用刀砍斧劈也奈何不了你,怎么可能受什么大伤……喂~好端端的跪下来干嘛?”风绿芽吓了一跳,连忙闪到高奇背后。

  朱火庆居然单膝点地,这突然的举动吓了所有人一跳,只见他严肃的向着高奇说道:“我朱火庆这辈子就只服过巩老大一个,但是这一次我是真的服了!我不是跪高奇你救了我的命,我的命还没那么值钱,虽然我很感谢高奇你救我,但是我更感谢你救了练飞一条命。”

  高奇连忙跳开三步,手足无措的摇手道:“朱火庆你别这样子,我担当不起,而且练飞是什么人,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快点起来。”

  朱火庆认真的向高奇鞠了一个躬,站起来朗笑道:“高奇,你还记得在草原救的那个年轻人吗?他就是练飞,他父亲是我最好的部属,当初在战场上为了掩护我而死,那时候练飞还没出世,留下他母亲一个人辛苦的把他拉拔长大。唉~他母亲也够苦了,年纪轻轻的就做了寡妇,也亏得她够坚强,只是她就练飞这么一个儿子,我原来不想让练飞加入擎天过那种提心吊胆的日子,可是他却执意要跟随我,想不到却遇到这次变故。”

  他续道:“我死了没关系,我朱火庆这辈子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

  活了这把岁数,这辈子也算是够本了!可是练飞不一样,他还有一个母亲等着他去奉养呢!听说连郢南那些医疗小组都对练飞能够奇迹生还感到啧啧称奇。高奇!我真的很感谢你啊!”

  高奇忙道:“我只是尽力而已,你不用这样。”

  在一旁的皮向丹突然哀嚎道:“妈呀!你别过来。”

  皮向丹连忙躲到其他人背后,原来在朱火庆和佟少祺身后站了个身材曼妙的女子,“她”仍然是一身银色装扮,脸上也依旧是一片寒霜--她不就是那操着奇怪语言的那名神秘女子吗?

  诸星走近高奇的身边,说道:“对了!我还想问问你怎么会认识这个女孩子。她说的语言已经是三千多年以前的古水蓝星语,难道你们联邦有专门研究这种语言的地方吗?”诸星是因为生活环境特殊,所以略有接触这种已经算是绝迹的古体语。

  佟少祺凑近高奇耳朵旁,像是自言自语般低声道:“我是在半路遇上他们的,这银衣女子居然能跟诸星交谈,而且还挺友善的。听说诸星是在我们的飞驼车遇见她和朱火庆,诸星把她当成我们的同伴了,还带着她一起来找我们,我可不敢告诉他真相,你现在知道我一路上有多紧张了。”

  佟少祺这一路上辛苦的可不是赶路,而是要时时防备这一名来历不明的银衣女子,万一她突然又歇斯底里,那可就糟了。

  高奇有些无奈的瞪了佟少祺一眼,他始终不觉得这名银衣女子有什么恶意,他只觉得这名女子一定有着很让人意想不到的来历。

  高奇拉着诸星走到银衣女子面前,用简单的古体语说道:“你好!我是高奇。”高奇伸出手表示友善,但是银衣女子皱着秀眉摇头说出一长串的话。

  高奇求救的看着诸星,诸星翻译道:“她是说,她不习惯跟生物体有皮肤上的接触,而且她的周身有着低周波的电子护甲(增幅装甲),随便接触会导致静电效应。上一次就是因为电量过低,加上导引不良,所以她才会被过多的资讯流瘫痪记忆晶片。她到底在说什么啊?

  喔!后头那句是我问的。”

  高奇也是一阵模糊,他摊摊手表示自己也不明白。

  银衣女子突然向天一招手,其他的人吓了一跳。特别是皮向丹,连忙躲到离她最远、壮硕的朱火庆后头。该不会又要来一次吧?!

  嗡~~一道灰影自天而降。

  高奇仔细一看,那是银衣女子那日抱在怀中的球状怪东西。

  银衣女子说了几句话之后,灰色球体突然闪出一阵光芒,奇异的是光芒却渐渐被银衣女子吸收进她的身体之中,她的身体简直就像是个大电池,居然能够存取外界电量。

  诸星纳闷道:“高奇,怎么你们联邦的人那么奇怪,居然能够吸收自然界的电力,我还以为你已经是最奇怪的呢!”一个高奇已经是叫诸星大开眼界了,没想到这女子却比高奇更怪。

  高奇遗憾的说道:“我想你可能猜错了!她可能不是联邦人,我想她可能来自另一个地方。”

  诸星撑大眼睛道:“另一个地方?!高奇,你在开玩笑?”

  高奇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诸星瞠目结舌的看着眼前的女子。

  银衣女子已经将光线完全纳入身体之中,与其说是纳入身体,不如说是电量流经过她的身体之后,再还给外界的空间。

  她张开美目,闪着一种隐约的电光,一开口,居然是用标准的圣土语言说道:“终于将语言系统资料收集完毕了。你们好!我是西娜,隶属于地球最高委员会星系指挥部,我是星系探索部门的知识长,我现在应该可以用你们的语言沟通了吧!”

  众人瞠目结舌的看着这说着标准圣土语的银衣女子,她到底施了什么魔术?

  ※※※

  飞驼车中

  风绿芽撑着脸问道:“所以说,你是来自于一个很远、很远、很远的星系,一个叫做‘地球’的地方?”

  惊讶过后,一群人以看待奇迹的眼光看着眼前的西娜。虽然就理论来说,宇宙如此宽广,有着其他生物存在也不是太令人意外的一件事。只是,谁会相信外星人长得这副模样,不会是开玩笑吧!

  西娜点头后又道:“其实正确的说,我是来自于‘地球帝国’在太阳系中的第三十一颗殖民星。我目前担任探索号星舰的知识长一职,我们遵循最高委员会在太阳历七七四五年星际会议中所做成的决策,往外界探索所有拥有智能生物的星系,进行研究及观察。”

  她续道:“不过贵星球还是我第一次见到拥有人类外观的生物,而且不可思议的是,你们的文化似乎跟我们相当类似。在这么遥远的地方,居然有这样相似的生态存在,我十分讶异。”

  高奇好奇的问道:“在你们那个地球,有着许多人类?像我们一样的人?”

  西娜似乎对高奇特别注意,她眼中闪烁着一种很奇特的光芒盯着高奇,应道:“不!我们那里的人跟你很不一样。事实上,可以说是截然不同,我不是指外表,在外观上,我们身体的构造非常相似。但是,你们却有着我们无法理解的力量与肉体,而且你们居然可以不依赖电力就能拥有强悍的武力,甚至不畏惧磁能风暴的强悍破坏力。特别是你,我觉得你非常特别,甚至有别于其他的水蓝星人,我想我有必要再了解一下你们的一切,这也是我的职责之一。”

  诸星举手道:“我有一个问题。既然你是来自其他星球,可是你却能说水蓝星已经非常稀少的古体语,难不成你一开始学的就这种特殊的语言?”

  西娜也是一头雾水,不解道:“不!我说的是地球语,这语言是我们地球帝国统一的语言。在我帝国的历史中,这语言系统一直都没有改变过,是每一位地球帝国的公民都会说的语言。这……真叫人觉得不可思议。”

  所以当初高奇用这古体语跟她试图沟通时,西娜第一个直觉就是高奇是他们地球帝国派遣来的人,因为不知名的原因而跟这些被研究的“异星生物”有了非法的接触。

  风绿芽嘟嘴道:“可能我们很久以前是同一族群的,后来经过分散,所以才会有这样的结果,那也说不定。”

  众人一震,特别是高奇,他脱口而出道:“没错!说不定我们水蓝星人的故乡就是西娜所说的地球。”

  水蓝星人并非原生物种的事实,在场的大多数人都略有所闻,对于高奇的这个说法,也不免深思是否有这种可能。

  皮向丹坐在离西娜最远的角落喊道:“不管是怎样,他们可是要来侵略我们的外星人呢!我们应该把她交给联邦政府或是圣土的什么单位处理吧!”

  西娜冷冷的摇头道:“如果我们要侵略你们的话,派来的星舰早该已经覆盖住你们水蓝星的天空,而不会只派了几架星舰来。我们目前接到的命令只是观察你们的文化、社会状态,以及所有一切的制度与文明发展,如果需要我们协助的,我们才会派遣小组来帮助你们提升至高度文明的生物型态。”

  她续道:“根据我们的星际律条,我们不会随意干涉异星球的社会文化发展。只是,你们的状态实在是太过奇异古怪,目前最高委员会正在研究为何会有如此类似的两个生物族群存在,所以才会派我们来纪录与观察你们的生态与社会文化相关的行为。我再一次强调,我们的任务是为了使整个宇宙都处于和平与文明的发展。对于其他文明与生活形态,我们都是非常尊重。但是很遗憾,对你们的评语,我目前只有‘落后’两字可以形容。”

  佟少祺目露杀机道:“你说谎!你们的军队已经在我们圣土活动很长一段时间了,甚至侵入了我们的社会之中,还造成了许多人的伤亡。

  我们本来还在猜测,到底是哪方面的人,居然有办法训练出如此有效率的杀人军队,原来问题不是出自内部,而是外来的敌人!”

  朱火庆也是一脸煞气,指节喀喀作响。他在那场擎天内乱中,对那个古怪军团印象深刻,如果不是高奇的话,他可能早就成了刀下亡魂。朱火庆全身气势陡起,蓄势待发,他可不管什么外不外星人。

  高奇挥手挡下两人,说道:“先听听她怎么说,我要知道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还有太多的谜团需要仰赖她来帮我们解答,朱大哥你们先不要冲动,而且朱大哥你身上的毒还未解,最好不要妄动能量。”

  朱火庆这次来,除了练飞的事情之外,同时他也要到东方旗。朱火庆所中的毒,搜尽了赤喉军所有的医学纪录,从未发现过有这种病例出现。以朱火庆的等级,居然有毒素能伤害他,这简直是匪夷所思的事情了。

  说到解毒这门学问,水蓝星上对药物医学研究最深入的、历史渊源最久远的,就属东方旗,而且其中之最就是高奇将去解救的东方郡主。

  况且朱火庆的老本营本来就在东方旗与赤喉军之间的海域中,高奇这一趟北陆之行,朱火庆能同行,也对两方面的关系有好处。

  西娜冷冷的脸上不见一丝畏惧,她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我们虽然在水蓝星上有布置探索小组,但是也仅为了搜集这颗星球的资料,并不是专属的战斗单位,更不可能有如此可怕的杀伤力。这一次,我违反规定独自进入观察,也就是为了这个原因。”

  风绿芽对她比较友善,她试探道:“会不会是你们上头已经下令要侵入水蓝星,而你却不知道?”

  西娜坚决道:“不可能!所有的命令都要经过我和星舰司令两人同时签署的传讯才有办法与基地联络,绝不可能有越过我这层级而发布命令这种事发生。”

  佟少祺沉声道:“但是显然有不属于我们这地方的人在圣土进行一些活动,而且这些人与圣土的某些势力已经有结合的趋势,这件事情我们绝无法装作不知道。”

  西娜皱眉道:“我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我会查清楚。”

  高奇挥手道:“先不提这事,我想知道你为何认为水蓝星的文明发展是落后呢?我们一样拥有宇航的能力啊!”

  西娜默然半晌,才道:“简单的说,就我搜集到的讯息,你们西半球的人类虽然生活得较为文明,不过仍然需要利用固定的能源运用才能在地表上生存。在大多数有限的自然资源渐渐耗尽下,需求没有减少,而真正耗之不尽的能源却一再的被忽略,真是可惜。”

  “我曾分析过西半球人类的生活形态与科技发展,我发现你们仍然不能自由自在的利用自然的能源,而需要透过转换或是一些机械辅助。显然的,西半球的人类习惯于制式的生活形态,虽然社会文明进步,但却还有膜拜偶像的不文明行为,甚至建立许多不实用的大庙与殿宇来让少数人使用,这些都是文明落后的象征。”

  “而东半球的人类更不用说了,甚至需要依赖着其他生物才能在地表上移动,还有‘战争’!我的天,这种极度恶劣、残酷的人类行为,居然还存在于你们的社会之中,你们根本没有时间去建立高度的人类文明。我简直无法相信跟我们同样外型的生物圈中,竟然还有如此落后的生活形态。”众人不禁感到有些受辱的感觉,以西娜这外来者的眼光评断水蓝星的文明,确实只有落后可以形容。

  西娜蹙着眉头,迟疑的续道:“可……可是,为何你们的体质会如此强悍?你们并不能驱使自然的电能,可是却拥有另一种型态的能量。令人费解的是,那种能量并不是产生于自然界或是这颗星球的资源,若再加上我们之间语言的共通性,一切就更显得离奇。是我的资料搜集的不齐全吗?”

  说到后来,西娜的脸上露出罕见的不知所措。这对她来说,简直是无法想像的事情。

  高奇扬扬眉道:“我想,事实与你想像的结果可能有些差距吧!”

  风绿芽兴奋道:“既然你都‘下来’了,干脆跟我们一起体验一下我们实际的生活,那你不就能够知道我们的文明到底是落后或是进步。”

  佟少祺不服气的哼道:“我们圣土的文明经历了不断的进化,至今已经是相当有规模,你只看到外在的表相,哪能了解我们圣土人民的文明意念所在?”

  皮向丹也是不服输的说道:“说的没错!我们联邦也是一样,我们早就进入高度开发的文明时代。我看是你们什么‘地球帝国’的文明发展水准太低,根本就不能理解我们的文明。你赶快传讯息回去,我们才不屑你们的帮助呢!”

  高奇笑道:“西娜,我看用解释的可能没有办法完全向你表达我们两种文明所代表的意义。当然,我承认拥有操控自然电力的你们,拥有叫人意想不到的文明,但是请你仔细思考一下,所谓文明的表现方式并非只单纯一条路而已,也不是用所谓的等级就可以加以区别。我希望你帮我们解开在我们水蓝星上存在了非常久远的诸多谜团,到时候你再来判断,究竟我们的文明是落后或是进步。”

  西娜点头道:“我正有此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