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名动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石壁刀印

名动天下 丫树 14449 2003.08.03 23:55

    高奇在一片黑暗中张开了眼睛,全身像是被几千斤重的巨石压着,他艰难的挣扎着身体,举步维艰的在地上往前缓慢的爬动。

  他爬到一洼水池旁,将头靠近池内,缓慢的啜吸着看来相当混浊的黑水。这池不知名的黑水里还不断翻涌着气泡,像是滚了的开水一样,黝黑水中的不知名气体随着破碎的气泡飘散着。但是高奇似乎不怎么在意,贪婪的一口接一口喝着。

  这是怎么一回事,高奇怎么会弄到这样狼狈的模样!?

  高奇喝了水后,似乎精神舒缓了许多,勉强翻过身体,眼神呆滞的看着前方。感觉到身体慢慢的吸收吞下的液体,完全的将这看似沸腾但却是极度冰寒的液体,一点一滴的透至全身经络百脉之中。

  原本透支到消失殆尽的内能又慢慢聚集起来,渐渐凝聚到昨日此时的水准。

  一阵衣衫飘动声响出现,东方旗主熟悉的身影眨眼间现身在洞穴中央。

  东方旗主那双带着淡淡忧郁的眼眸,注视着瘫在池畔的高奇说道:“你明白了吗?”

  高奇奇迹的一反刚刚颓废的模样,一跃而起,火大道:“明白什么?!你也不说清楚到底要我明白什么,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会明白你脑子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东方旗主不动气的伸出两只手指,说道:“我说过了。你要离开这个地方只有两个方法。第一,用武力打倒我,我就带你离开这东方旗的*。第二,自己参悟离开这地方的方法。只有这两个选择。”

  高奇哀叫道:“拜托!这洞穴到处充满着强大的磁力网,别说是人了,就算是老鼠也别想钻得出去,更别提这墙壁硬得跟什么似的,连个痕迹都刻不上去,你叫我要怎么找到离开的路?!”

  东方旗主失笑道:“看来你的内力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还有体力可以活蹦乱跳的抗议。不过,我是叫你找离开的方法,可不是叫你自己钻一条洞。”

  这些岩壁都是经过了亿万年的地层挤压,加上难以估算的岁月风化与蚀刻,才自然演化成今日的模样。

  比较起硬度来,寻遍水蓝星上,恐怕还没有比它更高硬度的钻头,可以在这里钻出一条路来。

  高奇懊恼道:“不早说,害我还花了半晚的时间挖洞,早知道拿来睡觉了。”

  东方旗主脸色稍敛,警告道:“注意了!”话声未落,身影立即消失。

  高奇的眼睛瞬间爆出灼灼精光,如同在黑暗的空间中点亮了两把火炬。

  高奇的眼光似电般追着东方旗主无法捉摸的身影,肩膀微俯,全身肌肉贲起,一股睥睨众生的霸气自然而然显现出来,如一头潜伏在黑暗中等待猎物的豹子,正锁定目标伺机而出。

  东方旗主心里也不禁暗赞,这小子这些日子来的进步真是惊人。刚到此地的高奇甚至不能在东方旗主的手下走完一整套招式,到了今天,反而是东方旗主需要战战兢兢的全神贯注,一个不小心就会给予高奇可趁之机。

  高奇此时已经忘了什么叫做思想与肉体分离的状态,什么大阴阳力、太古力之类的精神异能,因为这种精神异力已经成为了他呼吸的一部分,在他说话、走路、甚至睡觉时,都处于这种奇异的状态中。

  但是高奇并没有因此而像西荒狼一样,离开身体去神游,也许是因为此地凝结的磁力网使得他无法让神识离开身体。

  不过,也因为这样,使得他更专注的集中在他所处的这个空间之中,就像此刻一样,将精神力全收缩在眼前的一点,如密集的放射线一样聚集在他身边周遭,他的皮肤就像是分布着无数的眼睛,敏锐的洞察着对手的举动。

  高奇突然往右踏出一步,东方旗主就像是突然破开空间,霎眼间出现在高奇正前方。一样的手掌向着高奇,扑天盖地的能量如巨浪涌来。

  高奇暴喝一声!升至颠峰的能量随着毫无花巧的一拳,正对着眼前的东方旗主轰出。

  拳风所刮起的热风充满了两人所处的洞穴,不断翻滚着噬人的热浪,瞬间将洞穴的温度提高了几十度,让原本就十分闷热的环境更是让人难以忍受、威势十足。

  但是东方旗主似乎极有把握的不做出任何回应,仅是用他那仿佛能透视人心的双眼盯着高奇。

  高奇挥出的拳头才到一半,他便如闷雷般低喝一声,眼中爆出异芒,不可能改变方向的拳头居然急转直下,狂悍的拳力将地表砸出一个浅坑。

  以高奇现在的拳力,打穿几十丈的地层也不是一件难事,但是这浅坑却只有浅浅的一个凹痕,其坚硬程度可想而知。

  高奇藉着坚硬地面所产生的反震力,抱拳蓄劲,吸收往上的动力,身体如弹簧般缩小至极限,再往上奋力弹开。

  同时,体内的内能就像做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化,原本正转的内能居然在不可能的情况下停顿,然后以倍增的速度逆转。在空气中的剧烈气流挤压下,摩擦出让人耳膜几乎要震破的巨大声响。

  加上密室产生的加乘效果,如果在这密室中有第三人存在,一定会被这强悍的力量给扯个粉碎。

  普通人这么做,全身血液早就因为受不了如此强大力量的挤压而喷出体外,但是高奇经无限强化的经脉,却硬生生的挨了下来,而且滚成一股更强大的能量。倍增的能量加上迅如雷电的招式,可以说完全不照正常的武技范围而走,极端危险,却也具有惊人强大的力量。

  东方旗主眼中透出赏识的光芒,但是动作一点也没慢。他超乎人类的速度将他裹入一层如黑纱般的黑影之中,完全感觉不到实体究竟在哪里。

  高奇经过这些日子的体验才知道,东方旗主的身体之所以幻成模糊的影子,并不是因为他直线速度太快,使得人类的眼睛产生暂留现象,而是因为东方旗主本身奇异的功法一旦运作起来,体内能量的运作速度将以奇异的高速运行,体表自然会呈现雾化的作用。

  不光是外在超乎常人的速度,就连内在的能量流动速度也快得让人无法理解,令人很难相信人的身体是如何能够容纳速度如此异常的能量流动。

  高奇只觉得他原本已经倍增的力量在接触到东方旗主呈现雾化的影子时,遭到非常小,几乎小到无法辨识的密集震动慢慢消蚀着。

  就像是那影子一小点一小点,但是非常有效率的啃蚀掉他的力量,让他空有惊人的力量,但是却始终也碰不到东方旗主一根汗毛。

  不等高奇招式用老,东方旗主从一团模糊的黑影中探出手,狠狠的就往高奇臂下肋骨部分一轰。高奇喷出一小口血,滚到常待的老地方,全身乏力的喘息着,身上残破不堪的衣服受不了如此大的冲击,裂出几道大口。

  还好这次没有晕过去,不过也差不多了!

  东方旗主潇洒的身影又重现眼前,他微笑道:“不错!这次居然能抓住我的实影,也懂得运用变化武技了,可惜还是找不出对付我‘影龙身法’的方法。不过,我想依你目前进步的速度,估计大约过个一、两年就能超越我。”

  高奇哀嚎道:“一、两年~~咳咳!我的天哪!”

  东方旗主叹道:“可惜我们没那么多时间了,如果一年之内你还是没办法用这两个方法走出洞穴,虽然舍不得,我还是必须杀了你。唉~你好自为之吧!”东方旗主看着眼前的高奇,虽然这些日子以来对这小子渐渐产生好感,但是如果真到那一刻,他还是得依照祖规杀了高奇。

  东方旗主如同来时一样,眨眼间就消失在天花板上的通道中。

  高奇休息片刻,勉强撑起身体,脚步蹒跚的走到那池黑水旁,整个头沉入水中,大口的喝着。

  这奇妙的黑水不晓得是什么物质所构成,虽然看起来火热滚烫而且混浊,但是入口冰凉,喝下去感觉极为舒畅。

  高奇在这段时间中,就靠这池黑水过活,它不但能够充饥,有着能迅速治愈伤势的神奇功效,还能帮助内能凝聚,也没听东方旗主提过这是什么东西。

  高奇喝了几大口黑水后,胸中的郁闷抒解开来,原本用元素回复法医疗自己的伤势也需要几天的时间,但是现在只需要半天的功夫就行了。

  高奇喘息的抬起头,甩去发上的水珠,抹抹嘴角,漫步走向位于洞穴最里侧的一处平台。

  虽然东方旗主不怎么提这洞穴到底有何作用,但是依东方旗主的态度看来,这洞穴恐怕是东方旗的秘密圣地,要不然东方旗主为何会说,如果高奇没办法依他提出的两条路离开,他就必须杀了高奇。

  高奇这些日子将此地的环境摸得非常熟,就算闭上眼睛,也能在洞穴中到处行动。

  在这里头,除了奇形怪状的岩石和这池具神奇疗效的黑水之外,在这平台后的石壁上完完整整的有着一个明显的凹痕。让人疑惑的不是它居然能在如此坚硬的岩壁上,凹进如此完整的形状,而是它的形状根本就像是一把形状奇怪的刀,看起来就像是可以让某一把刀镶进里头去。

  但是高奇找遍了这洞穴中的任何一个角落,甚至敲了每一块石头,每一吋都没放过,依然没发现任何一个可以称之为刀的东西。

  如果没有刀的话,那干嘛弄个刀印在这里?莫非东方旗主将刀收了回去?可是那又跟他有什么关系,高奇直觉的感到这刀印就是第二条路的重点。

  高奇思考了老半天,搔搔头泄气道:“这简直比中心测验还难嘛!到底要我明白什么。找什么呢?”依他现在武技的进境,就算不眠不休的锻炼,想跟东方旗主这圣土武学巨擘比起来,仍然有一大段无法跨越的距离,更别提要在一年之内打倒东方旗主了。

  高奇自然的坐上平台,盘膝坐好。在这些日子中,除了昏迷不醒不算之外,大多数的时间,他就是在这不到几尺见方的平台上盘坐入定。

  在平台上盘坐,除了是要思考怎样破解东方旗主的“影龙身法”,也因为这地方似乎本来就是用来打坐的。

  难道东方旗主就是在这修练吗?他是希望高奇跟他一样学会影龙身法吗?那也要教他怎么开始啊!

  高奇自怨自艾了一会,实在想不到东方旗主到底要他想些什么。摇摇头,甩去烦人的思绪,干脆不去想了——反正思考本来就不是他的强项。

  高奇深深几个吐纳,开始将呼吸频率变得缓慢绵长,渐渐将烦恼的思虑沉淀下来。没多久,就进入另一次深深的入定之中,时间不多了。

  ※※※

  “喂!你想干嘛!这里不准闲杂人等进来,你知不知道?哎!你这人怎么讲不听啊?!”小翠有些撒泼的尖叫声,打坏了冬日午后众人听“老师”教学的静谧气氛。

  风绿芽皱皱眉骂道:“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在前面闹事?喂!佟大少,去处理一下。”

  佟少祺指着自己,委屈的说道:“我……”他什么时候变成人家的手下了?

  风绿芽不耐烦的挥挥手道:“对啦!还不快去?!”转头后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变,朝另一边的美丽女性温柔的说道:“竹影姊姊,然后呢?东帝王朝就这样步入衰败期了吗?”

  虽然她从小生长在圣土,但是对于上一代东帝王朝的故事也不是很清楚,而且在东方竹影柔柔的嗓音下,不管听什么故事都会令人觉得好像进入一个甜美的梦境中一样。

  东方竹影绽出浅浅的酒窝,笑道:“绿芽,不可以这样子,我们先看看发生什么事情了,如果想听,以后多的是机会。”

  在场的有佟少祺、皮向丹、风绿芽和诸星,与不断记录资料兴致勃勃的西娜。朱火庆因为身体内的毒素仍然顽抗着不肯离开,正被安排在东方旗的医学院中接受治疗。

  而东方竹影跟他们之间则是隔着一个散发着药香的薄薄竹帘,这竹帘不光只是为了分隔之用,而是竹帘浸泡过特殊的药材,可以隔绝空气中的有害物质。

  东方竹影姿态优雅的侧卧在专属的藤椅上,整个房间处处摆设着关于医学与囊括各式各样艰难知识的书籍,方便主人随时取用,书的味道跟药香混合成一种独特的气氛。

  佟少祺这群人没事的话,成天就是赖在东方竹影的居所之中,拖着她为他们讲述圣土的历史逸闻。

  有关医学知识、甚至星象、联邦复杂艰难的宇航学,东方竹影都稍有涉猎,而且就算是东方竹影一个字都不懂,她还是有种莫名的魅力,让人感觉到非常舒服,十分愿意跟她相处。现在他们可懂得,为何这东方竹影能在东方旗中拥有几乎所有人民的支持与爱戴。

  在小翠几乎高分贝的声音中,小翠口中的那个闲杂人等终于到了东方竹影居住的小楼下。

  一个浑厚的男音朗道:“竹影郡主,我是白亚明,是否能有机会跟郡主商讨有关治疗方面的问题?”

  东方竹影淡然答道:“白先生,感谢你对竹影的关心,只是现在竹影有客人在,不便招呼,可以下次再谈吗?”

  白亚明忙道:“匆忙来访,是我的不对。不过亚明已经来过几趟,只是刚好凑巧郡主身体欠安,总算今日听到郡主邀请几位朋友聚聚,亚明就厚颜来访了。不过在座的朋友都是白亚明想结交的对象,相逢不如偶遇,不知道能不能有这个机会,认识一下在座的各位。”

  东方竹影迟疑道:“这……”白亚明几次来访,都被小翠用郡主身体不适打了回票,而且他一直十分谦然有礼,态度也十分诚恳,如果硬是推拒,似乎有些不近人情,而且对二皇子也交待不过去。

  其他人交换过了眼色,这白亚明的态度似乎跟想像中有些差距。

  佟少祺朗道:“既然如此,白兄请上来吧!我也想认识一下白兄这样的超凡人物呢!”

  白亚明大步迈进楼中,踏上阶梯,但是却没有应有的脚步声,只有听到他爽朗的笑答:“佟兄真是太客气了,听闻各位来到东方旗已经一段时日了,小弟实在非常想认识各位,只是因为诸位的时间实在太难掌握,才会拖到今时今日,还好没有错过,要不然就真是遗憾了。”最后一个字刚刚结束,白亚明高大英挺的身影便出现在二楼,一秒都不差。

  诸星和佟少祺相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的惊讶。

  白亚明刚踏上楼梯时,脚步几乎轻如羽翼,没有发出任何应有的声响,但是走到中段时,却变成落地有声的厚重脚步声,如巨人踏入这小楼一样,让楼板都微微震动着,但是到最后一段却是一脚轻、一脚重。其中的奥妙变化,也只有佟少祺这种等级的高手才能明白。

  白亚明轻松的朝众人做了个圣土的致礼手势,然后大剌剌的坐在众人之中,一点也没有倨傲或是不安的情绪。落落大方的态度,叫人不由得产生好感。

  诸星先开口试探道:“白兄,是否知道我们是乔小姐邀请来的客人,跟白兄所处的阵营是两个敌对的政敌,白兄这样跟我们会面,不怕二皇子到时候说些什么吗?”

  白亚明先是表情生动的叹了口气,然后眼光灼灼的扫过众人,最后停留在诸星脸上,说道:“诸星,你有所不知,我当初接受二皇子的邀请,并没有想到会如此麻烦,也没想到会有那么多的政治纠葛,我只是单纯的想来帮助竹影郡主。据二皇子说,只有我身上具有的‘太古力’才能够治愈竹影郡主的病症。老实说,也不怕各位见笑,其实自亚明听闻过关于竹影郡主的传说后,我心里面就一直有个希望,希望能够来亲眼目睹,世上真的有如此良善美丽的人吗?果然没有辜负我的期望,不管东方旗到底有着怎样的政治纠葛,我想我白亚明还是愿意尽我一切力量,为竹影郡主尽份心力。”

  看来白亚明已经将他们的资料掌握得一清二楚了,所以才能随口就叫出他们的名字。

  佟少祺开门见山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圣土中从未有你的纪录,二皇子总不会无中生有的把你变出来吧!”

  白亚明欣然道:“如果各位是因为我的来历才对我有所疑虑,那可真是冤枉了。圣土里当然查不出我的任何资料,因为我并非圣土人。我来自于联邦南区,这还是我第一次进入圣土这个国家。去年在二皇子的积极接触下,我区主席戴蒙才会用专案的方式,申请我与妹妹进入圣土之中。如果各位早一点问我,我们就不会产生这么多误会了。”

  皮向丹讶道:“你也是联邦人?”

  白亚明用联邦语柔声道:“是的,皮小弟,我跟你和高奇一样,都来自于联邦。我是南区九一九号军区的居民,只不过我从小就是在南区成长升学,后来就进入了南区自治军部。顺便一提,我离开前的军阶是红级军官。”

  皮向丹哑口无言,联邦红级军官已经算是一个极高的位阶。在南区这个以军籍为管理的地区,红级军官的地位就等于联邦四天圣使,能在这么远的地方遇见这样的人物,简直是匪夷所思。而且这白亚明看来还这么年轻,不出三十岁吧!

  竹影郡主微笑道:“白先生……”

  白亚明举掌,表情有趣的说道:“郡主可以不用这样生疏,叫我亚明就可以了,要不然叫我阿明或是小白都可以,我的外表看起来应该也没有那么老吧!称呼我白先生,实在太过沉重了。”

  诸星撇撇嘴道:“小白?拜托,你看起来实在跟小白这名字有很大的差距。”

  白亚明尴尬的摸摸脸道:“我今年才二十出头呢!真的看起来很苍老吗?”

  皮向丹失声道:“二十岁?!那不是跟我同年,怎会差那么多?”

  风绿芽道:“难道拥有太古力的人都会长得比实际年龄来的老吗?那还真是很吃亏,还好我不会。”

  东方竹影淡然道:“绿芽,不是的。太古力是一种人类进化的状态,并不是指某一种武技或能力。简单来说,就是能释放出身体中储存的隐性能量,让大脑与身体的‘适用性’达到比较高的一个水平。事实上,就理论来说,每一个人都拥有这种能力,只是不懂怎样去启发、释放出这种能量。”

  白亚明赞叹道:“郡主说的确实是简单明了。当初我是在南区战技研究院中花了整整五年的时间,用各种方法试探与开发自身的潜能时,意外的获得这种奇异的能力,虽然研究院的博士们可以用比较数位的方式解释,但是却都不如郡主的一句‘适用性’来得恰当。”

  皮向丹很好奇的说:“适用性?那是怎么一回事?”

  其他人也很好奇的看着东方竹影,白亚明挑挑眉似乎略带挑战意味的看着帘内的东方竹影。

  东方竹影微笑道:“事实上,竹影也是懂得一点皮毛而已,只是因为跟自己有着切身关系,所以理解的要比平常人多一点而已,实在称不上什么专家。”

  白亚明道:“我想听听郡主有怎样的想法,那对以后的医疗过程应该会有很大的帮助。”

  风绿芽也道:“是啊,我也想知道到底太古力是怎么样的一回事!”也许对高奇也能有点帮助,风绿芽私心底下也悄悄帮高奇与白亚明偷偷评分。

  东方竹影皱皱眉道:“我所接触到有关这方面的知识,大多偏向于医疗与人体的变化,或许有些艰深,我尽量解释得简单一点。各位都知道我们水蓝星的平均大气压力跟最近的星系比较起来,大约高出十倍不止,导致了南北两极的地形演变非常极端——这是水蓝星奇异的压力对于环境的影响,而对于生存在水蓝星的人类来说,影响更是巨大。”

  “按照最原始的记载,文明的人类聚落大约出现在约四千年以前,当时的人类几乎都被各个年代的考古学家当成神话般的人物,因为他们不但可以如鸟般自由飞翔于天空,而且力大无穷。许许多多的远古图腾都记载着当时的许多英雄们,驱恶兽、杀猛禽的英勇传说,那个时代的人类,似乎每个人都拥有一种和这星球环境极不相称的力量。”

  “就生物学的角度来看,人类在当时似乎没有任何的天敌,这几乎只会导向一个后果——人口发展过剩,资源被极端开发。当食物与自然资源越来越少,一种人间地狱的情形就会出现。”

  众人的脸色不由得变得沉重,在他们脑海中也出现了许多生动而且残酷的情节,一旦这种生态浩劫发生,什么文明、社会都会崩裂瓦解,最后走向灭亡一途。

  东方竹影续道:“但是真实的演化却并非如此,在三千年上下的时间中,人类的体质似乎急速变弱,也不能说变弱,而是变得符合这个生态环境了。就像是脱轨的生物圈又缓慢的回复平稳,人类也开始慢慢的懂得回馈到这个自然之中,人口的出生率也慢慢获得了一种默契。在后来的水蓝星中,人类变得平凡了,比较少再有英雄或是超乎异常的人类出现,这对生物圈自然是一个相当好的现象。不过,到底是怎样的改变,让人类的能力被抑制下去,这是一个人类进化史上的大谜团。”

  西娜罕见的停下不断记录的手指,开口插话道:“那就是太古力?听起来很像是将脑域功能开发至极限的人类。难道水蓝星的远古居民拥有这种极高的技术?看来那‘两人’说的似乎是真的,值得成立专案小组好好研究一番。”

  东方竹影不太懂西娜的意思,笑答:“这是根据生物的眼光来观察的结果,太古力可以被看作是一种对于环境的最佳适应力,人类曾经拥有过,但是却因为不知名的原因而埋藏了起来。对于像亚明或是高奇这样以导引或是压迫的方式去将埋藏在身体中的宝库打开来,可说是方法之一,但却是极端危险的方法。”

  白亚明叹道:“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从来不晓得这种能力居然可以用这么宏观的角度去看它,我还以为这是人类身体经过了千百年进化的结果呢!原来我们一直都在追寻着古老以前曾失落的力量。如果南区研究所能够请到郡主来作首席顾问的话,也不用花了那么多年,走了那么多冤枉路了。”

  东方竹影摇头道:“这只是竹影的一点个人意见,不足以挂齿,说出去说不定会被斥为荒谬呢!”

  白亚明爽朗道:“郡主客气了。今日亚明就叨扰到此,真是收获良多。”

  风绿芽一听,讶异道:“你要走了?”

  风绿芽可不是舍不得他,而是只要有眼睛的人都看的出来,这白亚明对于东方竹影的兴趣非常高,而且现在的气氛也算是融洽,正是进一步表示好感的大好良机,如此简单就走人,倒是叫人觉得奇怪。

  白亚明苦笑道:“我实在也是不想走,难得跟几位一起聊天,能如此亲近郡主,更是上天掉下来的运气。可是看来郡主的身体似乎又有点不适,大概是太过劳累了,我情愿下一次等郡主身体状况再好一点,可以促膝长谈时再来拜访。各位,希望下次有机会再好好聊聊。告辞!”

  大家看看东方竹影,果然她的脸色苍白了些。白亚明拱手致礼后,潇洒的走下楼。

  皮向丹苦恼的叹道:“高奇输定了啦!”

  风绿芽紧张的跑到东方竹影身边关心。

  佟少祺神情凛然说道:“这人绝对不如表面简单。诸星,你的看法呢?”

  诸星看了看其他人的表情,说道:“难说。白亚明如果不像外表看来爽朗优秀的模样,那他绝对有资格称作心机深沉的老狐狸,连我都不得不对他的态度产生一点好感。”

  佟少祺叹道:“高奇啊高奇,你到底是跑哪去了?再不回来,我们恐怕只有乖乖整理包袱走人的份了。”

  ※※※

  一种异样的感觉自高奇内心深处升起,这是高奇在入定之中从来没有发现过的事情。

  按道理来说,他应该关闭五感六觉,完全感受不到外界任何的波动,灵识之中应该由外在的感官世界,转为内敛的精神空间。

  但是此刻,他却觉得有着一股很奇怪的冲动,但是他又无法了解到底那是什么。

  虽然他的精神无法透过神游的方式离开身体,就像是被紧紧束缚在身体之中,但是这种禁锢的方式却让高奇意外的发现了一个内在的新宇宙。

  高奇从未想过身体中的变化居然会如此多姿多彩,而且是难以想像的复杂。

  就算是一个细胞的产生、消失,也都必须经历非常复杂的多重手续才能办到,但是人类的每一个器官、每一个结缔组织、每吋肌肉、皮脂部,甚至一根头发,都由百万、甚至数以亿计的细胞所组成,而这些变化,从一个人呱呱落地就已经开始运转,但是人类徒然拥有这么精密复杂的身体,却从不懂得如何去使用。

  这并不是说人类不懂得走路、吃饭,以及日常生活中需要用到的机能。事实上,这些只是身体运作后的结果而已,而大脑是如何经过神经系统发命令给四肢,去做我们想做的事情,传输讯息的力量有多大、速度有多快,真正的答案让人实在无法想像。

  常听到有人形容“思考如电”,但是这句话说得实在是太小看身体传输讯息的速度了。

  当身体做出一个肢体动作时,大脑会传数以亿万计的微小电波瞬间传送至身体各系统去辅助这个动作的完成。“牵一发而动全身”,这句话说的真是再贴切不过。

  从大脑传输到脚底,再回溯到大脑的讯息速度,如果换算成外界实际的速度,大约可以来回一趟天女星系与水蓝星了,而天女星系与水蓝星的距离大约在四百七十光年左右。

  这是多么惊人的速度!

  但是水蓝星的人类却到了文明发展四千多年之后,才能踏上天女星系的土地上,该说我们忽略了人类身体所拥有的是怎样难以置信的瑰宝啊!

  现在高奇才慢慢了解到,什么叫做每个人的身体里都拥有着一座宝库,自给自足、不假以外求的意义。

  在高奇感悟到身体变化的奥妙之后,他也同时感觉到了有种奇异的东西存在,无法形容,那仿佛是存在另一个空间的“物体”。

  对!物体。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高奇在这段时间一直试图追上身体传送讯息的速度,但是这实在太难了。

  你如何要一个只懂得用双脚走路的人,去追赶上急速飞驰的磁力列车,而且这“磁力列车”还真不是普通的快。

  高奇一直尝试着不断加快自己追寻的速度,但结果却是他和大脑讯息刚从起点一起出发,大脑讯息眨眼间就已经回来了,而他却还正在起点刚起步而已。

  不服输的高奇一直持续着这种看来似乎十分愚蠢的事情,他居然在跟他自己的身体赛跑,而且试过数都数不清次数,结果却都一样。

  正当高奇挫败到万念俱灰之际,一个想法莫名其妙的浮起,就像是他根本什么都没想,但是答案却自己蹦出来一样。

  身体是他的,他却蠢得去用两种不同的速度解读。何不试着乘着讯息去做一趟超高速的旅程呢?

  高奇开始完全的沉淀意念,不是像入定一样静心思虑,而是真正的无思无感,似乎连思考都慢了下来,然后渐渐停止。

  这一段过程,出人意表的长,但是时间对现在的高奇已经不具任何意义了。

  在经过了不知道多久的时间之后,高奇才“感觉”到那物体的存在,也才顺带的发现,他已经跟上了身体讯息传输的速度,进入了另一种速度空间。

  整个世界都改变了,似乎连思考的速度也变得有些缓慢,但这是就比例而言,如果将身体的每一道讯息变成光子的速度,那就可以看见,整个身体都充满了光移动所留下的暂留轨迹。

  高奇又花了一些时间去掌握那物体究竟是什么东西,沉浸在这一个完全崭新的世界之中,完全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已经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化了。

  ※※※

  风绿芽蹦蹦跳跳的踏进小楼中,她的颈上居然围了一条奇怪的纯白色围巾,虽然好看,但是却感觉极为不对称。

  “竹影姊姊!竹影姊姊!”风绿芽一进小楼,自动的就往楼上钻。

  小翠插着腰挡在楼梯口,佯怒道:“你这小麻烦,一天来个两三趟,烦死了。”

  风绿芽拉着小翠的手,撒娇道:“小翠姐,我知道你心疼你们家小姐,我保证不会耽误竹影姊姊太多时间,你就让我上去嘛!顶多下一次,我帮你多带几朵冰雾峰顶的‘冷红’回来给你。好嘛!”

  小翠捏捏风绿芽因为在雪地太久而红通通的脸颊说道:“真拿你这小丫头没辄,小声一点,小姐正在看书。”

  风绿芽应道:“我知道!”兴冲冲的就要进去,却被小翠拉了回来。

  小翠皱眉看着风绿芽颈间的那“东西”,有些嫌恶的说道:“别忘了,你不能带它进去。”真搞不懂,怎么会有人喜欢弄个活生生的东西在身边。

  风绿芽低头笑道:“对喔!差点忘了。小喜,你自己去外面玩,等一下我再去找你。”

  只见风绿芽颈间那团毛茸茸的围巾居然动了起来,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只看来极为可爱的动物,她的眼睛散发着绚烂的红光,灵动的转了几圈,一转眼就飞出窗外,消失在外面的白雪之中。

  小翠这才勉为其难的放手。

  风绿芽像阵风刮进了东方竹影的房间,直接跳到东方竹影的藤椅上,赖在正在看书的女孩子怀中撒娇着。

  东方竹影宠溺的说道:“小麻烦,又想来听故事啊!”

  风绿芽闻着东方竹影身上的药香,慵懒的说道:“不是啊,我只是好想竹影姊姊,所以才来看你。”

  东方竹影失笑道:“我们昨天才刚刚见过面,说来不算久吧!”

  风绿芽夸张道:“好久好久了呢!有好几个时辰了。”

  东方竹影温柔的将风绿芽凌乱的发辫解开,然后灵巧的帮她重新结着,风绿芽像只温驯的小猫卧在东方竹影的身边。

  东方竹影笑道:“既然你不想听我说故事,那又该轮到你说喽!”

  风绿芽睁开眼睛,数着指头说道:“该说什么?小喜跟我前天去冰雾峰探险的事说过了,离世岛的事也说了,百族夏姊姊的事情也说完了,好像没什么新鲜的题材可以说了。”

  小喜就是几个月前佟少祺和皮向丹两兄弟,一直想抓却抓不到的那只狐麒。风绿芽在东方竹影的指导下,上冰雾峰一整个星期的时间,熟悉了狐麒的出没环境,用东方竹影教她的方法,居然顺利的驯服了这只奇兽,也许是这只狐麒跟风绿芽投缘吧!不过,这也让佟少祺和皮向丹捶心肝地惋惜了好久。

  距离他们刚到东方旗的时间已经过了将近半年了,在这段时间里,高奇依然没有任何消息。

  但在这期间,让人意外的是,东方旗主居然罕见的出面,并拒绝了白亚明对东方竹影进行任何医疗,让下城的居民几乎要群起暴动。

  幸好在乔靖妍一方的人马安抚下,才慢慢平息。

  这出乎意外的举动,打乱了所有人的计画。

  最引人注意的后续消息就是几位皇子和四色旗的反应,大皇子态度坚决的反对这项决定,他甚至将所有人马撤出上城,以表示抗议。

  这是东方旗中数百年来从未有过的情况。一旦大皇子离开上城,就表示他放弃了直接继承权,这不但让人觉得错愕,而且也不可思议。不过,大皇子的人民支持率倒是不降反升,也许这是一项相当高明的政治谋略。

  而白亚明所属的二皇子阵营却极端的低调,甚至连白亚明都不再出现在东方竹影的面前,这又是一件让人觉得诡异的情况,不过这样的情况倒是让东方旗维持了一段满安定的日子。

  东方竹影向往的说道:“再说说你跟高奇是怎样认识的吧!你们真好,可以自由自在的四处游历,而我却只能受限在这个小楼中,像只被关在鸟笼中的金丝雀一样,无法飞出去看看广阔的世界。”

  风绿芽猛然抬头,信心满满的说道:“竹影姊姊你放心,等高奇回来之后,他一定能够治好你的病,那时候你就能跟我们一起去探索这个广大的世界了。”

  东方竹影拉下风绿芽笑道:“看看你,好不容易绑好的发辫又散开了。其实我也很好奇,为什么你们对高奇这么有信心呢?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我当时在船上只见过他一面,实在很难想像,他跟你们所描述的那个人会是同一个人。”

  风绿芽呵呵笑道:“竹影姊姊,等你见到他,就会知道了。他实在是很古怪,但又非常有趣,让人永远都摸不着他的脑子里到底藏了些什么稀奇古怪的念头。他很特别,既不像是圣土人,又不像是单纯的联邦人。哎!反倒是跟西娜姐有些像耶,都是古古怪怪的。”

  东方竹影失笑道:“西娜是因为生存在一个跟我们极不相同的社会之中,型态与习性都有着相当的差异,怎么你会觉得高奇跟西娜像呢?”

  奇怪的是,除了风绿芽极爱跟东方竹影腻在一起之外,最接近她的人居然是西娜。两个一冷一热,生长社会型态极端不同的两个人,居然产生出比姊妹更为亲密的友情。

  西娜是什么人,东方竹影甚至知道的比风绿芽他们更加清楚。

  风绿芽道:“我也喜欢西娜姐,我知道她是好人,只是她脑中所装设的智能晶片从来都只用来运算资料与数字,太过数位化的思维让西娜姐变得有些死板、太过认真,不过除了这些,她算是非常不错了。”

  “那我该谢谢绿芽的夸奖喽!”西娜冷艳的身影出现在二楼的窗外,打趣的说道。

  风绿芽抗议道:“西娜姐怎么可以偷听我和竹影姊姊说话。”

  西娜穿过窗户,冷冷的脸上扯扯嘴角道:“怕人听到就不该在别人背后说别人坏话,下次要是我再听到,我就要打你的小屁屁。”

  风绿芽拉着东方竹影,有恃无恐的说道:“我知道西娜姐才不会真打我呢!”

  西娜依然面无表情的说道:“那可不一定。”

  东方竹影打圆场道:“好了!西娜你就别再耍绿芽了,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平时西娜虽然常常来找东方竹影“吸收”关于水蓝星的知识,不过大多数时间,西娜都在维修她的小艇,最近也好久没见到她了。

  西娜道:“我修好了小艇的搜寻系统,透过‘灰影’穿过大气层在水蓝星外用雷射光束扫瞄搜索的方法,将整个极地板块全都记录下来,分成极小单位一点一点的解析,花了大约十七个水蓝星日,终于找到一处异常结构的地方,所以我来问竹影是否知道这地方。”

  风绿芽雀跃道:“你是说,高奇可能是在那里?!”

  西娜公式化的道:“根据推论,高奇有极高的可能性被隐藏在此处。”西娜手一扬,一道光线变成片面的光点,渐渐组织成完整的地形图,高高低低的山脉形状清晰可见。

  东方竹影讶道:“这是在正北方,位于水蓝星自转弧度的中轴点,离冰雾峰几乎有三千多里的距离。”

  在北方这块庞大的极地大陆,万年不融的冰层集中在水蓝星最顶端的极北地区。

  不可思议的是,这里也是能量释放最频繁的地区,没有任何生物能在这地方生存下去。

  每一秒钟,脚下所踏的地面都有可能成为无底的深渊,也是这种独特的地形,成为分隔联邦东区与东方旗的明显界线。只是东区那一面可用的陆地更为狭小而已。

  西娜道:“如果小艇修好的话,大约不到半个水蓝星日就可以到达。不过此地的地磁异常,我怕小艇没有办法忍耐这样高密度的磁力线。”虽然西娜的小艇船身相当坚固,但是磁力线所破坏的并不只有固体的船身,西娜更怕它会将小艇的控制系统整个毁掉。

  东方竹影叹道:“这个地区飞龙也无法到达,只能用步行这个原始的方式。不过,地形极度险恶,可能需要十几天的路程才有可能到达。”

  风绿芽懊恼道:“高奇到底是怎么跑到那里去的?!东方旗主又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连个招呼都不打。”

  西娜道:“如果要组织搜索队的话就要快,我在搜索极地板块的时候,发现此处地层下的温度变动有渐渐升高的情况,可能最近又会有一次剧烈的能量释放。”

  眼看着又要进入土鸣月地脉喷发的季节了,这也是东方旗医疗圣手云大国手给东方竹影最后的极限,如果过了这个土鸣月,东方竹影还没有遇见能帮她完全转化体质的那个人,恐怕就会因此而香消玉殒。

  众人心里都明白,却从没有人敢提起,只是随着时间的逼近,每个人的心情越来越感到焦虑不安。

  “不好了!不好了!”跑进来的是东方竹影两名婢女之一的红红,只见她神色惊慌的冲上小楼。

  红红喘的上气不接下气说道:“小……姐……小姐不好……了!”

  风绿芽骂道:“小辣椒,到底发了什么事?你不是跟佟少祺他们去下城买东西吗?怎么只见到你一个人回来?”

  红红吐了几大口气,紧张的说道:“我……我们一到下城,就听说南边又发生战争了!”

  东方竹影皱眉道:“三方约定的停战条约时间仍未过,难道有人毁约吗?”

  红红摇头道:“不是!听说是西半球的联邦军攻过来了!”

  三女一阵错愕!联邦军队攻击圣土?已经维持了千年和平的两国,好端端的为何发生战争?难道联邦有野心要统一水蓝星?!

  如果传言属实的话,那么一场前所未见的全球性战争就要开打了。

  高奇,你要快点回来,要不然就来不及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