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名动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身陷泥沼

名动天下 丫树 10533 2003.08.03 23:42

    

  高奇身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心中极为忐忑不安,常听人说这新皇圣殿如何富丽堂皇,宏伟壮观,打死他也想不到进来这里会是这样一个光景。

  厅内并非寂静无声,而是有许多怪异的奇异声响,有点像是机器高频运转的声音,又或是风声吹过建筑缝隙产生的低鸣,高奇就待在黑暗中不晓得过了多久的时间,高奇灵敏的感觉可以感受到有许多不同的放射线扫过他的身上。

  高奇虽然暂时失去了内能的操控权,但是透过全身的灵敏度与奇异的感观仍在,那种被多种不同的探查波扫过的怪异的感觉,直叫高奇觉得浑身不对劲。

  刹那间!柔和的光线充斥在这宽广的空间中。

  那是来自于天花板上一团虚浮在空中的白色圆形发光体,并不刺眼,形状与火球相似,只是并没有火的热度与艳红的色彩,在离地面约五丈高的地方缓缓转动著,相当美丽而优雅,高奇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奇怪的东西。

  高奇好奇的左右张望著,原来这里还不是大厅,高奇所站的地方是一条宽敞的通道,只是这个通道大的出奇,而且两旁的墙上不是石砖堆积而成,而是一种灰白色物质所搭建而成,墙上则悬挂著许多各类型的画。

  大约十余步两旁就摆设著许多巨型的雕像,有些姿势各异的人像,有些则是高奇连从未见过的动物雕刻。

  地板下大理石地板上铺设著一条红色长地毯,往前延伸进入一条宽阔的长廊。

  “ 你就是高奇。”

  一声低沈却极为有力的声音突然在高奇前方响起,吓了高奇一大跳。

  高奇连忙回道:“ 是的!你是…”

  一个穿著一身黑色,有些像是古代服饰的中年男子,突然出现在高奇眼前,虽然高奇现在无法动用真气,但是其灵敏的感官能力都还在,但是明明前一刻,长廊中还没有人。

  中年人细长的眼冷冷的扫过高奇,这让高奇起了一阵鸡皮疙瘩,他用毫无温度语气说道:“跟著我走。”

  这中年男子不但人冷的可以,连声音也是酷到没话说。

  高奇试探道:“请问……”高奇本来还想问一下,圣殿中谁会见他,但是这黑衣男子也不搭理高奇,转身就往里面走。

  高奇只好闭嘴跟著直走,心里嘀咕著,干嘛弄得这么古古怪怪的,难道圣殿里的人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吗?

  高奇好奇的四处观望,这圣殿外面好像极为古典,想不到里面倒是这么现代化。

  高奇跟著带路的黑衣男子,左拐右绕的,原来长廊中还有许多左右对称的通道,不知通往何处,而高奇则是进入左面第一个走廊。

  不久就进到一个类似会议厅的地方,看起来相当舒适的米黄色天花板,洒下淡淡的光线,高奇好奇的左右张望,却发现自己身旁不远处会议桌前,早坐著三个人,而刚才带路的黑衣中年人,向三人示意行礼后,就离开了。

  “你是高奇吧!我是古似墨,是联邦政府军方的代表,我代表政府欢迎你,也谢谢你辛苦的将浮生录带回圣殿。”说话的是其中较年轻者。

  这古似墨样子非常年轻,似乎不足五十岁,一派斯文的样子,就是像是高奇教育中心中教文学的学者,实在难以把他跟军方想向在一起,可能是担任文官一类的职务吧,体型瘦长,墨绿色的军装穿在他身上稍嫌单薄了些,他的脸上则带著淡淡的笑意。

  高奇摇手道:“不用客气,我只是想要物归原主吧了,这里就是圣殿吗?”

  古似墨亲切的笑道:“也难怪你会误会,这里并不是圣殿的主殿,目前你所处的地方是圣殿的前殿部分,事实上,这里只算是圣殿的外围区域而已。

  联邦国安局自从乾元密本失落以来,一直不断的找寻,在这段期间不晓得花费多少的资源来进行搜寻,只是都一无所获。像是这种国宝级的古文物,一般人莫不想要据为己有,难得的是高奇你年纪轻轻却如此大公无私,如今乾元密本能够再回到政府手中,这是新皇恩德所赐,同时也是联邦所有人民之福,实在是令人感到欣慰。

  你现在一定有些纳闷,为何我们会希望你亲自前来,老实说,我也十分讶异为什么政府派出的人员都没办法得到你的行踪,让你一个人出现在这里,这些责任疏失我会请上级好好处理。来吧!我先来向你介绍一下,站在我身旁的这位,是谭炯赐将军,谭将军是我军政院中军机部的最高指挥,也是我国国防科技委员会的执行委员长,而最旁边的一位则是我技研院的院长侯东颐博士。”

  “高奇同学!你好。”谭将军是个脸色严肃的中年男子,肩部宽阔,高大而强健,腰杆挺的笔直,霜白的头发规规矩矩的梳理至一边,看起来就是标准的军人风格。

  高奇不由得肃然起敬,难怪他会觉得这人的脸好像在哪见过,眼熟的很,原来是谭炯赐将军,高奇倒是偶而会在通讯媒体上见到相关的报导,谭炯赐他强硬固执的军事风格,常是左右议院抨击的目标,但是在军中,谭将军却一直拥有相当高的支持率,所以让一些想要扳倒他的政客们拿他没办法,想不到会在这里见到他,事情是越来越奇怪了。

  而另一边的侯东颐博士不但身形矮小,而且长的一副尖嘴猴腮不讨人喜欢的模样,头上是一片沙漠般的荒原,只有头的两侧地带还有头发,不晓得是不是用脑过多所造成的,一双闪著光芒的小小的眼睛上下打量著高奇,看的高奇怪不舒服的。

  谭将军对他倒是很友善,柔声道:“高小弟,你先请坐。”

  高奇先挑了一个最靠近门边的座位坐下。

  谈炯赐将军和气的开口道:“你不用担心,我们这次的会议,是由新皇直属研院所,和军方共同召开,主要的目的除了解决乾元密本的问题外,同时我们也希望藉由高奇同学你的帮助,使我联邦能够突破目前所遭遇的瓶颈。”

  高奇讶道:“我?可是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恐怕没办法提供什么有效的意见。”

  侯东颐缩著脖子,桀桀的笑道:“对我而言,你可是上天掉下来的宝贝。”

  谭将军皱著眉看了一旁的候博士一眼,对著高奇道:“高奇,事实上我并不同意这次的会议,我并不相信这种愚蠢的方式,就能够解决目前的困境。”

  “谭将军!”古似墨警告的叫了谭将军一声,谭将军一瞬间表情闪过愤怒的红色,又回复面无表情的神态。

  这古流墨看来比谭将军年轻不止十余岁,可是看他的态度就像是上司对待下属一般,这古似墨到底是什么身份。

  古似墨又满脸笑意的面向高奇,拿起手中的一卷资料,说道:“高奇同学,我就直说了吧!我见过你的资料,在资料中显示,你父母乃是我国家研究院中优秀的院士,可惜的是在一次探险行动中失踪,这真是我国一大损失,而目前你唯一的亲近的亲人是你的阿姨张柔黛小姐。

  在学校的资料中,高奇同学你的表现可以说在同侪中算是相当不错,但是在内力等级方面却一直无法正常的提升,在这项报告中的最后纪录里,可以看出此时高奇同学的程度还是相当正常的,有何问题吗?”

  高奇摇摇头,这古流墨到底要说些什么。

  古流墨转头向侯东颐道:“候博士,在来就请你解释一下!”

  侯东颐站起身来,按下桌上暗置的感应器,桌上缓缓升起一面透明萤幕,灯光随著变暗。

  说道:“这是刚才高奇身上侦测器陆陆续续传回来的资料,这可是联邦科研院的技术结晶,在所有联邦公民身上配戴的侦测环上,我们摆置人体感测装置,可藉由资料显示出这人的体能内力及各项资料,藉以瞭解每个人的现况,也安设了小型的摄影功能,可以对中央终端机做发送的功能。但是只限于区域性,所以我们虽然可以知道人员的动向,但却很难却掌握行踪,但是只要做一点小调整,就可以做定点的搜寻,可惜议会那边就一直卡在法规不通过,害我只能用在军队士兵的追踪里,真可惜。”

  高奇脸色一变,他还以为这侦测环只是用来方便一般民众,使用个人身份确认及交易往来之用,没想到居然还有这隐藏的功能,还好他之前只是个平凡人,不太受重视所以才没有被时时刻刻监视著,难道就像风绿芽所说,他们联邦人民真的连一点个人隐私都没有。

  侯东颐缩了缩脖子道:“闲话不说了,这是半年前,高奇在教育中心里的能力体能图表,而另一张则是刚才所测出的图表,我们可以很清楚的辨别出来,这两张图表的巨大差异,简直可以说是判若两人,所以我有理由相信,高奇一定在这期间练就了除常规联邦武学外的其他修练方法,才有这种惊人的成绩。”

  原来刚才在门口扫瞄的目的是为此而来,高奇可以感觉到会议室中的三人眼光同时摆在他身上。

  玻璃萤幕慢慢降下,灯光亮了起来,会议室中一阵寂然。

  谭将军嘘了一口气,叹道:“这真是太神奇了,没想到人力居然可以在短时间之内,自然的发展成这种地步。”

  古似墨笑道:“谭将军,这下子你在不会有反对的意见了吧。”

  又向在一旁脸色不定的高奇说道:“高奇同学,我想我们的意思,应该也相当清楚了,对于你这种不需藉由逆天术或是辅助器的通脉方法,我们军方相当的感到兴趣。虽然高奇你目前还只是未成年的公民,但是对于你这种优秀的表现,我想可以特例专案的方式使高奇同学提早结束学业,投入军方的行列,在社会身份上你可以马上晋升为一级公民,享受所有公民的权力。”

  高奇一头雾水说道:“但是我并不想加入军队。”

  古似墨笑脸突然一敛,一股肃杀的气息,蔓延开来,冷冷的说道:“高奇,我们现在并非徵询你的意见,联邦的公民就有这个义务为国家服务,何况以你现今的能力已经不再适合一般的下级社会,所有对社会造成阻碍发展的人,依法都可以判处流放。何况你父亲高刚侵占国宝,光是这条罪名联邦政府就有权强制将你和你阿姨移送法庭,但我联邦政府也并非没有通融之处,现在因为你自动将乾元密本缴回,所以联邦政府特别开了特例让你将功赎罪,为我国发展尽力,以代替你和你阿姨应得的刑责,就算如此,你也还是不愿意吗?”

  高奇漠然,这种社会职责的大帽子扣了下来,高奇还能多说什么,高奇的希望是希望能进入宇航局成为研究员,一旦加入军队,基于保密规定,他再也无法进入一般的国营企业中,本来还想多挣扎了两句。

  古似墨手一挥,悍然道:“好了,不用多说,现在起你就是谭将军第四军团的士兵,在此之前,你还必须参与科研院的实验计画,将你在乾元密本中所获得的资料,所有的一切贡献出来,为联邦尽心尽力,明白了吗?”

  说完哼的一声,拉开椅子,迳自离去。

  尾随而去的是一脸怪异笑意的候博士,临去前还绕到高奇身边说:“小子啊!别不知好歹了,身为联邦的一份子就该为国家有所贡献,别忘了,明天到研究院来找我啊!呵呵。”

  高奇心底一沈,这就是联邦政府的作风吗?面对这强势的压力下,他还能说什么。这是第一次,高奇面对这种官僚的体制,起了作呕的感觉。

  在一旁的谭将军缓缓站起。

  看著高奇漠然半响道:“高奇,既然事情已成定局,你就该好好的为国家尽忠,今天你就好好休息,等实验研究做完后,自然会有人将你带到军队之中,虽然在此事上我并非完全同意,但是高奇,你既然拥有这不寻常的天分,能为政府服务,应该相当高兴才是。”

  高奇叹了口气,回道:“是的,将军!”

  看来与巩良的约定,他是无法达成了。

  来自于圣土联盟的三队访团,选在今天在联邦议会大楼中举行高峰会谈,并签署暂时休战条约。所有议会中的人员莫不战战兢兢严阵以待,因为这三方势力所代表的是可以左右整个局势。

  三方面选择在联邦签署这份休战条约,除了代表联邦政府居中调解的身份外,同时也代表两个国家更进一步的合作发展,基于经济的立场,联邦政府的立场绝不希望战争影响了两国相互的往来。

  东半球大陆中有许多高价值的产物直接输入西半球中,虽然历史文化差异的不同,使官方的来往并不频繁,但是一般经济的往来使东半球成为一块丰厚的大饼。

  “哼!里面到底搞什么,已经进去快两个时辰了,老子憋的都快发疯了!”煞以猛挥动他那粗而有力的手臂,这几天安排的地方不是狭窄的饭店,就是什么科技欣赏,早知道就不要自告奋勇,参加这次的访团。

  斯文俊秀的科斯特微微一笑道:“师弟,你别急,只要今天的会议中达成共识,我们很快就能回到圣土了。”

  手边慢条斯理的整理著他那重约二十斤的长矛,细细的擦拭著,转头朝著在一旁无聊的玩著师傅带来的七巧环的风绿芽,

  “风小姐,你累不累,这几天还好吧,这里的风俗与习惯与我国有相当大差异,如果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尽管告诉我没关系。”

  风绿芽有气无力的答著:“我没事!”

  唉~她好想念家乡那种自由奔驰的感觉,在这里不管做什么都不对劲,听师兄说他前几天有见著高奇,不晓得他现在怎么了。

  代表南方势力的赤喉军一行人是最早到达的,东方旗及炙世的代表也在几天前陆续到达了,这几日中三方面不断的协商,一直无法达成共识,如果不是有心人士事前多方奔走,说服了三方人马,恐怕早就谈判破裂了。

  煞以猛突然吼道:“啊~我受不了了!我要出去逛逛!”

  煞以猛突然跳起,这几天他都快闷死了,他是天生的战士,只适合在沙场上呼吸著杀戮的气息,像这种和平的会议,简直会要了他的老命。

  “师兄!”科斯特还来不及阻止,煞以猛就冲出这间休息室。

  一旁坐著的巩良,开口道:“科斯特你最好跟著去,煞以猛个性太冲,恐怕会坏事。”

  这场会议中,由傲天啸、司魂彤、以及南疆耆老祖问天负责,其他的人都在外的休息室等候,而其他两个访团的人员同时也安排在其他地点,如果让煞以猛遇见其他访团者,难免又是一场冲突。

  “是的!”科斯特提起不离身的长矛用长布袋装起,跟著出去。

  “小豆芽,你不准去。”巩良虽然闭著眼睛,但却对这鬼ㄚ头的心思摸的一清二楚,把已经偷偷的摸到门口的风绿芽叫住,这小娃儿最爱热闹,要她乖乖呆著,那可难如登天。

  风绿芽一撇嘴硬坳道:“人家只是去方便一下透透气嘛,一会就回来了,师兄拜托啦~我都快要闷死了。”

  风绿芽拿出她的看家本领,企图瞎混过去。

  巩良笑道:“你这ㄚ头的那点心思,我还不知道吗?如果让你出去,只怕又有收不完的烂摊子。”

  风绿芽抗议的叫道:“哪有?人家也不过是弄砸了一、两件事,师兄你是大人物呢,大人物怎么可以拘泥这种小事,拜托啦!几分钟就好了。”

  风绿芽跳到巩良身边,使出她叽叽喳喳的本事,软言侬语的求著自小就最疼他的师兄,巩良被风绿芽吵的没办法,说道:“好吧!真拿你这鬼灵精没办法,不过你要保证,绝对不要惹事。”

  “没问题!”风绿芽见师兄答应,还不一溜烟的使出绝顶身法,风一般刮出门外。

  房内就只剩下巩良和始终坐在一旁不言不语的幽天暗地两兄弟。

  风绿芽刚走出门没多远,就被一阵喧闹声吸引,走近一看,只见煞以猛正和一名精瘦的汉子打的正火热的呢,科斯特则是站在一旁,和其他不知名的人物僵持著。

  场中只见煞以猛聚起功力,双拳齐飞,而那名汉子则拿了根三节棍和煞以猛正面对战,威势惊人,脆弱的建筑组织怎堪这些东半球特级高手摧残,只见连墙壁都给打出几个大洞来,里面办公的人吓了一跳,纷纷跑出来围观,天花板龟裂开始有些碎屑掉了下来,再这样下去,不晓得建筑的结构还支不支撑的住。

  两方人马一看,连忙喝停!

  “师兄!住手!”

  “恩翔,别再打了!”

  两人轰然一声,各自跳开。

  “严恩翔!你这臭小子总算出现了,我们的账可得好好清一清了。”

  煞以猛一出门不久就遇上了这个他一直想除之而后快的宿敌,二话不说,抡拳就打,哪还管的上这次是来谈休战的事。

  这严恩翔是一名三十出头的汉子,一脸精明样,他的身后还站著几名穿著奇特的人,高矮都有,三男一女,每个人眼光十足,精光外泄,显然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煞蛮子!怎么,前几次给你的苦头吃的还不够啊。”

  这严恩翔乃是炙世中上位武将之一,几次和煞以猛的部队交锋,都使用计策让煞以猛吃尽苦头。严恩翔在炙世中是出名的滑溜难缠,和南王军的对战中总是用一击即走的战术,就是不和煞以猛的前锋部队做面对面的冲突,擅长打游击战术,在几次战役中让煞以猛吃了不少苦头,所以煞以猛一见到他,火气马上旺了起来。

  煞以猛爆喝道:“废话少说!你这卑劣的小人,敢不敢跟我煞以猛来场一对一单挑。”

  严恩翔嘿嘿笑道:“煞蛮子,何必呢?如果这次的和谈成立的话,我们大有可能就此握手言和,说不定还有机会在同一单位工作呢。更何况在这别人的地方,大家也不好发生冲突,等回到圣土后,有机会再来战个几百回合吧。”

  煞以猛爆出一声:“放屁!等回到圣土你这卑鄙小人早不知躲回哪一个老鼠洞里了!”

  炙世的一群中,有著穿著一袭深黑色系贴身服装的女子,本来算是优质美女的脸孔却被她冷漠肃杀之气完全破坏。

  只见她眯起眼睛,冷冷的看著煞以猛,开口道:

  “煞以猛,我炙世多次看在尊师‘南荒狼’的面子上,处处忍让你,你可不要不知好歹。”

  这脸色冷漠的女子,叫做‘焰青’,是炙世中的狠角色,功力极高,而且擅长突袭暗杀,所领导的一群由她亲自训练的秘密部队,是炙世中的一支重点劲旅,因为这支部队几乎是无孔不入,专司渗透、暗杀、造谣、以及一些台面下的行动。

  性格极为孤僻,就算在炙世中也没有特别要好的伙伴,据炙世传出来的小道消息,她特别喜欢折磨一些年轻俊美男女,还设了一个拷问室让她亲自下手,种种绘声绘影的传说让焰青描绘成一个嗜血狂魔,炙世的下层阶级也相当怕她。

  她在炙世中地位极高,乃是‘康虔力’麾下的高级干部。

  风绿芽连忙凑上来插言道:“少在那说大话了,我看,应该是害怕南荒狼老前辈万一生气了,一出手,会把你炙世整个翻了过来吧!”

  焰青脸色一变,南荒狼‘莫问’称霸东半球近四十年,高居武道名人堂榜首数十年声名不坠,地位极为尊贵。

  就连圣土联盟未分裂前的东帝一脉也对他非常尊敬,几次派遣专人邀请他担任军事最高指挥官,但是这脾气古怪的长者却谁的帐也不卖,硬是将东帝派来的使者逼出荒原。虽然近几十年来从没听说过他的任何消息。但是除非必要,谁也不愿意惹上这喜怒无常的武学宗师,就算是强横如炙世,也不敢说有信心接下南荒狼的震怒,所以就算是有机会可以将煞以猛除掉,也要做做人情放过他。

  焰青眯起一双利眼,杀气直逼风绿芽,露出个比冰还冷的笑意,说道:“小女孩,你曾听说炙世曾怕过谁吗?我们尊重南荒狼前辈在武道上前无古人的成就,可不是怕了他,这次炙世也是看在南荒狼的面子上才会同意这次和平会谈,要不然的话,哼!”

  风绿芽皱皱小脸,恃著有人作靠山,不怕死的说道:“少不要脸了!谁不晓得你这变态,专门帮炙世作些偷偷摸摸下三滥的勾当,像这种心机不正的教团,作的恐怕都是一些违背常规、邪恶的坏事。”

  所有人脸色大变,风绿芽说话不知轻重,当众污辱炙世教团,这是对炙世全体的挑战了。

  “你!”焰青一个字连著三道奔雷般的白光,直逼风绿芽娇俏的脸。

  当!当!当三声。

  三把细长的柳叶刀,贯入一旁的墙壁之中,连刀柄都没入壁内。

  科斯特好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先是执手道歉道:

  “各位都是东半球中出名的人物,想必不会跟小女孩一时的口快计较呢?这一次我圣土三方代表来此,就是希望能够找到可以和平解决我们之间的战事,在这里再起争端都不是我们所愿意见到的。”

  科斯特将风绿芽的发言说成是一时激动口不择言,先堵了炙世的嘴,要不然以炙世高傲的教义,这足以掀起一场战事。

  炙世众人也在此时才对这南荒狼另一个徒弟,重新作了一番估计。

  焰青这飞刀是炙世中著名工匠所铸,每把重一两二,相差值在千分之几之间,每一个部分都经过了严格的制造工序,刀身能随施力的强度大小做方向的转移,几乎可做180度的转弯,在掷出时,可控制方位力道强弱。何况三把飞刀都注入焰青阴柔的能量,几乎在不到百分之一秒间同时间到达,要闪开直线攻击不难,因为焰青虽然在盛怒下也没有要至风绿芽于死地的念头,但是要像科斯特如此轻描淡写拨开,却是需要相当的眼力与功力。

  科斯特在短短的一瞬间,将三把不同力道、方位的飞刀,作了三个连贯动作将其拨开,其动作之迅速,快的让人乍舌。

  “好!不愧是南荒狼的弟子,我司徒无心总算是见识了。”司徒无心是一名年约四十的矮小汉子,八字眉铜铃眼,但是四肢却相当匀称,站在炙世中,却相当抢眼,一看就知道是属难缠的人物。

  焰青又恢复那冷冷的态度,说道:“我也很希望能够有机会跟南荒狼的弟子切磋切磋。”

  “好说,有机会的。”科斯特不谦不卑的报拳回礼。

  “我们走!”

  焰青转身前单手向上一挥,作了一个灵巧的手势,叮叮叮三声,被科斯特拨开贯入墙壁的三把飞刀,居然像是被一条无形的线牵引,又回到了焰青手上。

  这结果让南王军一行人心中一震,他们都明白这绝不是三把飞刀有实线连著,而是焰青控制至极点的能量,牵引著已离手的飞刀又收了回去,这发现足以让所有人对这焰青的功力产生了深浅难测的感觉。

  高奇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发呆,这几天他必须进实验室接受这候博士的检查,全身贴满连接到仪器的电线,用机器催发高奇体内的内能,但是不晓得是侯教授的方法不管用,还是巩良的金针渡穴太过神奇,得到的结果总是叫人不满意,气的侯教授哇哇大叫,不知不觉已经在这停留三天的时间了。

  研究所位于圣殿前殿的地下,一共有三层,除地面上是高奇进来的前厅外,高奇还没有进过其他部分,高奇基本上在研究所中的行动还算是自由,只是他总觉得到哪里都有摄影追踪监视著,非常不习惯。

  在研究所中得到的最大成果,大概就是将腕上的侦测环去除掉吧,据说这是因为侦测环发出的电波会干扰到,仪器的设备,等高奇要回到地面加入军队时再装上。

  这研究院还真是非常大,曲折的走廊相通,可划分为上下七个区域,每一个区域中都负责不同的研究计画,大都是研究各式各样强化人类体能的方法,当然也有武术的研究,许多方法根本是想都没想过的。

  哔~墙上通讯器乍响。

  “高奇,到实验室来!”候博士兴奋的声音传来,今天博士好像十分高兴。

  高奇顺著走道,来到位于地下二楼的主实验室。

  候博士站在电脑前,翻阅著资料。

  高奇没抱著太多希望问道:“博士!我什么时候能够出去?”

  候博士满脸奇异的红光,含糊的说:“放心,如果今天的实验能够成功的话,你的工作就算完成了!快!跟我来!”

  高奇只觉得这个候博士今天怎么怪怪的,一副神秘的样子。在这里工作的人员不晓得为什么总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除了必要的对话外,也不会再跟高奇说些什么,每个人都阴阳怪气的,这也是让高奇想要离开的主要因素。

  不过总算是能够离开这里了,算算离跟巩良约定的最后期限已经不到两天了,再不走东半球来的访团可就要离开了。

  高奇跟著博士左拐右转进入一间密闭的无尘室,这里不是平时不许人进入吗?怎么今天的实验会在这里举行,里面摆著一架可供一个人躺著的太空舱,室内尽是许多高奇看不懂的仪器,一排排控制板面上闪著许多颜色的讯号,许多怪模怪样的金属箱发出长短不一的声响,一旁待命的人员站在仪器前调整著。

  “高奇,这是最后一个实验了,进去吧!”

  虽然感到有一点不对劲,高奇还是在研究人员的注视下脱去上衣,身上贴满许多接收的感测器,高奇脖子上还围著在蓝海城所得到的蓝晶项炼,还好不会妨碍到实验进行,这次的实验好像复杂多了,高奇躺入太空舱内,研究人员用束带将高奇绑住。

  “这是干什么的?”过去好像从来没有这样做过。

  一个戴著金丝边眼镜的女研究员回道:

  “这是为了防止实验中会有稍微的不适,怕你会扯掉仪器做的防护设施。”

  太空舱缓缓合上,高奇耳朵只听到许多仪器规律的跳动声,要不是高奇不能动弹,舱内倒还算是宽阔。

  “高奇,我现在跟你讲解一下这个实验的意义。”候博士那有力的声音自舱内的扩音器中传来。

  “过去研究院中在乾元密本还没被盗取之前,也有许多像你一样修练成功的人,这些人不乏天资相当高的天才,全都是联邦中的佼佼者,可惜的是…嘿嘿!这些人都失败了,不过这也没啥大不了的,为了联邦的进步而牺牲,这是相当值得的。”

  高奇越听越心惊,在他之前联邦已经有许多人修习过这种法门?可是为什么从来就没有听说过。

  “可惜的却因为如此,联邦议会禁止这项实验,销毁了所有的实验纪录,也因为乾元密本的被偷,所以这项计画暂停了许久,不过新皇上任之后一直不断的尝试著将人的体能运用至极限的方法,所以才有本研究所的产生。

  你很荣幸的成为这项新计画的见证者,我将会使用转换器将你身体的各气脉以相同的方法打通,使停滞不前的能量重新运行,这种方法你应当相当熟悉,这可以说是逆天术的进化型,嘿嘿!只是稍微粗暴了一些。如果实验能够成功的话,我联邦的历史会进入全新的一页,而我就是这伟大历史的推手~。”

  此时高奇已经来不及发表任何反对,以及问候任何人的祖宗十八代的话,因为太空舱已经通满了麻醉气体,昏昏沈沈的睡了过去。

  “血压正常,呼吸正常,舱内压力开始上升。”

  “很好,开始第一阶段实验,全程追踪记录所有数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