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名动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水蓝星谜

名动天下 丫树 14938 2003.08.03 23:49

    

  高奇走入另一间不同的洞穴。事实上,高奇的感觉根本不像是在深入地底数百公尺的地方,这里的建筑明亮且通风良好,坚硬的岩石墙壁被修磨得十分工整美观。

  高高的天花板上,悬著一盏照明用的能源灯,型态类似高奇当初在皇城中所见到的照明设备,如同一簇温和的火光,缓缓旋转著。

  宽敞的起居室里,有一面传送影像用的大型萤幕。

  夏初音走上前去,将讯息送出。

  高奇看著他熟悉的传讯设备,渐渐显现出影像来。这种先进的传讯设备,可以直接通讯世界任何一个角落,甚至连距离几光年的太空站,都能做即时的传讯,是联邦相当普遍的一种通讯系统。

  “郝老哥!近日好吗?”

  萤幕中出现的是一名头发均白,但却很难去判断出年龄的人物,虽然他满头白发,但是脸上却找不出一条皱纹,年纪似轻,但是却有种难以言喻的尊贵感,气象沈稳,又像是历经相当岁月洗礼过的老人。

  沙族智者朗声笑道:“傲兄,几年不见了,你还是没什么变化,仍然是那么精神奕奕,你看,我都快比你老了。”

  这位姓傲的高大老人洒然朗笑应道:“哈哈!郝老哥,你老人家天天钻研那复杂的计算程式,追那几乎飘渺无可计算的目的,天天劳心劳力,难怪你会老的快,我劝你还是早点退休,让那些年轻人去伤脑筋吧!我离世岛虽然不大,但是多了个闲人,也还算的上宽敞,来我这享享清福吧!”

  夏初音娇声道:“傲老师,你老人家一个人什么都不管,丢了这么一大堆谜团给我们解,那也就算了,现在你想拉走我们最重要的智囊,那可不行,我看还是你老人家到这里来聚聚好了。”

  傲姓老人摇头道:“嘿嘿!你这小丫头长的越大越难缠了,我一到你们那里,怕不给你们拖著算那繁复的研究,几个月都走不出那间智库,还聚聚呢!你这小妮子,我担心你这性子啊~万一找不到如意郎君可嫁,说不定就当一辈子老姑婆喽!”

  巧巧跑上前去叫道:“傲爷爷,这你就别担心了,夏姊姊啊,心里早有个底了。”

  夏初音闻言骂道:“巧巧!你在胡说些什么,小心我割了你的小舌头。”

  傲姓老人扬起眉说道:“哦!是怎样非凡的人物,居然能让我们眼光高的像冰封山脉般孤傲的夏大族长动心,对他青眼相待?我倒是得仔细的看一看。”

  夏初音故作无事的说道:“哪有!傲老师你别听巧巧瞎说,别提这事了,这次我们找你是为了正事,别尽说些有的没的。”

  在场的几个人眼光都很暧mei的看向企图转移话题的夏初音,当然高奇这神经线特粗的木头,倒是没发现什么奇怪的感觉,他专注的看著萤幕中出现的老人,他一直觉得这人有些眼熟,好像似曾相识,但是就他的记忆,他确实从未跟这样特殊的人有过交集啊!

  沙族智者说道:“傲兄,这次我们是想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这位年轻人相当特殊,拥有少见的‘大阴阳力’,他的年纪更是轻的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他跟你还有些渊源,严格说来,他跟你还是同乡呢!”

  傲姓老人闻言讶异的蹙眉道:“大阴阳力?!我已经十多年没听过有人拥有这种能力了,你说的该不会是在你身边的年轻人吧!”

  沙族智者摇头道:“我也是不敢相信,不过事实却是摆在眼前,这个年轻人叫做高奇,半年之前才从联邦来到圣土。高奇,这是傲天啸傲先生,就是他教会我们使用这些仪器、提供我们这些先进的科技与知识,他也是来自于联邦。”

  高奇虽然满肚子疑问,但是还是先有礼的打了个招呼:“傲先生,你好,我是高奇。你……真的是联邦人吗?”最后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傲天啸脸色严肃的仔细打量了高奇,不发一语,停顿的时间长的让在场的众人都觉得有些尴尬,然后才石破天惊的说道:“年轻人,你是在何处得到‘乾元密本’的?”

  高奇张大了口,一副愕然状,这傲天啸居然一眼就能看出他的一身所学是源于‘乾元密本’。

  傲天啸手搓著下巴又摇头道:“不对!乾元密本的奥秘岂是如此容易悟通,性质也大不相同,又有点像是皇门一脉的‘蜕化术’,但是部分气息却像是北方族群的太古密术。嗯~小子!难不成你是我大徒弟所说的,那个脉劲步入先天境地,却独练阴脉,导致气息扩张过度,接近走火入魔的那名联邦少年?”

  高奇脑中灵光一现,指著傲天啸说道:“啊!你是巩大哥和风绿芽的师傅!”

  傲天啸听完后,忍不住仰天长笑,开心的笑道:“命运这东西真是******不可思议,原本不相干的人,却像是被一条无形的线,牢牢地牵引在一起,真是难以置信、难以置信啊!”

  高奇焦急的问道:“傲先生,巩大哥呢?他等不到我,一定很著急吧!”

  傲天啸笑声稍落,说道:“他等了你几十天,等不到你,索性一个人潜进皇城一探,才知道你已经逃出皇城不知所踪,所以他一个人留在联邦寻了几个月,最近才说要回来。”

  高奇自责的说道:“唉!都怪我当初只想到要尽快离开联邦,没有多考虑,让巩大哥担心了。”

  傲天啸眼光一扫,赞叹的说道:“你这小子真是得天独厚,误打误撞突破后天限制,由有复无,将肉体限制扩张到最极限,合了从无转有的意念,成了独走偏锋的速成法。更叫人觉得讶异的是,以你走火入魔的身体状态,居然能顺利逃出联邦,到现在更成就了大阴阳力的体质,还产生了‘蜕化’的状况,完全转化成另一种特异体质。这真是前所未闻、前所未见,那种几乎必须灭绝一切生息、由死转生,不到几万分之一的成功机率,你居然能顺利存活下来,其中的机巧变化,真是绝的叫人难以想像。”

  高奇搔搔头问道:“其实我一直对自己的状态是迷迷糊糊的,身体状态也非常复杂,就像是有许多不同的能量一直影响著我,直到最近才能真正去掌握自己的力量。我从联邦几位长辈知道自己进入了上古的一种上乘能力状态中,不过,大阴阳力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还有什么是蜕化术?我从未听过这样的名词,难道是圣土的新武学吗?”

  傲天啸挑眉问沙族智者道:“怎么,你没向他说起吗?”

  沙族智者摊摊手道:“这事实在太过于复杂了,或许让拥有相同领域的你来说明,会清楚一点吧!”

  傲天啸无奈的摇头说道:“郝老哥,你真是会替我找好差事做,这叫我该怎么解释呢?”

  夏初音说道:“傲老师,这大阴阳力和蜕化术也是你告诉我们后,我们才知道这方面的事,你来说明应当不难才对。”

  傲天啸道:“你这小妮子,就是不肯放过我这老骨头,好吧!高奇!”

  “是!”高奇看著其他人像打谜语一样,不过他可以知道这事有些复杂,难以解释。

  傲天啸整理了一下思绪,说道:“要解释这两种名词,可能要从我自己开始说起吧!但是这事请不要再对其他人说起,虽然不是什么秘密,但是也不需要去多作渲染。”

  高奇点点头吞吞口水,夏初音拉著他一起坐到萤幕前方的座位上。

  “你也许会很奇怪,我为何说我来自于联邦。这话大概要从五十几年前说起吧!那时候的我,并不叫傲天啸,而有一个专门的称号,我自己的本名我倒是忘的差不多了,那时候的我被许多人称作‘新皇’。”

  高奇张大了口,直觉的想冲口而出,但夏初音软绵绵的手掩了上来,用眼神示意他安静的听,因为她也对这件事瞭解不多,十分好奇。

  “我在联邦的生活圈很小,从小我就跟一群人被刻意的培养成新皇的候选人,在许多年的岁月中,我只懂得不断的接受外来庞大的智慧与资讯,直到身边的人一个个的减少。到了某一天,被当时负责教导我的长老们带到一间很奇怪的密室,左面是一整面包含了历代先人们所开发研究出来的知识与武学,当然也包含了乾元密本这部书的大部分内容,这也就是我所说的‘蜕化术’的原型。”

  他续道:“这种藉由外力压迫来将潜能提升到最极限的功法,联邦现今所通行的‘灌顶法’可说是最初级的一种方式,而皇族才能修持的‘蜕化术’,却能完全转化体质。简单的说,就是让一个完全没有任何力量的人,在短时间中,变成绝顶的高手。当然,你亲身体验过了,这种方法的风险性非常高。而右面所刊载的,也许你已经见过了,是一大面让人惊异的浩瀚星图,如果你瞭解它所代表的含意,你会发现,水蓝星上的居民们都是来自于另外一个不知名的星体,在若干年前,不知为了什么原因而来到这里。”

  “我是在许多年之后,因缘巧合之下才发现,百族中的地下城底居然也隐藏了一幅一模一样的星图。我不晓得历代的百族人士如何看待这件事,当时的我只觉得万念俱灰,连长老们告诉我,我由那日起成为新一代新皇继任者时,心中都提不起半点欢欣的感觉,就算那原本是我生命追求的目标。之后的每一天,我都只是啃嚼著先人留下来的庞大知识及力量,越是瞭解,心中那种无奈与空虚越是严重,那种感觉就像是日复一日的病痛,渐渐侵蚀著我的心灵,将我吞没。”

  “这种情形,直到有一天,我遇见了我生命的那个人,‘她’给了我完全不同的思考方向与无限生机的天地,我开始考虑著用另一种方式去改变现况。我得到了一个灵感,将皇族本身的特殊法门,也就是取自于乾元密本的蜕化术,跟另一种不同的方法相融合,尝试用非物理的力量去突破时间与空间的隔阂,那是一种让人完全无法接受的方法,其中的过程不再多说。最后,我可以说成功了,也可以说是失败了。”

  高奇忍不住拉开夏初音的手,问道:“为什么呢?”

  傲天啸用鼻音一嗤说道:“因为我发现这种方法在几千年前,人们就已经会使用了,只是不晓得为了什么原因,被历史埋藏起来。当时的我,心高气傲,自以为是天地间的第一人,但是到头却发现,我只是在延续著他人的路子。为此,我失去了我心爱的人。万念俱灰的我,用尽了一切方法,将过去埋葬,遁入圣土隐姓埋名,不再过问其他的事了。”

  夏初音显然也是第一次听完这件事的始末,她发问道:“那种方法是不是就是‘大阴阳力’?”

  傲天啸的情绪略显波动,顿了一会之后回答道:“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

  “大阴阳力是我自己起的一个名词,因为原名叫做什么,已经无可考究,但在数千年前,这是当时人所拥有的一项相当普遍的能力,那是种超越现今人体极限的状态。在我的研究过程中发现,这种状态只不过是一种过程,但是究竟会发展成什么样子,我也不清楚。

  但是可以知道的是,当时的人类拥有让我们忘尘莫及的能力。也许大家会很奇怪,既然大阴阳力是当时人的一项普遍能力,为什么现今的人却看不到那种记录或留下的修练法呢?”

  他续道:“真实原因已不可考,但是在水蓝星断断续续搜集来的片段历史,可以想见当时人类初到水蓝星时,这里的景象绝对不像现在我们所见到的景观一样。据我判断,当时水蓝星的气候与自然环境绝不适宜人类生存,反而是经过了一项天翻地覆的大变化后才可以,而在这个过程中,可能就是让现今人类与古时的人类体能状态迥异的主要原因,这项变化,可能跟我们现在的‘天壁’,有很大的关系。”

  高奇满肚子疑惑的问道:“天壁!?这跟天壁又有什么关系?”

  天壁到底存在多久的岁月?这个问题从未有学者真正能确切的回答。天壁可说是水蓝星人生存的必然条件,覆盖在整个星体的防护网,既限制人们往外发展,也防止宇宙的有害物质侵入水蓝星。

  傲天啸道:“这让郝老哥来说明,或许会比较详细吧!”

  沙族智者道:“这叫六月债,还的快!傲兄不也替我找了个好差事吗?”

  傲天啸朗笑道:“郝老哥,你钻研这方面的问题已经数十年的光景,论资格,我相信水蓝星上再也没有人可以跟你相提并论。”

  沙族智者摇头道:“傲兄忘了一个人了,这方面的知识我远不及她,论资格,我只能作个替她提鞋、斟茶水的小厮罢了。”

  傲天啸叹道:“你总是不忘损我一番。唉!时间已经过了这么久了,什么事都该随岁月掩没了吧!”

  沙族智者也叹了一声,复道:“我也是离题了,好吧!要解释这个论点之前,我们必须肯定一个事实--水蓝星人是在若干年之前,由某一个其他星体迁移到此处,并且不知何种原因,一切记录与知识背景完全没有留下任何记录,当时的先民们在此星体建立起一个完全不同于过去的文明。如果假设正确,那我们原本所来的那个地方的文明,将会与现今我们所熟悉的一切完全不同,甚至匪夷所思。”

  沙族智者的蓝色眼睛突然深邃了许多,续道:“根据这几十年来,陆陆续续从水蓝星各处得来的地理资料数据与地表地质探测显示,证明这‘天壁’存在的时间跟我们水蓝星的先民当初‘移民’到此地的时间上,几乎是一模一样,所以我有理由相信,这天壁是当时星体移民到达的同时,在一场天翻地覆的大变异中所形成的,甚至相信也是因为‘她’的存在,人类才得以在这星系生存下去。”

  这想法相信连傲天啸都第一次听到,只听他咦了一声,说道:“郝老哥,这想法倒是很新鲜,第一次听你这么说。”

  沙族智者续道:“这想法是几年前,我在一次相当奇特的‘神游’ 后,突然浮上的念头。当时入定后的我,接触到一种很奇怪的波动,我从未遇过如此特殊且充满了无边无尽感情的灵智,让我心中涌起

  无可遏止的共鸣与莫名的感动,许多难以言喻的感触与感觉,就像是要向我诉说些什么,但是我的智能实在是太低,根本无法接收它的含意。在我神游以来,虽然或多或少会有短暂接触到这个庞大的能量,但是都是若有似无,像这一次如此清楚明显而且时间相当长,这种经验是绝无仅有的,但是自从那一次之后,我就再也没有接收

  到这种讯息了。不过,经我多方的探讨,与当时的仪器记录,我终于能确定的知道,这股能量波段来自于包围在我们水蓝星上的‘天壁’,也间接的证实‘她’事实上是另一种型态的生命体。”

  高奇突然站起来大叫一声:“啊!”

  夏初音和众人也被高奇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说道:“高奇你怎么了!?”

  高奇说道:“我……我好像也曾经有过这种经验,那种奇妙的感觉就像是一滴水滴回到大海那种浩瀚与回归的感受,感觉到无边无尽的时间与空间不断的延伸,并且接收到一场场奇异的片段,就像是经验与知识直接通过另一种方式传导进入我的脑中一样,我当初还以为是我自己的想像。”

  傲天啸摇头道:“怎么可能,就算你是用速成的蜕化术去完全改变体质,也不可能在短短几个月中就成就‘神游’的本事,就连我也是经过了蜕化术后二十多年,才慢慢掌握到这个窍门的。这怎么可能?!”

  沙族智者笑道:“傲兄,你又太过自信了,这事实已经明显的摆在你的面前,高奇这个年轻人所经历的,甚至超过了我们这些老家伙所能想像的境界,我们用自己的想法和经验想去理解这事,或许有些落伍了吧!”

  傲天啸叹道:“说的也是,初音这个例子已经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了,现在再加上一个高奇,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了。”

  夏初音嫣然笑道:“傲老师你这样说的意思,好像很不满意初音能够突破年龄与经验的限制,进入另一层次的境地,你是初音的老师嘛!作学生的能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才显现得出老师你的本

  领,不是吗?”

  傲天啸说道:“说的好、说的对!我想,我总算不用担心眼光高得惊人的百族族长没有对象了,不错不错!”眼光在高奇和夏初音身上溜来溜去,眼光带著揶揄的笑意。

  傲天啸这完全不搭调的回答,让伶牙俐齿的夏初音楞了半响,这次注意听两方对话的高奇,总算听到了这弦外之音,忍不住脱口笑答: “谢谢傲先生,我会好好努力的。”

  夏初音不禁以高三度的声音骂道:“谢什么?人家又不是在说你。”

  高奇摊摊手说道:“不是说我,难道还有别人不成?”

  傲天啸也道:“是啊!难道还有其他人不成?”

  这话摆明要夏初音表明心迹了。

  夏初音岂是如此容易被人设圈套逼供的人,话锋一转,俏皮的说道: “哼!我才不上当呢!傲老师摆明帮著外人来欺负我,我不理你们

  了。来!巧巧我们走。”拉著在一边看好戏,看的正过瘾的小巧巧走出起居室。

  傲天啸笑道:“这小丫头从小就一副不服输的倔脾气,年纪越大,心思越是难懂。高奇,这下你可麻烦了。”

  高奇耸肩笑道:“总有办法的。对了!傲先生,既然几十年前就知道了我们来自于宇宙某一个地方,为何从未听过有任何大规模的寻根活动,不管联邦或是圣土,好像从未听过有人试图去寻找这方面的线索。”

  傲天啸说道:“其实联邦的探索行动并不能说晚,只是碍于技术与一些现实考量而无法有更深一步的进展。据我所知,在十余年前就曾有过一次大规模的宇航行动,那次的参与者中还包括了一对古文学者夫妻,目的就是为了解读当时所接收到的一连串难解的信号,那讯号特殊的地方不在难懂,而是在于它居然可以用水蓝星的远古语言翻译,更叫人匪夷所思的是,这股讯号的发送时间,离我们居然相当近。”

  讯号是一种光线、电波或任何一种能量,讯号按能量不灭定论,可以在宇宙中无限的传送而不会消失,所以可能在几十亿年前由某处发送的讯号,到了今天才被接收到。时间与空间对无穷无尽的宇宙来说,是那么微不足道且无所不在,可惜的是,有限生命的人类能够探索的,仅有那无穷尽分之一。

  高奇又忍不住站了起来,张口结舌无法说话。

  傲天啸也是心思玲珑通透的人,高奇的奇特反应当然逃不过他的眼睛,续道:“我记得他们姓高吧!这一对有趣的夫妻在许许多年以前跟我有些来往,我所知道的是他们留下了一个孩子,托给亲人照顾,继续生活在联邦之中,难道你……”

  高奇眼眶湿润,嘶哑道:“是我!那是我爸妈!”

  经过了如此长的一段时间,高奇终于知道了当初他父母参与宇航行动的目的,原来他们并非联邦当局所声称的是去从事一项研究活

  动,而是去探索他们水蓝星人的故乡,可惜从此一去不回。

  傲天啸摇头道:“想不到、想不到,也许我们真的是有缘份吧!你的父母在十几年前,曾用自设的通讯设备拦截到我和百族人通讯的波段,老实说,我还真的吓了一大跳。郝老哥,是吧!”

  沙族智者笑道:“我想起来了,那是我们智库刚建立不久的时候,居然有人能神通广大到用这种方式直接进入我们的主干系统中,真是了不起。”

  傲天啸看著一脸渴望的高奇,说道:“这对夫妻跟我们通讯大约一周不到的时间,讯号就被联邦的军事卫星侦测到而截断了,结束前,我记得他们曾提起过,他们那次探索的目的地是在天女星系旁的一

  处黑色星云,叫做‘深层地带’的地方,讯号就是由此而来。”

  高奇口中默念著这个名字,眼光中有著一抹熟悉的坚毅,他从未放弃希望,至今这个信念也从未改变。

  傲天啸说道:“剩下的事,大概郝老哥都能告诉你了,如果没事的话……”

  高奇突然叫道:“等等!傲先生,那个……小豆……不!风绿芽现在在离世岛上吗?”

  傲天啸怀疑的看看高奇,说道:“呃!不!巩良托那丫头到郢南城去见一个人去了。怎么,你有事找她吗?”

  高奇在心底念道,那还是得上郢南城一趟了,嘴里却回答:“不,没什么事,只是想见见她而已。”

  傲天啸与沙族智者寒暄两句就结束了这次会面。

  高奇看著空无一物的萤幕,心里面突然像画面一样,一片空白,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

  沙族智者体谅的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缓缓走出这间传达室,让高奇一个人好好想想,面对这惊人的新资讯,能够坦然接受的人实在不多。

  高奇不知他坐了多久,也不知道身边何时多了一个人。

  联邦历史从未记载的新皇继任者居然出现在圣土里,水蓝星的人类到底是不是原生种族,还是全是外来者?他们的来处究竟在哪里,有办法可以知道吗?‘深层地带’里究竟藏了什么,为什么他的父母一去十余年了无音讯?他的身体状态可以用傲天啸所说的蜕化术来形容吗?他所接触到的庞大灵觉究竟是不是他所熟悉的天壁?这一切是真实的,还是只是一场串通好的大玩笑?

  越是思考,越觉得一连串的谜团越是纠结不清、越是混乱。交错复杂的问号、无解的历史疑问、失落的过去、对生命与存在的怀疑……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宁愿不知道这一切,宁愿接受一个精心打造

  好的理想世界,宁愿……

  不知多久的时间,高奇的思绪才尘埃落定。

  只感觉身边多了一份重量,夏初音倚著他的肩膀,闭著眼睛,像是睡著了一样。

  高奇看著夏初音像是上天精心打造的完美脸庞,每一个曲线都受尽上天眷顾,像是阐释著什么样的真理。高奇很仔细的看著,就像是当日从千古遗留的红岩中得到体悟一样的认真。

  他缓缓将眼神掠过光滑的额头、细致的眉间,再爬上隆起的鼻梁,顺著曲线滑落,攀越过带著些许笑意的唇后,在轮廓间流转著,跟当时在沙漠岩场所感觉到的那种抽离感不同,高奇很明确的感受到时间慢慢的流过,精神与意念全集中在“现在”这一刻。

  一种自进入星图洞穴后,心里的凝重与空虚,刹那间被一种莫名的满足给掩盖了过去,思想不再随处的乱飘,而是专注在这存在的空间中。

  夏初音长长的眼睫毛轻轻颤动,以夏初音的能力,怎么可能没有感觉到高奇如同实质般的眼光。

  高奇轻声的威胁道:“如果我在这时候轻薄你,你会不会还说心里面那个人不是高奇?”

  夏初音眼睛仍闭著,嘴上以蚊子般的声音说道:“这事怎么说的定,人的心思可善变的很,今天是你,明日说不定又是别人了,难说。”

  这话间接的证实了夏初音心底确实摆了个高奇。

  但是高奇听完后,突然将身体抽离夏初音的身边。面对高奇突然的举动,夏初音连忙张开眼睛,眼神中带著惊恐和莫名的怨怼,心里正想高奇怎么这么开不起玩笑,谁知眼睛一张开,就突然迎上高奇凑上来的脸孔,赤裸裸的双眼对视。

  高奇脸上带著恶作剧成功的笑意和胜利,一把将夏初音揽入怀里,不怀好意的笑著。

  夏初音的脸上果不其然马上冒出红晕,一抹嫣红浮上脸颊,那种诱人的风情,让高奇差点就想一口咬下去。

  夏初音无力的挣扎道:“不公平啊!高奇,你都还没追求过人家呢,怎么可以这么赖皮!”

  高奇眨眨眼道:“嗳~夏大族长不是被我的真情告白所感动,所以才来*吗?”

  夏初音失笑道:“真情告白?!哈!你那天说的话啊!那只能算是痞子死皮赖脸、自作多情的对白。我只不过是稍稍打个盹,借你的肩膀当当靠枕,别当自己是万人迷,哼!哈哈~”夏初音的嘴巴丝毫不饶人,一副把人瞧扁的表情,那不妥协的骄傲表情,让人又好气又好笑。

  高奇挑挑眉,额头抵著夏初音的额头说道:“如果不是被我的真情告白感动,那一定是对我有意思了,要不然,你怎么会偷偷趁我入神的时候,赖在我身边占我便宜、吃我豆腐。”

  夏初音撇撇小嘴,骂道:“你臭美哪!谁会去吃你的臭豆腐。快点放开我,要不然我就叫人砍了你的手。”

  高奇赖皮说道:“砍我的手可以,但是得夏大族长亲自砍才可以,如果你狠的下心,就砍吧!谁怕谁!”

  夏初音有点消受不了高奇的赖皮和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从小就在众人的呵护下成长,尊贵如她,曾几何时跟男性有过如此的接触,何况始作俑者还是她自己,要不是她给高奇这个机会,即使高奇再大胆也不敢如此越轨,不禁一时语塞。

  眼看著高奇大军压境,夏初音一时拿不出主意对付高奇这赖皮鬼。

  “哇!大人真好,光天化日……喔!不是,是昏天暗地之下都可以做些抱抱亲亲的行为,我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溜进来的巧巧,双手撑著下巴趴在椅背上看著眼前两个人,很煞风景的吐出一句话。

  两个人全副精神都摆在眼前的伊人身上,加上巧巧这鬼灵精身手不错,居然能躲过两人的耳目。

  事实上巧巧刚刚说出第一个字,两人就马上弹离几十尺远,几乎两个人各靠到一边的墙壁上了。

  夏初音的脸上如果刚刚只是一抹红晕,这个时候几乎像是煮得熟透的虾子了。

  高奇还好些,但是也觉得脸上火辣辣的,毕竟他还算是情场初手,叫人碰见这尴尬的场景,难免有些难为情。

  而我们的夏大族长,初音小姐上一秒钟还站在高奇和巧巧两人的眼前,下一秒就像凭空消失一样,只见到一阵黑影晃动,一道影子穿过传达室的大门,消失无踪。

  高奇咳了几声,故作无事说道:“巧巧,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巧巧摊摊手道:“大概是在什么真情告白那一段的时候进来的吧!”

  高奇不禁老脸发热,那不是说她几乎从头听到尾了?!

  巧巧绕过沙发椅,一屁股跳坐上去,故作老气稳重的说道:“唉~别太在意嘛!难免都会有第一次的失败,下一次再接再厉不就得

  了。”

  高奇走到巧巧身边,推了她的头一下,骂道:“小鬼!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巧巧凑到高奇身边,暧mei的说道:“高奇哥哥,你喜欢初音姊姊对不对啊?”

  高奇故作无事状,应道:“小鬼灵精,你又想动什么歪脑筋?”

  巧巧晃晃绑著马尾的小脑袋,说道:“高奇哥哥,你这话可就不对了,我巧巧可是从那么一丁点大的时候,就认识初音姊姊了,初音姊姊的一切,我是再瞭解不过了。从她喜欢什么样类型的人、欣赏什么样的事物,这些非常重要的情报,我都瞭如指掌。如果高奇哥哥你想获得初音姊姊的芳心,嘿嘿~我可是非常重要的喔!”

  高奇没好气的说道:“说的倒是头头是道,听来好像很有道理。好了!说吧!你想要什么代价?”

  巧巧眨眨眼道:“说代价多难听,我这叫做合理的供需平衡,这是你们联邦最通行的普世理论,不是吗?”

  高奇瞪白眼道:“合理的供需?我怎么突然觉得我好像是待宰的羔羊一样。”

  巧巧拍拍高奇的背说道:“别担心,慢慢你会习惯的。”

  高奇还能怎么办,看著巧巧笑的像个市侩的商人,一脸精打细算的模样,他开始相信为什么诸星说他这辈子最不愿意做的事,就是跟巧巧打交道了。

  高奇在地下洞穴中呆了三天,大部分的时间他都呆坐在那间有著一大面星图的房间中,看著那比现今联邦宇航局所探索出更远更宽广的星系分布,想像著几千年以前的人类是如何跨越过这叫人难以相信的距离,到达他脚下所踏的水蓝星上的。

  直到沙族智者那温厚的声音在高奇耳边响起,他才从冥想中回过神来。

  “高奇,你过来。”

  高奇漫步出房间,沙族智者和夏初音都在研究主控室中,事实上这三天,他们两人的时间几乎都花在这称作智库的主控室里,操作那些复杂难懂的仪器、分析一堆叫人头大的数据,难怪傲天啸打死也不肯到这里来。

  沙族智者面对著一面立体的星体图,招手要高奇过去。

  高奇可以很清楚的辨别出,这是水蓝星系的缩小星图影像,在交错的各色星体中,还是以水蓝星最为明显,五颗不同大小颜色的卫星环绕著她,在每个卫星之间都有著数个太空站与传讯卫星,通过这些人工卫星可以构成一直线的转运站,一直延伸到遥远的天女星系。

  沙族智者指著在天女星系旁的一个黑褐色阴影说道:“这一点就是 ‘深层地带’,我想这是你想要知道的。”

  高奇看著只有大约一个指幅宽,呈现狭长型的阴影,实在看不出有何特殊之处。

  夏初音将模型放大,整个画面一直往这黑褐色的阴影拉近,不到几秒的时间,整个画面就布满了这种特殊如雾气状的气体,色泽是黝黑中带点橘红色的光线,有点像是火山融岩还未冷却的颜色。

  在这一片不起眼的黑雾中,最明显的就是三座不同方位的太空站,虽然在模型中的太空站只有大约一公分宽,但是实际的体积最大的一个,宽约十公里、上下两端根据实际数字标示约三十一公里多,呈现一个陀螺形状,上宽下窄,可以勉强容纳万余人生活其中,算是联邦太空站中体型较为庞大的,但是它并非联邦政府出资建造。

  沙族智者指著最大的那个陀螺状太空站说道:“这是你们联邦的戴蒙所拥有的太空站‘旋球’,建立的时间大约在三十几年前,那时我们都还不明白为何戴蒙居然肯花上天文数字去建构这一个无用、巨大的‘旋球’,直到这间智库成立后,我们才发现戴蒙并非只是单纯的疯狂太空迷,而是在这深层地带中另有玄机,藏著一种相当惊人的东西。”

  高奇指著另两个不知名的太空站说道:“先不提深层地带藏有什么,这两个太空站是来自于哪里?在我记忆中的联邦宇航星图,好像从

  未有这两处太空站存在。”

  夏初音指著其中一个体积较小,型态呈现多角连结体的银色太空站说道:“这是‘虚幻国度’所建造的,时间较晚,大约十年前所建,我猜想虚幻国度可能也知道了水蓝星的来源,所以近年来才会积极

  的开发太空站技术。”

  沙族智者指著最后一个建在外围,体积扁平的灰色平台说道:“这是我们百族与南王合作建立的研究站,因为‘深层地带’布满了虚幻国度与戴蒙所设的防卫线,所以只能建在外围的轨道上。”

  高奇略讶异的问道:“虚幻国度跟戴蒙有合作的关系,这是怎么一回事?”

  沙族智者道:“两者利害关系一致的话,自然一拍即合。”

  高奇真的是一个头两个大了,手无意识的挥著说道:“到底‘深层地带’藏了什么东西,怎么好像一大堆不相干的人都凑上了一脚似的。”

  沙族智者摇头道:“我们只知道这深层地带的空间密度相当异常,凝聚了相当于同体积中子星的质量,有可能是小型星体爆炸后产生的空间凝结作用,在理论上可能会出现所谓的‘虫洞’现象,但是我们并没有办法取得更进一步的资料。”

  高奇问道:“虫洞?是不是就是‘空间跳跃窗’?”

  空间跳跃窗是一种宇宙的特殊现象,当宇宙时间的系数不等于常数时或星体毁灭时,在那一瞬间所产生的极大力量会使空间发生扭

  曲,所可能造成的结果,其一有可能产生所谓黑洞现象,但是也有极小的机会造成‘空间跳跃窗’现象,将两个不同的空间暂时连结起来。

  简单的来说,假如甲地与乙地的位置本来可能在一张平面纸张的两端,但是这张纸却可以扭曲起来使甲地与乙地的距离无限量的缩

  短,这就是‘虫洞’的理论,但是这种宇宙现象仍是一种理论的推演罢了。

  夏初音说道:“没错!但是这想法到目前为止都只是推测而已,尚无法得知是否正确。”

  沙族智者眯著眼,沈吟的说道:“如果正确的话,那这条路也许可能通往我们真正的‘来处’所在。”

  高奇拍腿叫道:“对啊!宇宙的距离有可能是无限延长,但是也有可能是无限缩短,这样就可以解释为何当初移居水蓝星的先民们能够跨越如此长的距离而来。”

  沙族智者摇头道:“这只能解释其中之一的可能性,穿越虫洞时因为空间的不同,会产生相当大的冲击力,几乎没有什么有生命的东西能够保持完整的通过,除非……”

  高奇扬眉道:“除非怎样?”

  夏初音代答道:“除非当初到达水蓝星的先民们,人人都拥有能自由穿梭负质子空间的神奇能力,才有可能忍耐这样强大的压力。”

  高奇摇头不敢置信的说道:“这,难道第一代在水蓝星生存的祖先们都是超人不成?”

  沙族智者笑道:“当然不是,我想当初我们的先民们移居水蓝星时一定有种强大的力量保卫著他们的肉体,要不然冲过虫洞时的强悍压力会将人类脆弱的肉体吋吋撕裂,自然也就没有我们这些人的存在了。”

  夏初音说道:“其实百族的传说中,曾就这个事件有过描绘,只是因为内容太过于荒谬,所以我们才无法将两件事连结起来。”

  高奇问道:“那是怎样的传说?”

  高奇也十分好奇,百族存在的时间几乎与水蓝星的历史相同,或许有留下什么蛛丝马迹也说不定。

  沙族智者缓缓念出一段似歌谣般的文字:“‘黑云掩盖了天空,黑色的瞳孔刻印著恐慌,雪落在树间,树枯萎了,落在水面,水灰了,大地在咆哮怒吼,一朵朵柱体花连结著低压压的天地,一切都在燃

  烧著。”

  他续道:“天裂开了一个口,光被黑暗吞食了进去,天与地的连结失去了力量,红色的血光自眼前每一吋冒出,尖啸声充斥了所有意识,星辰被挤成光幕,在无限长又像是无限短之后,不能听、不能说、直到‘她’将我们推进蓝色的球里。’当然,这是我用现代文翻译出大概的意思。”

  高奇讷讷的说道:“那‘球’指的就是……”

  沙族智者点头道:“应该是当时百族祖先第一眼见到水蓝星时的印象。”

  夏初音道:“后面所描述的可能是当时的人冲过虫洞时所见到的景象。我们最初还以为这是在描述上古的一场大灾变,但是现在我们发现,那可能是一场星体的大灾祸,也是造成当时人们移居其他星体的原因。”

  高奇说道:“那么‘那地方’,不就可能毁灭了?”

  夏初音和沙族智者默然,沙族智者沈重的说道:“那是我最不愿去猜测的一种结局。”

  三人的心情都很沈重,他们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这个猜想可能很接近事实,要不然当初水蓝星的先民们又何必千里迢迢的离开原本的星系来到这里。

  “怎么了,干嘛一副哭丧著脸的样子?”

  巧巧抱著一个方形盒子,蹦蹦跳跳的跑了进来,见高奇三人脸色沈重的样子,疑惑的问著。

  夏初音摇摇头道:“没什么,说了你也不懂。我叫你去拿的东西呢?”

  说的也是,要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去思考几千年以前,一个远在数千光年外,某一个星系毁灭的可能性,实在是为难她了。

  巧巧把手上的盒子捧上来献宝道:“不就在这里吗?”

  高奇指著眼熟的造型特殊盒子道:“这不是收藏‘白沙之心’的盒子吗?”

  夏初音接过手来说道:“没错!这收藏‘白沙之心’的盒子,是我百族百年前的一位艺匠精心打造,用上古奇兽的骨骸锻造而成,能吸收‘白沙之心’所发出的特殊波光,让能量完整的保存下来。”

  夏初音边说边将紧闭的盒子打开,高奇的心底不禁有些紧张,他这次的目的就是为了帮周大鹏他们确定一下这百族的宝物到底是不是和水家的传家晶石‘紫晶护心镜’弄混了,万一要真如周大鹏所猜想,这百族的宝物真是水家遗失的晶石,那该怎么办?

  夏初音将盒子开了一个小缝,‘渗’出了一阵光晕,光并不是直线透出来,而是像烟岚一样缓缓漫了出来,柔和的光晕中带了一种如梦似幻的紫彩,如彩带般绕著在场的人,彷彿置身云端。随著夏初音掀开盒子的手,光晕越来越明显,待整个智库都弥漫在这股紫光之中,高奇才看到了‘它’。

  那是种很难形容的感觉,就外表而言,‘白沙之心’确实是个举世无双的艺术精品,那是聚集世上所有最高超的巧匠大师都无法创造出来的顶尖杰作。

  放射状的尖角光滑明亮,璀璨的像是有许多光点不断的消失、再生,一直循环著这种奇异的状态,像是活物一般,它完美无瑕的身体伸

  展著,紫色的光晕就像能量波一样不断的送出,乍看下似乎透明,但是晶石内部却透著一种很深邃的颜色,像是包含了无穷无尽的知识。

  高奇感觉到意识就如同被一股漩涡卷入,直探它的中心,沈浸其中而不可自拔,一种恍惚的感觉蔓延著。

  啪!夏初音将盒子突然合上,一瞬间迷幻的紫色光晕完全消失,就像是作了一场梦境一般。

  高奇有些愕然,讷讷的说道:“这就是‘白沙之心’?”

  沙族智者点头道:“百族几百年来为了它,不知发生过多少的战事、牺牲了多少人,才能完整的将它保存下来。”

  高奇咏叹道:“难怪虚幻国度会想打它的主意了。”

  夏初音摇头道:“虚幻国度并非单纯的只想拥有这‘白沙之心’,只是想利用它所蕴含的强大力量去做一件事。”

  高奇讶道:“强大力量?这该怎么说?”

  夏初音答道:“当初贾夫人说我们百族不瞭解这白沙之心的力量,她其实错的离谱,百族人不但很早以前就知道这‘白沙之心’蕴藏惊天动地的强大能量,同时更知道该如何去使用它,只是这力量实在太过强横,不是我们所能去操控的,所以我们一直牢牢的守护著它,严禁让外族人谒见,也是这个原因。”

  高奇怀疑的问道:“这‘白沙之心’究竟有什么力量呢?”

  夏初音微微笑道:“你还记得你刚进白夜沙漠时遇见的沙暴吗?”

  高奇睁大眼睛,震惊道:“难道那沙暴是人为的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