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名动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神秘古书

名动天下 丫树 11016 2003.08.03 23:35

    

  高奇迎著风,踏著新款的移动板‘风行者’,向著西南方向以每小时百公里的速度飞驰著,这新一代的移动板可是前几个月,他阿姨寄来给他的生日礼物,一般人可是很难买到,抢手的很。

  高奇是西区教育中心高等部的学生。自本世纪初,议会改革教育新法以来,就相当注重基础联邦公民的培训,联邦公民自小就授与一贯的通才教育。

  在教育中心里,初、中等部不分科别,授与通识知识。语言、能量物理、元素学、中古代历史、内能动力学、精神控制学、天星学、物质学。

  而到了高等部才依系别教授专门教育,依个不同系组专修习不同的技能,可分为:控制系、强化系和元素系。

  控制系主修由气机内养以精神驾驭物质;强化系则是以外功内烁,强化物质为主,而元素系则以物质转换再造为主。

  虽各有不同,但总是围绕著一个‘内能’为基础。

  各系别学生依其体质不同,而分发不同系组,各有所长,使用在一般体术上也有不同。

  高奇是控制系中提纵体术的能手,主要是由内能在体内运转,使气机涵养不息,体内与体外交换循环藉以产生动能。虽然如此也需要相当的内能才能维持比较远的距离。所以高奇虽然以速度见长,却是无法持久。

  在过去的年代中,锻炼内能只能够日积月累,慢慢涵养增多。但是自从联邦政府研究出‘内能灌顶’的辅助仪器后,代表一种颠覆传统的新时代的来临。

  所谓‘内能贯顶’乃是联邦近百年来发展出结合科技,与人力的颠峰技术结晶。

  在过去,一般修习聚集内能都要在十年以上,才能到达气机初动的境界,能量自然在体内流转,资质高的也需要修习相当长的时间。

  但联邦为了提升联邦军队的素质,在军队中采用人为贯顶的方法。

  早期的方法是以外力牵动人体本身的内能,强行运转原本空无一物的气脉,称作‘逆天术’。但因为每个人的气脉均不相同,发现使用逆天术的人经脉都会受损,但表面上没有什么异样,除了寿元会折损外,初期根本无法发觉。

  而一段时日之后,受术者一旦将内能运至顶点时,就会产生能量无法衔接的现象,甚至有可能造成人体永久性的伤害,在新皇7世时,便废除这种方法。

  一直到近代,这逆天术才被称作内能之父的‘达钦贤者’所完成,他解读人类基因的秘密,创立内能学说,将人类体质彻底转化。

  以数位方式解析量化人体的生物能,更研究出一种结合元素转化的方法,使每个人都能接受这种新生的力量,使人类踏入‘内能’的******。

  此后,联邦的公民除了在七岁前时由父母筑基,将内能凝厚至一定程度,便可申请入‘流沙岛’接受灌顶。

  灌顶后,内能足足可增长一倍,当若干年后内能渐渐不敷使用,可依自己需要和容纳的程度再接受灌顶,大多数人接受过两次,就已经接近饱和。只有少数人能再继续往上发展,而这些人大多是联邦中的佼佼者,成为各界领导阶级的人物。

  但高奇却对联邦采用仪器辅以内能的方法总是兴趣缺缺,普通人在他这个年纪时早就接受贯顶,连许世途也早在几年前到过流沙岛,接受过逆天术灌顶,使他内能增厚至‘绿级’,当时他们还为此庆祝了一番。

  高奇将位于丹田气海内的内能运行至全身,再灌入脚下的‘天行者’中,可以感觉到,风行者随著注入内能的强弱调整著速度。

  这风行者是欧亚企业发展出来新一代的移动板,在都市中最受到一般民众欢迎的交通工具。

  移动板外观上头尖后平,前端装有一个元素转换器,旁设有红色扰流板,蓝色踏板上设有感测器,当内能灌输进去元素转换成为动能,驱动反重磁力开关,使移动板可以稳定的飘浮在空中。

  同时前端有感测器可探测前方的航道内没有任何阻碍物。不需要太强的内能即可操作,就算内能浅薄的小孩或女子也可顺利操作,是时下年轻人相当时髦的交通工具。

  高奇的内能虽然不足,但气机却活泼无比,内息自由的交换,从毛细孔中透出生机盎然。

  这是还没贯顶前气脉浑沌的感受,但是贯顶之后能量虽然增强,却只会依照体内经脉运行,这是许多人灌顶后的直接感受,大多人都会发现外来新加入的内能,并不如自己温养的内能那般操纵自如,但是人人皆是如此,时间一久,大家也就当是正常的状况了。

  但是高奇却对这种说法有所保留。

  高奇踏著夜色,穿梭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中,随著灯光越来越少,他越飞越高,地下的道路只剩下一条白线,只有几辆磁力车穿梭其中,黄色的土月已经高挂在天际。

  到了郊区,高奇故意将护身气劲散去,感受微凉的风吹再在皮肤上的感觉,一天的疲劳好像慢慢被洗涤去。

  放眼望去,宽阔的大地上一点一点灯光聚集,土月淡黄色的光微微散落大地,西面隐约可见一条白线,东面则是高山峻岭,高奇知道这块呈现不规则四方形的大陆西面面向大海,在中心偏北的地方有一块人工岛,就是武学殿堂‘流沙岛’,多少名人英雄就是从这被培育出来。

  再往北走,离海岸线五百公里的地方,就是在神话中,‘真祖’悟道之地,这块被列为国家一级古迹的小岛,目前都是军方封锁著,是联邦的禁地之一,只有极少数、极少数的人,才有机会能够进到里面,一探究竟。

  越过辽阔的海洋,偏南的地方则是一块分散的红土陆地,高奇也没有去过,那里就算是南区联盟的区域,要到达那里需要特别的签证,听说,南区主席的作风相当强硬,连带著使得当地的各项法令也相对的严格,想顺利申请到签证还得费点工夫才行。

  北面则是冰天雪地的极地,许多有钱人都会在这置产,当作避暑的胜地,是联邦中许多观光胜地的所在地。

  东面眼力不及的高山之后则是一个狭长海域,古称永世河,代表永世隔绝的意义,千年之前的战国时代结束前,新皇一世和叛军首席一场决定性大战,使两国隔著永世河签订互不侵犯条约。

  此后,那时初创的联邦就开始一连串的合并与征战,在连续三任拥有强大企图心的新皇带领下,开始了中古历史上著名的‘圣战’,以东经四七点五度为界线往西发展,将现在首都所处的神州大陆以及西岸的红土大陆及其藩国岛屿收归合并,将西半球归纳其下,组织成为现今的‘联合邦连共和国’(简称联邦),将这世界划分作两个政治实体。

  联邦在经过一段相当长久的独裁的政权后,新皇七世在近代历史中作下一个完全改变联邦政府体质的政变,立下来一个新时代的里程碑。

  那就是所谓‘大归还’事件,新皇七世有感于独裁政府的实际效应已经达到,且许多弊端开始产生。在他任内,他开始发动一件不********,将所有政府的机构权力,归还给全体公民,在他就任的短短四十五年期间,他成功的将权力下放,将新皇的地位提高到成为一个精神象徵,而并非一个实质的权力代表。

  也是因为新皇七世这划时代的功绩,联邦政府开始了全面性的进步,短短七百年期间,将所有科技人文以级数前进的方式,带到一个难以想像的新时代中,后人为了感念他的功绩,将他尊称作“天宇新皇”。

  高奇望著遥远的东面,层层的山脉后彷彿还隐隐听的到,在千年之前那一场震动天地的大战,兵刃相交所发出的声音,战士们沈重的呼吸声、战鼓咚咚震动著荒野,安静的空气里弥漫著浓浓的肃杀气息。

  “~警告!警告!你已经越过警界线范围,根据联邦法律第13条第一款,若你没有通行证请立即回头~。”

  高奇的手环发出一阵警告声。他才猛然回过神来,才发现他又不知不觉已超过联邦政府所规定的范围,赶紧压低行进方向,俯冲回高空道路。

  高奇皱眉喃语道:“真糟糕,又要被扣点数了。”

  联邦明文规定高空操作移动板不能超出150尺范围,超过此警戒线会有许多不明气流影响内能的运行,据说是因为在星球高空大约五千到七千公尺有一层厚厚的对流层,最厚的部分足足有两、三千公尺宽。

  其中不断有乱流产生,使空气产生摩擦发出许多粒子电弧,会吸收所有接近物体的动能,及电讯符号,任何有形物体或无形电波越接近,动能消失的越严重,像落入蜘蛛网一般动弹不得,严重的时候还会产生高温热能,将所有物体烧熔。

  当初联邦开始发展往太空发展时,就遭遇到这巨大的阻碍,在中古时代里几乎没有任何物体能够穿过这对流气层,使人类发展受到了极大的创伤,数百年来,除了能够发射出无人的卫星观测站外,真可以说是一筹莫展。

  直到近百年来联邦科技局发明反重力装置,和钛高周波合金技术才克服了高热的问题,正式进入太空宇航时代。

  所以除了飞空艇外,一般高空操作的反重力装置,均不得超过警界线外,以免发生危险。

  但高奇却常常不由自主的就往天上飘,这该怪罪他老是魂不守舍的脑袋,一旦他专注某一件事情时,就像是把意识抽离了现实,老是超出这警界范围,陈亦仁等人也不知劝过他多少次了。

  高奇按下手环上的亮点。

  一阵电脑语音传出。

  “高奇,联邦编号bc一五七二一四,西区二一四号,一二九五年生十九岁,本月扣点数十二点,总评分点数六二点五点!!”

  高奇嘘了口气,说道:“还好没有低于标准,要不然可要被黛姨骂死了!”

  一旦高奇的道德总评分低于六十分,就表示高奇会被剥夺在西区的居住权,要再累积点数后才能迁入,当初高奇为了就学方便,所以迁入西区,可是花了好大的功夫,光是提出申请审核的过程就折腾了大半年,其手续麻烦的程度可见一斑。

  高奇耸耸肩,加快速度,这时他可没心情慢慢看风景,沿著飞行灯顺行南下。

  高奇家在离魁首城市中心大约125里接近郊区的地方,人口较少也较为单纯,虽然陈亦仁一直劝他搬到市区,但是高奇却贪这里的清静,而婉拒了。

  高奇降落在一家小巧的白色弧形公寓前,这附近大多是这种弧形的建筑物。

  “我是高奇,开门!”

  语音辨识分析音阶确认后,打开大门。

  “ㄚ奇,欢迎你回来!!”

  高奇将他父母的声音装设在语音系统中,高父的声音低沉而厚实,高母则较高而温柔,每次听到这种声音,高奇才会觉得有已经到家的感觉。

  厅内小巧而温暖,淡淡的光线柔柔的充斥在几坪大的客厅,厅内大多摆饰著中古世纪的家具,墙壁上还吊著一篇墨宝,看得出来设计者相当喜欢古文物。

  事实上高奇的父母是科研院中的研究员,是相当有名且特殊的古文物学家。

  高奇放下风行者,墙上的来讯萤幕上一排写著来自东区的讯息亮著,高奇连忙正襟危坐在桌前。

  “打开讯息。”

  首先出现在银幕上的是一头大波浪棕栗色头发的女人背影,红色贴身套装,露出无限美好的曲线。一转身,让人首先注意到的,是她那双目光十足锐利的眼睛,衬著她艳丽无双的五官,看来特别具有震撼感。

  但可以从表情看出这位亮眼的美女,目前的心情可不怎么好。

  “嗨!黛姨,今天过的好吗?”高奇硬著头皮有些僵硬的打了招呼。

  “如果你一天之内收到三次教育中心电讯,两次的教授约谈,你会觉得心情如何?”

  张柔黛是高奇母亲的妹妹,标准的都会女子,视爱情为调剂身心的游戏,同时有强大的自信心与能力,在业界中呼风唤雨,足可称作新时代女性的楷模。

  事实上自从联邦废婚姻制度以来,产生许多这类的前卫思想的青年男女,女性不用在背负生育与操持家务的枷锁,开始显现他们独特的才华与能力,事实上在许多工作岗位上,都可以发现女性的工作能力要比男性来的强,新世代的女性开始在社会各角落崭露头角。

  知名社会学家毛舜于更一针见血的指出,现今社会已经掌握在大多数的女性手上。

  “嘿嘿嘿……。”高奇也只能抓抓头尴尬的笑著,他大概可以猜出那是什么内容。

  “要不要我念些内容给你听听,境外违规就不用提了,这是你们教育中心今天传来的讯息。”

  张柔黛拿出一张张怵目惊心的红色的快讯。

  高奇暗想著干嘛还用红色特快讯,看了就觉得让人感到不舒服。

  “查学生高奇因其资质不符,暂不能实施贯顶通脉,请监护人多配合教育中心督促学生,以期让学生有更佳的学习表现。”

  高奇好像看到张柔黛额角隐隐浮出青筋,从她蔻红的嘴唇却是一字字咬著牙念出来。

  糟了!得赶紧想办法灭灭火。

  “黛姨,我知道错了”高奇低下头,这种情形只能先认错了。

  “你就是像你父亲,老是研究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功课才会老是一蹶不振,你可要争气一点,别老是无所谓的样子,你要知道现在的社会若你不能在技能上有杰出的表现,早晚会被淘汰的,你知不知道……。”

  高奇早就准备好他黛姨开始长篇大论时,马上、火速的陷入冥想,眼睛仍看著萤幕,但心思早不知道了何处了。

  高奇的阿姨是欧亚公司的高级主管,这间公司除了和军方合作在发出许多高科技成品外,更有私人研究院探讨生命的奥秘,近年来成果已经不输给国家科学研究院。研发出来保持青春的各种保养品,在市场上有相当大的zhan有率。

  自人类寿命延长至一倍甚至二倍以来,老化的时间一直往后推,但各类养生保养的产品却更加大发利市,许多人更是无所不用其极的去维持容貌的年轻,该不该说人是越来越贪心呢?

  “你有没有听到!”

  “是的,黛姨!”高奇暗里吐吐舌头,幸好没被黛姨发现他根本没听到任何重点。

  张柔黛甩甩长发道:“你自己一个人可要注意一点,如果不是我住的离西区太远,你就可以搬过来一起住了,嗯!或许我可以申请到西区附近的分公司,这样我就能就近照顾你了。”

  高奇心底一惊,连忙开口道:“那可不行!~不!我的意思是说,万一黛姨的那些男朋友,要是来了的话我不是成了大大的电灯泡。”

  张柔黛挑眉骂道:“死小鬼,说什么鬼话。”

  高奇回道:“难道不是,何况你老是对人家说你今年是20岁,那怎么会有一个那么大的侄子。”

  张柔黛瞠起大眼道:“小鬼,敢偷泄黛姨的底,上次在酒吧的帐我还没跟你算呢!”

  高奇故做无奈的耸耸肩:“嘿,黛姨上次明明是你想甩了人家,我才帮你一把,怎么能怪我。”

  上个月在西区‘南侬酒吧’,张柔黛恰巧到西区开会顺便看看侄子,谁知道一个张柔黛爱慕者从东区追来,其实现代男女爱情来的快去的也快,彼此和则聚不合则散,但总会有一些例外。

  张柔黛就倒楣的去碰到那个例外,通常张柔黛不但处理事情明确果断,更因为她本身的级数是属于蓝级的项尖高手,少有人敢纠缠不清,又不是不要命了。

  但这痴情汉偏偏是欧亚集团中的少东,就算不给上头总裁一点面子,也该为自己的饭碗想想,但是这公子哥实在是太不识时务了,不管张柔黛暗示、明示或已经不顾淑女形象破口大骂,他就是不听,只认定张柔黛是他今生的新娘。

  正当张柔黛决定拼著自己的饭碗不要时,高奇正好进来,石破天惊的喊了一声‘妈咪’,这下子一拍两瞪眼。绝不夸张,那欧亚少东马上跳离张柔黛十尺之远。

  “你还敢说,你那声妈咪隔天就传遍我公司上下,害我花了三个多月才解释清楚,你知道那三个月我少了多少约会吗?”张柔黛秀眉高高挑起。

  “反正你也顺利把那少东甩掉了,这方法快速又有效,下次你要淘汰掉男朋友可以考虑用这一招。”

  张柔黛花容失色道:“别!!这种经验一次就够了,”

  高奇歪著头道:“黛姨,你今年到底几岁了,我老妈生我的时候已经四十有六,听说女人会把自己的真实年龄除二减三,那不就……”

  高奇故意扳手指算来算去,一面暗喜他黛姨经过这绕一大圈,火气渐渐消了。

  其实内能达到张柔黛这个境界,有相当长的年轻时代,六十岁前都不显老态,若两人站在一起就像是姊弟,但女人总在年龄上都会特别敏感。

  “啰唆!你不知道女人的岁数是秘密吗?”

  高奇讨好的说道:“我知道,黛姨年年都是二十岁,像晶石一样光彩夺目。”高奇狗腿的套一句欧亚新打出的保养品广告词。

  高柔黛嗔道:“贫嘴,好了不多聊了,我等一下还有约会,你千万记得要好好做功课啊。”

  “好,我会的。”

  ~结束通讯~。萤幕上出现这个字样,代表高奇又逃过一劫。

  高奇瘫在椅子上,好一会才抬起头,看了看时间,走到厨房将做晚餐的速鲜包放入食物料理机,一会儿的功夫,热腾腾晚餐就出现在高奇面前,他草草解决晚餐,走入位于地下一楼的研究室。

  这里是放置高家夫妻以前所研究稀奇古怪的古物的地方,高奇在小时候就最喜欢在这里面寻宝,总能找到一些古古怪怪的东西,有时是一本画著古怪图案的无字天书,有时是包含在黑色石块中色泽鲜艳的晶矿。

  自从高奇搬到这里后,他就将所有的东西集合整理在这里。

  这间不到20坪大,本来宽阔的房间,此时三面墙上堆满大大小小的书籍,有些摆不下还随意堆在地上,另一面则堆满一些奇形怪状的石头矿物和石板碑文,右侧角落才放置两张小小的桌子,上面也堆满一些电子仪器,后面墙上则是一大面录影碟。

  自从高家夫妻自愿参加联邦一次宇航行动,至今已有将近十五年的时间了,当时高奇碍于联邦的法律规定,必须留下来修完所有的学业,所以高家夫妻将当时只有五岁的高奇,留给他唯一的亲友张柔黛照顾。

  张柔黛常说没看过那么不负责任的夫妻,高奇倒是没有多大反应,或许和高家夫妻的教育和个性有关吧!高奇很早就知道父母有非常向往一种落拓自由的生活,流浪是他们最大的愿望。

  打从高奇还在婴儿开始,他们就带著他东奔西走,哪有稀奇古怪的东西他们就往哪钻,不难想像他们会自愿参加探索另一颗可能有其他文明发展的星球,只是没想到一去就是十几年没有音讯。

  说来也奇怪,高家夫妻两位都是古文物学者,为何会被徵召去参加这属于新科技的宇航行动呢?而且在太空时代发展至颠峰时,就探知到,围绕在星体外除了五颗行星外,最近的也只有离他们有数百光年的‘天女星系’,但在无人探测器得来的画面显示,证实除了他们这颗‘水蓝星’外,再没有其他生物的存在,其他的星系却离他们更加遥远。

  为何会在宇航探索行动停顿了将近五十年后,又大规模的组队出发呢?

  简单一句话,这都属于联邦机密,连他们这些参与者的家人也都无法得知。

  只知道他们在出发一年后,就与联邦失去讯息,联邦随即发布意外新闻。

  高奇闪过堆落一地的研究资料,走到桌前桌上摊著一本密密麻麻的书籍,上面还有一张高奇自己研究的结果。

  高奇从墙上拿下摆在最后的录影碟,放入拨放器中,这种影碟可以记录大约数百小时的影像及声音。

  两个模糊的影子缓缓出现,整个房间中被影碟发出的柔和光线渐渐充满,可以看见房间中间的一对人影渐渐清晰,房间也渐渐变成一大块绿色草皮所铺满的空旷郊外,像是突然将场景搬到室外了一样,抬头看去,还可以看见蓝色天空中飘著的白云,鸟叫声与虫鸣声也实实在在的传进高奇的耳朵中。

  一男一女相依偎在草皮中央,清晰的如同伸手就可以碰触到一般,彷彿可以闻到那小鸟依人的娇小女性头上插的野花香味,让人不禁怀疑,一切就好像是真实的一样。

  但事实总是让人觉得感伤,高奇很久以前就试过了。

  所以他只是坐著,注视著。

  “ㄚ奇,今天过的好吗?”高大不修边幅的男子身旁,依偎著一个温柔纤细的女子,她带著一种宠溺的笑意轻道著。

  黝黑高大,和高奇有七分相像的男子说道:“嗨!孩子,我很抱歉,如果你打开这最后一卷,表示我和你母亲任何一个人因为某些因素在五年内都没办法回来,别为我们担心,我和你母亲有能力面对任何事物。如果你看到这一卷,表示我所教授的你大概都已学会,已经是个可以独当一面的大人了,我很开心。孩子的妈,你说说话。”

  看来柔弱似水的高母说道:“ㄚ奇,很抱歉我错过了你生命中最重要的时刻,希望你不需要开启这一卷录影碟。”

  高父朗声说道:“若我们还没回来,转告我那任性的小姨子,叫他早点找人嫁了吧,还有书架上的暗格有我的研究资料,我知道你一定有兴趣,有空研究一下吧!!老实说我不太觉得你能动到我的宝贝,哈哈哈!!不聊了我和你妈需要一点私人空间。拜拜!!”不理老婆捏在耳朵的手,切掉影像。

  这是高家宝贝父母在离开水蓝星前,留下教导高奇的录影碟,一共有数百张,是思考缜密的高母想出来,为了不让高奇忘记父母的样子的方法。

  在高奇成长的过程中,陆陆续续的将一张张的影碟看完了,又一张张的回味。

  也因为如此使高奇得以了解他的父母,让他们之间的间隔并没有因为分离而有疏离。

  最后一卷在高奇十五岁时看完了,桌上这本也就是高父所谓的宝贝,一本古代留下的拓印本,不知是甚么材质所做,居然没被风化掉,是高父从联邦古文资料室‘偷渡’出来。

  据高父自己陆陆续续的研究,这上头的拓印的文字,是取于散落在星球的每一个角落的碎裂石碑上,目前这拓印本可以说是相当完整了。

  高父在离去前已经将前半部译出,而高奇在四年来也将后半部翻的的差不多了,但仍有许多句子不通之处,文章是东一句西一句像是在玩拼字游戏,字还有的高瘦有的则为扁平,当然没有高父翻的前半部那么完整。但高奇能以自修的方式译出,已相当不简单。

  高奇有时后怀疑是不是当初拓印的作者,拓印的不完全,要不怎么会如此难懂。

  前半部主要以图示为主,可以发现许多怪型怪状的姿势,高父在旁注释许多莫名其妙的名称,后来和陈亦仁结交后才知道其中一幅一指抵地盘腿而坐的,居然是陈家家传,‘太虚混元气’的基础法门,其他数十幅姿势各异的图样,高奇根本不敢去想是不是其他世家的不传之密。

  高奇那胆大包天的老爸居然给人家偷渡出来,高奇知道偷窥联邦贵族世家的武学,除了是修武者的大忌外,在联邦法律中是相当严重的犯罪行为,万一被发现可就不得了,难怪高父会将这书藏的如此隐秘。

  高奇对这些世家绝艺并没有太大的兴趣,所以他也只是草草略过。对他而言,比较感兴趣的反而是后半部他自己译出的文字,那隐隐约约的文字段落对高奇有相当大的吸引力。

  最特别的是还有一张隐藏在文字中的图,玄妙异常,高奇也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中将所有原文翻抄一张纸上却意外发现隐藏在文字后的图。

  这作者若不是学究天人的天才就是一个穷极无聊的怪人。

  “无形无象,无纷无沓,混混沌沌……有意无意,气机出现,炼精化气…,一片神行,百脉至道。逆来顺往,意其可测…无极本始,太极缘生,混元一罡…,感而思通。盈须有象,出入无方…,已意运行,乃心役体,炼气化神。…参透虚无,其乐无涯。意为神始,神气既媾,先天定位,炼神还虚,……”

  高奇喃喃自语,这既像诗歌又像口诀的话。

  “难道是译错了,若可逆来顺往那走脉不就会互相冲突吗?”高奇自翻译出来后反而更加迷糊,前半部的文字依照正常联邦武学而来,容易理解,但后半段却大大违反一般常识。

  “难不成作者只是开玩笑,这么练法不练成血气逆行,能量逆回心脉,会死人的。”

  高奇自翻译出来后就不断的在想字里行间的意思,又没有人可以讨论,难不成要对人说他老爸从技研所偷出来一部包含世家武学的书,他看不太懂吗?

  这也养成他经常一个人发呆、思考的倾向。

  普通人可能会在苦思不得其解后放弃,但虽然高奇对生活细节有点遗传到父母漫不经心的个性,却天生就有一种追根究底的脾气,若不是这个作者设下如此精妙的设计,可能高奇在翻译完,完成父亲的工作后就归还给技研所,虽然最后可能证实是一场空,但他仍然执著的研讨下去。

  在百思不得其解的情况下,只好先将文字部分摆在一旁,将隐藏在原文中图形仔细浏览,这个人体的图形隐约可分辨四肢,和联邦中等教育所学到的人体脉络大约相似,可能为了隐藏在书中所以较为简陋。

  人体主要分为奇经八脉十二经络。

  修息内能要先避入静室令心神集中,摆好姿势,排除杂念,让形神安正,集中注意,一念归中,凝神入气穴,缓缓调息入细,引短令长。

  此时可以发现能量缓缓环绕小周天,再归回气海,大约要花两个小时,是教育中心必修功课之一。

  而这幅图则分为两条路线,顿点代表的是由头顶百会穴沿背部督脉沿太阴肺经、阳明大肠经、少阴心经、阙阴心包络流入气海。

  而句点则是涌泉穴经任脉太阴脾经、少阳胆经、少阴肾经、阳明胃经流入气海,再分散入四肢百脉。

  前一个有牵扯到人中重穴百会穴,高奇不敢轻易尝试,不过对第二幅高奇倒是比较能够领会。

  高奇坐在桌前思绪转了几转,想想不知其踪的父母,学校的事和黛姨的期待叮咛,一时千头万绪不知如何想起,在研究室中呆坐许久。

  突然,一阵小小悉索的声音惊醒唤回高奇。

  一颗有著大大红色眼睛的小头颅从地下室通气口中探头出来,左顾右盼的极为可爱。

  看到高奇坐在桌前,装似开心的叫了一声,一转眼急如雷电越过数尺范围,急窜至高奇肩头,状似亲密的绕著高奇的脖子。

  “嘿!!酷拉塞你怎么来啦!”

  这被高奇称为酷拉塞的异种生物身长近尺,大大的尾巴就占身长的一半,小小的脸上有著火红色的眼珠非常抢眼,灵动非常。

  全身有褐色和白色的长毛,是高奇10岁在迷雾森林中所找到的,当时它被盗猎者所设的网困在其中,高奇为了救下它,却被反噬一口,高奇却仍帮它解困治疗,再放它回山林。

  谁知道这小东西极为通灵,居然能找到高奇他家,在连续数星期里陆陆续续将大把珍贵的自然水果摆在高奇家门前,一人一兽就熟络了起来。

  后来高奇在他父亲的古籍中找到,这种名叫狐麒的动物,在人类有文字记载前就已存在,最大可长到三尺,动作奇快迅如雷电,身具奇能可以御空飞行近百尺,其眼睛为难得的红晶常招人捕杀,性格极为孤僻一生只有一个伴侣,生育后便各自分开。故珍贵异常。

  这种生物自本世纪以来,就不见其踪,不知是绝种或是迁移他处。

  高奇这一只显然是特例,跳到桌上比手画脚,看来颇通人语。

  “欧!对了!今天我们约好,要到迷雾谷去晃晃,对不起我忘了。”

  酷拉赛吱吱的摆动前足怪高奇不守约定。

  “对不起啦!今天事情比较多,又被黛姨训了一顿,你还记得黛姨吗?那一个把你当成飞鼠的人。”高奇双手合十,对酷拉赛解释。

  狐麒点点头,他记得那个拿扫把赶它的女人,反正它也拉一泡尿在她头上,算扯平了。

  高奇伸个懒腰缓道:“时间差不多了,边防卫兵也应该要换班了,我们走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