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名动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鞭王风范

名动天下 丫树 14094 2003.08.29 18:31

    “事情真的已经糟到这种地步了吗?”风绿芽张大眼睛,像只驯服的小猫,讨好的偎在她最喜欢的夏姐姐身边问着。

  一群人自南王府邸离开后,便被安排住进此处,静待南王赤炎与其幕僚商讨后做出决定。

  夏初音缓缓说道:“百族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在密切观察着南半球的变化,我们发现聚神器的磁吸作用影响是以一天扩大直径约十里的速度往外扩散。依照原本的估计,应当再过两个土鸣月才可能会影响到整个水蓝星。但是,最近三天,聚神器的扩张速度却以级数剧增。经过重新设定数据后,得到一个可怕的结果--如果扩增的速度不变,不用到三个月,聚神器就会将整个天壁吸食殆尽。”

  周大鹏放下杯子,一头雾水的问道:“我还是不懂。假如天壁消失,所有人都失去力量,那他们能占到什么便宜,难道他们有方法可以不受天壁消失的影响?”

  高奇答道:“应该这么说,天壁的消失代表着水蓝星人进入一项新的纪元,但不是所有人都会产生负面影响。当初我一直十分纳闷,为何异星军团对于我所携带的‘乾元密本’如此感兴趣,这书所记载的修练法,对他们异星人而言,根本没有作用。”

  “但这个问题在见到白亚明后获得了解答。要这本书的人,定是南区戴蒙。南区正大量研发着拥有这种强韧适应力的士兵,在天壁消失之后,绝大多数人原本能储存在身体内的能量会因大气遽变而无法使用,但是这些经过蜕化后的新种士兵,却能够适应这种变化。”

  “看白亚明的状态就知道,他们的研究已经在成功边缘。如果天壁消失,我们失去力量,而戴蒙却有着力量强如白亚明的无数士兵,加上西娜所说的在水蓝星地面行动的一整团异星军队,戴蒙要征服水蓝星是易如反掌。”

  蓦然,一阵战栗般的寂静在房间内蔓延。

  一个白亚明就能闹得东方旗阵脚大乱,何况是一群无法估计数目、相同力量甚至更强大的武装士兵。

  风绿芽问道:“那圣土的炙世与虚幻国度,甚至东方旗的叛军,又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他们愿意屈就于戴蒙之下?不可能吧!”

  夏初音饱含智慧的眼眸扫了所有人一眼,说道:“炙世教团是一个古老的宗教团体,对于他们来说,‘灭世重生’是一个追求的目标与愿望,也是他们毕生所追求的梦想境界。但是炙世教团的目的绝非希望水蓝星被戴蒙所统治,戴蒙一定在某些环节上欺瞒了炙世。”

  “虚幻国度的理由倒是比较单纯,虚幻国主是个彻头彻尾的现实主义者。权力与利益的****,驱使他与戴蒙合作,虚幻国主无可遏止的邪心与戴蒙的野心目标一致,两者自然一拍即合。”

  “而东方旗叛军方面,可能是这件事情中的最无辜者。从头到尾,他们根本不在这灭世计划中,他们不过是一枚弃子,就算让东方旗叛军成功获得政权,天壁一失,他们的下场也不见得能好到哪去。戴蒙一定放下了许多潜伏者在东方旗境内,以便随时钳制住这北方古国。”

  夏初音一条条分析现今圣土的各势力架构。百族四通八达的情报网遍及全圣土,他们精准的情报与战况分析,一直是赤喉军得以控制情势的重要利器,可信度极高。

  风绿芽像是想到什么般,击掌道:“难怪!东方成获与姬渺渺这两个东方旗的重要人物,一早就消失得不见踪影,他们可能就是敌人安排隐藏在背后的最后受益者。糟了!现在南王要跟东方旗合作,那东方成获他们一定会想办法先下手为强。”

  不管东方旗的叛变是否成功,最后控制东方旗的,一定是戴蒙所布下的人手,他们只需要让两方人马斗个两败俱伤,即可获渔翁之利。

  但是现在优劣状况倒转,叛军不但无法攻克东方旗首都,取得直接领导权,而且南王赤喉军现在全力支持冰雾峰东方竹影一方,情况渐渐不再为他们所控制。

  高奇正容道:“东方旗绝不能失。不管从战略立场或是兵力而言,东方旗在这场变化中,都拥有着重要角色。东方旗拥有不受天壁变化影响的空中强悍军力--黑翼龙,这种奇妙生物能抵抗磁力变化,更能迅速来往水蓝星各战区。而东方旗所处地区更是跨越东、西半球,扼守东西交通要道,一旦让敌人掌握这地区,他们就能从南北两线夹攻,事情会更不妙。”

  东方旗北方疆域衔接联邦与圣土,一旦天壁消失,北方强韧的地表磁力自然随之散失,西半球的军队就能随时开拔、通过原先被封绝的北极地通路,那圣土将直接遭受两面夹击。

  夏初音点点头,说道:“高奇说的没错,我们要先清除潜伏在东方旗这块区域的敌人势力,在接下来的战役中,才有胜算。”

  风绿芽道:“可是南王真的相信我们的话吗?”

  夏初音虽然代表百族证实高奇的言论,但是决定大权仍操纵在南王的手中。

  众人默然--这事情实在太离奇了,而且绝大多数都只是估计跟预测,如果南王相信他们的话,那南王势必要放弃现在垂手可得的战果,甚至要想办法与炙世达成协议或休战,以免两方自相残杀的结果让戴蒙捡了便宜,甚至还得派兵支援联邦战局、破坏聚神器,这等于是叫南王放弃称霸圣土的绝佳机会。

  高奇道:“不管如何,明天我们就要到东方旗去,避免情势继续恶化。”情势明朗之后,高奇越发担心起东方郡主。不管是明攻或是暗袭,东方竹影都是敌方最主要的目标。

  周大鹏站起来说道:“好,我去准备一下,也该好好动动筋骨了。”

  风绿芽开心拍掌道:“好呀!我也好想念竹影姐姐、红丽他们,还有小喜。夏姐姐,你呢?你要跟我们一起去吗?”

  夏初音疼爱的摸摸风绿芽的头,说道:“是的。我会带领一批百族的战士尾随你们去支援,我也很想亲眼见见竹影。”这两位一南一北著名的女性,虽私交甚笃,但却从未实际见过面,想来也真是古怪。

  风绿芽像只小麻雀般,开心的跳来跳去,拉着高奇的手说道:“好啊!大家一起去接佟少祺他们,说不定还能一起出发到联邦去呢!”

  高奇用指头推推孩子气的风绿芽的额头,责道:“你以为是去玩啊!我们是去打仗啊!”

  风绿芽娇憨的吐吐舌头,两眼咕鲁鲁转着,心里打着主意,拉着走出大门的周大鹏,缠着他,要他说一些联邦的事让她作为参考。

  上次匆匆来去一趟,又有着炙世在后头赶着,根本没玩到什么地方,这次可得好好计划!

  ※※※

  房内就剩高奇和夏初音了。

  高奇拉起伊人的手说道:“老实说,把我捧成圣土超级明星的主意,是不是你出的?”

  夏初音眼睛笑得眯眯的,露出一丝难得的顽皮笑意道:“别找错人算帐,这件大事可是竹影提议的。我,充其量只是没有反对而已。”

  高奇恨恨的磨着牙说道:“你们这两个小妮子,知不知道你们可害惨我了。现在不管我走到任何一个地方,每个人都把我当成珍奇异兽看待,你说该怎么办?!”

  夏初音事不关己,耸耸香肩说道:“那有什么办法!要怪就怪你的经历实在太过奇妙,传播的速度才会如此快速,何况现在圣土确实需要一个能够统合各方势力的人选,来消弭这场灾祸。和平的重责大任,自然就需要有能力者来担纲喽!”

  高奇伸手揽住夏初音纤不盈握的腰身,耍赖道:“你可是堂堂百族之主,这么重大的任务由你或是由南王来做,不是更理想吗?你何苦要拉我下水!”高奇的性格天生就不喜出风头,何况是扛着这么大的招牌,还闪闪发光咧!

  夏初音皱皱鼻子道:“这话像是夏初音所依赖的英雄该说的吗?”夏初音两眼闪着叫人心动的光彩:“高奇啊!圣土已经经历了太久的战乱,竹影与我都企盼着能够藉由这一次的危机,来使圣土真正离开战争与野心的威胁。你是上天所挑选出来担任这项伟大任务的执行者,我真的希望你能为圣土带来真正永久的和平。”

  高奇垂头丧气道:“我只想作个平平凡凡的小人物,但却好像总是事与愿违。”

  夏初音的额头顶着高奇的胸口道:“我知道,但是就这么一次,就当为了初音、为了竹影,也为了圣土千万的人民,好吗?”

  看着夏初音柔软绝美的女性化表情与态度,一股温暖的感觉自高奇的心头升起,就像是一整桶热水从头淋下,几乎融化了他。

  高奇抱着夏初音纤细的身躯,心中盈满无可言状的柔情,叹了口气说道:“看来,我是没有选择的余地了。”

  ※※※

  南王赤炎斜靠在躺椅上,妖魅的司魂彤倚在他的膝上。今日的南王情绪平稳内敛了许多,外表上看不出任何情感变化。不晓得他的决定为何?

  南王开口,用不含情感波动的柔韧嗓音缓道:“高奇啊!你实在是丢了一大难题给我,如果你所说属实,那现在赤喉军的兄弟们所打下的战果将化作泡影,我们毫无选择的余地,将打一场不知未来战果的战役。”

  高奇诚挚的说道:“南王,这是一场关系全水蓝星人的战争,我们的敌人不光只有戴蒙或任何野心者,还有来自于无法改变的进化路程。这一役将决定水蓝星人未来的发展,也许我们会失去现今所拥有的一切,但是另一种可能,我们却能够延续数千年以前,先民们未完成的进化旅程。”

  “当年水蓝星人在离开原生星球后,经历了一场难以想像的进化,而拥有着现今强韧的身体与能力。但是,人类的劣根性却导致毁灭性的全球战争的发生,使得天壁这慈悲的生物不得不干预人类愚蠢的行为,让整颗水蓝星充满了高聚化的大气,在限制人体能力的同时,开启了人类精神方面的文明发展。现在不管愿不愿意,全人类都将面临天壁离去或消失所带来的影响。”

  南王手轻轻挑着司魂彤的柔细长发,双眼中异采连连,显然心里正进行剧烈的天人交战。

  高奇并不奇怪,面对这种前所未见的巨变,任何人都会变得举棋不定,现在只希望才智超卓的南王能够理解。

  司魂彤美目流转,缓缓道:“其实,其他人并不同意我们放弃现在的一切。”

  高奇不禁心中一沉。

  只见司魂彤慢吞吞的说道:“但是,以高奇跟赤喉军的关系,所说出来的话对我们来说十分重要,我们无法忽视这种事情真的发生的可能性,而且百族也提出许多佐证,所以我们想了一些折衷的办法。”

  高奇急忙道:“什么办法?”

  南王沉稳道:“首先就是北方东方旗方面,我们仍按计划与东方旗军合作巩固北方战区,先确定北方安全无忧。这样一来,我们可连结南北势力,形成一道坚强的防御阵线,其次就算敌人真的成功使天壁消失,而你所说的那种灭世景象出现了,我们也不至于没有抵抗的能力。”

  高奇点头同意道:“我们的意见也是如此,我打算今日就北上与东方旗的人马会合。”

  南王伸出两根手指,说道:“第二个关键点在于炙世,如果仅是我方单方面停战,则我们会遭受到炙世反扑的力量,这对我方来说大大不利。而且,也没有任何讯息显示炙世不是这件事的主谋者。这件事情棘手至极,炙世教团方面如果一昧开战,我们绝不可能光挨打而不反击。”

  高奇搓着下巴思索--这件事情确实是相当麻烦,炙世跟赤喉军一向是最大的死对头,两方对抗已经数十年了,所累积的仇恨与伤亡,绝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打发,况且炙世教团至今仍相信戴蒙与虚幻国度所说的“灭世重生”的进化谬论,如果不是很有重量的人物出面调解的话,这场战事恐怕很难停止。

  高奇脑中电光一闪,从椅子上跳起来,击掌道:“我怎么没想到这个人?!是了!只有他的话,炙世教团的人才听得进去!”

  南王挑挑眉道:“高奇,你想到什么了?”

  高奇雀跃道:“我想到了一个人,他对于炙世的目标与教义是再了解不过了,只要他愿意向炙世说明不管战争是否持续,天壁的消逝都已成为定局,而他们的最终愿望已经达成,也许便可以改变炙世现在的动向。只要炙世明白战争其实只是白白浪费生命、为戴蒙作先头炮灰,赤喉军与炙世将有可能停战言和。”

  “喔,是谁对炙世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高奇说道:“前炙世右帅--冯相。”

  南王有些意外道:“是他?!高奇你居然认识这样一个人物,这人是炙世元老级的人物,不过听说他已经消失了十多年。”

  南王与炙世周旋了数十年,对于炙世的将领也是了若指掌,当然认识这一名曾带领炙世打下大片江山的顶尖武将。

  高奇说道:“当然,除他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关键人物。我想,得请科斯特帮我引路一下了。只要这两人同意,相信炙世方面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

  南王似乎明白高奇所指何人,点头道:“只要炙世方面愿意停兵,我立刻调派人马启程前往西半球。”

  高奇心中暗忖,该是时候与西荒狼的传人、现今炙世的左帅“鞭王康虔力”见面的时候了。

  想到这,高奇心里忍不住一阵兴奋的战栗--最具传说性与争议性的西荒狼大弟子,会是怎样的一个人物呢?

  ※※※

  “你真的要去见我大师兄?这……”许久不见的科斯特整个人削瘦许多,但是整个气质变得更加悠远而清朗,两眼中闪烁着点点异光,显示着待在西荒的那段日子使得他的修为有了突破性的进展。

  科斯特一脸为难的看着高奇。对于高奇的请求,他是意外加上错愕,现在的高奇等于是赤喉军扛在肩上的旗帜,圣土各敌对势力莫不想尽办法要将高奇杀死,以便对赤喉军的士气造成难以弥补的影响。

  高奇避开这些凶险的暗杀都来不及了,现在居然要去见其中最可怕的对手--这该怎么形容,自投罗网?

  高奇微微一笑道:“科兄,你是在担心令师兄见到我,会对我不利吗?”

  科斯特苦笑道:“不是担心,而是一定会发生!大师兄一见到你,十成十会跟我当初第一眼见你时,有相同的感觉。到时候,和谈的事情都还没着落,弄个不好,反而变成了一场你死我活的死战,对大局来说一点帮助都没有。”

  西荒狼门下都信奉着命运与自然界的平衡运行,对于宿命和因缘这种虚无飘渺的东西更是奉若终生职志。

  高奇这种人物的出现,对他们而言,更是一生企盼的对手,能使他们的生命提升到最火热的境界,藉着这种类似仪式的对决或对抗来挣脱命运的牢笼。

  虽然科斯特现在与高奇打不起来,但是他的心中仍有着那股冲动,更遑论西荒狼首席大弟子康虔力了。于公于私,康虔力都没有放过高奇的理由。

  高奇梦呓般说道:“你我都明白,走上这条武道极致的不归路,我们都将在这条漫漫长路上的某一点相遇,这是谁也无法避免的命运,我想令师兄当然比我更明白,我也十分好奇当初令师兄为何会选择投向炙世一方。”

  科斯特叹道:“高奇,你这是在玩火。大师兄跟随师尊的时间最早,其力量更是超越我们难以估计的距离,假如他打定主意要除掉你的话,那除非南王亲自出马,要不然……唉!而且老实说,如果我是炙世的人,我也会认为这是最好的方法。高奇,你要知道,你在这场战争中zhan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如果你败在炙世的手下,那赤喉军所占的优势将消失。你考虑过这事的严重性吗?”

  高奇嘴角噙着高深莫测的笑意,说道:“我有一件西荒狼前辈所托付的大礼要转交给他,我们的会面是迟早的事情,而且也只有透过他,炙世教团才会改变态度,虽然不至于与赤喉军合作,但是至少可以拖延上一段时日,观察整件事情的变化。”

  炙世既然等待着“灭世重生”那一刻的来临,不管愿不愿意,这件事情都会因为天壁的消失、远去或是被聚神器吸纳殆尽而发生,那何不和平的静静等待这不可避免的命运的到来。

  科斯特摇摇头,无奈的说道:“既然南王已经答应了,那我也无话可说。我会用本门的独特联络方法,让他到北方湿原,炙世与赤喉军势力交界之处与你会面。高奇,你真的要这么做,不再考虑一下?”

  科斯特仍不敢相信高奇真的要独自面对康虔力这名在圣土武道名人榜中,排名不在三大势力统领之下的人物。

  高奇好整以暇,拍拍科斯特的肩膀道:“只管安排就是了!”

  ※※※

  高奇面对着辽阔的湿原,冷冽的空气充满着淡淡的原野香味,天空出奇的清朗。

  碧蓝的天际中,只有几抹薄薄的云雾残留在这片宽广的蓝色画布中。站在空无一物的湿原中,就像是站在一个圆形的巨丘上。地平线绕着高奇成一圈天地衔接的线条,高奇舒懒得几乎想躺在地上,好好地睡他一觉。

  看高奇这副样子,实在很难想像他是要去面对一名绝对有能力可以置他于死地的大敌。高奇心中绝对找不到什么紧张或是恐惧感,或许因为他是“那个人”的弟子吧!

  高奇实在无法想像,西荒狼莫问的弟子会是什么十恶不赦的人物,也许是一种刻板的印象,但是高奇就是没办法提起防备的心态,去面对这名他风闻已久的人物。

  灵智提升至无可限量距离的他,清楚的感觉到东南方数百公里处躲着几个人,那熟悉的能量波动,不用想也知道,是风绿芽与西娜这两个绝不听话的女孩子。

  虽然,她俩刻意抑制住能量的波动,但是高奇的内能已经臻至大成,达到内外圆融的大圆满境地,只要是生命的波动,绝对无法躲过他的灵智。

  高奇不禁想起夏初音,心头隐隐有着一抹连结到遥远彼方的波动。

  夏初音应高奇的要求,前往西大陆北方去寻找冯相这名在炙世zhan有举足轻重地位的前护教右帅。

  凭夏初音独特的个人魅力与她尊贵的身份,劝说冯相重新出世的任务确实非她不可。这也显示南王对这件事情的重视,只是苦了高奇和夏初音又要分别一段时日了。

  高奇曾经仔细区分他所遇见的女孩子与他的关系,夏初音在他心中拥有着独一无二的地位,他们之间不光只是男女之间的****关系,反是更超越凡俗的感情而达到神智契合的伙伴。在人类平凡孤独的一生中,能找到这样的同伴,夫复何求。

  水天月则是他心中最初、最单纯的一段初恋,或许没那么深入与精彩,但是那种初尝男女之间微妙感觉的悸动,也是无可取代,深深烙印在他的心间。

  风绿芽对他的爱恋是最真诚与单纯的眷恋,混合著依赖与相知相惜的友情,使得两人间仍是浑沌不清的尴尬时期,但是这种感觉却叫人动心。

  至于东方竹影,高奇对她有着疼惜与仰慕,心疼于她那柔弱的身躯承受了旁人难以想像的庞大压力,更仰慕于她超凡的知识与见识。两人间若有似无的情愫,让人无法忘怀。

  西娜这来自异星的女孩,成天就巴望着要把高奇整个拆开来研究,似乎与他最无关男女情感,但是在某一些时刻,高奇却又觉得西娜与他之间又不只那么单纯。是他多想了吗?

  高奇的年纪正当情感最旺盛的阶段,每个对他微笑的女孩子都是可爱的。虽然拜他离奇的经历所赐,他的智慧与能力超乎寻常,但是在感情方面,仍是令人意外的单纯浅薄,毕竟这种事情可不是有人教就能学会的,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明白的。更何况,高奇现在还没有时间去好好厘清这些纠结的情感,这还得让时间慢慢发酵,才能真正懂得个中滋味。

  正当高奇张着眼睛、习惯性的望着蓝晶晶的天际发呆时,一种奇妙的感觉让高奇从思绪中惊醒。

  那是很难解释的感觉。那段无法判断是否带着恶意的意念,直接进入高奇的灵智之中,如入无人之境--高奇的精神领域就像是不设防的疆域让人入侵。

  一瞬间,天地变色,虽然眼前景象没有丝毫改变,但是高奇却明显的感到一个奇异的精神体进入他的灵智范围。

  他来了。

  没有任何预兆,就像是一场奇异的魔术秀一样,一个身穿黑袍的中年人出现在上一秒钟还空旷无一物的湿原上,虽然离高奇所在地大约七、八十公里远,但是影像却是极度清晰的印入高奇眼中。

  黑色的衣服通常会给人一种视觉上的错觉,让人感觉到内敛沉稳或是晦暗幽深,但是这剪裁样式简单的黑袍覆盖在他的身上,却是给人一种爆炸性的戏剧化感受,就像是在天体中的黑洞不断吸纳外界的一切,但是却安静的叫人不敢置信,因为连声音也无法逃出它塌陷的空间。

  高奇此刻的感觉就是如此,他无法将眼光自这名中年男子身上移开,事实上他也没有任何移开的念头。

  在异族人的深刻轮廓中,镶刻了两泓如包含天地之间最激烈情感的深潭,有着对世界最难分难舍的深刻感情,同时也有着能毁天灭地般强烈如火山融浆的狂热,两种同等热烈的情感交错容纳在他的眼瞳中。

  这种人,如果不是绝对豁达的大智慧者,就必定是最残酷无情的暴虐帝王。

  澎湃狂热的能量自他身体不断涌出,压迫着高奇,那是让人无法想像的狂烈力量,那是单纯的强大,强得超越任何一种限制,完全毫不掩饰,赤裸裸的表现在高奇面前。

  他,就是康虔力。

  “我们终于见面了。”高奇的耳际响起粗嗓般的音调,仿佛他已经寻找了高奇很长一段时间一样。

  高奇的心智完全的开放,两人超凡的灵魂透过神游交缠在一起。透过这种直接心对心的方式交谈,传诉两人之间那种叹息与感动。

  高奇的嘴唇情不自禁地颤抖,害怕、恐惧、兴奋与感动一股脑涌了上来,全身的毛细孔像是突然全数张开,汗刚刚涌出体表,就被身体周边的强烈能量给蒸发,最后仅化作淡淡的一句:“是啊!我们终于见面了。”

  就算是面对圣土中最超卓的人类“西荒狼莫问”,高奇也不至于如此失态,因为西荒狼所经历的境界,已经不是一个拥有人类躯壳的高奇所能窥视了解。对于莫问,他只有最崇高的仰慕与佩服。

  但是面对康虔力时,居然触动了高奇心里面最激烈叛逆的一面,那是种渴望,相同于当初四神护法之首藏雷面对高奇时的悸动。

  那是修武者穷极一生所梦想遇见的情况,一个可以与之匹敌却完全无法预知结果的对手,那是一种对于生命茫然无知的一种挑战。

  在与对手交战,情感与神智提升至最浓烈阶段之际,似乎能从那无可捉摸的一刹那,得到超越生命局限的缺口,虽然那通常伴随着死亡与幻灭,但是那股冲动几乎让高奇丧失思考的能力。

  只求一战!

  就在高奇几乎压抑不住心里激昂渴望之际,夏初音的影像蓦地浮上心间,就像是一股稳定的力量,突然注入了高奇的身体中。

  康虔力在短短几秒之间,就将两人之间的距离缩近至十余尺范围。距离对于他们来说,是没有太大意义的。

  “咦?”康虔力的眼光突然投向西北方,那是西大陆方向。

  高奇不禁感到一阵羞愧。刚刚他几乎是一触即发,如果不是夏初音与他之间有种难以形容、不受距离影响的深层心灵联系,在他几乎失去理智的那一瞬间将他拉回来,他与康虔力的一战绝对是至死方休,那么他们所苦心计划的一切都将化为灰烬。

  科斯特的话,或许料对了部分事实。他与康虔力两人之间,无可避免地有着宿命般的牵扯,两人一旦会面,势必有着难以避免的对抗,只是没想到,忍受不住那种渴望的人,居然是他自己。

  高奇忙朗笑拱手道:“鞭王?或者该称你为康帅呢?”

  康虔力摸摸极有魅力的小胡子,两眼中露出饶有兴致的光芒,说道:“随你吧!名字只不过是一个代名词而已。”

  刚刚高奇明明全身充满着无可抑制的战意,但是在眨眼间,却消散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难以言喻的飘逸与深邃,这与刚刚一闪而过的波动有关系吗?

  “是你利用本门极密的联络法找我?”除非有巨大变故,要不然西荒门人绝对不会使用这种联络法。

  高奇倒是没想到,科斯特居然用这样的方法避免被炙世的人围攻,他抱拳道:“是我托科斯特破例代我联络康帅,冒犯之处还请多多原谅。我这次请来康帅,是想为赤喉与炙世两方调停。”

  康虔力露出有趣的表情,说道:“调停?我还以为赤炎已经准备好要作圣土之主了。以赤喉军现在的声势,不用多久就可以平定圣土,统一东半球。这时候突然不打了,这是何道理?”

  高奇苦笑道:“别人不清楚,难道你康帅不知吗?就算让南王统一圣土,等天壁一失,所有人被打回‘原形’,到时整个水蓝星还不是得拱手让人。”

  康虔力笑道:“打回原形?这真是个有趣的形容词,也很真实。看来,南王似乎也明白了天壁消失所带来的巨大影响。”

  高奇点头道:“这灭世重生的计划已经进入无法退缩的阶段,但是我们仍然可以稍稍改变这场灾厄所带来的杀戮与毁灭的后果。”

  康虔力饶有兴趣的说道:“喔?”

  高奇沉声道:“以康帅这般超卓的人才,应该不会如此简单就相信戴蒙所说的话,所谓灭世重生也不该是野心家用来控制权力的手段,何况我从头至尾都不相信天壁消失后,水蓝星人真的能够重新获得那上古奇能。”

  康虔力眼中闪烁着一种挺诡异的光芒,淡淡的说道:“我压根就没期望天壁一失,所有人就能超越肉身极限,得到传说中的无上力量。那只不过是炙世的一段荒谬传说罢了!”

  高奇错愕道:“那你还促使这灭世计划的完成?”

  康虔力眼中慢慢流泄出一种精亮的闪光,从喉间格格笑道:“那不是很有趣吗?”

  见高奇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康虔力续道:“你想说我疯了吗?呵呵~也许吧!也许你认为西荒狼莫问的弟子都该是看破世情的大智大慧者,或是刚正不阿、对人性充满正面信仰者。错了!有光明的地方必有黑暗,同样的道理,善的背面必然是恶。我追随师尊,所学到的是对生命、对世间所有一切的热爱,我信奉着这样的意念走到了天境与地界的交界点。”康虔力看着空旷的湿原,慢慢地踱着脚步。

  “可笑的是,我有一天突然醒悟,就算我真的达到了师尊所拥有的境地,那又有什么意义?我依然会失去自我意识,让天壁吸纳进去,成为众多意志中的一点。呵呵!也许那是很多人企望的理想结果,但是那绝不是我要的!”

  高奇看着康虔力那介于疯狂与智慧之间的神态,他突然升起一阵明悟--那是一种对未知的恐惧,并非是对于生命本身,而是面对完全超乎我们所能理解、茫然无知、无法掌握的害怕。

  西荒狼莫问无疑的,是超凡的。他无所畏惧,断然地抛开所拥有的一切,包括形体,勇于去面对完全未知的领域。

  但是目睹这一切的康虔力却无法接受,当人走至极境时所得到的居然是这样的结果--被吸收进另一个生命体中?

  西荒狼莫问的离去,带给了康虔力非常大的震撼,那是一种完全断去尘世一切牵绊,投入另一种生命型态的方法。但是与其说是离去,不如说是一种回归到更大的生命型态中。这对于当时已经拥有神游力量的康虔力而言,是一项多么不敢置信的事实。

  如同高奇一样,他也开始思考,这种方法真的是这条路的终点吗?是不是真的要放弃所有的一切,才能获得真正的自由--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是被禁锢在另一种型态的监牢中。

  高奇虽然也思考到这种可能性,但是远比不上康虔力思考的深入与不甘。是的,不甘。

  高奇叹道:“我理解你的想法。但是我仍要说,你的方法错了。”

  康虔力停下脚步,眯着眼,危险的看着高奇,不怒反笑,道:“我错了吗?这可有趣了,你能告诉我什么才是对的吗?”狂暴的力量隐隐作动,整个湿原似乎都被扯进一个类似于莫问的精神障壁的空间中。

  高奇露出极有魅力的笑容道:“如果我能告诉你什么才是正确的选择就好了,那我们也不用在这里多费唇舌了。但是我要告诉你,天壁之所以容纳千百年以来所有超凡的灵智,绝没有任何恶意。这如神迹般的生命体,给了我们所有人生命与力量,让我们得以将生命提升至你我这般的型态,但是这最后一步,仍然需要我们自己去克服。”

  高奇能感受到天壁这慈悲伟大生物的思想与精神,那要归于天壁从亿万的人群中“找”到了他,给了他超越常人的体能与灵智,使他能与它作了一段短暂的交流。只是,这种经验飘渺难寻,实在无法向康虔力解释这段纯灵智的交流。

  康虔力冷冷的看着高奇,说道:“我不明白你所说的,我只明白,我即将要完成这件前所未见的旷世功勋,任何人都无法阻挡我的决定。”

  周遭的空气瞬间凝结,一股让人无法喘息的沉重压力施加在高奇身上--那是杀意,足以撕山裂海的杀意。空气完全静止下来,甚至可见到空气间的尘埃缓缓落下的轨迹。

  高奇苦笑喃语道:“最后还是得用这一种方式来解释,这可不是我自愿的。”

  高奇有些抖颤的手,情不自禁的搭上背后的紫电,兴奋与恐惧的气泡同时间涌上心头,不断翻搅着。但是高奇却得苦苦抑制住想放手一搏的冲动,勉强将手离开刀柄,因为他明白,这一役关系到水蓝星亿万人民的生命。

  “你不想用刀?”康虔力漆黑的双瞳中闪着掠过夜空的鬼火,不带感情问道。

  高奇挺起腰脊,心头激起一股一往无前的勇气,潇洒的笑道:“今天我来是想劝和,而不是制造仇恨,康帅如果喜欢的话,大可一鞭挂掉我的小命。”

  又在发失心疯了!如果风绿芽等人在场的话,一定会翻翻白眼这样说道。

  康虔力楞了片刻,居然仰天笑了起来,状极开心。笑声像是会传染一样,高奇也露出一口白牙笑了起来。

  “你这小子确实有趣,难怪到现在还死不了。好!”康虔力笑声暂歇,抽出腰间的枣红色长鞭。

  高奇忍不住头皮发麻--这算不算在自寻死路?

  康虔力露出笑意道:“虽然不知道你在弄什么把戏,不过,我跟你这小子一把。”随手将长鞭往旁一丢,隐没在草丛间。

  宾果!!

  高奇心里大喜,忙将紫电取出,往旁一丢。

  康虔力眼中重新聚集风暴,看着高奇道:“准备好了吗?”

  高奇丝毫不敢大意,内能瞬间提升至极点,红色长发如火把般往上扬起飞舞,整个人就像充气一样,聚满着威猛与霸气。因为他知道康虔力与他之前遇过的敌人都不一样,在圣土中是能与东方旗主、南王等人相提并论的强者。

  康虔力空着的双手缓缓向上升起。大地开始震动,整个地面像是突然沸腾起来,丝丝水气被狂涌的气流扯上天空。刚刚还万里无云的蓝色天空,在短短几秒间,无中生有般不断滚出一段段的乌黑云层。

  云这种东西本来就是地面的水气往上蒸发后聚集的雾气,但是像现在这样突然间出现的壮观景象,还真是绝无仅有。

  高奇两眼爆出一阵异芒,小心控制着刚刚搜集来的微小电量,电光在他的周身不停游走--这不是西娜擅长的招式吗?想不到高奇这小子,连外星人的能力也学得有模有样。

  黑压压的乌云扩张着它的势力,以两人为中心,往外形成大约百里的大圆。气流以高上平常数倍的速度相互摩擦着,发出类似丝绸撕裂的巨大声响,在云层间不断累积惊人的正离子电量,隐约可见银龙在空中闪动。

  “啊~”一声清晰的嘶吼,为这场奇异的战斗揭开序幕。

  高奇不想打这一场战役,至少不是现在。但是他又无法说服康虔力明白天壁所蕴含的伟大与慈悲的使命,所以他决定用最直接的方法“告诉”康虔力,但前提是不能被康虔力威震圣土的鞭法打死才行。

  高奇踏进流光速度的神奇境界,消失在湿原中,只剩下清晰可闻的吼声。

  康虔力微提嘴角,身影忽动,转过身对着虚空疾刺一指。高奇略显狼狈的仓促闪过,扭身后,右脚随之提起往上踢去,狂风似乎被高奇这一脚给压制了下来。康虔力的身体诡异的向上翻转,运指如爪般往高奇头上盖下。

  高奇脑中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高速,估算两人攻击的速度--当他的一脚接触康虔力的身体时,他的头也将像西瓜一样被剖开,两败俱伤。

  高奇脑中以超乎异常的速度,模拟任何一种互斗的方式--不管他们再怎么变招,最终结果都将是一样。

  高奇眼中爆出异芒,他得扭转这种结果。

  “来的好!”高奇大喝一声,硬生生将踢空的脚收了回来,一个后翻倒挂金勾,单脚朝康虔力的手迎了上去。

  沉闷的响声甚至比雷声更惊人,巨大力量对撼的结果是,地表被两人刨起一道大沟,深达数十尺。

  高奇的鼻孔溢出血迹,有些狼狈的在草地上翻滚了几圈,一身狼籍。而康虔力则毫发无伤的高踞半空中,就外观上至少好看许多。

  高奇的胸口一阵气血翻腾,隐隐作痛。

  两人同样具有开天辟地般狂裂的能量,每一击都是生死所系,还好是空手对战,如果手持着武器,那两人现在身上一定都缺了点东西--高奇不禁庆幸。但是如果再来几次对撼,那就难说是否两人都能保持身体完整了。

  康虔力深深吸了几口气,脸上红白相继浮现,显然他的状况跟高奇差不多。

  “痛快!我好久没遇见这样的人了。”康虔力虽然受了点内伤,但是两眼却是更加精亮有神。到了他这样的等级,才能体会到对手难求的道理。

  高奇不禁苦笑道:“我可是一点都不期待这样的结果。”

  康虔力的脸就像是会发光一样,如获至宝的看着高奇,道:“就让我看看你究竟值不值得我等待吧!”

  康虔力运指成刀,全身聚满惊人的气劲,这也是康虔力会爽快的丢掉鞭子的原因之一。虽然世人称他“鞭王”,以神出鬼没的九尺长鞭威震圣土,但是像他这种等级的人类,又何须依靠武器来增加力量。

  高奇没有回答,因为他的大脑不断模拟着一种类似西娜智能晶片的功能。庞大的记忆与能量聚集在他的周身,形成一道道蓝色电芒。

  从西娜的例子可以知道,其实知识与能量的取得非常类似,一样都可以依靠着电粒子的传递来往大脑的记忆区,所以西娜可以在短短的几秒间,容纳水蓝星庞大的语言系统,将搜集来的知识用电载着庞大的资料,一瞬间“灌”进脑中。

  康虔力欢欣的大叫,鬼魅般浮动在高奇面前。高奇瞬间拔身而起,脱离引力的影响,飞到半空之中,但是康虔力已经在他的前面等着他,其惊世骇俗的速度,几乎与东方旗主的影龙身法相比肩。

  高奇暴喝一声,半空中像是打了个旱雷。他灌注全身力量的双拳,一前一后的奔向康虔力的门面,在他身旁的蓝色电芒也同时被吸入体内,从体内带着庞大的能量与记忆粒子,顺着手臂狂奔而出。

  康虔力毫无畏惧,双眼一亮。虽然不明白为何高奇的功力运行如此诡异,但是他没有任何犹疑,同样运足了力量迎了上来,完全相信自己有作为一个强者的基本条件。

  两人的间距,瞬间缩短到几乎脸面相贴的距离。

  高奇意外的强行煞住了拳头,猛烈摩擦的气劲聚成轰轰巨响。慢了千分之几秒的拳头突然张开,握住了康虔力的两条手腕,但是康虔力狂飙的气劲也贯进了高奇的肋骨,骨头清脆的迸裂声清晰可闻。

  高奇脑中突然像有颗核子弹爆炸一样,庞大至难以估算的记忆与一段段奇妙难懂的景象,在那极为短暂的时刻中迅速卷动。

  而在这两人接触的宝贵短暂时刻里,载满高奇脑中有关于天壁的神智与知识,也一股脑的冲进了康虔力的脑门中。

  在两人接触的那一刻,刺眼的白光像是出现第二颗太阳一样,爆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