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名动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亘古之秘

名动天下 丫树 13082 2003.08.03 23:47

    

  此刻的高奇,犹如在暴风中心点,被四种强悍的力量推拉著,衣服受不起这种强烈的空气推挤而破碎,发出了让人难受的撕裂声。

  高奇还在等什么?

  离他最近的诸星已经冲进他可攻击的范围之中,离他不到一尺的距离了,其他人的冲击力量也将在不到百分之一秒的时间内到达。

  高奇仰著头,眼光变的深邃遥远,嘴里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语道:“不晓得中央山脉的初雪,将在什么时候落下呢?”

  说时迟、那时快,当底下旁观的众人以为高奇将硬挨四人合击的力量时,四人的中心点爆出了一阵光影。

  功力弱者,眼光情不自禁地避开了强光,眨了一下眼睛,就在那一眨眼之间,战事已有了结果。

  功力强者如周大鹏、佟少祺之辈,就可以很清楚的看见那一瞬间所发生的事,但是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高奇在那一瞬间,像是变成了四个人,在同一时间分别迎上来自四个方向的攻击。这是因为视觉暂留的原因,人的眼睛只能看得见在那交锋之际、无法计数的短暂时间中,因两股冲击力所造成,双方停顿后留下的影像。

  但是众人确确实实的见到那一刻,高奇由一变四,分别与四位百族勇士对撼的景象,这景象深深地刻印在他们眼底,想忘也忘不了。

  别说在旁边观战的观众们无法理解这是怎么一回事,就连被一一击落地面的诸星等人,也搞不清楚刚刚高奇是施了什么法术,居然能同时对抗他们四人倾全力的一击。

  诸星的功力较其他人高出一线,感触最为深刻。在他的手几乎触及高奇的那一刹那,时间的流动似乎突然慢了下来,他的思绪虽然很清楚,但是身体的动作却无法追得上自己的思绪速度,他只见到高奇转身面向他,朝他挥出一道炫目的光芒。

  那景象就像是所有人都在慢动作的模式中,但高奇是唯一可以正常行动的人。

  光幕像是切开了一种空间,让他突然又掉落正常的速度之中,受到强大力量冲击的他,被一种等同反弹的力量给震了开来,他很清楚那是他自己的独特力量,他居然是被自己全力一击所打下来。

  其他落在地上的人也是一样,一脸迷茫,他们刚刚的遭遇跟诸星差不了多少,但是他们更是完全理不出头绪。

  皮向丹根本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在他恢复视力之后,只见到百族的四个参赛者跌落地面,而高奇则高高的悬在空中,他楞了一下,随即兴奋的喊道:“高奇赢了,他赢了!天哪!”

  这阵声音将所有人唤醒,在场的观众们先是静了半响,然后就爆出一阵阵的喝采声,虽然他们跟皮向丹一样,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事实摆在眼前,这个来自外地的年轻人赢得了这项比赛,他们也不吝啬地为他喝采。

  场中就只见高奇立在残剩的缆绳上,在一阵阵声浪中,随著激战后的短暂平静,轻轻摇晃著。

  欢乐的气氛一直在延烧著,每个人都可以听得到,地下城中的百族民众正在热热闹闹的举行庆典活动,每个人都放下了日常的工作,为这难得的日子庆祝著,在笑声中充满了无拘无束的感觉。

  联邦特遣队和佟少祺一行人,在竞赛过后不久,马上被人带到原本会议的洞穴房间中。

  所有参加的成员都与那日相同,独独缺了鹰族的代表,这也难怪,看来傲气十足的诸星,居然会败在一个不起眼的外地青年手上,不只百族人讶异,就连跟高奇同行的伙伴,都觉得不可思议。

  夏初音先环顾脸色各异的各部代表,缓缓说道:“我想,这件事情各族代表应该再没有理由反对了。来自联邦的高奇,如各位所见,具有相当惊人且不可思议的能力,他理所当然有谒见‘白沙之心’ 的资格。”

  只见各部代表一片沈默,反对最力的诸星都输了,他们还有甚么话可说。

  夏初音续道:“来自异域的客人们,根据我族的规定,在黎明之前,新一代的百族勇士才能进入密室中,接受白沙之心的考验。到时,

  智者会引导‘受知者’进入白沙之心的所在地,请回去好好休息吧!”

  高奇依习惯还是走在队伍后面。联邦特遣队中,除了周大鹏及副官这些旧识对他态度不变之外,其他的成员都对他投以一种奇异的眼光,眼神中透著些许不解与回避,或许对他们而言,高奇的能力已经超出他们所理解的世界。

  “喂!高奇,能不能解释一下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为什么在那一瞬间,你好像变成了四个人,你是用了什么邪术不成?”佟少祺拉住高奇,问出这个其他人想问但是又不敢问的问题。

  高奇正不知该怎么跟佟少祺解释时,夏初音那独特的嗓音出现在他们身后说道:“那恐怕是‘流光速度’的影响吧!”

  佟少祺张开嘴,讶道:“流光速度?!”回头看著第一次听见这名词,一脸不知所以然的高奇。

  夏初音身后还跟了小丫头巧巧,她蹦到两人面前说道:“没错!流光速度。那是一种超过我们所处世界的最高限速,进入以第二种速度为单位的另一种空间,跟物理学上所说的正负质子空间相类似,但是并非只有空间转换这么简单,而是包含了一种时间与空间上的精密转换。”

  这话如果是联邦的任何一个人说出来,高奇都不会像现在如此惊讶,因为联邦高等教育的专业知识中,就包含了宇航学的‘正、负质子空间理论’这门极为生涩艰难的学识。

  大意是说,人类所处空间的最高速度是光子所能前进的速度,肉体所能见到、感知的‘真实世界’,都是由一个个光粒子所组成,在这世界中再没有比光子的速度更快,称作正质子空间。这种平衡的力量与规则构成了整个世界,一旦这规律被改变时,世界将以另一种无法预知的面貌呈现在眼前。

  联邦在许久以前,著名的先知、贤者们在宇航时代发展之际,发现了另一种神秘的空间,在这空间中,光子所能达到的速度反而是最慢的一种,时间与空间的流速不再是常数,而是以一种难以理解的速度存在著,可以称作负质子空间。

  在这空间里,人类根本无法生存,因为人类习惯了正质子空间的速度。在负质子空间里,人类的感官意识根本无法跟上时间的流动速度,如果强行进入这个空间,将使人类的肉体产生毁灭性的崩离。

  所以一直以来,从未真正证实这空间的存在。

  多少年来,联邦的研究单位一直想突破这时间的限制,证明确实有这种空间存在,如果理论成立的话,人类就能够克服体能上的障碍,顺利应用这负质子空间来使能力产生剧烈的变化,畅游宇宙的每一

  处。不过,到目前为止,这仍只是一门如科学神话般理论的学科而已。

  而在这看来跟什么宇航学无法牵扯在一起的地下城市,从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女孩口中,听到这个极为艰深的名词,让人不禁感到有些荒唐。

  佟少祺皱眉道:“流光速度不是神话中的一种名词吗?我记得只有在小时候,听长者们提过这种神迹般的能力,在真实世界中真的能办到吗?”

  夏初音说道:“流光速度并非是人类的速度真正超过了光速,因为那是不可能的事情,那是一种存在于意识与意志力控制的空间中。

  人的肉体虽然受到了时间的影响,但是思想并没有受到任何的拘

  束,当人能真正把握到那种时间的‘超限数’,超过了时间与空间的限制,就能以意志控制空间,进入流光速度存在的空间之中。”

  高奇和佟少祺一样,也只能楞楞的听著夏初音解释,因为他虽然能感受到超越空间与时间共鸣的方法,但是那是怎么一回事,他也没办法说的清。

  佟少祺拉著高奇问道:“高奇啊!进入流光速度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会不会很奇怪?你有见到什么奇怪的景象吗?”

  高奇抓抓头,有些好笑的说道:“我只知道在外界与内在的世界中,能够产生一种逆时间的变化,将我所存在的时间变得慢上一点,我

  并不觉得我有什么超过常人的地方,更别提甚么进入第二空间的感觉了。我只觉得有种像是意识神游的迷离感,当我将思想抽离的那一瞬间,身体和思绪就像是分处于两个不同世界,一边是感官上的接触,另一方则是纯精神的感受,很难解释,有点像是你在吃东西时,生理的感觉明明告诉你是热的食物,但是另一种感觉却明白的告诉你,吃到的是凉飕飕的冰块一样。”

  佟少祺挑挑眉、搓搓下巴,思索般念道:“意识与感觉的分离?怎么可能!”

  夏初音的眼神闪出令人炫目的光彩,略高一线音调说道:“就是这样了!无为而为,有思无思之间,才能越过那一层阻隔,进入那层天地。如果要说能比得上光流动的速度的,就非思想莫属了。”

  “有意无意间……无为……无思……!”在另一条甬道旁传出一阵呢喃声。

  佟少祺叫道:“是谁?出来!”

  高大英挺、浑身是劲的诸星走了出来,脸上带著一些迷茫与疑惑,本来常挂在脸上那不可一世的锐气已经见不到了,取而代之的,反而是一种相当沈稳与含蓄的态度。

  诸星走到高奇面前,盯著高奇老半天的不发一语。

  佟少祺呛声道:“嘿!你想干嘛?输了比赛不服气吗?”

  想不到诸星不发一语,对著高奇就是深深的一鞠躬,吓了佟少祺和高奇一跳。照他们对诸星的印象来看,他实在不像是那种会对人低头的人。

  诸星抬起头来,脸上绽出一种真挚的笑意,说道:“不!我现在才觉得真的输得心服口服,绝不冤枉。本来在刚刚听到你们所说的话之前,我还有些不服气,或许还有点侥幸的态度,认为高奇只是胜在偶然,因为实在是输得太不明不白了。”

  他续道:“但是,现在我才真正感觉到我跟高奇之间的差距,不是现在的我所能触及、所能攀上的境界。以前的我实在是名符其实的井底之蛙,自己画了一个界线,以为自己已经走到了顶点,若不是高奇,我怎么也不会知道,原来我所知所学只是大海中的一点小水滴,微乎其微,过去我还以此而自满,说来真是惭愧,简直丢脸丢到家了。”

  巧巧蹦蹦跳跳的溜到诸星身边,说道:“这才是我喜欢的诸星哥哥,郝爷爷说过,看得清楚自己缺点与自我界线的人,才有可能进窥无

  上武道,巧巧也觉得这样子的诸星哥哥比过去好多了。”

  佟少祺爽朗的走上前,拍拍胸膛笑道:“你这个人还算不错!我这人最讨厌的就是那些看不清自己的败因,只懂得将责任推给别人、目光如豆的人,像你这样能接受自己的失败的人,才是真正的勇士。”

  高奇搭著佟少祺的肩膀说道:“诸星大哥,你别太抬举我了,我那几手不成气候的技艺,只能偶尔用用,用时还得凭凭运气,上不了大场面,你们四位的能力其实不亚于我,只是给我取巧扭曲了你们本身的力量,反送回给你们而已,只要懂得方法,根本不值一晒。”

  诸星豪爽的朗笑道:“好!拥有如此惊人力量,态度却仍然平和谦虚如同一般,这种让人佩服的胸襟才是真正的高手,现在想想过去的我,真是愚蠢固执的让人发指,差点就失去了认识两位的机会,还好现在还来得及补救,从今天开始,两位的事,就是我诸星的事!”

  巧巧连忙凑上一脚,学诸星拍拍小胸膛道:“也是我巧巧的事。”

  趾高气昂故作豪气的模样,逗的场中一阵笑意。

  夏初音掩嘴笑道:“你这小淘气,本事不高,口气倒是挺大的。”

  巧巧一溜烟似的跑到夏初音身旁,赖著她说道:“夏姊姊,既然知道巧巧本事不高,那你就赶紧教巧巧几招拿手绝活,巧巧学好之后,不就成了绝世高手啦!”

  夏初音宠溺的揉揉巧巧的头发说道:“不只夏姊姊可以教你,你诸星哥哥、高奇、佟少祺哥哥都可以教你啊!只要你能把他们压箱底的本领挖出来学到手,到时百族下一届划时代的女勇士,就非你莫属了。”

  诸星听完,连摇双手说道:“别找我,前些日子还闹的不够啊!”

  巧巧小脸一撇,哼一声说道:“诸星哥哥每次都是在敷衍我,我才不找你呢!”眼角一甩,对著高、佟两人使出‘撒奶功’,肉麻兮兮的说道:“高奇哥哥、少祺哥哥~你们本事那么大,一定有很多东西可以教我,对不对嘛!”

  高奇与佟少祺同时间指著对方叫道:“找他!”

  两人顿了半秒,然后开始夸赞对方的本领多棒又多强,推卸责任可是他们的拿手绝活。

  气的巧巧嘟著嘴,撇过脸道:“不教就算了!”

  佟少祺一看开玩笑开出火来了,连忙凑到巧巧身旁,讨好道:“我的好巧巧,少祺哥哥跟你开玩笑的,只要是巧巧大小姐愿意学,我一定贡献生平所学,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高奇帮腔道:“没错没错,巧巧小姐想学什么,只管说,我高奇一定倾囊相授,还有售后服务、包君满意。”

  巧巧回过脸来,斜著看他们一眼,怀疑的说道:“真的吗?”

  佟、高两人单手贴著胸前、一手指天,煞有其事的发誓,终于逗的小巧巧笑了出来。

  夏初音走上前来说道:“好了,巧巧,我们该走了,要去为明天准备一下了。高奇,明日破晓之际,请你在广场中央等候,今晚好好休息吧!”

  言下之意,明天的事恐怕不会多好过,叫人有些纳闷,到底要准备些什么,如此慎重。

  高奇心里不禁有些忐忑。

  翌日清晨

  沙漠的黎明破晓,非常特殊。

  高奇发现在广场边缘、一处面向东方的洞穴上,有一道设计非常精巧的设施,利用光源影像折射的原理与巧妙的建筑手法,将光线送入广场中,使得广场经常保持著明亮温和的光。

  这个时候,高奇一个人站在广场正中心,也就是前晚竞技场的五芒星中央,此时的广场当然已经空无一物,所以视线能完全将四周纳入眼底。

  他比预定时间早到了些,因为前晚的竞赛,那种让人亢奋的刺激感还残留在他的血液中,当然佟少祺一整晚的聒噪唠叨,也是让他无法入眠的原因之一。不管如何,当他来到这里时,四周围的街道一片幽暗,照明的光线似乎弱了许多,但他还能见到广场上空无一人。

  不是说天亮前要到吗?

  正当他感到有些闷的时候,一种让人赞叹的变化,瞬间印入了他的眼底。

  高奇感觉有点像是在看联邦的立体投射电影一样,光线透过东面的一处通道,将光投射了进来,光点在广场中央散开来,变成了模模糊糊的影像。

  随著光线转亮,高奇抬起头,发现光点在虚空中聚成了清晰的影像,那是一片有著数不尽星光的漆黑夜空,环顾四周,发现自己陷在一

  片无边无尽的沙海之中。

  高奇甚至可以明白的辨别那几颗在天象课上教过、特别明亮的星系。此时的季节,正值木冕与水晶月的交接之时,可以见到透明如白玉的水晶月,剔透的光芒交叠过木冕月棕色黯淡的星轮,远处还见到起伏不停的沙丘,瞭望无际的沙海静静沈在幽暗之中,耳际宛如还能听到不知是胡狼在远处哀嚎的声音,或是风削过石缝所发出低沈如乐器的响音。

  东面的天空率先出现变化。天空的颜色先是从浓稠的黑转成深沈的蓝,深蓝慢慢扩张势力往四周发展,像是许多烟雾扩散了出去,由中心点越散发出去,颜色越浅。

  由深蓝稀释成浅蓝,浅蓝慢慢被排挤出去,此时整片天空几乎已经被蓝色系的光晕所占领,星儿渐渐合上了眼眸,只有几颗仍然睡眼惺忪的一级星,微弱的眨著眼,也许因为沙漠中没有任何阻碍物的关系吧!天空看来特别宽阔,宽的像是整片天幕都快要支撑不住,垮了下来一般。

  东方的色系一直不断地变化,天空也渐渐看得出轮廓了。突然,毫无预警地,一道让人刺眼的光芒冲了出来,划破天际。紧接著的几秒钟,让人简直眼花撩乱的光芒,陆陆续续冒了出来,一瞬间,四周就亮了起来。

  当初升的阳光真正露出脸来时,一切才像是一场交响乐团,激烈完美的演奏后,又复归平静。景象慢慢的淡去,在高奇眼前的,又是宽阔的广场。

  他不是在地下城中吗?怎么能见到上头沙漠的景观?这是怎样一种科技,居然能将外头的景观变化,完全地投射至广场,让人衷心的赞叹。看来就像是专程让这些长年生活在地下城的居民,不会错过上面的奥妙世界所发生的自然奇迹,感受大自然磅礴却又无比温和的庞大力量,真正与世界同步活著。

  “高奇,时间到了。”

  高奇猛转身,眼前出现的不就是巧巧,但是她的打扮与昨日的俏皮截然不同。今日以一身色彩缤纷、民族风浓厚的落地长裙,搭配著层次感十足的上衣,亮眼的金银金属片挂满腰际胸前,十分华丽美观。

  乌黑的发丝被一束束扎起,编成造型特殊的发辫,额上还蒙上一层薄如蚕丝的细纱,眼睛轻闭著,脸上庄严的不像是一个十岁的孩子,所说的话更不像是一个小孩子该有的稳重与沈静。

  巧巧开口说道:“请跟我来。”

  领著高奇往西走,广场里仍是空无一人,静的诡异,特别是昨天此地还是个万人呐喊、闹烘烘的场所,今天却是这样静的像掉根针都能听得清清楚楚的环境。那种感觉上的落差,让高奇心里也不禁跟著紧张了起来。

  巧巧以稳定的步伐,双眼仍紧闭著向前进,带著高奇穿过如迷宫般的通道,高奇感觉他们一直在往下走,深入地下,墙壁的凉意更盛,温度更是随著每往下一步,随之下降。

  高奇有好几次都想向巧巧发问,但是巧巧脸上严肃的紧,不发一语。

  虽然闭著眼睛,但是步伐却出奇的快,对于那些复杂的通道,更是

  熟的像是她家后院一样。

  路是越来越难走,通道越来越小,而且自他们往下走时,照明的光线逐渐淡了,到后来高奇根本记不得他们到底走了多远,只有紧跟著巧巧。

  当高奇穿过一条黑暗的通道后,眼前的光线突然亮了起来,那是两盏用油脂点燃的古老灯火,火光不停闪动。

  眼前是一个圆形的洞穴,在高奇正面有著一道窄门--这实在让人很难想像,为什么在这种地底下,会有人想去建造这么一个看来如此不协调的怪门。

  这道门不仅样式普通,而且很像那种巷子里处处可见的后门。高奇趋近一看,门板上原本应该装饰雕刻著许多花纹,但不晓得是年代久远还是怎样,上头几乎都已经是光秃秃的一片,乌黑的残渍反而成了它上头的唯一装饰。

  高奇指著门道:“这……这……真的是放置白沙之心的‘圣地’?”

  巧巧点了点头,算是回答。

  高奇握上了不知是铜还是铁制的金属门把,轻轻的转动。因为这把手实在太过古老,他深怕稍一用力不慎,门把就会应声而断。

  门缝间发出了让人觉得不舒服,木头摩擦的嘎嘎声。高奇的心跳有些加快,里头不晓得是怎样的一个地方。

  高奇将门完全拉开,里头不意外的,就如同高奇想像,同样是一片漆黑。高奇深吸了口气,走了进去,巧巧也跟了进来,顺手掩上了门,两人立刻又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高奇听见自己的心跳不断加快,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高奇灵敏的耳朵也听不到任何声响。

  高奇并没有在黑暗中呆太久,过了短短几秒钟后,高奇开始往前 ‘走’,不是高奇自己的腿往前走,而是整个地面突然动了起来,产生一种向上托起的力量,将高奇的身体往前送。

  更让高奇讶异的还在后头呢!

  随著高奇前进的速度,高奇左右突然亮起了一盏盏灯光,一直往前延伸出去,高奇这才能仔细看见他所处的地方。

  高奇正踏在他最常见最熟悉的输送器上,这种磁性输送器,高奇从小到大不知道见过多少次,在联邦的各大都市、甚至小乡镇都很常见,算是最普通的一种搭载工具,身边亮起的灯光也是高奇熟悉的能源灯。

  这条通道的墙壁仍然是岩石所造,但明显地经过了多次的修缮、磨平,跟联邦一般建筑物没什么两样。

  输送器将高奇送到了通道尽头后,就停了下来。高奇往前走了两步,他不知道该用怎样的形容词,才可以表达他此时此刻的感觉。

  他看到的是一个设备完善、极具现代化、宽敞明亮的工作室,且高科技化得让人咋舌。高奇熟悉的与不熟悉的,人工智慧、机械仪器、密密麻麻的线路和闪烁著各种灯光的萤幕。

  甚至,在高奇正对面,还有一整面全方位投射的影像萤幕。

  在左面的一角,有著高奇叫得出名字,但只有高层研究单位才可能拥有的几部复杂的计算仪器,其精密的程度大多用来计算星系间因运行而产生的相互引力交错所造成的影响,或是慧星在某一点穿越过星球所产生的变化与数据,其复杂的程度可见一般。

  高奇只有在某一次参观宇航局中曾经见识过这种仪器,想不到居然在这种地方也能见到。

  里头的光线明亮、一尘不染,透明的玻璃将几处分成隔间,几条通道不知道还通往何处,但显然景况跟此地差不多。

  就算是高奇的想像力丰富至极,对百族所谓收藏宝物的圣地再多的猜想与假设,但这种景象,让高奇只有错愕的份。

  一直在高奇身边的巧巧,突然一把将覆在额上的轻纱扯下,乱没气质的说道:“唉!热死了,干嘛每次都要搞成这副样子才能进来,烦死了!”边说手还边不淑女地煽著风,跟几分钟前的稳重模样大相迳庭。

  “巧巧,怎么可以一下子把形象都破坏光了,亏你还是百族的‘导引者’呢!”

  夏初音一身轻便的服装,出现在两人面前,向扯著一身隆重服装的巧巧,故做严肃地数落著她。

  巧巧将身上厚重的传统服饰和叮叮当当的饰品脱下,撒了一地,向夏初音耸耸肩道:“反正高奇哥哥又不是外人,有什么关系?”

  夏初音捏著她的小鼻子,宠溺的说道:“你啊!真担心我们教你太多,宠你宠过头了,以后不晓得会变成怎么一个样?”

  接著,又回过头向著有些傻了的高奇说道:“高奇,怎么了?是不是觉得有些不敢相信?”

  高奇搔搔头说道:“这有点夸张吧!就算这里是一座超华丽的宫殿建筑,我也可以理解。但是,居然是一个研究室,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一把带著温存笑意、厚实的嗓音说道:“其实说这是研究室,太诬蔑它了,在这里的每一项东西都是水蓝星中难以估算的智慧结晶,聚集了古往今来全人类的研究精华,只要在这里按一个钮,你可以见到环绕在水蓝星的每一个星系的详细数据与轨迹,累积了千百年下来,各时代的先知们所研发的技术、人类所能知的知识一应俱全,如此的地方,就看你要如何去定义它了。”

  出现的是巧巧口中的郝爷爷--在百族人心目中地位崇高的智者,百族古老种族“沙族”硕果仅存的老人。

  但是此刻的他却是精神奕奕、神采飞扬的模样,两抹闪耀著蓝光的眼睛,非常有神。他并没有像以往出现一样,坐在椅子上,而是行动自如的走到高奇面前--白天坐著的时候没有发觉到,他甚至还比高奇高上几乎半个头,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跟平时简直是天差地别。

  高奇觉得他今天的经历、心情起伏之大,简直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是他还在作梦吗?

  沙族智者带著充满智慧的笑意,向盯著他张嘴却说不出话的高奇,缓缓说道:“别太讶异了,要不然等一下要向你解释的事情,你会承受不住。”

  高奇脸露苦笑,举手投降道:“到底有没有人能跟我解释一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夏初音斜著头,得意的笑道:“瞧你这样子,哪像昨日那个在竞赛场上威风凛凛的大英雄,呵呵~好啦!好啦!不耍你了,跟我来吧!

  我慢慢解释给你听。”

  不晓得为什么,夏初音在这里好像人也变的开朗活泼许多,不像在上头时的稳重与自持,还会跟高奇开玩笑。

  夏初音带著高奇穿过中堂,到一个宽阔的弧状洞穴中。这里有著类似半圆形的天花板与几个篮球场大的宽阔空间,跟外面不同的是,这里并没有摆设任何仪器,也没有人工修饰的痕迹,洞窟中只有几处简单明亮的照明,各式各样的书籍资料散落在地上,墙上布满了无法估计数量的奇怪文字与图形,由墙角到天花板顶端,刻得密密麻麻的。

  这让高奇想起他父母工作的地下工作室,很明显的有人长期在此地作一些研究的工作。

  夏初音指著四周围说道:“其实最初,这个深入地底的古洞,最主要的只有这个充满难解图形的洞穴,其他的东西都是几十年间陆续添加进来的。说它是古洞,是因为在百族的历史中,自从有文字纪录以来,这洞穴就一直是百族的圣地,不知道建于何时、何人之手,但在百族口耳相传的神话中,我们相信这里就是百族人的起源地。”

  高奇仰著头,发问道:“起源地?你是说百族的先人定居在这里,开始聚居的部落起源吗?”

  夏初音摇头道:“不!我说的是‘人’的来源,也可以解释为我们水蓝星的全种族的来源。”

  高奇撑大了眼睛,疑惑的问道:“人的来源!?”

  智者看著整面密密麻麻的图形,有些咏叹的说道:“没有错!其实我们都一样,水蓝星并非我们‘原来的家乡’,对这块土地、这颗星体而言,我们充其量只是侵入者,一群外来客而已。”

  高奇眉角上扬,有点忍不住满肚子荒谬的笑意,如果不是情况太过于奇异,在场的人是如此严肃,高奇几乎认为这是一场整人的闹剧。

  夏初音指著墙上一大面的点状壁画,对高奇说:“你看这张图,你能看出它是什么东西吗?”

  高奇走上前几步,仔细看看这由许许多多点状和深深浅浅的灰色雾状所构成的图形。

  它非常庞大,上头与天花板连结在一起,两边几乎概括了三分之二的墙壁,上头的点非常密,但是却非常清楚,每点之间都区隔得清清楚楚,仔细看,每点的色泽还有相当的区别,深深浅浅得彷彿立体的浮雕,虽然只是刻在平面上,但是仔细一看,却可以发现,它是呈现一种广泛的空间变化。

  这种刻画技术,可说已经是相当顶尖的一门技艺,要制作出这种高水准的壁画,除了眼力跟毅力惊人之外,也需要有相当的艺术天份。

  高奇上上下下看了半天,还是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智者将手指向最右边的一个角落,缓缓说道:“也许你从那里开始看起,会比较清楚。”

  高奇满肚子疑惑的看看一脸鼓励的夏初音和满脸慈祥的智者,顺著智者手指的方向走了过去。

  那是一片环形的图案,在一颗比较大点,带些暗蓝色光泽的点旁,错落地分布著五个小点,再远一点还有连结著几团看来较为幽暗的图形,大约占了一面墙的十分之一左右。

  高奇越看越觉得眼熟,突然脑袋瓜灵光一现,指著那颗暗蓝色的小点拍掌道:“啊!那是水蓝星和金、木、水、火、土五个卫星……

  吓!那不就是天女星系。”

  天女星系是目前联邦宇宙航行最远的一站,是联邦在大约五百多年前发现,经过多年的探索与研究,对她是再瞭解不过。

  虽然她的星团分布极为广泛,正确的来说,大约由七千多颗主要行星所组成,另外再加上附属的流星群小行星、小型卫星和许许多多瓦斯气状的云带,其范围大约都散布在几百光年的范围中。

  虽然如此,但是天女星系缺乏人类所需的生存要件,其所属的星体不是在炙热的融浆状态,就是在绝对零度以下,所以一直没有再多作开发,只单纯作为一些研究或其他探勘之用,不过对联邦而言,那已经是联邦宇航上的尽头了。

  高奇从这一个小角落往外看出去,如果他荒谬的想法没有错,那其他的小点都代表著一个个的星系,再如果这是一张准确的星图的

  话,那就表示久远以前就有一些人,拥有著目前的科技无法办到的能力,超过现今人类所能到的范围,并记录下这难以置信的宇航图,或是很久以前,当时人根本是来自其他的‘地方’。

  这……这怎么可能!?

  高奇脸色发白,一下子发不出声音来,全身乏力,全身的神经绷的紧紧的,连转个头这简单的动作,都像是要用尽他所有的力气一样。

  脖子发出很奇怪的摩擦声,种种奇异的念头一股脑儿涌了上来,空虚、无奈,像溺水者抓不到任何浮物,那种从心底涌出的颓丧,想说些什么,但是声音到了喉头却变成了一种很奇怪的格格声,高奇只觉得眼前一阵亮、一阵暗。

  等他回过神时,才发现夏初音在他身边扶著他,他才不至于瘫软在地上,可见这件事情对他的震撼有多大。

  智者的眼睛仍散发著慈祥的蓝光,和蔼的看著他说道:“孩子,现在你知道为什么过去所有进入圣殿的百族勇士们回到上头之后,就会不言不语,像是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再也吸引不了他的眼光了

  吧!也因为这个原因,百族自古到今一直守著这项秘密,世世代代的子孙守著这一片荒芜的沙漠,直到永远。”

  此刻浮上高奇脑海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如果人类并非此星球的原生种族,而是在不知道多少年以前,从一个非常遥远的地方迁移而来,那么人类的真正家乡究竟在哪里?

  高奇咳了几声,扯著嘶哑的嗓子,艰难的问道:“那……我们……

  他们……唉~‘水蓝星人’究竟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高奇有些不晓得怎样称呼他们自己,过去的他从未想过自己竟然会是“异星人”,现在只能勉强仍然用‘水蓝星人’来代替以前和现在生存在这颗星球的人。

  智者的眼光透著一点难以言喻的哀伤与感情,指著在反方向远远的一个角落说道:“大概就在那里吧!”说完忍不住低沈的叹了一口气。

  高奇挣开夏初音的扶持,脚步踉跄的走了上去,每走一步,身边的星图就不断的变化,有大有小,悠远而宁静的深色星系、色彩斑斓的彩色星团,每一步都代表著令人难以想像的距离。

  高奇把手贴上,在最角落的一端,他一眼就可以见到她,有著同样水蓝色的小点,在她身边还有一个小小的卫星伴随著她。

  她是在一颗发光恒星身边数来的第四颗,看来既美丽又充满充盈的生命力,高奇楞楞的回头看了他刚刚所待过,他们水蓝星所在的位子,这几步的距离,如果换算成实际距离的话,那是多么的遥远,一段几乎是永远无法跨越的距离。

  高奇心里涌上不知是何滋味的感受,颓丧、失望、伤心与漫不著边际的空虚,眼前一阵恍惚,觉得心底空荡荡的,他不晓得其他人听到了这种事会有什么感受,不过对他而言,那是一种像是打破以往他本来以为坚如城堡的信念,整个世界被这阵颠覆的大地震,完全摧毁、碎裂。

  夏初音不忍的走到高奇身边,轻声的说道:“凡是有资格进入这洞穴的人,必须拥有最强韧的精神意志与绝对豁达的观念,才能在知道这亘古难解的秘密之后,仍然能够坚强面对。百族历来的勇士们,虽然不乏智慧过人、通达自信的人才,但是在知道这项事实之后,

  郁郁终身,甚至发疯的也不少。高奇,你来自于知识与技术都相当发达的联邦,应该更能够接受这项‘事实’。”

  高奇抱著头,带著颓废的哭音道:“难怪在联邦政府的法律中,严禁联邦人民去研究超过四千年以上的历史,甚至连过去的文字、遗迹与所有有关的记述都完全销毁,因为水蓝星人根本没有超过四千年以上的历史,我们全都是‘外来者’,一群连‘家’都回不去的人。”

  智者暴喝道:“谁说我们一定回不去!!”

  高奇倏地抬起头来,张大了嘴,看了看智者,问道:“我们……真的有办法‘回去’?”

  智者笑道:“如果真的是无法到达的距离,那么几千年前人类的第一批祖先是怎么到达这个地方的?”

  高奇的眼神闪动著光芒,他拍了自己的头一下说道:“对!我真笨!

  既然以前的人有能力来,那我们一定也有办法回去,啊~可是要怎

  么回去?”

  根据现今最快的宇航船来换算,就算真的有用之不尽的能源、永不损坏的机体,如此遥远的距离,大约也要几千年以上的航程才有办法到达,人有办法活那么久吗?

  智者朗笑道:“这该归功于几十年以前,送给我们这些设备的那对联邦佳偶,他们教会了我们如何去使用这些知识与高科技的仪器,让我们能够真正的去解析这些绝迹的文字,去使用这些让人终其一生都无法理解的知识与技术,加上我们百族‘白沙之心’的力量,终于给我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

  高奇撑大了眼睛,虽然他隐隐约约猜到这些设备来自于联邦,但是什么人这么神通广大,能将如此精密且应属管制类的划时代科技,运送到这片沙漠之中。

  智者慈祥的说道:“来吧!我想你们也该见见面了。”

  说完,智者领头走了出去,夏初音则带著鼓励的笑容,陪在他身边。

  究竟是谁有这种能力--这让高奇心底翻起了冲天的疑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