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名动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重回联邦

名动天下 丫树 13447 2003.10.03 14:27

    新历一三一四年火燃月第十三周

  蓝海城警备队队长常亦丰眉头紧蹙,望着控制室中央萤幕上的蓝海城全区一览图,出神发呆,老半天都没移开过眼光。

  这对一向稳重冷静的常亦丰来说,是相当罕见的情况,其他警备队的工作同仁也十分明白此时队长的心情。

  事实上,所有人的情绪都很低落,特别是在圣殿将通往神州中部的各交通要道管制截断之后。

  蓝海城全区包括了海岸线外七十里黑潮汇流的珊瑚礁岛、宗阳河重要交通枢纽蓝海港,以及已经被拦腰截断的海底隧道与“曾经”拥有千万人口的蓝海城。

  令人不胜唏嘘的是,以往的繁荣景象已不复见,现在蓝海市一片死气沈沈,能逃离的人,早利用各种管道离开了,而无法离开的平民百姓,绝大多数也都只能待在家里不敢出门。空荡荡的街道,让人看了不由得一阵感叹。

  想到这,常亦丰眉头更加紧蹙。

  沈闷抑郁的气氛一直挥之不去,整个控制中心没有人敢吭上一声,就怕扰了队长的思绪。

  “队长、队长!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一名方脸的小伙子,老远就扯着喉咙大呼小叫,一脸欢容的跑进控制室。

  常亦丰回过神来,严肃抿着嘴道:“现在这种情况还能有什么好消息?中央愿意派兵力支援蓝海了吗?”

  一脸夸张表情的史豪摇摇手,兴奋道:“不是!不是。队长,还记得几个月前中央曾派人到东半球求援吗?听说谭炯赐将军已经成功的与圣土的人达成了共识,让圣土派兵来支援联邦了呢!据说这批军队已经陆续离开东半球了,近日内应该就能到达。”

  常亦丰听到了谭炯赐将军时,脸色稍稍抒解了些,谭炯赐将军是政府中仅剩几个仍持续关心蓝海战况的官员,不久前确实听说他带了第四军团的部队突围,到东半球的圣土去求援,如果消息是真实的话,那确实是天大的喜讯。

  常亦丰仍保持一贯持平冷静,没有被这突来的消息冲昏头,问道:“情报确定吗?是圣土哪一势力的人?东方旗或是赤喉军?他们搭乘什么交通工具?人数多少?几时能到?”

  史豪被常亦丰一连串的问题吓了一跳,抓着头、张嘴结舌,说不出个所以然。

  “史豪,你倒是快说啊!干嘛吞吞吐吐的?”所有人都聚到史豪身边紧张的问着。

  史豪搔搔头道:“详细情形……这……我也不清楚,只是传达室曾收到这批军队的先发部队传讯,说他们大约这几日就能到达。”见众人一脸气闷模样,史豪急忙挥手道:“不过,我有探听到率领这一批军队的人是个年轻人,据说他是圣土一名很重要的人物,也许是三大势力其中之一的统帅喔!”

  说了不是跟没说一样!大家赏了史豪几个大白眼,各自回到工作岗位上,留下一脸尴尬的史豪。

  常亦丰安慰性的拍拍史豪肩膀。蓝海城近日来遇到的恶讯实在太多了,先是以长老会、新皇为主的圣殿领导单位,决议放弃蓝海屏障,将防护战线拉至神州中央;接着说是兵力不足,要集中力量保护圣殿。

  又遇上敌人连日趁夜突袭,造成蓝海城守军元气大伤,连蓝海城闻名全国的海底隧道都被敌军炸毁,让蓝海港与蓝海城无法迅速集结调动兵力,各种晶石动力的机械载具又全都故障,只能依靠着人力来维持着蓝海的防卫线,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唯一仍可稍微安慰的是,位于蓝海城,联邦六大世家之一的水家,并没有放弃蓝海这南部大门,反而在中央弃守后,将全国各地的水家精英全召回了蓝海城。

  靠着水家强悍的实力,蓝海才能维持着目前平稳的局面,但是在戴蒙沙漠军团虎视眈眈的围困下,这种暂时的平静又能撑上多久呢?

  常亦丰看着熟悉的蓝海城,心中也暗自祷告,希望来自圣土的援助,不是空穴来风!

  高奇坐在飞翼船前端,两脚悬空在空荡荡的万尺空中摆晃着,心脏弱点的,保证吓出一身冷汗来。

  黑翼龙强健的翅膀拍起的漩流,在高奇耳旁呼啸着。空气中隐约可听到黑翼龙如鼓般沈稳古朴的呼吸声,在每一次摆晃之间,敲出规律的音符。

  放眼望去,一片海天深蓝,分不出分际点在何处,只见远远的地平线呈现一条白色弧线,忽高忽低的上下起伏着。

  越接近联邦,天壁稀薄的程度越发严重,空气中的能量粒子已经无法供应一般联邦内能的正常供需。

  虽然绝大多数来自圣土的战士们,都能凭着自身能量流转来维持能量平衡,但却得花上更长的时间来进行入定与修持的工作,对于整体战力来说,已经是大大的打了个折扣。

  若非是由黑翼龙这种圣土特殊生物来担纲运输的责任,他们想从圣土越过辽阔的海洋到达联邦,起码得花上将近三个月时间,而不是像现在如此悠哉悠哉的模样了。

  高奇眯着眼睛看着视线可及的远方,熟悉的山峦起伏,慢慢突出在海面之上。

  他终于回来了!结束了圣土两年的旅程,他终于回到他成长的地方。

  这一路上他心中总有个沈闷郁结的感觉,就像胸口上压了块大石头,说不上来那是什么样的感受,但是那种感觉越接近联邦的国界,就越显得清晰,像是有着什么预感一样,让他焦躁难安。

  直觉的,好像有什么不寻常的事情要发生一样。只得上来吹吹风,安定一下情绪。

  “那就是你生长的地方吗?”西娜刚健的身体无畏强劲的气流,稳稳的站在高奇身边。

  在所有人当中,只有她和高奇不需要长时间的入定,就能补充到完整的能量。

  高奇双眼中透出无限的思慕与一些些莫名的情绪,淡然道:“人在远离家时,并不会觉得对自己的家有着什么依恋或牵扯,但是在扬帆回航时,见到熟悉的环境与景物,却有着一种很难形容的眷恋,在那一瞬间,通通冒出心头。曾经以为淡忘了的印象,一下子全都清晰了起来,这算是人类记忆储存的一种自然现象吗?”

  西娜困惑的摇摇头道:“我不清楚,在我们那里,‘家’是一个很空泛的名词,我的家就是整个帝国。自有记忆以来,我就是在不断接受帝国对我的教育与知识,以期望将来能够为帝国尽一份心力,成为一名优秀的帝国人。对于你所说的那种什么感觉,我无法理解,也许你们跟我不一样吧!”

  高奇扬扬眉。这还是第一次听西娜提起她们地球帝国的事,听起来似乎不是一个什么温暖的地方,难怪这些异星人全都一副冷冰冰的模样。

  他道:“在不久之前,我仍是平凡的联邦学生的时候,我跟妳的感觉有些相似。联邦有些时候就像个没有感情、硬邦邦的机器,让我有些灰心、有些无奈,我并不是很喜欢。只是,一旦听到来自于家乡的坏消息时,心里总情不自禁回想起她的种种好处,至少联邦给了我们一个优渥安定的生活。不管如何,我还是不能忍受有人想刻意去破坏她。”

  高奇站起来,双手平伸。

  西娜眯着眼睛,看着高奇的身体慢慢的有了一层薄薄的光影,在阳光透射下,呈现七彩的美丽色泽,那是电极丛聚的现象。

  西娜十分讶异的说道:“你也能从太阳光中汲取能量?”

  高奇张开光彩流转的眼睛说道:“记得我在北极海曾说过的话吗?我们与妳们的国度其实十分类似,数千年进化的区隔并不是太难以跨越的距离。你们的国家使用类似于中枢系统的智能晶片,其实只能代替部分大脑的功能,人类的大脑是无限精细与广阔的。但是,要不是在这种外界能量极其缺乏的环境下,我还无法真正领略到这种将太阳光转化为生理能量的要诀呢!”

  西娜脸色变化不定,不敢置信的看着高奇沐浴在瑰丽的光彩之中,最后悠悠的叹了口气道:“越跟你们在一起,我越不了解你们,甚至对于我从小所吸收的知识与技能,都起了怀疑。当初我到这里的时候,只是用着一种观察的眼光来评断着你们,就像是拿着望远镜从外太空一寸寸分析着,总有着一种区隔感。”

  她续道:“但是实际进入水蓝星后,接触你们所谓的文化、社会与人文,我真的有一种很茫然的感觉。什么才是对的呢?我也很担心,帝国人是否能接受另一个不同、甚至更优秀的文明存在呢?”

  对于地球帝国的人来说,水蓝星的生活与文化都是一个他们无法想像的世界,虽然是生理构造上相似的两个种族,但两个全然不同文化的冲击,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呢?西娜也说不上来。

  高奇耸耸肩道:“我也不知道,将来的事谁说的定呢?现在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解决联邦的威胁,让水蓝星的和平能继续维持下去,我才能放心离开这里,去寻找我的父母。”

  这是高奇从小就打定的主意,现在他长大了,而且清楚的知道了他父母的去向,高奇没有理由不去问问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们是忘了他还在水蓝星上等待着他们的归来吗?

  “那很好啊!”西娜清冷的眼中闪过一抹难得的喜意,脑中浮现她在帝国实验室那一大堆的“特殊”仪器。高奇想去他们那里,她是求之不得。

  看着西娜的眼光,高奇背脊突然有些发凉,有种很不妙的感觉。

  “快到蓝海海域了!全员进入一级戒备!”导航员大声宣告着。

  美丽恬适的蓝海,高奇回来了。

  圣土的黑翼龙部队很快的显现在蓝海城的萤幕上,成为一群小点,这让整个蓝海防卫中心都沸腾了起来。

  蓝海城的居民已经领受太多坏消息了,不管这来自异邦的部队是否能真正帮助他们,至少他们开始有了希望。

  “报告!圣土的部队在蓝海北北东黑湾口上空与戴蒙的军团遭遇,目前两方正在僵持着。依军力来分析,圣土军队的人数要比戴蒙一方少上三成,但是却明显占在优势的一方,目前以每小时七十里的速度往蓝海城方向推进,预估明天黎明前,就能进入我们的防卫范围中。”长发清秀的小娟兴奋的报告目前的战况。

  常亦丰振奋道:“很好!让第一、二队的警备组员在出海口守着,准备迎接远道而来的朋友。边防巡守队开启方阵光炮炮口,随时支援战事。顺便派人通知水家,让他们也知道这个好消息。”

  “不用了!我自己来了!”水离音爽朗的声音传进控制室中。

  常亦丰站起来迎接,熟稔的寒暄道:“离音,你怎么来了?”两人从小就是无话不谈的好友,在这危难之时,两人互动更是频繁。

  水离音与常亦丰互拍肩膀,笑道:“我早听说圣土方面派了军队要来帮助联邦,一接到消息,上头就催促着我来确定一下。怎么样了,知道是哪一方面的人领军吗?”

  目前水家从西半球各地调动回来的人员,大部分都派遣下去援助蓝海城内外的防卫线,其他机动的人员则由水离音带领,随时驰援各地。

  水家的实力何其雄厚,足以媲美一支军团,这也是蓝海城为何在联邦圣殿宣布弃守后,仍能坚持固守的重要原因。

  常亦丰道:“到目前为止,只知道是一个年轻人带领着圣土军队,还不晓得究竟是哪一方势力,不过从路线来看,可能是赤喉军的机会大些。”

  水离音搓搓下巴的胡渣思考道:“听说南王赤炎也是一个外貌十分年轻的人物,会不会是他亲自带人来?你还记得周大鹏吧!”

  常亦丰点头表示知道。

  水离音续道:“在几个月前,通讯设备还未断讯之前,他曾经传来他在赤喉军领域的消息,也许是他从中穿针引线,让谭将军说服南王派兵而来。”

  常亦丰摇头道:“就算真是赤喉军的部队,就圣土现在的状况,南王亲自前来的机会也不大。真不晓得那年轻人是什么来头,也不明白圣土的军队是为了什么理由,肯万里远征来帮助联邦,难道圣殿方面给了圣土什么大甜头吗?怎么可能?”

  常亦丰随即自己否决掉这种想法。他现在对于中央与圣殿,可以说是非常失望,因为圣殿决议拦截南方通往中部的交通要道,使得物资与人员都无法从陆地运送而来,一度造成蓝海城几乎陷入断水断粮的绝境。

  这种无情的措施,确实像是圣殿会做出的决定。他们可能会突然改变态度,低下身段央求圣土的帮助吗?

  水离音同感道:“目前新组成的联邦政府让唐、赫连与雷三家所把持住,以他们三家丰厚的资源与现有军力,仍可让联邦维持一段很长的偏安局面,所以圣殿才会如此决然的断去南方的联系,为的就是要让敌人无法藉由开阔的海面来对联邦进行空袭,并藉着神州中部广大的腹地成为屏障。”

  他续道:“这种思索方式乍听下好像可行,但可笑的是他们没想到,万一蓝海失守,南部天然防护一失,戴蒙可以大剌剌在南部聚集军队,等候上一年半载,让中部资源枯竭后,再以庞大的军力进驻。那时,谁能挡得住?这种只求一时偏安的心态,说明了中央与圣殿的鸵鸟心态,我也不信他们肯提出什么好条件,让圣土人来帮助蓝海。”

  常亦丰看着萤幕在蓝海区域出现的光亮小点,心中一片疑惑。假如联邦没有办法提出什么吸引人的条件给圣土,那这批圣土军队又是为何肯远渡重洋来帮助他们呢?

  一轮明亮柔和的橘色光团自海面上羞涩的露出脸来,让原本深蓝黝黑的海面,缓缓透出光泽。

  浮光耀金的海面反射光线上来,明亮了周遭的环境;咸咸的海水味随着海风扑鼻而来,就像是在记忆中从不曾改变过一样。

  高奇跳上坚硬的陆地,心中突然冒起一股无可言状的喜悦眷恋。这块孕育他成长的土地,仍是那样温柔美丽,高奇忍不住俯卧在地,亲吻着这块土地。

  当然这种奇怪的行为,让陪伴在旁的蓝海城警备队员一阵错愕,但是谁也不敢露出任何奇异的神色,只能在心里猜测,也许这是圣土人的习俗吧!

  从外表来看,圣土与联邦人的区别非常明显。圣土战士们大多拥有着一身强健的体魄,外表装束各具独特风味但并不一致,身上所配戴的各种武器防具更是五花八门,唯一的相同处是,在每个战士身上都可见到森然肃杀的悍然气味。

  这群赤喉军的强横兵团更是南王旗下最顶尖的一批,霸气横逸,眼神如实质般灼人,长年征战沙场的冷冽气质,更让迎接的蓝海警备队一阵心惊胆跳。

  只是这群狂气横逸的战士却恭敬的跟在这名行动怪异的年轻人身旁,半点都不敢逾越。

  警备队的人不由得好奇,眼前这气质与其他圣土战士大不相同的年轻人,究竟有何特异之处,竟然能驯服这群如狼似虎般的“野人”们。

  高奇站起身来,眼光慢慢扫过迎接的联邦人员,所有人在接收到高奇眼神时,身体就像是被一阵电流触动一般,一阵奇怪的感觉从头顶灌到脚下,高奇的眼眸中像是带有什么奇妙的能量,稳定且和善的安抚了所有人忐忑的心情。

  一名肩上挂着副队长徽章的男子迎上前来,用着流利的圣土语拱手道:“欢迎各位远道而来的朋友,一路上辛苦了,我是蓝海城的警备队副队长柯孝长,我谨代表全蓝海市民,诚挚的欢迎各位的到来。”

  高奇只微微颔首示意,让人有些高深莫测的感觉。高奇一身圣土军服,肩上穿着黑色披风,加上他苍劲的身躯,居然带有些几分威势,连一头红发也让风绿芽给绑成了发辫,用着银色发圈束成小辫垂在耳畔,更添加一些特殊民族的风味。

  现在的高奇,谁看得出来他在两年之前,曾经是联邦公民。

  周大鹏走上前来与副队长热络的握手寒暄后,介绍道:“副队长,让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年轻人是圣土赤喉军的‘军团长’,高奇先生。目前我们所带领的前驱军队共约在五千人左右,都是圣土赤喉军中身经百战的战士,其他后续还有大约三批的部队陆续会到达,估计大约一个月内能调动五十万名战士到位。”

  柯孝长喜道:“那真是太好了!老实说,我们这段日子被戴蒙的军队欺压得实在太久了,今天早上终于让我们好好出了口怨气,这还得感谢这些圣土的朋友们呢!”

  高奇所带来的军力中,还包含一整队具有战斗力的黑翼龙船队,其长驱直入,冲进戴蒙的海上舰队与部分空中军机所组合而成的战线,就像是一把尖锥般,钻进了蓝海海域。

  黑翼龙狂悍的机动性与破坏力十分惊人,敌方根本来不及应变,等他们紧急调动军舰,尾随着黑翼龙群进入近海海域时,蓝海城陆上的方阵光炮立即反应,打得敌方溃不成军,狼狈的退回外海。

  这难得的战果,让蓝海警备队低迷的情绪振奋了不少。

  柯孝长扬手道:“请各位到蓝海城防卫中心,队长与蓝海水家的人已经在那里等候各位大驾光临了。”

  听到蓝海水家,高奇的脑中不由得浮现一个娇俏的倩影,不晓得她好吗?

  在警备队的开道下,高奇一行人被迎接进入蓝海城,带来的黑翼龙与部队则在蓝海近海待命。

  巨大的黑翼龙懒洋洋的沈在海水中休息嬉戏,所拍起的几尺浪涛打击着海岸,近海的浅滩对牠们来说,就像个小池子一样,这可让从未见过如此庞大生物的联邦人,大大开了眼界。

  本来高奇是想以联邦人的身份回到蓝海,但是同为联邦人身份的周大鹏,却第一个反对。

  高奇现在的身份代表了圣土一方,怎么可以用联邦人民的身份与联邦政府进行交涉,感觉上就像是被贬了一级,对于赤喉军来说,是相当不礼貌的一件事。

  何况,联邦的记载中,高奇的户籍已经被编入了军队系统,万一泄漏身份,到时候高奇的处境将变的十分尴尬,最好还是用圣土的军团长身份来进行活动会比较适宜。

  其他人也都有着同感,高奇再怎么说也是圣土赤喉军百万军团的代表人物,用一介联邦平民的身份实在不太合适,还是先暂时让高奇充当是圣土人,在对中央决策单位对话时,身份上也比较站得住脚。

  风绿芽偷偷的贴在高奇耳畔说道:“喂!沈稳一点。别忘了,你现在可是南王的军团长呢!有威严一点。”

  高奇不自在的耸耸肩道:“干嘛搞什么排场!还不准我说话,会不会太小题大作了?”

  风绿芽帮他绑的发辫一直在眼前晃动,扎的紧紧的头发也让他觉得很不习惯,总之就是觉得全身不对劲。

  佟少祺凑上来道:“你就别抱怨了,你可是重要的主角呢!当然要保持一点神秘感,到时候遇见联邦上层的领导人时,气势上才能压过对方,明白吧!”

  高奇翻翻白眼,一脸不同意的模样。

  来自圣土的一群人迅速通过蓝海市的街道,一路上却不见往日热闹繁华的景象,三三两两的路人见到他们这群形象特殊的外来者,给了高奇他们几个惊愕的眼光后,就赶紧匆匆离去。耸立的高楼大厦也没有了往日的人潮流动,整座城市死气沈沈的。

  这是怎么一回事?蓝海市怎么会变成这般萧条的模样?

  周大鹏满脸错愕的问道:“副队长,这……这是怎么一回事,蓝海城的人都跑哪去了?”

  柯副队长叹道:“周老哥,你离开太久了,不晓得蓝海城这段时日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所有的公共设施全在一夕之间失去了动力,电力的供应停止了,连人们的内能也慢慢的消退。面对这种突如其来的巨变,全城都陷入恐慌之中,又加上戴蒙的沙漠军团突然举兵入侵,本来我们是没有任何抵抗的能力,只能坐以待毙。”

  他续道:“还好中央前几年研发的古文明战舰在危急之时发挥了作用,有效的阻止了戴蒙的军队。唉~可惜的是好景不常,中央在前几个月突然无预警的宣布撤守蓝海,说什么要集中防线保卫中央精华地带。真是放******狗屁!~抱歉!请原谅我的失言。”

  柯副队长仍是一脸愤愤不平的表情,深吸几口气后续道:“就这样,城内有能力撤走的,全都往北方去了,剩下大约百万的居民想走也走不了,只能待在蓝海城,等着奇迹出现。还好,水家在中央撤守后,立即召集全国的人力与物力,集中在蓝海战线,蓝海城才能撑到今时今日,要不然蓝海城早落入戴蒙的掌握中了。”

  情况真是极度恶劣,蓝海城现在就像寂静的死城,见不到任何正常的活动,堆积如山的垃圾与脏污的街道,跟高奇两年前到此地时的生气勃勃,简直是天堂与地狱两种极端的景象。

  周大鹏点头道:“我们水家发源自蓝海,怎么样都不会让蓝海失守,老总裁也不会轻言放弃,何况现在又有圣土这生力军,我们更有信心能保护蓝海。”

  柯副队长拍拍周大鹏肩膀道:“是啊!唉~如果你们早一点来就好了,蓝海港也不至于会……唉~”

  周大鹏疑惑问道:“蓝海港发生了什么事?看你的表情似乎是很严重的样子。”高奇也竖起耳朵,紧张的听着。

  柯副队长欲言又止道:“这……我也不晓得该怎么说?防卫中心到了,等一下你们与队长会面之后,应该就能明白了。”

  高奇心中那股很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蓝海港发生了什么事故?让柯副队长居然说不出口。

  常亦丰在见到高奇时,突然感觉到有些错愕,不是因为这圣土的军团长看起来是如此年轻,在这之前他们就已经有了一些心理准备,但是常亦丰却对高奇的长相有种很熟悉的感觉,似乎他们在哪曾见过面一样。

  常亦丰错愕过后,仍按着圣土礼节拱手道:“各位好!我是蓝海城的警备队长,我叫做常亦丰,这位是水家的代表,水离音先生。”

  水离音也对这年轻的圣土军团长多注视了几眼,他们都有种感觉,这年轻人怎么看起来就是有些眼熟。

  周大鹏喜道:“离音,真的是你?怎样!水家一切都安好吧!”

  水离音拍拍周大鹏宽厚的背道:“你这老小子一离开就忘了回来!一去就是一年多,害的师妹天天跑来质问我到底何时你才会回来,我还得低声下气的安慰师妹,你真是害死我了。放心吧!水家一切都很好,早点回家去吧!师妹正等着你呢!”

  周大鹏搔搔头,他也是很惦记着他亲爱的老婆,一别经年,他也恨不得立即飞奔回去。

  高奇心里急得不得了,偏偏周大鹏又不问重点,他忍不住破禁,用联邦语开口问道:“到底蓝海港发生了什么事!有谁赶快说出来吧!”

  蓝海警备队与水离音有些错愕,眼前的圣土军团长居然能说流畅的联邦语,常亦丰愕然道:“你……你会说联邦语?”

  高奇没有得到回答,不由得双眉微拱,微怒道:“不管是谁都好,只要告诉我,蓝海港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故!”高奇黝黑眼中透出一股不怒自威的压迫感。

  常亦丰眼神中带着悲伤道:“唉~事情发生的很突然,蓝海港在上个月发生了敌军入侵事件,敌人带着一种很奇怪的武器,突破了我们的防线,进入蓝海港中大肆破坏,更将蓝海港与蓝海市的海底通道破坏,使得两地的联系中断。虽然靠着陆地交通仍能互相支援,但是我们的人员不足,无法保护陆地的安全,所以蓝海港与蓝海市暂时被区分成两个独立的区域,各自防护着海岸线。”

  高奇焦急的问道:“那蓝海港沙家是否还安好?他们在蓝海城中吗?”

  常亦丰虽然疑惑这来自圣土的年轻人为何知道沙家,但在高奇带有威慑力的眼光中,他悲愤的咬牙道:“沙胆沙老爷子在那一波突袭行动中不幸受伤并且中毒,因为我们无法分辨那到底是什么毒性,加上沙老爷子的伤势一直恶化,在几天前……沙老爷子……沙老爷子他老人家就这样过世了。”

  高奇脑中就像被雷击穿过,一阵空白,整个人僵直呆立在厅中。

  风绿芽急忙跑到高奇身边,摇晃着他道:“高奇、高奇,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

  高奇脑中回荡着在蓝海城参加比赛时的经过,与沙胆这有趣和蔼的老人家相处的一幕幕情节迅速掠过眼前。

  沙胆沙爷爷死了?那慈祥友善的长辈过世了?怎么可能?!

  高奇突然悲愤的高啸一声!声音透过室内回响,震动着整栋建筑物,所有人情不自禁摀住耳朵。

  高奇反身狂奔,朝着海湾方向而去。

  周大鹏指示道:“丫头、少祺,快跟上去!我怕高奇会做出不理性的行为。”

  水离音拉住周大鹏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圣土的军团长认识沙老爷子?大鹏,你倒是说清楚啊!”

  周大鹏摇头道:“说来话长,我看等会再跟你说明好了,现在有没有办法立刻赶到蓝海港?高奇恐怕会大闹一场,我看可能也要调动一下兵力去随时支援。戴蒙也真是倒楣,谁不好惹,偏偏去动到高奇这种人物。嘿~先做好一点心理准备吧!这种战斗场面,保证你们打娘胎出来都没见识过。”

  水离音与常亦丰面面相觑,这来自圣土的奇怪年轻人真有什么通天的本事吗?

  高奇脚下踏着蓝海湾的海水,就像阵狂风一样,从水面上飞腾而过。

  从清澈的水面往下看,隐约可见断成几截的海底隧道,不晓得被什么武器破坏,从中央的部份向上拱起,坚硬的强化玻璃被烧融了一个大洞,海湾底的柔软砂石被强大的爆炸力往外推起,从千疮百孔的海底可以想见当时战况之激烈。

  高奇眼前一片模糊,心中翻涌着激动的情绪。

  高奇无法相信常亦丰所说的是事实,沙胆沙爷爷的功力已经突破蓝级领域,进入联邦先天的红级领域,那使在最恶劣的情况下,要伤害他也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就算沙爷爷真的中毒,沙芷君沙大姊一身顶尖的医术,应当能想出办法来化解,怎么可能让沙爷爷因为中毒过深而离去。

  不~我不相信!

  高奇脑中一片混乱,分不清楚是害怕或是激动,害怕常亦丰所说的真的是事实。他飞驰的速度加快,快得让后头追赶的西娜几乎跟不上他。

  “西娜姐~等等我!”风绿芽和佟少祺速度亦不慢,但是在这天壁极为稀薄的地方,外散的能量比起产生的速度要来的快,使得他们的速度相对的变得更慢,虽然能够像高奇一样踏水而过,但是消耗的能量要比在圣土时,多上三倍有余。

  西娜看了看前方已经剩下一小点背影的高奇,连她都赶不上高奇现在的速度,更别提风绿芽与佟少祺两人了。

  她停下身形,虚悬在海水之上。

  风绿芽气喘吁吁的追了上来,稳定身形在海面上随风摆荡着,即使是这样简单的动作,也消耗了她不少的能量。她深吸了几口气,拍拍胸口道:“高奇呢?”

  西娜清冷的脸上浮上一些忧虑道:“不晓得,应该已经进入蓝海港了。”

  佟少祺情况比起风绿芽好些,但是额头上也冒起了些许汗迹,他道:“这沙家的人跟高奇好像有些渊源,看高奇这么激动的样子,我有些担心。”

  西娜叹道:“高奇的精神与生理状态非常混乱,显示他的情绪处在相当极端的状况,我没见过高奇的情绪起伏变化这么大过,这个过世的老人对高奇一定很重要。”

  风绿芽满脸担忧道:“那我们赶紧跟上去。”

  西娜点头领着两人,依着高奇身上植入的感测器讯号的方向,跟了上去。

  熟悉的沙家,二楼的窗户新换的痕迹依旧还在,那是两年前高奇在沙家遭袭时,被那名黑衣者破坏的地方,门前的草地上仍旧是一片绿草如茵,整理得十分完善。

  高奇记得沙爷爷最喜欢自己亲手整理这一片草地,当高奇在沙家休养时,还曾和沙爷爷两人蹲在草地上一根根拔起野草,享受着蓝海充沛的阳光。

  高奇心中忍不住涌起一丝丝希望,这一切都只是误传而已。

  刷~一声,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女子,打开了纱门,抱着一篮衣服走出走廊。

  她一抬头,看见一名穿着奇特的男子站在家门口,不由得吓了一跳。惊叫一声!一篮子衣服掉落在走廊上。

  “什么事!”两名汉子立刻由房中窜出,迅速将女子掩至身后,动作如豹子般迅捷,可见功力不浅。

  高奇只楞楞的看着沙芷君臂上突兀的黑纱,一动也不动,心里最后一丝企望也宣告破灭,两行眼泪情不自禁掉落下来。

  “你是什么人?大清早的在这做什么!”长得十分俊秀的男子见高奇似乎没有敌意,但也不敢掉以轻心,谨慎的问道。

  高奇只呆望着沙芷君,眼神中透着一丝茫然与无限的哀戚。

  两名男子对望一眼,弄不懂这奇怪的年轻人为何能无声无息的突破他们的警戒线,进入沙家的范围中,至今他们仍没有收到来自外围弟兄警告的讯号,加上这年轻人一身奇特服装,似乎不像是蓝海居民,态度更是怪异。

  “高奇……?你是……高奇。”沙芷君端详注视了眼前的怪异年轻人一会,总觉得似乎有些眼熟,特别是那双眼睛,她记忆十分深刻,跟两年前来此地参赛受伤的那个联邦学生一模一样。

  高奇哑着嗓子说道:“芷君姐,妳还认得我……妳真的认得我?”高奇情不自禁走上前,泪水更是汹涌。

  沙芷君推开保护着他的两名男子,步下走廊走近高奇,现在的高奇已经比她要来的高,但是脸容依稀可见当初那青涩的模样。

  两名男子亦步亦趋的跟在她的身后,提聚功力,一点都不敢大意。

  沙芷君伸出手碰触着高奇的脸庞,搜寻记忆中那张青涩苍白的容颜,最后确定的说道:“你真的是高奇!”

  高奇情绪终于崩堤,跪下来抱住沙芷君激动的叫道:“芷君姐!沙爷爷他……他真的……”

  沙芷君温柔的抚着高奇的脸,轻叹道:“唉~高奇,你回来的太晚了,爷爷他不久之前,已经离开我们了。”两位护卫的男子也忍不住红了眼眶。

  高奇虽然已经知道这消息,但从沙芷君口中证实,更让他忍不住悲伤的情绪,像孩子般哭泣哀嚎起来。

  尾随而来的西娜等人见到这种景象,也忍不住一阵鼻酸。

  沙家客厅

  高奇情绪已经稍稍平稳下来,虽然眼眶中不时浮上泪水,但也没有像刚刚如此失态,风绿芽硬挤到高奇旁边,软语安慰着他。

  沙芷君端出茶点招呼众人,西娜也跟在她身后帮着端东西。

  沙芷君坐下来道:“两年中,爷爷一直十分注意有关你的消息,听说水家已经在圣土中找到了你,在那也生活的很好,看来确实如此。”

  高奇黯然说道:“都怪我太晚回来了,要不然事情应该不会变成这样子。”以高奇现在的力量,如果他在的话,一切都会不同,但是现在就算再后悔,也无法唤回沙胆的生命。

  两名男子中较瘦高的一名汉子眉头蹙了起来,不同意的说道:“事情实在发生得太快,不管是谁都没办法改变这厄运。虽然老总裁已经派了道场的许多好手守卫在蓝海港中,但是戴蒙的那批人实在是非常可怕。在那场战役中,道场损失了两位镶红带的高手与十几名蓝带的道场弟兄,还让沙老爷子受了伤,想起来就像是一场恶梦。”

  两名护卫的男子中,一名较为俊秀高挑的叫做武永锋,另一名方脸高鼻的叫做鲁耀东,都是水家道场中师匠级的高手,周身隐隐浮现着蓝色透明的波光。

  在那场恶战后,水家道场加派人力支援,更加注重沙家的警备,所以才让两人常驻在沙家。

  鲁耀东点头道:“敌人的武器全都浸了一种很奇怪的神经毒素,功力越高者,毒素侵入的时间越短,而且水家至今仍没有办法找出有效的抑毒解药,我们许多道场的弟子们,现在仍然躺在病榻上无法动弹。真可恶,如果让我碰见,我非将他们碎尸万段不可。芷君小姐,妳别担心,我们一定会帮沙老爷子报这个仇!”

  武永锋也义愤难平的道:“是的,水家所有人都已经准备好要跟戴蒙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战斗,以告慰沙老爷子在天之灵,以血洗血!戴蒙他们必须要付出代价。”

  高奇看着沙芷君一脸的无奈。沙芷君本来就是一个充满爱心的女孩子,在她柔软的心中,从来就没有过仇恨这可怕的东西,她学的医术更是为了来救人而非伤人。

  在她的观念中,伤害别人本来就是一件错误的行为,为了报仇而导致更多人受到伤害,更是她所不愿见到的。但是在这群情激愤之时,任何有关宽恕与慈悲的言语,都会被嘶吼的怒火给冲淡。

  高奇故意扯开话题问道:“神经毒素?西娜,在东方旗时,妳曾取样分析过我身上的神经毒素,有什么结果?”

  西娜沈吟道:“那是一种混合许多物质的化学成分,有许多元素在水蓝星上或许还找不到,但是如果要解毒的话,也不是不可能。我知道竹影的药库中,就有至少超过一种以上可以暂时清除或解毒的物质,上次朱火庆所中的神经毒素也是同样性质,也许他的血液中就能提炼出作为导引的血清。”

  沙芷君讶道:“高奇,你们有办法解这种毒素?”

  高奇点头道:“芷君姐,妳知道圣土北方有一个叫东方旗的古国吗?这国家的郡主拥有着出神入化的医术,我们曾有一位同伴也中过这样的神经毒素,且就在东方旗中被治愈,下一批的圣土船队中他就会抵达,到时候可以从他的血液中找到抗体,寻找出可解毒的血清。”

  西娜道:“其实以我现在的资讯是可以先找出抑制毒素的化学成分,只是需要一位了解这星球医学药方的人来帮我。”

  高奇道:“那你可问对人了,芷君姐就是联邦最好的医生,对于医药的知识是再了解不过。芷君姐,妳愿意吗?”

  沙芷君微笑道:“高奇,谢谢你。如果爷爷知道的话,一定会很开心。”

  她明白高奇是为了让她不再沈浸于悲伤中,找些事情来转移她的注意力,也能理解她并不愿意让水家的人继续牺牲生命来为沙胆报仇。

  西娜与沙芷君边走边讨论有关这毒素的专业话题,走进位于另一面沙芷君的研究室中。

  高奇回过头来,眼神一变、笑容尽敛,黝黑而深不见底的眼瞳散发着一股浓郁的煞气,震撼着厅中两名水家的高手,他嘶哑着嗓音,轻声问道:“好了,现在告诉我那群家伙驻守在什么地方吧!”

  高奇此时再没有刚刚那种脆弱的模样,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睥睨众生的霸主威势,虽然高奇人没有动,但是在两人的眼中,高奇就像是整个人涨大起来,他凌厉的眼神紧紧箝制住两位水家高手的心神。

  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弥漫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