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不求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再议老营改革

明末不求生 宇文郡主 3604 2019.05.12 17:00

  庆叔从龙驹寨小城里,很快就搜罗到了三名裁缝。李长庆给这三名裁缝准备了一面浅色的粗麻旗面上,让他们在旗面上,补了一个深青色的虎头图案。

  虽然虎头大旗的制作过程十分草率简陋,但成品质量还算不错。庆叔把旗子送到李来亨这边后,小老虎将旗面拿在手中,他感觉若从远处望去,这大旗还是有那么几分猛虎意象的。

  李来亨对虎头旗面还算满意,而田见秀那边也没有食言,郝摇旗很快便从袁宗第处,领来了近百人的甲仗器械。白旺在边上帮忙清点了一下,袁宗第送来的武器装备,大概是刀牌三十副、弓箭三十副、长矛四十杆、枪牌二十副、单刀十口、火门铳五支。此外还有罩衣四十领、布面甲十领,足可以武装上百人的部队了。

  “玉峰叔和汉举叔,还真是够意思了!”

  小老虎对田见秀和袁宗第的大方极为满意,虽然没有获得自己最想要的鸟铳和各种野战轻炮。但这么一大批装备,还是可以将小虎队的战斗力,迅速提升到一个极高的层次。

  连一贯谨慎持重的白旺,都对李来亨发的这趟大财眼红不已,他在边上不断给李来亨吹风,想从中“借”上一分半分的器械。

  “小老虎啊,你白哥哥帮了你这么长时间,也算一路提携过来的。你看看……你看看那个是不是见者有份?是不是从这里头,匀给你白哥哥一点呢”

  “哈!”

  还没等李来亨发话,贪吃好货的郝摇旗便抢先发言。他故作亲热的样子,用那蒲扇大的巴掌,狠狠拍了白旺一把,把白旺拍的差点栽倒在地。

  “我说白管队,这见者有份,我早看见你队里缴获了不少鸡鸭鱼肉,咱们不如先去匀匀这个?”

  “哈哈,”李来亨也开怀大笑,自从沦为民夫以来,他还从没有这么开心过,“白管队,老掌盘和玉峰叔那边,还等着我给他们好好解说一下老营条陈的细则呢。小子这边厢就先不奉陪咯,摇旗,咱们还得赶快去见见掌家呢!”

  李来亨给庆叔打了个眼色,让他赶紧送客。他自个就拿出给田见秀讲解老营改革的借口,立马开溜了。

  白旺对于李来亨的无赖做派,也只能报以苦笑了。不过说到底,白旺也就是说两句玩笑话罢了。小虎队能一下子得到这么多器械装备,主要还是因为李来亨这段时间,确实是屡立军功,别人也眼馋不得。

  李来亨之前已经提前写好了一份关于老营进一步改革的条陈细则,托郝摇旗交给了李自成和田见秀。他估计老掌盘应该已经把条陈看的差不多了,又估摸了一下时间,便和郝摇旗一起前往城中督署,拜见掌家。

  闯营占据龙驹寨后,便以原先参将郑国栋办公的督署衙门为议事厅。由于衙门正门和大堂此前被官兵纵火烧毁了一部分,李自成就选择了衙门侧面的别院作为办公场所。

  衙门虽然被烧毁一部分,但比起闯营此前的铁旗杆营寨,还是宏大典雅不知多少倍。除了被乱兵烧毁的大堂外,衙门内还设有二堂、三堂,另有狱房、厨院大仙祠、虚受堂、思补斋等建筑。

  闯营用于议事的衙门二堂,是五间七架的结构,屋面兰瓦兽脊,梁栋檐桷青碧绘饰,风格尚算古朴。庭院里还有一块石碑,李来亨走近观摩了一会儿,感觉十分讽刺,碑上铭刻着一段文字,“尔俸尔禄,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难欺”。若商州文武官吏,真能看懂这句话,李来亨哪还有机会大摇大摆的走进衙门里呢?

  “来亨,怎么这么慢了,大伙都在这边等你有段时间了。”

  闯营之中会这么严厉、肃穆训斥李来亨的,也只有小老虎的义父李过一人了。李过绷着一张脸,催促李来亨快些到衙门二堂里,给其他诸将讲解条陈。

  二堂内除了李过以外,闯营的重要人物几乎都聚集齐了:李自成单独坐在一条长板凳上,身后站着李双喜和党守素两人。其余大将,像刘宗敏、田见秀、袁宗第、刘芳亮等人,也都单独坐了张凳子。再次之,便是像“九条龙”谷可成、“二虎”刘体纯、“皂鹰”刘汝魁等一众偏将,侍立于后。

  李来亨看到这种严肃的场面,也不禁有点紧张起来了。他双手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后,才慢慢走进衙门二堂里面,双手抱拳,向闯营诸将都问了个好。

  “掌家、诸位好,我先给大家详解一下条陈的内容。”

  李自成一个人坐在长板凳上,招了招手,示意李来亨坐下,“小老虎,别客气,过来坐着嘛。”

  李来亨又看了一眼其他人,见刘宗敏和田见秀都点了点头,自己身旁的义父李过,似乎也没有反对的意思,便干脆坐了下来。

  “掌家,我的想法就是和条陈上写的一样。将咱们老营,具体按照人员类型和分工指责,分为数队。为了便于管理起见,最好一切按照军制,每队也设管队。”

  李来亨坐下后,便照着之前他写给李自成和田见秀的那份条陈解说了起来,“最好各队除营造搜集以外,再兼司收发。妇女则都收为女儿队一队,可使其肩米、背盐、负煤、斫柴、运土、挑水、开沟、浚濠。”

  “金银匠、泥水匠、瓦匠、木匠、织工、鞋匠、绳索匠,各按其分工编为一队。人数较少,而分工近似的,可混编为一队。”

  李来亨又转过头去,对负责管理闯营器械装备的袁宗第说道:“另外,铁匠及搜集制作火药、箭矢、铅码、硝各色物资的人员,编为军需各队,从老营里脱离出来,可由汉举叔直接管理。”

  袁宗第稍稍犹疑了一下,全权掌握闯营的军需生产是一个重任,但他同时又要负责军事指挥和作战的任务,多少感觉分身乏术,便看向李自成,答道:“掌家,小老虎这个安排确实不错。但是我本来就要看管器械,平常也要从征作战,时间有限,可否安排一员偏将帮忙协助一二?”

  “那好。”李自成也赞同袁宗第的说法,而且他也觉得将装备的生产和保存全都交给一个人负责,也有些风险,“就让白鸠鹤来帮你吧。白鸠鹤和汉举本来就比较熟悉,以后你们就一起办理此事吧。”

  白鸠鹤是站在田见秀、袁宗第等人身后的一员偏将,他嘴唇上留着一抹八字胡,看着便十分精明。他先看了袁宗第一眼,才向李自成抱拳称是,“既然掌家的发话了,那以后我就跟着袁将爷一块处理军需了。”

  “来亨,你接着讲吧。”李自成安排好袁宗第和白鸠鹤两人的分工后,便让李来亨继续解说老营改革的细则内容。

  “老掌盘,咱们闯营虽然一直实行统支统收的管理办法,但实际运行中,应无具体人员的安排和管理,并没有真正做到统一管理。我看还是应设一员典粮饷,等将来闯营扩充后,架子大起来以后,还要在这基础上再设几人专门典冬衣、典油盐等等。”

  “嗯,这点我们之前看过你的条陈后,已经讨论过了。”田见秀到衙门见过李自成后,首先谈的就是典粮饷的问题,“自成和我讨论以后,还是让我来先兼下这个典粮饷一职。”

  统支统收、集中管理闯营的财务,这一重大权力,看来李自成还是决定交给老资格的田见秀。毕竟田见秀过去长期负责管理闯营的后勤,除了田见秀之外,可能也只有李自成的妻子高夫人可以来负责典粮饷的职位——但之前李来亨说设置女儿营,那自然高夫人要先担当女儿营的管队了。

  “嗯……玉峰叔和汉举叔一样,还要带兵从征,会不会压力大了些?”

  李来亨想起后世历史中,田见秀因不忍“秦人饥”而将西安城里堆积如山的粮食,全部留给满洲人的事情,又有一点不放心,便多问了一句。

  李自成便顺着李来亨的话头,补充道:“我看小老虎说的对,玉峰的责任也有些太重了。我看吴汝义以前常跟着玉峰和小高办理粮饷,我看就和汉举那边一样,让吴汝义去帮玉峰分担一点。来亨那份条陈里,提过典粮饷最好多设几人,相互督察审计,每月查账。咱们现在就先设两人,今后再慢慢充实起来。”

  李自成说的小高大概是指高夫人吧?李来亨心中想到,大概闯营里也就只有李自成会如此称呼高夫人了。

  而吴汝义,则是李自成麾下直属的中军。他原是不沾泥张存孟麾下八队中,四队蝎子块拓养坤的部下。崇祯十年,蝎子块拓养坤率部投降于明军孙传庭部后,不愿投降的吴汝义便拉出一支人马,投奔了李自成,成为了李自成嫡系的部下。

  比较起来,李自成安排本来就隶属袁宗第的偏将白鸠鹤帮袁宗第分担管理军需的任务,但却安排自己直属的中军吴汝义去帮田见秀分担典粮饷的任务,用意就比较微妙了。

  田见秀没有表现出什么意见来,他只是默默点头,似乎是赞许了李自成的安排。

  “咱们闯营战将本就不多,子宜,还有白鸠鹤,你们帮玉峰、汉举做事之余,也还是要带好兵,依旧参与征战。”

  李自成曾经亲自为吴汝义取了一个叫子宜的字号,关系显然较直呼其名的白鸠鹤,亲密了许多。

  “嗯……大的架子就是这样了,剩下一些关于统支统收、分级别配置各队管队财权的细则,我都写明在条陈里了,这里就不再一一细说了。”

  李来亨把老营改革的条陈大致上解说一遍后,感觉有些口干舌燥。但他在房里找了一圈,也没看到有谁在桌面上放个茶水什么的,心里除了抱怨一下李自成的亲兵们办事不周到外,也不得不敬佩一下闯营诸将朴素的生活作风。

  由于李自成本人一向清苦,不好女色,只有高夫人一个相貌平平的妻子,平常饮食也都和一般士卒没有区别。刘宗敏、田见秀以下的各级将领,就不大可能太过僭越,吃穿用度只能维持在至多和李自成差不多的层次上。

  “大家若都无意见,那便这样定了。小老虎真是大有长才了,我看条陈里还有很多其他方略,等咱们以后人马扩充起来以后,再一一推行下去,比起官军都要厉害多了!”

  李自成拍了两下手,一锤定音,就这么把老营改革的全部事项定了下来。闯营此时毕竟只有一千多人,船小好调头,先把这个架子迅速搭建起来,以后再将李来亨的更多想法,慢慢填充进去便可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