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不求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流动作战与根据地的条件

明末不求生 宇文郡主 3948 2019.05.10 00:25

  龙驹寨中,满目疮痍。

  这座小城,本应地处商州通往河南的商道之上,因此还算繁盛。城中店铺颇多,堂皇的民宅庐舍也不在少数。

  但此时城中却狼藉一片,到处是被洗劫的店铺和烧毁的房宅,还有许多被乱兵屠戮的百姓,躺倒在街头。那些富户士绅,可以闭上自己大门,依托高墙和家丁,保住一家财富。普通的百姓和中等小康人家,则只能沦为刀俎下的鱼肉了。

  所谓贼过如梳,兵过如篦。

  被当做“流贼”的闯营,甚至还没打到龙驹寨来。留守竹林关和龙驹寨的官兵们,便将关城焚劫一空。他们自知郑国栋和艾国彬在军岭川兵败以后,流寇必将席卷龙驹寨一带。便趁着闯营渡河以前,在龙驹寨小城之中,纵兵大掠,疯狂屠戮。

  这些官兵心想,既然要放弃龙驹寨,逃回商州城去。那干脆便将城中的妇女财富焚劫一空,那些富户士绅之家,有家丁护院,这些官兵不想多生事端,就没去洗劫。他们集中精力,抓紧时间,赶在闯营渡河打进龙驹寨之前,将一般小康人家的金银细软劫掠一空。又淫辱掠夺了一批妇女后,便在城内纵火,留下一座被焚掠一空的龙驹寨给闯营。

  李来亨挥了挥手,将商铺被烧毁造成的烟尘扫开。他咳了两声,城中的焦炭味和血腥味实在太重,让小老虎这个经历过几次修罗战场的闯营将领,都有些受不了了。

  “造孽……”

  他看到街头上有许多正值芳龄的妇女,衣衫不整地倒在地上。她们的身上大多都有被砍伤的伤痕,不知是官兵为了施暴将他们砍伤,还是发泄完后,顺手砍伤的。

  小老虎甚至看到其中有些人,年龄恐怕比自己还要小不少……甚至可能比小妹幼娘,还要更小一些。他心中不忍,闭上眼睛,摇了摇头——官兵何必做到这种地步呢?大家不都是汉人吗?满洲人的种种暴行,李来亨可以很容易理解,可这些官兵,大家都是汉人,为何要做成这等样子?

  倒是被李来亨视为“赛兰陵”的刘芳亮,他还是一脸冷酷的样子,对那些躺倒在地面上,微微呻吟和哭嚎的妇女,完全视而不见。只是指挥着几支闯营部队,一边灭火,一边去进攻几家尚在负隅顽抗的士绅院子。

  刘芳亮身边的那员副将,脸色黝黑的“皂鹰”刘汝魁,走到了李来亨的身边。他看李来亨一脸不愿直面现实的样子,便拍了拍小老虎的肩膀。刘汝魁本想劝慰李来亨几句,不过他想了想,这种事情多见见,以后自然就习惯了,有什么必要去劝慰呢?

  而且,以后见到这种场景的机会,恐怕还多得是。闯营是由于李自成自己只有一妻,生活作风特别保守,其他人才不敢淫辱妇女,显得自己比老掌盘的待遇等级更高,才很少发生这种暴行。但其他民军,光过去合营的时候,刘汝魁亲自见过的,像花关索王光恩和混天星惠登相的人马,便也没少干这等勾当。

  “小老虎,老掌盘叫所有管队都到城头议事了。”

  白旺也看出了李来亨对这种场面,还缺少适应性。他心思比刘汝魁细腻一些,知道李来亨这是第一次看到这等场景,心理受到冲击,最好要缓一缓才行。便让郝摇旗去叫李来亨到城头来,让他转移一下注意力,把心思放到闯营战略这边来。

  郝摇旗耸了耸肩,他神经比之刘汝魁还要大条,大概根本都没有意识到他家的管队,现在正处于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的状态里。直接走了过去,用那只大到过分的手掌,抓住李来亨,将还在愣神的小老虎,直接拖到城头那边。

  站在城头那里议事的,除了李自成外,还有李过、袁宗第、李双喜等人。刘宗敏正在龙驹寨内搜括那些富户士绅窖藏的粮食,刘芳亮则率部在城内灭火、维持秩序,另外还有田见秀,他正在城外管束之前在军岭川投降的大批官兵。

  剩下的闯营主要大将,就是李过、袁宗第、李双喜这几人了。此外便是像李来亨和白旺这样,更次一级的小管队——与他们地位相当的小管队,还有刘体纯、吴汝义、李友、白鸠鹤等数名偏将。

  众人围着李自成,站成一个半圈。李来亨到了以后,他也站到了这个半圈的末尾处。

  李自成则站在半圈对面,中心的位置。他还是戴着一顶白色的毡帽,只是这次手上没有拿着那半杆可以当成指挥棒的箭矢,和那口锋锐的花马剑。

  老掌盘待众人到齐了,才说明了他的想法。

  本来军岭川大捷以后,刘宗敏便提议乘胜追击、直接打进商州城内。而田见秀则保守许多,他认为既然已经战胜,未免吸引督师杨嗣昌过多的注意力,闯军应该尽快撤回山中。

  李自成则折中一些,他认为直接攻打商州城,固然风险很大。但官军损失惨重,在商州一带兵力空虚,闯军大可以抓住这个机会,扫荡商州境内的小城小寨,搜括大批粮秣物资。

  这其中龙驹寨又是最为繁盛的一座小城,而且它的城墙也颇为坚固。城中虽然被官兵焚掠过一遍,但经过刘芳亮的灭火抢救后,形势已经基本得到控制了。

  “龙驹寨地处商道要津,交通便捷,又有城墙,城中民宅亦多,确实不错。”

  李自成夸赞了几句龙驹寨的优点,但旋即话锋一转,显然并无据守此城的意思,“各个管队要管束好你们的人马,不要让兄弟们在城里散了心。城里虽好,但也便于官军围堵歼击,我们搜括完粮秣后,便还是要撤出去才成。”

  李来亨跟着闯营渡过丹水,一路攻下龙驹寨。对商南一带的地形和龙驹寨交通的便捷,已经熟稔于心了。他知道李自成决定搜括完粮食后,放弃龙驹寨小城的打算,实际上很有见地。

  丹水奔腾,这条长河起自上洛,由商州的凤凰山发源,经商南等处后,流入河南境内。丹水北岸,便是竹林关和龙驹寨,再往北走一点,便是商州城了。这一带,是从西安到南阳和襄阳的必经之处,交通颇为便捷,十分便于官军的进剿。

  商州和郧阳,又都是较为贫瘠的山区,人口较少,发展的潜力十分有限。而且像闯军这样的部队,虽然在组织性上丝毫不弱于任何官军了。可由于甲仗器械上的巨大差距,闯军还是很难同官军进行正面的对垒较量。

  只有利用广阔的空间,不断进行机动和迂回,调动官军的兵力。取得战斗位置和局部兵力上的优势,这样才能够战而胜之。

  像这次军岭川之战,闯营便是利用刘宗敏和李过所部分官军之势。而后李自成率部迅速与田见秀、袁宗第会师,急行军突袭官军的侧后翼。这才取得了重大胜利。

  李来亨知道,后世历史有非常多人,在不了解明末农民军战争史的情况下,便断然指责李自成等等农民军首领,不懂得像朱元璋一样“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发展一块稳定的根据地,从容夺取天下。

  然而,农民军难道真的没有尝试过建设根据地吗?

  其实早在崇祯五年,陕北义军中的郝临庵、可天飞两部,便占据了“山高沟深、形势险要”的铁角城。在当地“分地耕牧”、“为持久计”。

  可是本来硬实力就不如官军的起义军,在主动放弃机动作战的方式后,便会沦为以一城抗衡天下的局面。小小的铁角城如何与坐拥全天下的大明朝廷抗衡?结果自困于铁角城的郝临庵、可天飞,便遭到洪承畴的围剿,终于覆灭了。

  朱元璋为什么可以做到“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

  那是因为蒙元朝廷的统治远不如大明朝廷严密,元朝国家机器的力量,也远远不能同明朝相比。不仅如此,本来统治就很松散而脆弱的蒙元朝廷,还陷入了连续不断的内战之中。

  再加上刘福通、韩林儿的红巾军龙凤政权,在北方攻城掠地。占领了像开封、太原、济南、上都、辽阳这样的名城大郡,甚至于攻入朝鲜,牵制了蒙元朝廷绝大部分的力量。

  朱元璋、张士诚、陈友谅等群雄,才能在南方从容发展根据地。这些元末群雄中,除了张士诚在高邮城抵抗过元朝宰相脱脱的大军外,几乎没有人在发展阶段,同元军主力兵团战斗过。

  朱元璋的对手首先是张士诚和陈友谅,其次是像王保保这样自带干粮的团练武装,最后才是元朝朝廷。

  而明末农民军,从始至终,都要和统治严密的明朝官军,做殊死战斗。他们在前中期,根本不可能拥有朱元璋那样的环境,去安逸、从容地发展根据地。

  即使有满洲人数次入寇,牵制了明朝的军事力量。牵制程度,也远远不能和三路北伐、攻破无数名城大郡的红巾军相比。

  何况明朝的统治能力,相比元朝,实在强大太多了。得国至正的二百余年大明朝,岂是胡人国运不过百年的蒙元可比?

  在这种情况下,闯军怎么可能在龙驹寨站得住脚?现在的实际情况,便和洪武帝当年取天下时相反,不是先占据一地、慢慢发展,再向外扩张,渐次击败敌人。而必须先利用广阔的空间,不断进行机动和迂回,歼灭官军大量有生力量后,才能图谋占据一地、建设根据地。

  就像主席曾经分析过的那样,根据地为什么能够存在?首要的条件,是反革命营垒内部不统一并充满矛盾,军阀之间相互独立且斗争。

  这种条件,在元末存在,在李来亨所处的这个时代却并不存在。

  =====================================

  知乎:《军岭川之战后,闯军为什么主动弃守龙驹寨?》

  刘远邪

  《诸夏的自由》一书,出版发售中

  【该回答已被折叠

  折叠原因:内容存在争议性】

  谢邀,人在国外,刚下飞机。

  顺祖本为党项军事贵族,有顺一朝,实为党项贵族集团之治世。宋明以后,诸夏成为武德洼地,顺祖将西北党项之武德,注入中夏,于近世华夏,实有再造之功。

  明之华夷秩序,以蒙古为敌体,以女直朝鲜为属国,故而蒙古构成明国政治犯主要避难所。武宗以疆,臣民几于无岁不叛,跨边墙出亡、为蒙军引路者相继于道。仅世宗一朝,白莲教徒出亡者以百万计。若非要人,大抵老死胡中,子孙夷狄。由此观之,汉文化之无限同化能力纯属神话。

  海外新兴之“新顺史”研究者,考察内亚蒙文、满文档案,考证顺祖实为党项之裔,顺朝实为一内亚帝国。“新顺史”研究的主张,就是转换顺史研究的中原视角,从内亚角度出发,把顺朝作为一个党项族的内亚帝国来处理。

  唯有从此角度出发,才能理解顺祖弃守龙驹寨的原因。这实为党项族游牧军事传统的遗泽,顺祖以最忠诚、淳朴、善战的党项兵为骨干,征服诸夏,重振费拉之汉民族的武德传统,这才造就了煊赫数百年的顺帝国。

  评论区:

  远古邪恶万岁:文章太有见地了,原来顺朝也是胡人建立的,难怪这么厉害。

  吴楚剑客:作者恨国思想入脑,千方百计编造一些黑屁谣言,抹黑顺朝和顺太祖,毫无逻辑可言。闯军弃守龙驹寨,和什么“内亚帝国”有一毛钱关系吗?

  匿名用户:@知乎小管家,知乎就放任这种造谣传谣的货色到处传播?

  赤坂凌太郎:听说作者已经移民了?按作者给中国所有朝代按头“内亚帝国”的做法,大概中国无一人不是胡人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