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不求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伏兵山阳(二)

明末不求生 宇文郡主 2547 2019.05.16 17:10

  闯营战士们将火堆尽数熄灭,刚刚还在燃烧的柴火都被他们用尘土掩盖了起来,务必使一点火光和烟雾都不露出头来。

  郝摇旗手上提着他用惯手的那支枣木棒——之前军岭川之战时,因为他跟着李来亨迂回山坡,不便于用上这把兵器,此刻终于又有了用武之地。他要负责带队埋伏到官军侧后翼,需要抓准战机,一举杀出,截断官军队伍,郝摇旗信心十足,只等着开战了。

  这个任务关系着此次伏击的胜败与否,郝摇旗肩负重任,但他依旧是一副将战争视作儿戏般游刃有余的模样。这位小虎队的副将,此时只披挂着半身的布面甲,他将右膊完全袒露,显示出豪迈有力如怒涛澎湃一般的肌肉。

  “弟兄们,咱们都要沉住气。一定要等官军队伍全部过去以后,再杀穿他妈的屁股!”

  其他战士听到郝摇旗的呼喝声后,也都跟着走了出来。他们人人,拿的大多是比起枣木棒,还要更加适合林间恶斗的兵器,如刀、剑之类。

  不待李来亨和高一功发令,郝摇旗便已经将人马收拾整齐,先行出发了。这个粗神经的猛将,不愧于他十年转战的戎马经验,关键时刻一点不掉链子,让李来亨心里头悬着的石头,放下了一半。

  “兄弟们,小虎队的郝摇旗先带着伏击兵马出发了,咱们也不能输给人家是不是?都准备起来!”

  高一功的军事组织才干更在郝摇旗之上,他从自己所部的兵马中,将弓弩手都抽调了出来,布置在密林正面的两翼。这样官军进入伏击圈后,弓弩手就可以从两面射击官军队伍的左前、右前方向,使其左右无法顾全。

  “小老虎,我看你们小虎队中很有几支精良的火铳,这先声夺人的任务,恐怕还是要交给你了。”

  高一功对小虎队精良的装备早已眼馋许久,特别是李来亨从袁宗第那里领来的几支火铳,都是商南富水堡中,明军库存的新锐器械。

  这几支火铳的威势,正好便于将官军的注意力吸引到正前方,为高一功从侧前、郝摇旗从侧后发起攻击,创造有利的条件。

  李来亨自然是一口答应了下来,他还嫌区区几支火铳的“表演”不足以吸引官兵们全部的注意力,又从高一功那里索要了一些响箭——陕北“流寇”早期被官军称为“放响马贼”,也就是所谓的“响马。

  马贼自不必说,所谓“放响”,指的就是使用箭身上穿洞的特制箭矢,作为发起攻击前的号令。响箭一方,声如鸣笛,大队人马随即发起攻击,这是响马流贼惯用的套路。

  “好,那两翼就交给高大哥了。”李来亨挥挥手,让小虎队的几名战士,从高一功部下的弓弩队里接过好几发响箭。这些响箭制作都特别精致,分成两段,由铁质的镞锋和镞铤组成,缝补一面中起脊,镞铤横截面呈圆形。

  “庆叔,你带人先把马匹和我们之前搜括的粮食都集中到后面去。”

  李来亨本想让庆叔带一批人留在后方,负责看管物资,他总觉得庆叔年迈,又是自己不多的血亲之一,不愿让他上前线厮杀。但李来亨看了看李长庆一副跃跃欲试的求战模样,又感到自己刚刚担任管队不久,如果就曲意将血亲安排到后方避战,恐怕不能得士众信服之心,因此还是决定,让庆叔也一起参与作战。

  “你将东西安置好,之后马上回来,跟我们到正面一起设伏阻击。”

  “是!”

  李长庆双手抱拳,一口答应下来了李来亨的命令,但他随即有有些犹疑,担心李来亨是不是又想调开他,不让他参与作战了,便问道:“少爷……管队的,官兵人数众多,我们还是要用上全部吃奶的劲儿吧?应当不必留什么人去看行李吧?”

  “哈,这是自然。”李来亨摇摇头,苦笑一下,果不其然,庆叔的想法正与自己猜测的一样。不过这样也好,自己才刚刚在闯营里担任管队要职,岂能因自己个人喜好、血亲远近,又将人安排到后方避战呢?

  “庆叔,这一场仗我势在必得。我们一定要在县城城垣之外,将官兵主力全部消灭干净,不放匹马回垣,所有力量都要用上来的!”

  李来亨向庆叔做完保证以后,便大手一挥,对着小虎队其他的将士们说道:“兄弟们,这是咱们小虎队正式成军以来的第一战,决不能松懈!”

  “官兵猬集在城墙后面,那才叫棘手。现在他们自己离开城墙,出城送死,我们就遂了官军这个心愿。事情就是这样,他来进攻,我们把他消灭了,之后攻打县城就舒服多了。消灭一点,舒服一点;消灭得多,舒服得多;彻底消灭,彻底舒服。”

  “咱们小虎队里有人对我比较熟悉,跟着我在竹溪、在军岭川打过仗。还有一些新兄弟,大多也在咱们陕西老家,与我有一点交情。”

  李来亨将那把虎头腰刀支在地上,手上提起一支崭新的火铳,试了试重量。他信心在握,相信小虎队有如此充分的准备,一定可以取得胜利。但是仅仅是一场伏击战取胜还不够,为了便于将来进攻山阳县县城,一定要将官军的主力人马,彻底歼灭干净才行!

  “今天我就在这里拜托诸位兄弟了,将这股自投罗网、上赶着送死的官兵,彻底消灭干净!一个不留、一个不放,决不让匹马逃回山阳县城去!”

  小虎队的战士分成两群人,一群是闯营中资历较老,和李来亨一同参与过竹溪县战事和军岭川之战的老兵;另一群则是李来亨在米脂老家训练过的乡勇。这些人虽然经历不同,但他们都是陕北人,而且大多数都是延安府籍贯,乡音一致,互相之间,很快便达成了一片,正在日益凝聚成一个一致的战斗团体。

  官兵慌不择路,一头撞进李来亨和高一功精心布置的伏击圈内,未战已呈现败象。所有将士因此都饱怀必胜的信心——他们进入山阳县县境以内,未打一战,就已从各处山寨那里获得了大量粮食。如今官兵主力又自寻死路般地冲进伏击圈内来,这就让小虎队上下,对李来亨的统帅能力,越发信任了。

  战士们为防被官兵们发现他们的动静,并不大声回答李来亨的问话。但看他们将刀枪剑棒握在手中,战意翻腾、斗志澎湃的模样,李来亨已经知道,战前鼓舞暂时算是到位了。

  “咱们穿插截击,分路搜杀,不要让一个官兵逃脱掉!”

  太阳已经下滑了一半左右,午后的阳光反而让密林中更加显得阴影斑斓了。潜伏在树间的小虎队战士们,俱都屏住呼吸,大家虽然知道官军自投罗网,形势对我方极为有利。但这毕竟是小虎队正式成军以来的第一次大战,还是免不了一点紧张。

  李来亨半跪在地上,慢慢将火铳的子药装填好。他透过树间的缝隙,已能看到远处大队官军扬起的烟尘了——官军的骡马数量比他设想的要多。

  官兵在想些什么?用马队进密林搜山打仗?

  李来亨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他对官军不按常理出牌的用兵方法感到诧异。甚至想着,这难道是官军将计就计的什么诱敌招数?否则岂会有人傻到,让马队冲进这等密林丘陵里厮杀?

  可是小虎队的伏击圈已经都布置好了,高一功和郝摇旗各部也均就位。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李来亨骑虎难下,也只能硬着头皮下令展开总攻了。

  其他将士们看官军人数众多,似乎在小虎队数倍以上,不免有点心虚,都看着李来亨。李来亨咬住嘴唇,他决定相信闯营将士的战斗力。

  “大家沉住气,将官兵放近了再打。没有我的命令,不许乱射。”

  李来亨又示意放置好行李和粮秣后赶回前线的李长庆,让他先发射响箭,来提示高一功、郝摇旗,准备进行总攻。而后便提起装填完子药的火铳,与其他小虎队战士们一起占据密林中较有优势的险要地形,准备和官军展开一场激烈的厮杀了。

  “放响箭!”

  三名弓箭手,一齐将弓拉开,准备发射响箭。其中两人都是闯营的老资格,还有一人则是在军岭川之战后收编的米脂乡勇——那名乡勇懂得射箭,但战阵经验较为薄弱,此时将弓拉满后,便显得更加紧张了起来。

  他手中一抖,没等李来亨和庆叔发出号令,便先将箭矢射了出去。其他两名弓箭手愣了一下,又转头看向李来亨。李来亨眉头一皱,他对于老家乡勇的表现也不甚满意,但好在这无碍大局,便又点了点头,示意剩下两名弓箭手,也将箭矢射出。

  三发响箭先后从密林之中射出,给了官兵们以当头一棒,造成很大混乱。李来亨当即架好火铳,与其他几名火铳手,瞄准了官兵队伍中骑马的几人。

  双方距离如此之短,而官军部伍队列又如此混乱,以至于李来亨手中的火铳,发挥出了让他十分欣喜的命中率。五支火铳,一轮齐射,居然击中了三名骑马的乡绅,五发三中的命中率,已经非常高了。

  李来亨将自己头上红缨毡笠的帽绳拉紧,他看出那些骑马的人物多是乡绅,毫无军事经验。而被众星拱月围着的几人,应该就是这支官军队伍的领袖了,不知道是知县,抑或是绅民领袖。

  但不管那是谁,李来亨都盯住了这几个目标。他看那几名首领模样的人物,被其他许多乡绅围着,从这个角度不易于射中,便组织所有火铳手,跟着自己一起冲到视野开阔的平地处,准备先将官兵首领射杀。

  官兵和小虎队之间的距离几乎只有四五十步了,随着响箭和火铳的声音,闯营的总攻击全面展开。高一功布置在左前、右前两个方位的弓弩手,火力全开,箭矢像飞蝗般跃出密林,射得树叶和树枝纷纷落下,令官军队伍里不断发出惨叫声来。

  “长枪队顶住正面!枪牌队跟着高管队一起杀出去!”

  李来亨提着火铳冲出去,也不忘继续指挥部队。他下令让长枪队排成一列,占住密林间唯一一段比较开阔的道路,堵住官军的去路。

  米脂乡勇本就用惯了长枪,回到他们熟悉的作战方式中以后,便又重新展现出了严整的纪律性来。

  一排长枪向前戳出去,马上就让混乱之中的官军措手不及,登时被戳死一堆,在后边的家丁壮勇也一哄溃逃。官军将领想用力制止士兵溃退,但不可能,连他自己也被崩溃的人流推拥着向后奔跑。

  官军愈不能组织抵抗,愈容易被小虎队的长枪戳死戳伤;愈死伤惨重,愈要夺路逃命。势如山崩,互相践踏,一片呼叫,到处抛下兵器。

  高一功也指挥几队枪牌手,从侧前翼杀出。闯营枪牌手都用长牌短枪,着箭衣短打,比起长矛手更加灵活一些。

  枪牌队从侧前方杀出后,官军更加慌乱。高一功用兵比较谨慎,没有第一时间将所有伏兵全部杀出——他担心官军留有后手,直到发现官军确实是纯粹用兵过于愚蠢后,才放下心来,让藏匿在密林中的枪牌队全部冲了出来。

  对官军来说,最为致命的还是从后方杀出的郝摇旗所部刀牌队。因为官军毕竟兵力雄厚,而且还有张守备率领的秦军在后方压阵,前锋部队一时受挫,也不至于全军崩溃。可是刀牌队从后方杀出后,就连张守备也再也无法维持冷静了。

  刀牌手与长枪手、枪牌手不同,长枪兵器是纵然练得不熟,也具有一定威力;而短兵器,如果不甚熟练,就和徒手相搏差不多。所以闯营之中,刀牌手都是由最为精悍的士兵担任,号称锐卒。

  郝摇旗率领的这支刀牌队,全都是小虎队和高一功所部人马里头,最为精锐勇敢的士兵。他们一杀出来,人人一往无前,有进无退,这样的一支部队,实际上就相当于是闯军的敢死队。

  他们所用的都是最为精锐锋利的刀剑,又在密林之中养精蓄锐。郝摇旗高举枣木棒,第一各跳了出来,大吼着“老子杀穿尔等屁股”,先声夺人,吓住了留守后队的秦兵队伍。

  正面的小虎队,先用响箭、火铳、长矛队这三板斧吸引住官军的注意力。然后高一功又从侧翼,以箭雨和枪牌队打击官军,加速其混乱和士气的崩溃。最后郝摇旗一锤定音,带刀牌锐卒截击官军尾巴,将其彻底斩碎。

  除了张守备率领的那队秦兵还比较镇定,抱拢成一团,结阵抵抗以外。其他数百家丁壮勇,几乎都是闻风而溃,先是丢弃兵器,后是夺路奔逃,谁也不敢回头看看到底有多少闯军在背后追赶。最后干脆是士气完全崩溃,看四面都是敌人,便连逃都不敢逃了,抱头蹲在地上,束手待死而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