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龙在赛博朋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下水道的龙

龙在赛博朋克 咸柠柒 2436 2019.07.18 19:45

  嗷呜,好久没睡过这么好的觉了。

  格雷尔打了个哈欠,满意地从睡梦中醒来。

  之前做了个噩梦,梦见我在巨树下被一群龙围观处刑,真的是好恐怖啊。

  还好只是个噩梦。

  睡了太久了,他感觉身体有点麻,有点沉重,就像被母龙的尾巴卷住,蹂躏了千百遍一样。

  格雷尔忍不住想伸个懒腰。

  “咯噔。”格雷尔伸至一半的前爪好像触碰到了什么东西,他疑惑地晃了晃脑袋,又换了个方向重新伸长前爪。

  “咯噔。”

  格雷尔立马清醒了过来,他警惕地望着四周,发现自己位于一片死寂的黑暗。

  刚刚前爪戳碰到的,是什么?

  格雷尔尝试翻身,同样被无形的硬物所阻碍了。于是他谨慎地向前伸出爪子,摸索着眼前的黑暗。

  看不见东西,说明自己可能被困在了一个完全封闭的空间。

  而阻碍自己的硬物,可能是将自己困住的墙壁。

  但这种感觉,怎么这么熟悉呢?

  格雷尔将爪子收回,托着自己的脑袋,仔细地回忆,沉睡之前的自己到底干了些什么?

  巨树,龙群,损友痴呆的目光,这些片段重新在格雷尔的脑中浮现。他的心不住地往下沉,许久后,他悠悠地叹了一口气。

  接受现实吧,格雷尔怀特,你已经被放逐了。

  那现在自己是在哪?格雷尔脑中最后的片段,是自己被无数符文裹成了球,漂浮在法阵之中。

  他继续摸索着“墙壁”,发现它的底部较为平整,中间宽阔,而越往上越狭窄,给龙一种熟悉的感觉。

  格雷尔心中突然响起不祥的预感,这......不会是个蛋吧?

  天杀的翠尔女神,把我放逐就算了,还要把我放进蛋里面来羞辱我!

  格雷尔悲愤地用前爪敲打着“墙壁”,咬牙切齿地低骂。他收回前爪,用头一次次地砸在“墙壁”上。

  蛋剧烈地晃动着,“墙壁”慢慢地产生了细小的裂缝,而且有逐渐扩大的迹象。于是,他将后腿撑在另一边的“墙壁”,改用自己的后背一下又一下地冲撞着。

  效果十分显著。

  “墙壁”开始摇晃,格雷尔清楚地感觉到它上面的裂缝越来越大,他不由得加快了撞击的频率。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轰隆声,墙壁破开了。一道昏黄的光线从外面射进来,照在了灰头土脸的格雷尔身上。

  这是......哪?

  .......

  暗黄色的水晶灯被整齐地镶嵌在石墙的两边,头上是由石砖砌成的半球形穹顶,一直延伸向远方。身边能感受到微弱的气流在流动,不像是完全封闭的空间,亦或是使用了某种超凡手段。

  这也许是一个大人物的陵墓。

  格雷尔一边想着,一边从蛋中钻了出来,他踮着脚尖,将身体尽量下压,不发出一点声响。

  像这种大格局的墓穴,往往藏着很厉害的守墓人,星辰龙王所著的《盗陵笔记》中就详细地描写了一种叫做“粽子”的危险守墓生物。

  隐忍,低调,杀戮。

  格雷尔在心里默念着星辰龙王的名言,同时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周围的景象。

  与高大的穹顶不同,格雷尔脚下的通道十分狭窄,它相对墙的另一边是平斜的滑坡,顺着滑坡向下望去,能看到缓慢流动的宽广河流。

  但是这个河流为什么这么臭?

  打量完了四周的情况,格雷尔回头看向自己“出生”的地方。

  一个破洞巨蛋稳稳地立在逼仄的小道上,不知道是不是格雷尔的错觉,他从中闻到一股诱人的香味。

  他想起了刚出生的自己,将蛋壳啃噬一空的景象。

  “咕噜”,格雷尔的脸色突然变得有点僵硬,一阵突如其来的饥饿感迅速席卷了他的身体。

  “我......就算饿死......”

  “咕噜咕噜。”肚子的响声越来越频繁,带着回音,在空旷的通道中一遍遍地回荡。

  算了算了。

  这也在你的计算之中吗?翠尔女神!格雷尔咬牙切齿,不受控制地向着巨蛋走去。

  “咔嚓咔嚓”,蛋壳的口感十分酥脆,带着浓厚的奶香。当格雷尔将咬碎的蛋壳吞咽下去时,它立马化成了一道流淌的暖流,流向四肢和内脏,补充其生命能量。

  “嗝啊。”格雷尔发出了一声满足的饱嗝。

  与此同时,格雷尔沉睡之后的画面突兀地浮现在他的脑中。

  “通晓语言之能?还有女神的祝福?”格雷尔一脸懵圈地看着先前出现过的法阵,蛋壳中残存的信息告诉他,自己好像中了个大奖。

  看着记忆里呆滞的龙群,他忍不住在心里笑出了声。

  先试试通晓语言吧,格雷尔环顾四周,发现石墙的底部被挖掘出一个小洞,一只灰茸茸的老鼠,从洞口探出了半个头,一边好奇地望着他,一边向洞内的伙伴传递信息。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

  在格雷尔的耳中,这句话被翻译成了:

  “狗......大......别出来。”

  这是把我当成低贱的犬类了吗?格雷尔脸露邪笑,用余光审视着瑟瑟发抖的小老鼠。

  正好试试自己的第二个能力。

  ......

  一阵强烈的下坠感和眩晕感从身体内部传来,格雷尔两只前爪合拢,结了个炫酷的手印,“砰”,一道灰雾炸开。

  灰雾散去,灰鼠眼中的庞然大物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只比它略大,用玩味的眼神看着它的危险生物。

  一只,白白胖胖的小老鼠!

  受到惊吓的灰鼠一边大叫,一边头也不回地往洞内跑去。

  “狗......鼠......怕怕。”

  格雷尔冷笑一声,他扑腾着自己的小短腿来到了洞前,像棉花糖般挤进了洞穴。

  “贼鼠休走!”

  .......

  灰鼠挖掘的通道十分狭窄,这让比洞口略大的格雷尔叫苦不堪。这是因为,女神的祝福——变形术,在蛋壳给到的信息中,对目前的自己而言,二十四个自然时内只能使用一次,否则就有身体崩溃的风险。格雷尔只好一边用自己的小前爪拨弄开眼前的碎石,一边在内心里恶毒的诅咒。

  要是被我抓到了,我一定把你做成烧烤鼠干!

  不知追逐了多久,在格雷尔的前爪近乎麻木的时候,他扑了个空,从洞口中飞了出来。

  他以狗啃泥的姿势一头扎在了土壤里,等他艰难地从土壤中爬起时,眼前的景象变成了,一只长着白色胡须的年老灰鼠在敲打着之前遇见过的灰鼠。

  “白鼠......不怕......愚蠢。”

  小灰鼠一边挨打,一边用希冀的眼神看着眼前的格雷尔,仿佛在对他说,快点展示你的恐怖吧,快点来证明我是对的吧。

  “......”

  “唉,为什么我要和这种没有智慧的生物计较呢?”格雷尔拍拍身上的泥土,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卧下,懒洋洋地对着眼前的灰鼠二人组问道:

  “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知道么?”

  年长的灰鼠被突然的声音吓了一跳,过了一会儿后,它支支吾吾地说:

  “地下。”

  “那么有没有能去向地表的方法?”

  “有。”

  老灰鼠的回答给了格雷尔一个惊喜,他原先以为,这种生物对于地上世界一无所知,只会在暗无天日的地方打洞。

  “出去.......地方......蛇。”

  “带我去就是了,区区蛇而已,我格雷尔大人还是能对付的。”

  格雷尔拍拍肚皮,从地上直起身,满不在乎地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