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龙在赛博朋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案件的线索

龙在赛博朋克 咸柠柒 2225 2019.07.27 14:32

  “前几天,我接受了一份委托,去寻找一个失踪的男人,他的名字叫做肯尼。”

  “都港市每个月失踪的人口数以百计,但这份委托,却很奇怪。”

  唐让摩挲着自己的下巴,望着桌子出神:

  “委托的人是来自贫民窟的一个女人,失踪的人是他的丈夫,一位‘连锁酒吧’的庶民级成员。他平时的工作就是干干杂活,比如说将食物药物等物资在各个分部间搬运之类的。”

  “这样的成员在‘连锁酒吧’里有很多,他们终其一生都在这个位置里忙碌,维持组织的日常运转,不参与战斗,也接触不到组织的核心资料。”

  “但奇怪的是,在他失踪后,‘连锁酒吧’没有发出寻人启事,而当我去调查这件事的时候,发现有关这个人的信息完全在组织内消失了。”

  “我找不到和他认识的人,找不到他做过的任何一件事,所有的信息,好像都被刻意抹去了一样。”

  侦探微笑地抬起头,看着面前眼神发亮的格雷尔:

  “你觉得如何?”

  当然是干它一票呀!格雷尔的内心很兴奋,刚刚被连锁酒吧的人莫名其妙地袭击了,现在就有一件看上去十分可疑的关于这个组织的案件。

  这简直就是天空上掉下来的馅饼,老天送给自己的枕头啊!

  他点点头,却还是忍不住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刚刚那个连锁酒吧的人,为什么要袭击我?”

  “不知道,”侦探若有所思,食指轻轻地敲着桌面,“事实上,连锁酒吧的行为,往往都很不讲道理。”

  “他看上了你,想要同你进一步亲密接触,也不是没有这样的可能性。”

  想起泽尔那张做作的脸,格雷尔一阵恶寒,不由得打了个冷颤。他想了想,又问:

  “那个男人的右手,为什么能够伸长?呃......就像蛇一样。”

  唐让一副你连这个都不知道的不可思议表情,诧异的问:

  “你难道不知道人体改造吗?”

  格雷尔羞愧的低下了头,他刚才在书架上好像看到了类似的书籍。

  “所谓的人体改造,就是用机械去替代自己的一部分身体。你说的手能够伸长,是最基础的改造之一,通常用于高空作业和打架。”

  “这在混混间也是最受欢迎的改造,”侦探轻笑一声,“大概他们认为边喊出绝招名边伸长手是很炫酷的行为吧。”

  简单的机械不可能做到那种程度,格雷尔想起了那能舞出残影的手臂和突然变得坚硬的酒吧门,那种破坏力,足以打伤一条成年龙——要是他一开始就用全力的话。

  “不要纠结那些了,以后你还会遇见更多的改造人的。”侦探伸出五指在格雷尔晃了晃,将他从沉思中唤醒:

  “我计划在晚上再次调查这个案件,在此之前,还有一件事要去做。”

  ......

  都港市南部,贫民窟。

  格雷尔嫌恶地越过眼前的一滩积水,他已经和侦探徒步行走了一个小时,经过的地点越来越脏乱,越来越偏僻,这让他很是难受。

  侦探好像看出了他的窘态,苦笑道:

  “霍普区和锈城区都是不允许车辆通行的,这是为了秩序,也是为了安全。”

  他口中的霍普区就是都港市的中部,克莱恩大道所在的区域,而锈城区,自然就是巨大的贫民窟了。

  侦探一路上的科普,让格雷尔对这个都市有了初步的了解,他撅起嘴,不满地说:

  “你说的那个帮手,住在这么偏僻的地方,真的靠谱吗?”

  侦探沉默地前行着,关于帮手靠不靠谱,他已经在一路上回答了许多遍。

  恐怕在偌大的贫民窟,他也是最靠谱的一批人了。

  “......”

  “到了。”

  眼前是一座好像城寨般的建筑,大约十几层。在从门卫大爷那获得许可后,二人穿过一个昏暗窄小的木门,进入到它的内部。

  它的内部就像是一个巨大扁平的“回”字,中间是狭小的空地,勉强能看见灰蒙蒙的天空。空地之外,数百栋房间像蜂巢一样挤在大厦的每一层,这些房间外面都挂着衣服,塞满了本就狭窄的过道。

  侦探熟练地走向了空地一边的楼梯,那里的地板黑糊糊的,好像很久没有洗过。楼梯两旁的墙壁布满喷漆留下的五颜六色涂鸦,都是些意义不明的画和各种辱骂。

  他们要找的人,就在这座建筑的十三层。

  “你找谁啊?”一个脸上布满黄褐色班点的女人开了门,警惕地看着二人:

  “我男人可在里面呆着呢。”

  “我找悲哥儿。”侦探言简意赅地说。

  女人的脸皱成一团,缩回门内。大门再次紧闭,从里面传来尖利的咒骂声。

  一会儿后,大门再次打开,取而代之的是一张清秀的脸,他走出门,向侦探点了点头。

  这是一名少年,很高,但看上去比格雷尔大不了多少。厚厚的黑色刘海将他的表情遮去了大半,他熟练地将门关上,也没有问什么,便一言不发地向楼梯口走去。

  本想打招呼的格雷尔尴尬地将手停留在了半空。

  “他就是这样。”侦探小声地对着少年说。

  我知道,能和你认识的都是特别可疑的人对吧。格雷尔在内心吐槽,但这个少年在他的第一印象中还是十分靠谱的。

  毕竟人狠话不多的人在故事里总能活到最后,这是他好不容易从众多小说里得到的结论。

  .......

  一小时后,在唐让预定的饭馆里,夕阳从窗户穿过,照在了桌前三张尴尬的脸上。

  黑发少年嘴唇紧紧地抿着,表情平静,不知在想些什么。

  银发少年表情假装平静,眼珠不停转动,观察着四周的环境。

  唐让表情扭曲,看着手上的菜单。黑发少年说只要三大瓶营养液,银发少年说随便吃点就好,这让选择恐惧症的他陷入了无比的挣扎中。

  片刻后,他放弃了抵抗,挥手叫来服务生:

  “三大瓶营养液,然后两人份的食物,随便来一点。”

  点餐完毕,侦探双手合拢,手肘搁在桌上,微微低头,沉声道:

  “我们来讨论一下今晚的战术。”

  两位少年偏头看向侦探。

  他将自己常用的手杖放上桌子,压低声音:

  “这是一件超凡物品。”

  “我把它叫做‘寻物手杖’,对于要寻找的物品或人,只要给它与之相关的物品,就能给出模糊的寻找方向。”

  “......但这次却失灵了,这次案件的线索指向了克莱恩大道,但我寻遍整条街道,并没有发现肯尼的痕迹。”

  “所以我有个大胆的想法,肯尼不在街道上,而是在街道之下——也就是下水道里。”

  “我需要你们二人的帮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