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龙在赛博朋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最后的战斗

龙在赛博朋克 咸柠柒 2071 2019.08.09 23:38

  佣兵离开的三十分钟后,一道闪着绿光的身影从远处走过来。

  他带着一顶灰色的鸭舌帽,穿着浅蓝色的卫衣和银灰色的牛仔长裤。他的脸庞被红黑条纹的脖套遮去了大半,只留下一双戴着黑框方形眼镜的眼睛。

  这就是守护者之一的“刚大木大木”。

  他走到遍体鳞伤的黑色机器旁,向着它伸出手。一旁头颅上红瞳微微一亮,却又马上黯淡了下去。

  “破坏的手法十分专业。”他轻轻地自言自语,“看来这个宝物注定与我无缘了。”

  没错,这个驰骋沙场的黑色机器,就是水果老板赋予他的宝物。作为与机械紧密相关的超凡能力者,他自然是渴望赢得这次的任务,来获得这台令人艳羡的机器人。

  太可惜了。他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没想到在这次比赛中自己这么背,连遇上两个怪物般的新人。

  他向前两步,眼前是那个令机器折戟沉沙的水塘。他将右手伸了进去,感受着它的触感。

  滑滑的,黏黏的,令人十分不舒服的感觉。

  这就是佣兵的能力吗?刚大木微微皱眉,从长裤口袋里拿出终端,轻声说道:

  “我失败了......”

  ......

  ......

  “你好啊。”墨绿色头发的佣兵一手插着口袋,一手打着招呼。慢慢地从街口走来。

  “你谁啊。”头上发着黄光的格雷尔拉着他的小跟班,戒备地后退了一步:

  “想打一架吗?”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就是第三队的队长吧。”佣兵有些苦恼地说道:

  “本来我还以为要和你单挑的,结果现在是一挑二,你能不能让一下我啊。”

  “不要,我喜欢群殴。”格雷尔干脆地说道:

  “你爱打不打嘛,我还要去找第二队的队长呢。”

  “那我上了啊。”佣兵看似随意地举起右手,面向眼前的二人。

  银发少年紧张的摆出了个战斗架势,然而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时间就这么尴尬地过去了五秒钟,佣兵疑惑地甩了甩右手,发出“嘎啦”的金属撞击声。

  见眼前的男子放松警惕,格雷尔忍不住举起长矛,踏步前冲,却发现他眼睛闪过一丝精光。

  有诈!

  佣兵突然甩动右手,一道细小的高速水柱从他的手掌心飞出。

  瞄向的是,少年头上的黄色灯泡。

  早有预料的格雷尔偏了下头,轻松闪过。但还没来得及挥动长矛。佣兵的身形已经随着水柱迅速接近了他。

  一记老辣的直拳,瞄准的是少年的下巴处。此处是人体最脆弱的部位之一,足以让人迅速昏迷!

  但格雷尔只是轻轻扇动了下翅膀,身体便诡异地向后退了三步的距离。找到机会的他握紧长矛,奋力往前一刺。

  并没有熟悉武器的格雷尔,他那直白的意图自然是被简单识破。佣兵稍微偏了下身子,反手将落空的长矛抓在手里。

  格雷尔想抽回长矛,却发现它纹丝不动。而还没等少年挥动翅膀,只见佣兵又抬起了右手,再次喷出了一道危险的水柱。

  衣服被击穿了一个口子,水柱击在胸前,就像是被木棍给拱了一下。格雷尔不由得闷哼一声,努力扇动翅膀,想要脱离这对自己不利的环境。

  但佣兵另一只手已经搭上了长矛,就这样和已经飞至半空的少年僵持了起来。

  “嘿,想不到你年纪轻轻,战斗经验还挺丰富的嘛。”佣兵咧开嘴,没等到少年回答,突然就是一记唾沫吐出。

  毫无防备的格雷尔被糊了一脸,他伸出一只手想要将它抹去,却发现这唾沫不仅分量大,而且又黏又滑,紧紧附住了他的眼睛,一时半会儿无法擦干。

  “郑部刑——”他焦急地大喊。

  原本再次将右手瞄向灯泡的佣兵心中一紧,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一股突如其来的悲伤和沉重便席卷了他的心灵。

  他身体一僵,慢慢地松开了握着长矛的手,眼睛紧闭,脸上不受控制地抽搐。

  感受到长矛重新获得自由的格雷尔,向天上高高飞去。他好不容易擦干脸上的粘液,眼睛一睁,发现地上的男子仍是一副僵直的模样。

  好机会!

  他吸取了上次的教训,举起长矛,身体下扑,向着佣兵的大腿戳去。

  感受到杀气的佣兵猛然睁开眼,他故技重施,躲过并抓住了长矛。还来不及变招的格雷尔被他一记反手的直拳重重地打在了脸上。

  长矛离手,格雷尔飞了出去。

  “哼哼,本来想和你友好切磋的。”佣兵脸上爆出几条青筋,眼睛布满血丝,阴沉地看向在空中调整身形的少年:

  “但是你让我想起了很不好的回忆啊。”

  佣兵向前疾行几步,抓住还在围观的郑部刑,将红色长矛的尖锐对准他的脑袋:

  “给你一个机会,将你头上的灯泡交出来。”

  “要不然,他,死!”

  格雷尔刚想开口,却被一个突然出现的陌生声音打断。

  “收起你海上的那一套。”在屋顶上的身影淡漠地说:

  “如果你敢刺下去,我不介意送你去见他。”

  他顿了顿,又补充道:

  “但我可以判定你手上那位失去战斗能力。”

  “切,”佣兵悻悻地松开手上瑟瑟发抖的人质,“就给你这个裁判一个面子。”

  他重新看向在空中停留的少年,大声喊道:

  “是男人就下来和我战斗啊。”

  我不是男人,我是雄龙。松了一口气的格雷尔在天上嬉皮笑脸地回道:

  “我就不下去,你能拿我怎么着嘛?”

  “你是不是男人啊?”佣兵气急败坏地发射水柱,却被格雷尔轻松地一一躲过。

  “我就在这呆到天亮了——”格雷尔双手作喇叭状,充满恶意地喊道:

  “这把武器就送给你了——”

  “你快去找那个躲起来的二号队队长吧。”

  “都快天亮了,来不及了——”

  广场上的钟重重地敲了四下,此时天空已经变成了令人心悸的深蓝色,这是太阳即将出来的预兆。

  佣兵恼怒地将长矛扎入地面,他感到又可气又可笑,完全没料到战斗会以这么滑稽的方式结束。

  两人继续僵持,天空一点点地转白,格雷尔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

  “哈哈你这个打工.......”

  砰,突兀的一声枪响,打断了他的话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