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龙在赛博朋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重返下水道

龙在赛博朋克 咸柠柒 2482 2019.07.28 14:50

  深夜,克莱恩大道旁的小巷子。

  侦探三人组费力地抬起地面上的井盖,露出黑黝黝的洞口。

  格雷尔面容严肃地点了点头,比出个炫酷的手印,在一阵灰雾中化为了白鼠,落在他的衣物上。

  侦探将衣物堆收起,从里面找出个人终端,绑在白鼠的身上。

  白鼠举起前爪向他敬了个礼,深吸一口气,向着洞口一跃而下。过了一会儿后,侦探从风衣里掏出另一个终端,里面传来格雷尔的声音:

  “路面畅通,可以出发。”

  唐让和悲哥儿相视一眼,将格雷尔的衣物放到一旁,相继从洞口跃下。

  小巷里又恢复了寂静,除了三人外,没有人知道这里曾经上演过一出默剧。

  下水道里,二人重新见到了白鼠,只见他不爽的抱着前爪,向侦探抱怨:

  “你说下个下水道而已,有必要搞得这么严肃吗?”

  “作为一名职业侦探,”唐让一摊手,“为了维护职业形象,我不能让人知道自己曾经钻过下水道这件事。”

  你昨天扮做酒鬼在酒吧里大闹,职业形象已经荡然无存了。格雷尔在心里恶狠狠地吐槽。

  只见侦探将手杖立在地上,掏出一条灰色的亵裤(这是肯尼的妻子留给他的)放在手杖顶端。默数三秒后,手杖落地,指向了下水道的某个方向。

  他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

  “按照原计划,只龙在前面探路,报告周边的情况,我们在大约三十米之后跟随。”

  “悲哥儿注意提防身后,我负责寻找下水道里的线索。”

  “明白了吗?”

  ......

  有寻物手杖的指引,侦探一行人并不担心会在地形复杂的下水道里迷失方向。

  “报告,前面出现大量鼠群,请求指示。”

  唐让一脸黑线地看着手中的终端,从刚刚开始,兴趣盎然的白鼠从前方传来了大量的无用信息。

  除了鼠群外,他还分别报告了蜈蚣,蛞蝓,蜗牛的存在,这种无意义的通讯大幅度降低了三人前进的速度。

  我来下水道是为了生物调查吗?他在心中咆哮,但又怕白鼠甩手不干,只好敷衍地说:

  “无视鼠群,继续前行。”

  “明白!”

  “前方发现大量飞蛾,聚集在灯光处,请求指示。”

  “无视。继续前行。”

  “前方发现蝙蝠一只,请求指示。”

  “无视。”

  “前方地面发现破布条,请求指示。”

  “无......等等。”

  “留在原地,我们这就过去。”

  在一番匆匆的小跑后,二人见到了在甬道处不断张望的白鼠,他神情严肃,仿佛下水道里藏着无数个敌人。

  原来你才是入戏最深的一个啊!唐让捂着脸,慢慢走到白鼠面前。只见他敬了个礼,后退三步,期待地看着自己。

  侦探弯下腰,小心翼翼地拿起破布条,将它捧在手心里仔细观察。

  “它的一边很平整,一边有被撕扯过的痕迹,”侦探沉声道,“布的质感略粗糙,但是很厚,应该是上衣,而且不是便宜货。”

  “撕开它需要很大的力气,这不像是正常打斗中会出现的情况。”

  “会不会是超凡能力的作用?”一旁的黑发少年突然开口。

  “可能性很小,精准地撕开上衣而不破坏布料的表面,这要求能力的攻击点十分集中,这和撕扯痕是矛盾的。”

  侦探轻吹了一口气,让破布条从掌心滑落,掉在下水道潮湿的地砖上。

  他又将布条重新捡起,沉吟了一会儿,说:

  “这应该是有人故意将它放在这里的。”

  “我们继续往前走吧。”

  ......

  也许是被唐让的认真推理所感化,白鼠收起了嬉闹的样子,二人一鼠在甬道中沉默地前进着。

  但这种沉默很快就被打破了。

  我去。

  白鼠无语地看着眼前的地板,原本覆盖着薄薄灰尘的地方,出现了几个巨大的脚印和一个圆形的印记。

  这不是我之前留下来的吗?

  怎么办,是说还是不说?格雷尔的内心挣扎着,虽然他们基本不会把这种痕迹联系到自己身上,但这种欺骗别人的感觉......

  咦,我好像不需要欺骗他们。

  想通后的白鼠压低嗓子,故作一副冷静的样子,语气平淡地对着终端说:

  “我发现了很不妙的痕迹。”

  “你呆在原地不要动,我马上过来。”

  唐让急匆匆地从后方赶来,看着眼前的印记,紧紧地皱起了眉头。

  “这不科学,有什么凭空降临到了这里,然后突然消失了?”侦探敏锐的直觉给了唐让正确的推理方向,但信息的缺漏还是让他误入了歧途。

  “这个圆形的印记,是球?不对,也可能只有底部是圆,是某种舱室?休眠舱?”

  “可这个巨大的脚印要怎么解释,一种巨大的生物在下水道行走?然后飞走了?或者是伪装,玩偶服?会飞的玩偶服?”

  唐让原地焦躁地踏步着,眼中燃起了兴奋的火苗,嘴里不断碎碎念:

  “灰尘消失的时间不会太长,所以这是这两天发生的事情。”

  “不对,我被误导了,也可能这东西已经在这摆放很久了,在近期才被人移走。”

  “这样的话,肯尼失踪案可能与这个有关,但在这里摆放,有什么意义呢?”

  “到底有什么意义呢?”

  看着眼前疯癫的侦探,白鼠不安地看了眼墙角的缝隙。这种缝隙在下水道随处可见,侦探应该不会将它和印记联系到一起吧。

  “线索不足,我们继续往前走吧,”侦探眼神很快恢复了清明,含笑着对二人说,“我越来越期待之后的遭遇了。”

  白鼠如释重负地奔向了前方,但他没发现的是,侦探凝视着他,轻轻地皱起了眉头。

  只龙的表现很不正常,对于这个印记,他没有表现出任何疑惑和兴奋。在此之前,他一直恪守着扮演前哨这个角色——这次他离去得也未免太急切了点。

  也许是我想多了,唐让摇摇头,将眼神重新聚焦在通道前方。

  在心里默数十秒后,他对一旁默默跟随的黑发少年轻声说道:

  “我们出发吧。”

  ......

  又是一个岔路口,唐让习惯性地使用了寻物手杖,但这次它并没有指向前方,而是指向了他们来时的通道。

  这是个好消息,代表着失踪者离他们很近了。

  在返回的路上,唐让眉头紧锁,不断使用寻物手杖,他发现每次指路的方向,都有着角度上些微的偏移。

  最后,它完全垂直,指向了下水道边一道普普通通的墙壁。

  “接下来的行动,可能会很危险。”侦探将手杖捡起,用左手将它紧紧握住。显然,这次的异样远超乎他的预料。

  他将耳朵凑在墙壁上仔细聆听,又用右手重重敲击着墙壁。

  “这是一道暗门。”他笃定地说:“我们没有进去的钥匙,只能硬闯了。”

  一边说着,他从风衣拿出一个小铲子和小锤子。

  原来侦探身上还带着这种东西吗?格雷尔眼睁睁地看着唐让从风衣里,像变魔术般掏出了锥子,钳子,扳手和锉刀,而旁边的黑发少年完全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

  “咚咚咚”,“锵锵锵”,“咯噔咯噔”。

  在一番捣鼓后,唐让小心翼翼地将一块砖头从墙上取出,接下来是第二块、第三块......直到一个简陋的入口出现在两人一鼠面前。

  微弱的气流从黑不见底的入口处涌出,侦探收起工具,淡淡地说:

  “悲哥儿跟我进去,只龙你留在原地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