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龙在赛博朋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黑色巨汉

龙在赛博朋克 咸柠柒 2254 2019.07.29 15:45

  “他能帮上我们的忙。”悲哥儿出人意料地发声了,“如果里面发生战斗,他可以为我们提供照明。”

  “好像是有那么点道理。”唐让若有所思,从风衣里取出一个银制的手电筒,将它和白鼠身上的终端绑在一起。

  “不是,难道你们没有考虑过我自己的感受吗?”格雷尔举起他的小肥爪,抗议着两人的专断行为。

  如果是位淑女的话,大概会因白鼠萌萌哒的声线而心软,但很可惜,这里只有两个冷血无情的男人。

  “抗议驳回。”侦探面无表情地伸出右手,将白鼠托到了右肩,并将手电筒打开。

  入口很暗,手电筒只能照出一条布满灰尘的光线,侦探一只手按住挣扎着的白鼠,弯下腰,小心地钻进入口。

  细小的尘埃让白鼠的鼻子十分不舒服,它张大嘴,喷嚏已经到了嘴边,却被侦探的一个眼神噎了回去。

  披着人皮的魔鬼侦探!格雷尔愤愤地在心中辱骂着,全然忘了之前自己求着他收养的事情。

  入口内的通道并不窄,大约能容下五个人同时穿行,侦探观察了一阵,向洞外挥了挥手,示意悲哥儿进来。

  “通道里布满尘埃,但是地面并不脏,”侦探小声提醒道:“这里面可能有人居住。”

  悲哥儿了然,从衣服里掏出了一把短匕。

  借着手电筒的光线,格雷尔看见了短匕的样子,它的表面光滑毫无锈迹,一边有锯齿状的缺口,一边反射着寒光,看上去就很锐利。

  侦探点点头,扶住墙壁,轻手轻脚地向前进发,悲哥儿学着他的样子,不发出声音行走着。

  大约走了一分钟,他们听到通道远方传来粗重的呼吸声。

  唐让将鼠型手电筒拨到一边,让它对着墙壁,后退几步——直到听不到呼吸声,他才轻声细语地开口:

  “悲哥儿你怎么看?”

  “一个人,可能受了伤。”黑发少年回道。

  “他故意在下水道留下信息,就是为了有人能找到他。”侦探点点头,冷静地分析道:

  “接下来就先麻烦你了。”

  心里没有一丝波动的工具鼠从侦探转移到了黑发少年身上,手电筒被重新调整成了向前的方向。

  悲哥儿紧握短匕,压低身子向黑暗中摸去。

  不多时,他们看见了声音的源头。那是一个面容枯槁,紧闭着双眼的中年男人,灰色上衣挂在他宽大的骨架上,随着胸口起伏而一颤一颤。他瘫坐在地板上,靠着墙壁,双手向下垂着,没有其他的动作。

  黑发少年回头看了一眼已经看不见身影的侦探,深吸一口气,向眼前的男人走去。

  “你好,请问你认识一位叫肯尼的先生吗?”他礼貌彬彬地问道。

  “肯......尼,肯尼,肯尼,我知道他,我知道他!”

  他紧闭的双眼不住颤着,喉结上下滚动,声音忽而嘶哑忽而浑厚。这让提问的悲哥儿皱起了眉头,这个男人看起来精神已经濒临崩溃了。

  也对,换作是自己在暗无天日的通道里关禁闭,恐怕连开口都很难做到吧。

  他重新组织了下语言,用尽量温和的语气问道:

  “肯尼和你是什么关系?”

  “我知道他,我知道他!”

  “肯尼!肯尼!”

  没法交流,悲哥儿在心中下了定论,回过头准备找侦探思考对策。但他留了个心眼,只是微微侧过身,眼神并没有离开男人。

  但这个行为注定是多此一举,在地上哀嚎的男人,并没有如他所料地暴起伤人,而是张大了嘴巴,发出了一声无比凄凉,在通道内不断回荡着的尖叫。

  “肯——尼——”

  男人的四肢像得了羊癫疯一样疯狂抽搐,原本凹陷的胸口像气球一样渐渐鼓起,这种变化随着高频率的抖动传到了全身。他垂落的双手迅速变黑,青筋炸裂的肌肉在纸上块块隆起,其身形在不断膨胀中缓缓站了起来。

  原本枯槁的瘦弱男人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不详的黑色肌肉巨汉。他睁开不含一丝眼白的红瞳,看着眼前的二人。

  ......

  还没等白鼠惊呼出声,悲哥儿已经甩开他冲了上去。

  先发制人,他的思维十分清晰,锋利的短匕在巨汉的脖子上一触即收,紧接着是朝向太阳穴的踢腿三连击,

  刚刚清醒的巨汉只是稍微晃了下,但悲哥儿的攻击仍有后续。他转踢腿为绞,双腿随着惯性大力一扭。

  纹丝不动!

  黑色巨汉烦躁地活动了几下脖子,右手像驱赶蚊虫一样向身上的少年袭来。

  糟了!少年眼眸一缩,看着眼前飞速放大的拳头,勉力扭腰,双腿向他胸口一蹬,躲开了攻击,同时借力回到了白鼠身边。

  漂亮的处理!一旁的格雷尔扶着手电筒,忍不住拍爪叫好,一场精彩的试探!

  然而白鼠的喝彩没人听到,黑色巨汉怒吼一声,双足踏地,像坦克一样向二者扑来。好不容易调整好重心的悲哥儿,就这样被他撞开,飞向了更远的地方。

  闻声赶来的侦探接住了他,二人在远处,严正以待地看着眼前的怪物,只留下了原地里不知所措的工具鼠。

  悲哥儿啐出一口黑血,朝侦探一点头,重新向着巨汉跑去。

  在这狭小的空间,体型就是最大的武器。黑色巨汉在通道里挥动双拳,虽然没有章法,但还是逼得少年步步后退,完全找不到进攻的机会。

  但他背后还有唐让!

  在三下急促的呼吸后,侦探的手杖在漫天拳影中抓住了缝隙,扎向了巨汉的眼眶。但巨汉的反应同样迅速,他微微低头,让手杖从眉骨上擦过。

  这一切只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巨汉意料之外的反应让侦探稍稍一惊,他扯下自己的风衣,两手交换,将风衣像暗器一样扔了出去。

  巨汉下意识的往脸上一挡,这给了身下悲哥儿喘息的时间,这次他不再攻击要害,而是弯腰抱住了肌肉虬结的大腿。

  落地的侦探调整重心,默契地向巨汉的上半身踢去。

  “咚”!巨汉应声倒地,在通道里扬起了漫天的灰尘。

  强烈的撞击让巨汉失去了意识,但也只是短短一瞬。他一手撑地,想要从这个不利的姿势解脱开来。

  但步步紧逼的二人会给他机会吗?

  悲哥儿反握短匕,高高跃起,之前瞄准脖子的攻击被发达的肌肉挡住了,所以他这次瞄准的是——巨汉的眼眶!

  剧烈的疼痛让巨汉痉挛了一下,发出嘶哑的悲鸣。他一手捂住眼睛,一手将身上的少年甩开,在通道内痛苦地滚动着。

  “结束了吗?”一旁看呆了的工具鼠看着眼前表情凝重的二人和失去战斗能力的壮汉,口中喃喃道。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灰尘里滚动着的身影,似乎变大了一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